設置
書頁

第0120章 女鎮長的強硬手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洮河像條玉帶,繞著平陽鎮而過。

  站在河岸邊,夏建看著河水,頓時感到百感交集,好像這一切都與這水有緣。歐陽紅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長發,笑著問道:“你在想什么?這么專注”

  “沒什么,只是感到有點傷感而已“夏建看著遠處,淡淡的說道。

  歐陽紅長出了一口氣,意味深長的說:“每當我看到這里的貧瘠,我心里就暗下決心,一定要讓這里的人們,過上幸福的生活,可現實遠遠比想象殘酷,還好有你的出現,給了我在這里呆下去的動力,否則早打包走人了“

  “不會吧!”夏建半開玩笑的問道,其實他的心里清楚,如果在大城市生活慣了的人,想要在這里扎根,簡直太難了。

  一陣風吹過,滿天的塵土飛揚。

  歐陽紅看著夏建,微笑著說道:“這里的改變,可要靠你了”

  “大家共同努力吧!“夏建也是一笑說道。其實,創業集團投資農村發展的報告,老肖已經看過了,他非常滿意,這是王琳打電話告訴夏建的,夏建想把這事告訴歐陽紅,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口,他想等一切都成定局之后,再說也不晚。

  兩個人說說笑笑,時間過的很快,夏建忽然覺得,他和歐陽紅之間,有一種談戀愛的感覺,一想到這里,他的心就撲通撲通直跳,人也不敢正視歐陽紅了,難道這就是戀愛的滋味,夏建心里暗罵道,這他媽的也太難受了。

  夏建和歐陽紅回到鎮政府大院里時,十幾個村的村長已到的差不多了,歐陽紅便對李秘書說:“小李,讓大家進會議室,咱們開會“

  小李是一個二十三四歲,戴著眼鏡,身材中等,看起來比較斯文的女孩,聽歐陽紅說,她剛從大學畢業,被分配在了平陽鎮工作。

  會議室,是兩間打通的房間,里面擺了幾張桌子,桌子后面全是長排椅,看著鎮政府如此簡陋的辦公設備,夏建暗下決心,他一定要讓這里變樣,這里可是全鎮人的臉面。

  歐陽紅招呼夏建坐在了前排,他便坐在了主席臺的位置,歐陽紅輕聲對小李說了兩句,小李便逐個的點了點人數,給歐陽紅打了個OK的手勢。

  歐陽紅干咳了一下,讓幾個聊天的人止住了聲音,這才說道:“今天把大家這么風急火燎的召集過來,是想告訴大家一件好事,就是我們要把西坪村到平陽鎮的這段鄉道,硬化成水泥路“

  歐陽紅的聲音剛一落下,哪些個村里的領導們,便開始議論開了,當然說什么的都有,有人說這沒必要,都走了這么多年了,還硬化啥,當然也有人極力贊成,夏建坐在最前面,沒有說話,他一直在聽。

  歐陽紅輕輕的拍了拍桌子,大聲的說道:“好了,我剛才聽到,有人說這路沒有必要硬化,是誰說的,請說出你的理由“

  “歐陽鎮長,是這樣的,你看我們張灣村,只有六七十戶人,而且趕集啥的,幾乎都不到這邊來,這條路走的少,再說了,如果是政府出錢修路,我們二話不說,必須擁護,但看這樣子是想讓我們大家自己弄,那就算了,我們村拿不出一分錢“一個四十歲不到,身材矮胖的男子說道。

  歐陽紅冷笑了一聲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就是張灣村的村長張海吧!做為一村之長,怎么就這樣的思想覺悟?我剛才說了要讓你們村出錢嗎?還有誰不想硬化這條路,簡直是胡扯,說什么走了這么多年,照你這么說,我們應該生活在原始社會才對“

  歐陽紅忽然發飚,會場里一時靜得落根針都能聽到聲音。

  也難怪,農村發展慢的原因就是人的思想還沒有解放,一切都想著過去,照舊就好,不能除舊創新,那怎么談發展,夏建這時才明白,郭美麗不看好農村投資的真正原因。

  張王村的村長三十多歲,人長得精干,叫李貴平,他就坐在夏建的身邊,剛才進屋時,他們互相聊了幾句,就見他微微一笑說:“歐陽鎮長,怎么干,你就說話,咱們張王村兩百多戶人,絕對不拖大家的后腿“

  張王村也算是一行政大村,就在西坪村的下游,大概有十里路的路程,這次他們村也受災了,不過情況并不是很糟。

  “李村長說的好,我來說一下大概的方案,大家再討論,本次鄉路硬化,起點西坪村,終點平陽鎮,大概十五公里,沿途有十六個行政村,這次鄉路硬化的總負責人,便是我們這位夏總,他現在是西坪村的村長”

  歐陽紅說到這里,夏建不得不站起來,給大家打了個招呼,立馬身后有人就說:“這么年輕還當村長,看來西坪村真是沒人了”這要是在平時,夏建立馬會和他理論上幾句,但今天不行。

  “怎么啦!我聽有人說他太年輕,干不了村長?那我就告訴你們,別看他的年紀比你們任何人都小,可他現在是富川市創業集團的老總,西坪村災后重建,就是他領導干的,有不服氣的人,現在就可以去西坪村看看,哪里現在的村貌,你們哪個村子能比的上”歐陽紅越說越火。

  她習慣性的又拍了一下桌子,接著說:“西坪村二批重建,他跑回來了二百五十萬的貸款,現在的西坪村,家家戶戶住的都是紅磚青瓦的新房,村合作社也成立了,十多畝的蔬菜大棚馬上就可以投產了,這就是致富之路,你們得向他學才對,而不是輕視”

  “歐陽鎮長,有空組織大家去西坪村學習一下,我聽村里人說了,現在的西坪村,已不同往日了”李貴平說道,看得出他一臉的向往。

  歐陽紅點了一下頭說道:“這是必須的,下來我就說一下這次硬化鄉路的工作分配,西坪村為總負責,所有的費用都由西坪村來出,其余各村,按人口出勞動力,并提供沙子,石子”

  歐陽紅的話一說完,大家先是一陣低聲議論,只要不讓他們村錢,一切都好說,農民人有的是力氣,不就干點活嗎?這點夏建心里最清楚。

  果不其然,剛才受了批評的張海,腆著個大肚子站了起來說:“這個我同意,沙子和石子,西川河有的是,就是我們村該出多少?這個要弄清楚,因為我們是個小村,讓弄太多也是個問題”

  歐陽紅看了夏建一眼,意思是征詢他的意見,夏建立馬會意,他轉過身子微微一笑說:“放心吧!張村長,這條路硬化需要多少材料,等修路隊一到,我會讓他們算出材料總方數,然后按照我們這十六個村子的人頭數分攤”

  “這樣好,非常公平”張海說著,坐了下去。

  歐陽紅呵呵一笑問道:“大家還有其他意見嗎?有就提出來,要不我就按全體通過,到時哪個村子如完成不了任務,可別怪我不客氣”

  歐陽紅說的十分堅決,夏建也看出了她工作中的強硬手碗,別看這些農村人,一般人還真領導不了,更如何他們都是每個村里撥尖的人物。

  會議就這樣結束了,夏建一看外面,發現天都黑了,就趕忙向歐陽紅辭別。

  歐陽紅呵呵一笑說:“別急,來都來了,咱們就一起吃個便飯唄!“

  “平陽鎮有啥好吃的,再說也這么晚了,我還是回去吃我老媽做的吧!“夏建說著,轉身就走。

  歐陽紅身子一側,擋在了夏建的前面,臉色有點不悅的說道:“你這人怎么不懂一點兒的情趣,我是一個女的,請你吃飯,你倒挑三揀四,有你這樣的人嗎?再說了,村東頭老楊家的炒面片,確實不錯,讓你換換口味還不行“

  這確實也是,經歐陽紅這么一說,夏建才覺得自己是有點兒過了,他笑了笑說:“哪我招呼一聲方芳,咱們一起去“

  夜色中,平陽鎮的一條舊街,在微弱的燈光下,如一個久病的老人,到處一片落敗的景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