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101章 再會龍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春天的龍泉山莊,景色分外迷人。

  夏建剛一下車,張騰已迎了過來,他笑呵呵的說:“龍哥在后院等你多時了”說完便轉身在前面帶路。

  現在的夏建,和第一次來這兒的夏建,截然已是兩個人,看他的派頭就知道,身后跟著張三桂和黑娃,一個虎背熊腰,一個彪悍有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倆人肯定是保鏢,能用的起這樣保鏢的人,肯定身價不同,其實夏建想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龍泉山莊的后院里,龍哥正在假山后面舞劍,他神情專注,劍走偏鋒,極為陰險,這套劍術,剛好老肖教過夏建,所以他看了個明明白白。

  忽然,舞的正起勁的龍哥,劍鋒打了個劍花,一招長蛇吐信,劍尖直指夏建,夏建寧神靜氣,紋絲不動,他心里清楚,龍哥這是在試探他,看他到底有幾斤幾兩。

  夏建不動,不等于他身后的兩人不動,就見黑娃搶在張三桂前邊,嗖的一聲竄了出去,一招觀音坐蓮,雙掌一合,便夾住了龍哥的劍尖。夏建一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觀音坐蓮,沒有一定的功底,雙掌如何能夾住剌過的來劍尖。

  輕則傷手,重者傷命,不管黑娃的功力如何,但他救主的忠心已經顯現,龍哥也是一驚,慌忙撤手,他哈哈一笑說:“后生可謂啊!個個都是好樣的”

  “謝謝龍哥夸講”黑娃一轉身,又站在了夏建的身后。

  龍哥愣了一下,一拍腦袋,大聲叫道:“你是黑娃?怎么成了我這兄弟的保鏢?”龍哥一臉的不解,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黑娃一抱拳,笑著對龍哥說:“承蒙夏總賞識,給了兄弟一個混飯吃的差事,龍哥就不要在這件事上再糾結了,你以前認識的哪個黑娃,已經死了,現在的黑娃,是另一個黑娃”

  黑娃說完,把臉轉到了一邊,意思很明白,他不愿再跟龍哥多說。

  “哈哈哈哈!夏兄弟,哥真是佩服死你了,這么好的人才,都能投奔在你的手下,你夏總在富川市不發達才怪”龍哥大笑著,招呼夏建在院中的茶座上坐了下來。

  夏建半天了,這才開口問道:“哥龍這么著急讓我見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龍哥欲言又止,抬頭看了一眼夏建身后的張三桂和黑娃,夏建立即領會,朝身后揮了揮手,張三桂和黑娃立馬退走。

  “我說兄弟,你怎么把黑娃弄成了你的保鏢?這事得給哥哥說說”龍哥壓低了聲音問道。

  其實夏建早都想到,龍哥肯定會追根問底,所以他只是淡淡的一笑說:“這沒什么,不就能打嗎?我正好需要這樣的人,他來找工作,我一看不錯,就收了唄”夏建說的輕描淡寫,龍哥眨巴著小眼睛,一臉的不相信。

  夏建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龍哥叫我來,不會是只問黑娃的事吧!如果是這樣,打電知就行了,何必…”

  “不不不,黑娃到你哪兒,我根本就不知道,要不是剛才看到,我還以為…”龍哥急切的打斷了夏建的話,可他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夏建心里很清楚,龍哥這是在試探他,這只老狐貍,實在太狡猾,他不得不防。

  張騰這時走了過來,在龍哥耳邊低聲說了兩句,龍哥點了點頭,待張騰走遠了,這才笑著說:“哥哥實在是欠兄弟的太多了,這次找你來,還是想讓你買哥一個人情”

  “噢!我有什么人情可買給你”夏建故裝不懂。

  龍哥把頭往夏建這邊靠了靠說:“都是哥識人不賢,和你們創業集團的閻正森合開了一家小公司,這不他一有事,公司被查封,哥投進去的一點錢,眼看著就要打水漂了”

  “龍哥的意思是?”夏建壓低了聲音,故意問道。

  龍哥微微一笑說:“這閻正森是你們集團的人,你就網開一面,公司內部處理算了”

  “晚了,這人涉及挪用公司款項,而且金額巨大,已移交司法機關,我鞭長莫及,只能靜候公斷了”夏建話雖少,但句句在理。

  龍哥沉思了一下,接著說:“兄弟年輕有為,實在令人佩服,但你涉世未深,你知道這里面牽扯著多少人嗎?恐怕會撥出蘿卜帶出泥,弄倒一大片,到時恐怕難以收場”

  雖然這話龍哥說的有點大,但其中曲折未必不是真的,夏建略一沉思,便笑著說:“謝謝龍哥提醒,只不過此事我一個人說了不算,你也知道,我只是個副的而已,真正能拿事的還是肖總,我回去一定會把龍哥所說的利害關系分析給她聽”

  “說笑了吧!現在的創業集團,好像是兄弟你說了算”龍哥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

  夏建搖了搖頭說:“我一個農民工,人家抬舉都叫我夏總,其實哪有什么實權,都是人家肖總說了算,我只不過是傳話筒而已,這下龍哥該明白了吧!”好個夏建,這一套說詞,聽起來就像真的。

  龍哥輕輕的喝了口茶,長出了一口氣說:“委屈兄弟了,要不到哥哥這兒來干?”

  “謝謝龍哥的厚愛,富川市不是我這種人呆的地方,我終究還要回農村去的”夏建說著,站了起來,做出要走的樣子。

  趙龍龍沒有想到,自己設好的一盤局,這個農村傻小子死活就是不往里鉆,難道是自己高估了夏建的實力,真像他自己說的一樣,他在創業集團只是肖曉的傳話筒。

  夏建一見龍哥對他的話有所考慮,這說明他說到點子上了,于是笑著說:“龍哥如沒有其它事,兄弟還點閑事,哪就先走了”說完,轉身便走。

  趙龍龍坐在椅子里,有氣無力的說:“要不一起吃個飯”

  “不用了,謝謝龍哥”說這話時,夏建已走出了好遠。

  從龍泉山莊出來,夏建一上車便閉上了眼睛,和這個趙龍龍打交道,真的有點燒腦,一句話說不好,就會被套進去了。

  坐在副駕駛座的黑娃,回過頭,小聲的問道:“夏總,是不是龍哥難為你了?如果真有這樣的事,你別怕他,他只不過是一只紙老虎而已”

  “廢話,我們堂堂創業集團的夏總,能怕他一個地痞流氓”張三桂一邊開著車,一邊有點不服氣的說道。

  后排的夏建一句話也沒有說,他雖年輕,但他的心里早有自己的一桿秤。

  就在這個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西村坪,一改這些天的平靜,整個村子里亂哄哄的,就好像暗中有人操縱似的,一吃過午飯,全趕到了村委會。

  歐陽紅瞪著兩只紅紅的大眼睛,對趙紅說:“你去告訴村民,我沒什么好說的,她們想到哪兒告,就盡管去告吧!”

  “鎮長,這恐怕不好吧!”趙紅小聲的說道。

  歐陽紅搖了搖頭說:“沒什么不好的,清者自清,我已經盡力了,可夏建就是聯系不上,我就不相信,他真的不知道我給他打了這么多的電話,難道回一個電話,會有這么難嗎?除非他是故意躲避”

  趙紅能說什么,她也私下里偷偷的給夏建打過電話,可接電話的女人老說夏總外出,這難免讓人有點懷疑,可她心目中的夏建,不是這樣的人。

  院子里的吵聲越來越高,歐陽紅終于忍不住了,她幾步沖了出去,大聲的喊道:“你們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是因為夏建以權謀私,先給自家建房的話,你們可以上告,告到哪兒我都不會怪大家“

  村民們沒有想到,歐陽紅會這樣說,一時間竟啞了下來,就連吵的最兇的王家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沒了主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