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96章 春光外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真卑鄙,屋頂上的夏建心里暗暗的罵了一句。

  “王強,把這家伙給我關起來,一口水也不能給,除非他答應轉讓股份”閻正森說完,把一扎百元大鈔丟給了王強。

  朱惠白了王強一眼說:“把錢都分了,今晚大家都有份,好好干干,這次好處少不了”

  “是老板“王強滿臉的微笑,帶著人押著黑娃走出了房間。

  閻正森這才對剛才參與賭博的幾對男女說:“這是我們的家事,大家出去后不許亂說,至于你們今晚輸的錢,到了富川市,我一分不少全都還給你們“

  哪些個人一聽,都喏喏稱是,沒有一個人敢說不字,看來這閻正森還是有兩刷子的。不一會兒時間,屋子里散了人,接著便黑了燈。夏建這才弄清楚,這里原來是辦公室,不過臨時做了一下賭場而已。

  下房時,張三桂已站在下面接著,其實這個高度,夏建一彎腰的事,可他不想被別人發現,眼看這事就要水落石出了,他可不想功虧一簣。

  三個人擠在房子后面,夏建便把他看到的情況大概說了一遍,張三桂一聽,十分的激動,他按奈不住,急著說:“我們把閻正森悄悄的抓回去就行了”

  “你以為我們是強盜,再說了,現在可是法制社會,我們要的是證據,證據收集好了,有人收拾他”夏建嗆了張三桂兩句,這家伙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接下來怎么弄,你來安排,我們照做就是”方芳果然聰明,她知道此事的利厲關系,所以不敢輕易發言。

  夏建想了一會兒說:“等她們都睡下了,我們分頭行動,方芳和張三桂去救黑娃,我去找有價值的資料,完了打口哨聯系,記住,切不可打草驚蛇,我們要來無蹤,去無影,明白嗎?”

  方芳和張三桂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等布置完畢了,夏建感覺這怎么有點像演電影,看來有位作家所說的藝術來源于生活,這句話還是真的。

  當幾排木房子里的燈幾乎全滅時,夏建一揮手,三個人朝不同的方向分散摸了過去。他要找證據,這證據肯定不會輕易放在誰都能看的到的地方,應該是先找到閻正森,這人可是這里的關鍵人物。

  夜可能很深了,整個礦場,除了發電機傳來的轟鳴聲外,幾乎再聽不到其他任何的聲音,這里簡直跟外界是隔絕的。

  最東邊的木屋內,依然還亮著燈,夏建心中難免有所懷疑,他輕輕的摸了上去,用瑞士軍刀在透出微弱燈光的木板縫隙邊,挖出了一個小小的洞,眼睛隨機貼了上去。

  我的個天,夏建差點暈倒在了哪里。屋內的裝修,稱得上豪華二字,一張寬大的席夢思床上,朱惠的上衣早被脫去,閻正森的頭正抵在她的懷里,女人臉上露出了迷紀般的微笑。

  衣服像雪片一樣,飛了起來,席夢思大床發出了難以承受的咯吱咯吱的叫聲,女人輕輕的著,只聽到男人悶哼一聲,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熱血在夏建的腦門上嗖嗖直竄,他簡直快要昏過去了,眼前的一幕猶如歐洲成人大片。王八羔子,她媽的也太會玩了,害得老子在這是蹲墻跟,夏建不由得心里暗暗罵道。

  “正森啊!你真是太猛了,我就喜歡和你在一起”屋內傳來了朱惠的聲音。

  閻正森干咳了兩聲,然后壓低了聲音說:“你她媽的別在我這兒買乖,老子今年都快五十了,猛個屁,要是時間能再退個四五年,我真的搞死你”

  “死相”朱惠輕罵一聲,感覺兩個人又纏到了一起。

  總不能一直呆在這兒看她們的表演吧!夏建恨不得一腳踢翻屋頂,讓這倆人來個現場直播。

  “啾啾、啾”寂靜的夜里,傳來了兩聲鳥叫。

  夏建一聽,立即站了起來,朝著鳥叫的方向摸了過去,這是她們約定好的暗號,不到萬不得一時,不會使用。

  “夏總,這邊”黑暗中,傳來了方芳的聲音。

  夏建這才看清,在一輛碎礦機邊,蹲著三個人,他二話不說,一步跨了過去,小聲的問:“事情辦好了嗎?”

  “好了,我們趕快走吧”方芳有點著急的說。

  夏建猶豫了一下說:“我還沒有找到相關證據“其實他也不好意思對下屬說,他剛才只是看了一場成人表演。

  “不用找了,這里沒有任何文字性的東西,全放在市內天龍公司“蹲在方芳身后的人忽然說道,夏建定目一看,這才看清,這人應該就是哪個黑娃。

  事不遲宜,已免夜長夢多,夏建輕輕的說:“哪走吧!“

  “你們跟著我,這里我熟“黑娃說了一聲,領頭朝望天洞奔去。

  幾個人的身手都不錯,雖說是在夜色中行走,可她們照樣健步如飛,不大一會兒功夫,三個人便出了望天洞。

  黑娃正要往前繼續走,就聽張三桂輕喝道:“右邊上山“

  “這左邊出去,走不了多少里路,就是大道,右邊應該沒有路“黑娃連忙說道,看來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方芳厲聲說道:“少費話,跟著我走“說完,已帶頭奔出,這樣一來,方芳在前,黑娃在中,后邊便是張三桂和夏建,就算這小子想跑,他也跑不了。

  一進爬進樹林,里內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夏建低聲說:“打開手電筒,這里應該不會再有什么問題“

  有手電筒,幾個人不到一袋煙的功夫,已爬到了山脊,這里光線好像高了好多,一行人不敢言語,只顧埋頭趕路,等走到停車的地方,遠處傳來了雞叫的聲音。

  “啊!四點多了吧!“張三桂驚訝的說了一聲,動作麻利的清理了車上的野草,等幾個人一上車,夏建只覺得渾身像散架了似的。

  “坐好了“張三桂提醒了一聲,車子低吼一聲,如射出去的箭。

一陣迷糊,等夏建睜開眼睛時,車子已進了富川市區。夏建輕輕一回頭,對身后的方芳說:“找一家最高檔次的賓館,一定要安全  方芳想了一會兒,立馬對張三桂說:“歐洲花園”張三桂應了一聲,車子一偏,駛上了旁邊一條小道,三拐兩彎,眼前的一幕,讓夏建睡意頓無。

  歐洲花園,聽名字就非同尋常,這一看,更加了不起來。這家伙健在市區邊上,依山環水,風景甚是優美。車子剛一駛進歐洲花苑的大門,陣陣花香在清晰的空氣中撲鼻而來,讓人有一種身處花海中的奇妙感覺。

  走進酒店,全是仿歐洲式的裝修風格,就連服務員,也是會說中國話的外國女孩。方芳幾番交涉,訂好了一間大套房。

  一進門,夏建便說:“張三桂在里間休息,我們三個在外面談點事”

  方芳剛一關好門,黑娃忽然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他雙手一抱拳說:“多謝夏總相救,我黑娃的這條命從現在起,就是你們的了”

  “趕快起來,你這是干嗎?夏建說著,雙手去扶,他這才看清,這家伙為什么叫黑娃,原來還真有點兒黑。

  黑娃往沙發上一坐,不等夏建開口,便說:“你們想知道的,我都知道“這一聲,讓夏建有點欣喜若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