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90章 跳的高摔的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歐陽紅拉了一下夏建,意思是讓他別沖動。

  李鎮長扶了一下瓶底似的眼鏡,笑呵呵的問道:“你們這是在排戲啊?一個個的都挺入戲的嗎!”說著,他走了過來,在夏建的身邊坐了下來。

  “李鎮長,這個夏建他想…”王德貴正想告夏建的狀。

  就見李鎮長手一揮,打斷了王德貴的話,臉色微微一變,對歐陽紅說:“歐陽鎮長,你在西坪村的這段時間,村民們反映挺激烈的,他們對你的工作,多少還是有點抵觸,這樣吧!今后西坪村的工作由我來抓,你去南嶺村吧!”

  南嶺村!夏建一聽,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哪地方荒山野嶺,不到三十戶人家,關鍵是接近林區,交通不便,還長有野豬出沒,男的都不愿去,更別說像歐陽紅這樣的女性了。這個李鎮長,有點打擊報復的意思。

  王德貴一聽,臉上即刻笑開了花,他連忙說:“我們西坪村可是李鎮長一手看過來的,你來主抓,最合適不過了,你看,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

  這兩人,一唱一合,簡直要把夏建氣死了,跟著王德貴進來的哪些個人,也是一臉的喜氣,感覺是他老爸升官了似的。

  歐陽紅一臉的淡定,她微微一笑說:“李鎮長這是給我安排工作嗎?請問你是以什么名義給我安排的”

  “呵呵!歐陽鎮長,你這是在裝糊涂嗎?我當然是以平陽鎮鎮長的名義給你安排工作,就在昨天,我恢復了鎮長的職務,文件應該今天就下發了”李鎮長用手摸了摸稀疏的頭發,一臉詭異的奸笑。

  就在這個時候,三位民警走了進來,走在前面的一位三十多歲的樣子,人長的挺彪悍,他一進門,就把手里的一張紙往歐陽紅面前一遞說:“歐陽鎮長,這是王書記讓我帶給你的”

  “李所長,辛苦了,你們先坐一下”歐陽紅說著,伸手接過了李所長手中的紙。夏建這才知道,這個人原來就是平陽鎮派出所的所長,他好像之前也見過,就是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李鎮長臉色微微一變,對李所長說:“李所長,你搞錯了吧!上級的文件,應該是給我先看,難道你不知道我是鎮長?”

  “對不起,這是王書記安排的,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您還是問他吧!”別看這個李所長人長的五大三粗,說話也非常的精明。

  歐陽紅掃了一眼哪張紙,往李鎮長面前一推說:“你現在看,還能來的及”

  “什么?把我降成副鎮長”李鎮長一看,吃驚的喊了出來。

  夏建一聽,懸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這一波三折,從昨天晚上折騰到現在,終于有了個水落石出,原來人家歐陽紅心里有數,不過她不想說而已。

  李鎮長一拍桌子說:“我不服,我要到市內找領導,我都五十多了,大不了退休不干了”

  “別浪費感情了,最后一條,如不服從組織安排,就地解除一切職務,你沒看清楚嗎?”歐陽紅臉色一正說道。

  李鎮長慢慢的坐了下去,如一灘爛泥。王德貴的臉色也跟著變了,神氣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了。

  “李所長,西坪村的王長林,王二娃,還有張得明,這三人帶頭哄搶物資,無組織紀律,你把他們帶回去,問清楚,是誰讓他們這樣做的,我要答案“歐陽紅翻開小本子,一臉嚴肅的說。

  “好!歐陽鎮長,我們這就去“李所長答應了一聲,領著兩個民警走了。

  屋內的王德貴瞬間變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他不停的擦著汗,眼睛時不時的飄上一眼歐陽紅,歐陽紅一聲不吭,只是在小本子上寫著什么。

  好一會兒,歐陽紅這才合上本子,對李鎮長說:“你年紀大了,去南嶺村有點不合適,還是到陳莊吧!哪兒受災不重,工作起來壓力會小點“

  夏建沒有想到,可能整個屋里的人都沒有想到,這個歐陽紅能有如此寬廣的胸懷,就在剛才,這個所謂的李鎮長還對她打擊報復,可一轉眼,她不但沒報復他,而給他安排了一份相對較輕的工作,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李鎮長尷尬的對歐陽紅說了聲“謝謝“就灰溜溜的走了。

  王德貴一看大勢已去,也想跟著溜,可晚了,就聽歐陽紅說道:“王村長,下午請自己到鎮派出所報道,和陳貴一起,好好交待問題,如果你不想去,我就通知派出所的人到你家請你“

  嘿!這手段高啊!夏建不由得多看了歐陽紅兩眼,這么一個大美女,不但出身背景高,這做起事來也不馬虎,管人的方法,還一套一套的,這好像有點象故擒欲縱之說。

  王德貴跳的高,也就摔的展,他長出了一口,欲言又止,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他還不忘狠狠的瞪上一眼夏建。

  “好了,別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了,趕快統計,今晚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完了,按預算,咱倆一人一半,去跑貸款,如果順利,這西坪村可就因禍得福了“歐陽紅也是一臉的高興。

  夏建咬著牙,狠狠的說:“好吧!“他這一聲,充滿了自信,充滿了一腔的熱血,豈不知,等待他的將是什么樣的困難。

  下午時分,肖曉和方芳回來了,這兩人,整了兩車的東西,什么棉被,洗臉盆,還有牛肉干,方便面,還有讓人嘴饞的各種新鮮蔬菜。

  陳二牛一邊幫忙搬東西,一邊朝夏建他媽喊道:“姨!今晚多做點,我在你家吃了“夏建媽高興的應了一聲,院子里頓時充滿了歡聲笑語。

  夏澤成一把把兒子拉到一邊,壓低了聲音說:“我的小祖宗,她們這是要長住啊!你快勸勸她們,讓她們最好是明天就走,我家這情況,真難為死人了“

  “哎呀,老爸!你怎么和我媽一樣高的思想境界,人家是來支援咱們西坪村的,又不是白吃白住,你看看,哪大米,哪油,還有哪肉,連被子都買了新的“夏建故意題不答義。

  夏澤成氣的踢了夏建一腳:“滾一邊去,你就把我氣吧!“

  “怎么了?你爸怎么打你“肖曉明查秋毫,兩步趕了過來。

  夏建呵呵一笑說:“沒什么啊!我們爺倆,經常這樣玩。哎!我問你,公司那么多的事,你準備不回去了?“

  肖曉雙眼盯著夏建說:“你是不是看我在礙事,想趕我走,那還真沒門,公司的事,我安排好了,而且我還可以電話遙控指揮,這西坪村的事,什么時候弄完,我就帶著你一起回去,這是我爸的意思,和我沒有任何關系,本人只是執行“

  天哪!夏建蠻以為,肖曉最多住上個三五天,沒想到…

  就在這個時候,村委會的大喇叭忽然響了起來,這玩意兒,一場大水,它也跟著壞了,這不這段時間很安靜,看來是歐陽紅找人把它給修好了。

  “喂!大家請注意一下,夏建、趙紅、還有陳二牛,請聽到廣播速到村委會,有要事相商“這是歐陽紅的聲音。夏建一聽,有點想不通了,怎么還叫上了趙紅,而且還把她們倆的名字排到了一起,這難免讓人有點誤會,這個歐陽紅,夏建心里暗罵著。

  果不其然,剛到屋內的肖曉,一聽大喇叭的聲音,便跑了出來,她一臉不解的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可能就是開個會,還能有啥意思“夏建嘴里這樣搪塞著,可心里還是有點不安,肖曉都有這樣的反映,哪村民的反映可能就更大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