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89章 以貸重建 以農還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錢從銀行來?”夏建和歐陽紅幾乎是同時問了這么一句。

  肖曉點了點頭,微笑說:“你們這樣做,無非是解了燃眉之際,那接下來呢?西村坪一看就資源匱乏,人的思想意識還停留在八十年代,沒有一點的創新思維,只知道守著這幾畝薄地,那怎么行?已經落后的太遠了”

  夏建抓住了抓頭,有點不解的說:“你還是說的具體點,直接告訴我們,西坪村應該怎樣發展,歐陽鎮長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參考而定”

  “怎么夏總,這西坪村不是你的家?聽你口氣,你是不是馬上要走?那可不行,西坪村目前還是離不開你的,你暫時就死了這條心吧!”歐陽紅實在是太聰明了,一點不給夏建想走的機會。

  肖曉呵呵一笑說:“你們目前的工作,應該分為兩個階段,第一便是倒塌房屋的重建,第二,對所有老房子的翻新,也包括第一階段,建房數量不夠農戶的補建,這樣,絕對沒有村民出來反對,而且幾年后,一個嶄新的西坪村就會出現”

  “肖總確實是深謀遠慮,考慮問題,就是不同常人,你的這個想法,我完全可以上報市長,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平都市,是一個縣級小市,想要往這方面撥錢,那可是難上加難”歐陽紅搖著頭,一臉的無奈。

  肖曉微微點了一下頭,接著說:“我知道,你們平都市象西坪村這樣的村子,不在少數,所以我們要靠自己的力量,光靠正府是不行的”

  “我們的力量?我們能有什么力量,西坪村的村民就知道種地”夏建忍不住插了這么一嘴。

  肖曉呵呵一笑說:“你說對了,農民最強的本事,就是種地,那這個地該怎么種,就是一門學問了,也是你們當領導的該考慮的問題了”

  肖曉說的非常有道理,夏建也不笨,全都能聽明白,可他就是把種地跟重建,還有這重建款的事怎么也聯系不到一起。

  歐陽紅倒是聽的非常仔細,不停的用筆在小筆記本上寫著什么,看樣子她是明白了?夏建有點著急的看了肖曉一眼。

  肖曉好像就是夏建肚子里的一根蛔蟲,夏建一看她,她立馬就明白了過來,她又是微微一笑,這笑容美的簡直可以傾國傾城。

  “呆子,聽著,歸納一下,只有兩條;一、以集體的名義給村民貸款,然后下貸給每戶村民,完成全村的改建。二、尋找可以致富的項目,讓村民先富起來,然后歸還貸款”肖曉說完,起身和方芳走了,夏建還呆呆的坐在哪里。

  歐陽紅也是一臉的興奮,她不停的在辦公室走來走去,嘴里連連說著:“高招,簡直是太棒了,西坪村要變樣了”。

  媽媽的早餐還是老樣子,不過多了一盤腌辣椒,肖曉不但沒嫌棄,反而吃的很香,夏建心里清楚,這東西絕對不是自己家里,難道是老媽從別人家要的,他正心里犯著嘀咕時,肖曉輕輕的碰了一下他說:“我和方芳去趟市里,你和阿姨慢慢吃”

  肖曉一起身,方芳趕忙跟了上去。

  孫月娟壓低了聲音說:“兒子,這個肖總的事辦完了,你就讓她早點回去吧!你說我們家這情況,可難為死我了,住的地方不好,吃的就更別說了,人家城里人,那可受過這種罪”

  “不是,我給家里寄了那么多錢嗎?你看缺啥,就讓爸陪著你去買好了”夏建放下碗,擦了擦嘴,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孫月娟打了夏建一下說:“胡說,你這個敗家子,這錢要留著給你娶媳婦”

  夏建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心里清楚,這寄給父母的錢,想讓她們花掉點,那比割掉身上一塊肉還要痛,這都是貧窮給鬧的。

  夏建出了門,直往村委會走去,忽然,趙紅擋在了他的面前,清晨,剛梳洗過的女人,非常的漂亮,烏黑的頭發,梳成一個大辮子甩在腦后,今天的趙紅,一身的紅色,像個新娘子。

  “哎!那腌辣椒好吃嗎?”趙紅兩只會說話的眼睛,緊盯著夏建。

  夏建一拍腦門說:“噢!是你送的啊!那肯定好吃了,吃了這頓,還想著下頓”

  “貧嘴!美死你了,那個女人有沒吃”趙紅臉色故意一變,厲聲的問道。

  夏建呵呵一笑說:“吃了,不過人家還是大姑娘,別一口一個女人”

  “哪誰知道?”趙紅嘴巴一撇,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這女人的心,海底的針,按理說,肖曉和趙紅遠隔千里,素未謀面,怎么一見面就好像是跟上輩子有仇似的,夏建是沒辦法去了解了。

  “你可來了,這房子建的進度很快,再有十多天,就可以全部峻工,昨晚肖總的一番話,讓我一夜未眠,我們不能只建房子,要讓全村的人都富起來,這才是硬道理”歐陽紅一看見夏建,就笑著說了。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這個我懂,可這錢,我就不知道該從哪兒弄了?又不是千兒八百,我們找人借錯就行了”

  “千兒八百,還需要麻煩你夏總嗎?你該發揮一下自己的能力了,這是在幫你家里人”歐陽紅用她那紅紅的眼睛,瞪了夏建一下。

  夏建不由得渾身一顫,如針剌了一般,對啊!這西坪村,對于她們來說,她們都是外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人家都不放棄,見縫插針,尋求著西坪村美好的未來,自己確實該努力一把了,就算是拼命,他也得拼。

  一陣喧鬧的人聲,從村委會的大門里傳了進來,夏建不由得看了一眼歐陽紅,歐陽紅呵呵一笑說:“別緊張,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們干的就是這雞毛蒜皮子的事“

  歐陽紅話音剛落,王德貴一臉興奮的走了進來,他身后跟著幾個他本家的侄子,還有少數的陳姓和張姓的年輕漢子。

  “你們這些年輕人,不去村里幫忙干活,一大清早跑這里干什么?“夏建聲音壓的很低,但能聽得出來,他已經火了。

  王德貴瞪了一眼夏建,屁股一扭,坐了下來,他對歐陽紅說:“歐陽鎮長,這些人的家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受災,你給他們必須補償一下,要不這日子還真沒法過了“

  “誰家受災沒受災,受災是什么程度,我們都建了檔,存了底,我看就沒有必要麻煩王村長了。至于補償,我說了不算,你說了更不算,這要上報”歐陽紅面帶著微笑,不慍不火。

  王德貴眼睛一瞪說:“你這是什么話,大家都在這兒等著,你如果沒有這個能力,從哪兒來的就回哪兒去吧!”

  這話說的有點欺負人,不等歐陽紅說話,夏建猛的站了起來,用手指指著王德貴說:“你有本事再說一遍”屋內的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王德貴帶進來的哪些本家族人,都站在了王德貴的身后,一副打群架的樣子。

  “呵呵,這是要打架啊?”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進來。

  王德貴不由得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忙迎了過去:“李鎮長啊!你可來了,再晚會兒,這里肯定要出大事”

  門口站著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他背著手,一副領導巡查的樣子。

  緊握著雙拳的夏建,心里暗想,他怎么來了?這個家伙他見過,他就是平陽鎮原來的李鎮長,既然箭已上弦,不管他是鎮長還是市長,這一箭必須得射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