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79章 人做孽不可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晚間時分,村委會的大院內,亂成了一鍋粥。

  夏建的出現,讓大家暫時忘記了曾經的災難。陳二牛幾乎是哭著跑過來,他一把抱住夏建,大喊著:“兄弟,你總算來了,哥差點見不到你了“不過回想起驚險的那一幕,恐怕這是他一輩子的惡夢。

  陳二牛哽咽著,還想往下說,夏建拍了拍他的背,輕聲說:“好了兄弟,我都知道了,一切都會過去“

  陳二牛這才放開了他,倆人便朝夏三虎的帳篷走去,這次水災,夏三虎家的房子全倒了,還好沒有人員傷亡,就是在撤離時,不小心扭傷了腳。

  一看見夏建回來了,夏三虎高興的直喊:“爺爺!夏建他回來了“這一聲,整個院子里的人都圍了上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言,親熱極了,災難面前,夏建才體會到了什么叫親情。

  “你個兔崽子,還知道回來“夏三爺拄著拐杖,一搖三晃的走了過來。

  夏建趕忙說:“爺爺“老人笑的臉上開了花。

  大家一陣寒喧后,話入正題,畢竟這個時候不適合聊天。夏建便開門見山的問道:“村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村里的領導呢,我怎么光看到外邊來的領導,而沒有看到…“

  “哎呀,別問了,王德財聽說是受了風寒,住進鎮衛生院了,就剩一個陳貴,他家受災也挺嚴重,這會兒可能還在自家院里忙“夏三虎打斷了夏建的話。

  夏三爺一跺腳說:“天做孽猶可恕,人做孽不可活啊!“

  “三爺爺,你這話的意思是?“夏建一臉的不解,難道這次大水,還和人為有關系。

  夏三爺看了一下周圍,發現大家各忙各的,這才壓低了聲音說:“孩子,你是不知道,咱村西川河壩壩堤上的楊槐樹,被這些敗家子砍了,樹根也被村民掏回家當材火燒了,如果不是這樣,大水能沖跨壩堤,直接沖進村子嗎?“

  “啊!誰讓干的?”夏建一聽就火了,這是祖上留下的積業,多年都不敢動,可是說是西村坪的一道屏障,怪不得他今天下午去哪兒時,覺得有點不一樣,就是說不出來。

  “是誰讓干的,現在都不要緊,要緊的是,我們當下要自救,解決村民們的基本生活問題”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夏建一回頭,借著昏暗的燈光,這才看清,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女孩正站在他的身后,女孩一臉清秀,長長的美發,扎成了馬尾辮甩在身后,白色襯衫,格子馬夾,一雙長筒雨鞋,如富家女的馬靴,夜色中的她不威自嚴。

  “你是誰啊?”夏建不屑的問道。

  女孩朝夏建走了過來,一伸手說:“平陽鎮新來的鎮長,歐陽紅便是我,你是夏建吧?”

  “你怎么知道?”夏建說著,把女孩的手輕輕握了一下,夜晚的氣溫有點低,可歐陽紅的手卻熱乎乎的,還帶有細微的汗珠,這說明這女人剛干完活。

  夏建見鎮長都來了,慌忙站了起來,嘴里連連說道:“無心之談,別在意,別在意”

  “您老人家多慮了,我是來找夏建的。請吧!辦公室談“歐陽紅朝夏建做了個請的手勢,夏建不由得一陣納悶,這新來的鎮長也太牛了吧!不但知道他的名字,還要找他談話,談啥啊?

  村委會的辦公室內,幾個領導模樣的人正在忙碌著,歐陽紅一指辦公桌旁的空椅子說:“坐吧!坐下來我們好好聊聊“

  燈光下的歐陽紅,十分的漂亮,她身上雖然有幾塊大泥巴,但仍然蓋不住她的美麗,夏建看著人家,眼睛就移不動了。

  “不好意思夏建,你剛回村,我就來找你,這有點不太合適,可大災面前,我們必須自救,這就需要一個有說服力的人站出來,組織和領導大家,按理說,這是村領導的事,可是這個班子你也知道了,目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歐陽紅說話大方,完全不顧夏建無禮的眼光。

  歐陽紅說到這里,夏建才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大災面前,他還有心情看美女,這要是傳出去的話,他也就別在西坪村呆了。

  夏建迅速的收回了自己慌亂的眼光,微微一笑說:“你說的非常正確,就是我有點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夏建的,還有,你要找有說服力的人,應該不會是我吧?“

  “你也別裝了,下午我在村口的寶馬車里看到了你的美女司機,我們還交流了一會兒,至于我是怎么知道你叫夏建的,是你的穿著,還有你的風度,你一進村委會,我就開始關注你了“歐陽紅說著,沖夏建淡淡一笑。

  夏建心里想,這那里是鎮長,簡直就是個美女間諜,他眼珠一轉,故意說道:“我是西坪村的一員,該做什么你盡管安排就是,既然村領導班子現在癱瘓,那你是鎮長,就親自掛帥“

  “胡說,我也是臨危受命,今天下午才調過來的,西坪村的情況我一點都不熟悉,你讓我掛什么帥?“歐陽紅眉頭一挑,眉宇間充滿了威嚴。

  這也難怪人家,人生地不熟,又攤上這么大的災難,夏建如果再推辭,連他自己也會看不起自己,他站了起來,一拍桌子說:“可以,村民我來組織領導,但光靠人力是不行的,必須要有大型機器,這個得領導協調“

  “放心,推土機和挖機已在路上了,就是明天的清理,不知你有沒有想法“歐陽紅一臉的信任,仿佛這個夏建她們早就認識似的。

  這個問題有點深度,夏建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對農村人的生活習性十分的了解,這房子雖然說全倒了,如果要一點不留的全清理掉,這恐怕好多村民都不會答應,如果不這樣搞,大半個村子,清理上十天半月,也怕很難有結果。

  歐陽紅站了起來,給夏建倒了一杯水,長出了一口氣說:“倒塌的房子下面,全是死豬死雞,這要是時間一長尸體腐爛,恐怕會有疫情出現,這事不能拖,都已經兩天了“

  夏建想了好一會兒,看了看窗外,有點擔心的說:“這事有難度,不過我會盡力的,爭取說服大家,但是,你們的后勤工作必須要有保障,對哪些沒有房子的村民,必須要有地方住,有飯吃,這樣大家才能安心“

  “小王,你們的安置工作進展的如何了?“歐陽紅朝一個戴眼鏡的年輕男人問道。

  “是這樣的鎮長,全村沒房住的共四十三戶,而房子無損的五十六戶,有三十多戶人家,能每家勉強空出一間房來,可還剩十多戶,就沒地方住了“小王翻開本子,給歐陽鎮長說道。

  歐陽紅低下了頭,全鎮多個村子不同程度受災,而且上報速度太晚,這讓市委領導大動肝火,親自批文撤掉了原來平陽鎮的李鎮長,還有龐副鎮長,反正是一大批與此事有關系的主管副市長,因為這次水災,相關部門毫無預測,還上了新聞聯播。

  歐陽紅去年才畢業,調平陽鎮來之前,她是環城鎮的鎮長,哪里工作比較好做,因離城近,經濟發展也快,沒想到一下就把自己調到了全市每年倒數第一第二的平陽鎮,這有點坐滑滑梯的感覺。

  夏建輕輕的敲了敲桌子,輕聲問道:“歐陽鎮長,你是不是困了,要不你…“

  歐陽紅這才回過神來,立馬說:“不好意思,我們還是研究下一明天的工作“

  “這樣,召開村民大會“夏建忽然說。

  歐陽紅一愣說:“現在啊!是不是有點晚了,再說人多嘴雜“歐陽紅有點疑慮。

  夏建一拍胸脯說:“別怕,有我在“

  歐陽紅一聽,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