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61章 虎腹掏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夏建帶回來的信息,讓金一梅的查賬有了明確的方向。

  “孟總,麻煩你一下,請把今天下午12:2:00的出庫記錄提供一下,就是從礦區到廠區的運輸記錄,我想看看每天的出貨量“金一梅非常客氣的對坐在哪里正打瞌睡的孟總說。

  真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夏建帶過來的人幾乎快忙死了,而這家伙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真要是豐源礦業賬務方面出了問題,做財務總監的,說什么也脫不了關系。

  “哎呀,這件事我還真沒辦法幫你,現在廠務方面的事由郭經理管理,我一個做財務的說了不算“孟總擦了一下口水,推脫著說。

  金一梅無奈的搖了搖頭問道:“哪個郭經理“

  “就是前些年你來時,負責辦公室事務的郭美麗“孟總說完,這才站了起來,有點尷尬的沖夏建笑了笑。

  金一梅給夏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走出了財務室,來到樓梯口沒人的地方,金一梅這才壓低了聲音對夏建說:“夏總,這個郭美麗不簡單,她是閻總的親信,也是得力助手,我們來了這么長時間,她都沒有露面,說明她不在公司,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否則等他回來了,好多事情就被動了“

  夏建點了點頭,小聲的問:“如果真像我們推測的哪樣,這賬是不是就好查了“

  “何止是好查,基本上就可以下結論了,這個孟總蠻以為自己的賬做的滴水不漏,如果別人送給他的數據是假的,那他的賬就做的沒有任何價值了,加上我們已查出的幾個疑點,完全可以挖出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閻正森也算是干到頭了”金一梅說到后面,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微笑。

  這可怎么辦?夏建有點著急了。

  這老孟不幫忙,整個豐源礦業她們也沒有認識的人,總不能硬搶吧!

  就在這時,王琳快步走了過來,她走到夏建身邊,小聲的說:”剛才郭美麗打電話給老孟,大概詢問了一下我們來的情況,現在有可能她正從縣上往這兒趕,看來是有人通知了她“

  “財務室的幾個人,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們,那就是其他人干的“金一梅扶了一眼睛,一臉的疑惑。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先不管這些,我們已弄出了這么大的動靜,沒人通知她才怪,現在最重要的是,在她來廠區之前,我們要先搞到,我所需要的東西“

  一個個想法剛冒了出來,就被自己否決了,這種熬費腦汁的事,弄得他神經都快崩潰了。

  忽然,夏建想到了一個人,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已下了樓。

  大樹旁,王五斤正打著呵欠,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

  “五哥“夏建忽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王五斤先是一驚,一看是夏建,他便有點不高興的問道:“你這小子出去那么久,我還以為被人家發現了,怎么,又來找我干嗎?“

  “五哥,你想不想發點小橫財?“夏建壓低了聲音說。

  王五斤忽然眼睛一亮,把夏建拉到大樹后,小聲的問:“你小子有門道?怪不得會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出現,原來是有目的,快說說“

  “有點小門道,就是怕五哥不敢“夏建想,先把這家伙激將起來再說。

  王五斤眨巴著小眼睛說:“犯法的事,我不想再干了,剩下的沒有我不敢干的事,只要你小子不害我就行“

  “言重了五哥,以前你有啥事,兄弟不知道,不過現在確實有個發財的機會,不犯法,但要看你的個人能力“夏建的嘴巴幾乎貼到了五五斤的耳朵上。

  王五斤拉著夏建,兩個人蹲在了大樹下,他小心的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小聲的說:“兄弟,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事說事“

  “是這樣的,剛才你看到的哪女孩,她爸也是開鐵礦的,同行是冤家,這個道理你懂,他們想知道這里每天的出礦量,只有弄到這個,好處少不了,這就要看五哥的本事了“夏建在來的路上,早就編好了這個故事,王五斤愛財,愛財的人只有錢最好說話。

  王五斤眼睛兩眨說:“這個好弄,我拖人一打問,不就啥也知道了“王五斤想的也太簡單了。

  “不,她們必須要看到今天出貨的記錄清單,就是有人簽字,而且還有日期,最好是上面有豐源礦業之類的字樣在上面”這玩意兒夏建也沒見過,他只好憑著直覺,一點一點想。

  王五斤啞火了,半晌了才說:“這個有點難度”

  “沒難度我能來找你嗎?如果在四點鐘之前能把這東西給我們,人家說了,給你這個數”夏建說著,伸出食指晃動了一下,這只魚,看來不下猛料,他是不會上鉤的。

  “什么?一千啊!我的乖乖,這可是我三個月的工資”王五斤驚訝的張大了嘴。

  “要干,動作要迅速,這活接的人很多,晚了就別怪兄弟不講情義了”夏建乘熱打鐵。

  王五斤蹲不住了,他站了起來,兩眼露著兇光,惡恨恨的說:“大不了老子拿錢回老家,四點半,東邊哪間男廁所見”

  看著王五斤遠去的背影,夏建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了一半,就不知道這個愛財如命的家伙,是否能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財務室,大家照樣忙得熱火朝天,一看見夏建進來了,王琳和金一梅首先圍了過來。

  “怎么樣夏總?”金一梅一臉的期待。

  夏建壓低了聲音,如此這般的給他們說了一通,王琳緊縮的眉頭展了開來,她小聲的說:“這事不離十,應該能辦好,你出的價錢確實很有吸引力”

  “好啊!那我們就調整查賬思路,如果這事成了,今晚我們就連夜回去,如果成不了,那就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少說也要三五天”金一梅說完,立馬又投入到了查賬之中。

  王琳把周莉叫了過來,輕聲交待了兩句,周莉二話沒說,從桌上的小包里,拿了幾張百元大鈔塞到了夏建的手里,她這是怕老孟這伙人看到。

  夏建坐在門口的沙發上,緊閉著雙眼,等待著時間慢慢過去,這種待無比的痛苦。

  剛一到四點鐘,夏建便招呼了一聲張三桂,兩人快步朝樓下走去。

  王五斤說的這間男廁所,緊挨著職工宿舍樓,現在這個時候,正是上班時間,所以廁所里空蕩蕩的,夏建剛一踏進去。

  王五斤像個鬼一樣,忽然冒了出來,這家伙原來早都蹲在哪兒了。

  “怎么樣五哥?“夏建看了一眼滿頭大汗的王五斤。

  王五斤兩只眼睛從廁所的里面,掃到廁所的外面,忽然問道:“門口站的是誰?“

  “自己人,給我們放哨“夏建沒有想到,王五斤這么的警覺。

  王五斤這才從口袋里掏出幾頁揉的皺皺巴巴的紙,夏建伸手去拿,他卻一晃說:“對不起了兄弟,這幾頁紙我是從人家賬本上撕下來的,早晚會被發現,所以再加點錢,我也好走路“

  這個八王蛋,夏建心里暗暗叫罵著,他還真沒有想到,王五斤會來這么一招,可惜他的口袋里,只有周莉剛才給的一千元,想多也多不了啊!

  眼看這事就要辦好了,沒想到節骨眼上又出了這事,夏建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微微一笑說:“五哥,不帶這樣的,我都沒準備,你讓我怎么給你加“

  “那就對不起了”王五斤說完,做勢要走。

  剛一轉身,脖子已被沖進來的張三桂一把卡了起來,王五斤這下慌了,他喘著粗氣,從喉嚨里擠出了幾個字:“不加了,給,給你們就是”

  夏建把錢塞進了張三桂的口袋,拿過他手里的紙,掃了一眼,低聲吼道:“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