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60章 鉆入虎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圍墻,一塊銹跡斑斑的大鐵門上,掛了一個打開的鐵鎖。

  這里應該是清潔工往外面倒垃圾的出口,夏建的手還沒碰到鐵鎖,一個聲音便從身后傳了過來,難免會讓人一驚,剛才摸過來時,夏建都仔細觀察過了,一個人毛都沒有,那這人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呢?

  夏建和方芳慢慢的轉過了身子,身后除了一棵大樹外,哪里有人啊!可她們明明聽道,剛才的一聲就是從她們身后傳過來的。

  “這大白天的還撞上鬼了”芳芳嘴里嘟嚕了一句。

  她話音剛落,只聽哧溜一聲,從大樹上滑下來一個人,好家伙,藏得夠隱蔽。

  “我不是鬼,是人”這家伙,四十多歲,一身保安制服,上衣還有兩個扣子沒扣,露出一撮胸毛,他忽閃著兩只小眼睛,把夏建和方芳打量了一遍。

  這家伙看人的眼神,怎么如此的熟悉,夏建感覺在哪兒見過此人,應該不可能,這地方他是第一次來,怎么會有熟人。忽然夏建的腦子里閃過了一個人,王五斤,就是他,別看他長胖了,但他的一雙眼睛夏建是不會忘記的,他怎么跑到了這里?這世界有時也太小了吧!

  “你們倆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王五斤一步步的逼了上來。

  方芳雙手一叉腰,大聲的喝道:“誰鬼鬼祟祟了,你大白天的裝神弄鬼嚇人,還有理了是吧!我找你們閻正森去“嘿!這關鍵時刻,嘴上還真有兩刷子。

  “小姑娘人長的漂亮,就是這嘴巴有點厲害,看的出,你們不是我們廠區的“王五斤一雙色迷迷的小眼睛,上下打量著方芳。

  方芳狠狠的瞪了一眼王五斤,大聲喝問道:“這關你什么事,我們從這里出去走走不行“

  “當然不行,這片的安全由我負責,出去就到礦區了,危險知道嗎?趕快回去“王五斤忽然變臉,做勢要拉扯方芳的樣子。

  一旁的夏建再也裝不下去了,他一步擋在方芳的身前,忽然哈哈大笑道:“哎呀王哥,高升了就不認兄弟了,怪不得在富川市找不到你,原來跑這兒享清福來了“

  “你誰啊?“王五斤臉色一沉。

  夏建拉了一下王五斤的胳膊,壓低了聲音說:“清水家苑門口買水果的”

  王五斤不知是裝的,還是真忘了,一點反應都沒有,夏建又補了一句:“給你用三輪車拉過地板磚”

  王五斤忽然渾身打了個激靈,半晌了才說:“噢!是你啊!這也太巧了吧!走到哪兒都能碰到你,看來咱們還真有點緣分,說說,跑這鬼地方干啥?”

  “我們就是出來玩玩,五哥怎么到了這兒?”夏建輕描淡寫,把話題繞了開來。

  王五斤長出了一口氣說:“不說也罷,哥是走了一趟麥城,富川哪邊查的緊,剛好我哥認識這里的閻總,所以就到這里來躲躲,兄弟可不要見笑”

  “哪里的話,你來這邊了,不是還有六哥嗎?”夏建是揣著明白,裝著糊涂,盡量把嘴巴弄得像摸了蜜似的。

  果然見效,王五斤呵呵一笑說:“你是說六斤啊!他沒事,所有的事都推到了我的頭,他交了點罰款,又回浙商大廈上班去了”夏建沒有想到,這哥們還真有點門道。

  “五哥,你們公司的孟總,和我這朋友有點親戚,我們來這邊玩,想到后面看看,還得請五哥幫幫忙”夏建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

  王五斤笑瞇瞇的看了一眼方芳,拍著夏建的肩膀說:“女朋友啊?你小子不錯啊!泡上一個城里的妞,這水果也不用賣了,福氣”夏建笑了笑,沒有說話,一旁的方芳卻不好意思的看了夏建一眼。

  “算你們找對地方了,正門沒有閻總的批示,非工作人員是進不去的,我這里好說,不過要小心,被人看到了,千萬不能說是我放你們進來的。哎!每天守著這么一個破地方,一點油水也沒有”王五斤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方芳,這家伙,還以為夏建只是一個賣水果的。

  夏建趕緊的給方芳使了個眼色,方芳先是愣了一下,立馬明白了過來,從口袋里掏出兩張十圓的人民幣,臉色生硬的說:“買兩包煙抽,辛苦了”

  王五斤一把接了過去,慌忙四下看了一眼,然后裝進了口袋。

  這“人為財亡,鳥為食死”看來一點都不假。

  出了鐵門,確實是一大片的垃圾,方芳一手捂著嘴,一手拉著夏建,狂奔了好一陣,這才停止了腳步,她笑著說:“一口一個哥,叫的那么親熱,完了還得靠錢通過,我說你們之間到底是啥關系?”

  “狗屁關系,啥關系,這事說來話長,等我們辦完正事,我再講給你聽”夏建笑了笑,方芳也沒有多問,倆人直朝小山頂爬去。

  一到山頂,下面的景色盡收眼底。

  廠區和礦區,由一條窄窄的公路聯接了起來,公路上,一輛輛的大卡車,來回奔跑著,一番熱鬧景象。

  不就是個采礦的地方嗎?這閻正森為什么不讓別人進來,難道貓膩在這里面,夏建皺著眉頭,一點兒的頭序也沒有,這采礦對于他來說,更是門外漢了。

  “要不咱倆摸下去,在這里能看出個啥來,不就五六個巡邏的嗎?不老實就綁起來”方芳有點按捺不住了。

  夏建沒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轉了個彎子問道:“如果你是閻正林,想在這里做點文章,你該怎么做?”

  “嗨!這還不簡單,每天出來一百車,我就讓人記錄五十車”方芳想都不想,張口就說。

  一語道破天機,夏建恍然大悟。別看下面有個過磅站,這記錄的人員要是被上面的領導控制了,那還不是人家要他怎么記,他就得怎么記。

  “看看表幾點,從現在開始,數出來的卡車,記住,不能錯過任何一輛“夏建忽然對方芳說。

  方芳看了一眼表,驚訝的說:“十二點了,我們是不是該吃飯了,要不吃完飯再來數?“

  “胡鬧,你沒發現嗎?這會兒車比先前更多了,數到下午兩點,看總共出去了多少輛車“夏建說的很堅決。

  方芳嘴巴一咧,一臉的不情愿,但她還是老實的坐在了一棵樹邊,一二三的數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正午的太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夏建那有心情享這清福,他在想,王琳她們不知賬查的如何了,還有這兒,為什么下班時間,車輛反而更多了呢?這些棘手的問題,弄得夏建心神不安。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兩點鐘,方芳生氣的都不愿跟夏建說話,好在夏建懂這個女孩的心思,幾句話就逗樂了她。

  又是從側門摸了回來,工人們下午二點半上班,這會兒正在午睡,所以廠區內十分的安靜,連選礦石的機器也停了下來。

  王五斤也不在樹上,不知是他故意放行,還是躲哪兒去睡覺了。

  回到財務室,大家正忙的焦頭爛額,門后放著她們吃過的盒飯。王琳一見夏建回來了,忙放下手里的工作,從一份報紙下,端出了兩份盒飯,溫柔的說:“餓壞了吧!快吃飯“

  金一梅倒是不關心夏建吃不吃飯的問題,她抬起頭,輕聲的問道:“怎么樣?有收獲嗎?“

  夏建點了點頭,走了過去,在金一梅的耳邊一陣耳語。

  好戲看來該開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