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44章 收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是為什么啊?夏建一時間也弄不清楚,好不容易有了一份自己喜歡,又能干的得心應手的工作,忽然又沒了,這…?

  夏建幾步跨進周莉的辦公室,順手把門一關,大聲咆哮道:“為什么?為什么啊!我做錯了什么?是不是就因為我休息了兩天,還是…“夏建真是太激動了。

  周莉紅著眼圈,半晌了才說:“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是剛接到老板的電話,她在電話里說,讓我把你的工資結了,你的工作另有安排“

  老板,又是老板,還另有安排,這個老板到底是誰?該不會是老肖吧!不會,她們都說了,這里的老板是個女人,夏建一腔的怒氣,無從發泄,他氣得在辦公室渡著方步。

  門嘩的一下被推了開來,方芳一步跨了進來,大聲的對周莉說:“為什么要讓夏建走?難道他的工作還不夠認真,不夠負責嗎?“

  “夠了,你以為就你關心夏建嗎?這是老板的意思,我有什么辦法“周莉的淚水奪眶而出,夏建走,她也難過,可她能有什么辦法,更何況老板在電話里說,夏建的工作會有新的安排。

  方芳看了一眼夏建,然后轉身對周莉說:“是我錯怪你了,這工作我也不干了“話一說完,人便不見了。

  嘿!這是什么事,我是人家不讓干才生的氣,可這個方芳…不就是為了他嗎!回過神來的夏建,正準備往外追。

  “別理她,她來這兒本來就是鍛煉的,人家有工作“周莉攔住了夏建。

  算了吧!就算追未必也能追的上,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生氣也沒用,反正是老板說了算,還是接受現實吧!夏建慢慢的想明白了。

  工資結的并不少,可夏建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出門時,看著周莉戀戀不舍的樣子,夏建也有一種難言的憂傷。

  一進門,夏建就沖正在澆花的老肖嚷道:“老肖,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來,每次都是這樣,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忽然不讓我干了,這怡園的工作,我真的很喜歡,可為什么還是不讓我長期干下去,難道又讓我回貨場扛木箱?“

  老肖先是一怔,然后放下手里的水壺,對著火氣正旺的夏建說:“你就這點出息?你難道就沒有想過?讓自己干的更高一點“

  更高一點,這已經很高了啊!夏建不知其解,著急的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小黑看著他,心煩他的“汪汪“直叫,這把夏建給氣得,連這只犬也給他找麻煩。

  吃完晚飯,夏建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按照以前的慣例,這個時候,老肖一定又會給他紙條,讓他明天按照紙條上寫的去找工作,可是今晚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夏建兩只眼睛雖然盯在電視上,可他的心很亂很亂,明天,不知面對他的又是怎樣的一份工作。

  “趕快去睡,明天六點鐘在院子里等我“老肖終于說話了,這次的接交時間還改在了明天,夏建連忙應了一聲,關掉電視跑回了房間。

  一夜沒有睡好的夏建,還不到六點鐘,就已經收拾妥當,站在院子里,等待著老肖給他紙條,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好不容易熬到了六點半,老肖這才走了出來。

  他看了一眼站在院子中間的夏建,招了招手,讓夏建走近了才說:“孩子,我老肖閱人無數,你為人品質不錯,好好鍛煉鍛煉,將來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做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練其體膚,從今天開始,我來教你一套博擊術“

  這什么亂七八糟的,夏建蠻以為老肖又會給他一張紙條,讓他去上班,沒想到什么志啊膚的,還博擊術,什么也沒有鈔票管用。

  夏建雖然沒說話,但老肖好像從他的心里走過似的,老人家背著手,輕輕的說:“一個人生活的好,不算本事,如果能讓更多的人受益,那才叫本事。就拿你來說,你掙錢回家了,家里人的生活改善了,可你們村子的其他人呢,你想過沒有?“

  嘿!這個老肖,怎么還講起大道理來了,你還別說,自己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能把整個西坪村人帶著走上了致富之路,那他夏建也算是一號人物了,一想這里,夏建的抵觸情緒慢慢少了。

  他忍不住問老肖:“那為什么還要學博擊術?“

  “問的好,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提倡打打殺殺,但是有的時候,有道理未必就能行的通,你小子不怕死,算做勇,但無術,就是無謀,你給記住,我老肖一輩子沒有教過徒弟,你算是我的第一個徒弟,也是最后一個,我們只能有師徒之實,但不能有師徒之名“老肖說這話時,臉色非常的嚴肅。

  這人就是這樣,即古怪又神秘,夏建可不敢違背他的意愿,立馬點頭。

  看來掙錢的事,也只能先擱在一邊了,反正自己目前不缺錢,那就先跟老肖練練體膚,說不定將來會派上大用場。

  老肖教,夏建學,兩個人在院子里就開練了。全是干貨,實招,沒有一點兒的花拳繡腿,夏建越練越喜歡,越練越佩服老肖,怪不得他那么厲害,不動聲色就把二狗哪伙人給打發了,原來他竟然身藏不露。

  好家伙,這一通練,等停下來時,已到了中午,兩個人連早飯都忘了吃。

  吃完午飯,老肖給了夏建一個飯盒,讓他送到醫院給肖曉吃,這就不明白了,第一人民醫院離他們的住處還是有點遠,坐公交也要倒兩趟車,更何況人家醫院的伙食也不錯。

  “你小子什么意思,是不是嫌遠不想去?“老肖看了一眼有點猶豫的夏建,立馬問道。

  再遠對于夏建來說,也不是什么事,就是昨晚那個戴口罩的人,弄得他到現在心里還有點不舒服。夏建看了一眼老肖,欲言又止,他真的想問老肖,有關肖曉的哪些傳言。

  “真是個沒良心的家伙,肖曉對你一點都不賴,送個飯你都不愿意,她只不過就是嘴巴硬了點,但她心腸軟,對你一點都不藏私“老肖有點生氣了,做勢自己要去的樣子。

  夏建慌了,一把奪過飯盒,跑出了院門。

  老肖的話一直在他耳邊繚繞,肖曉哪里對他好了,見了面不是損就是罵,就差打了,還每次都是他夏建為她擦屁股,比如哪次龍哥請客,還有昨天叢林的事。

  想著想著,夏建就笑了,怎么是擦屁股,人家肖曉的…

  手術后的肖曉,有點兒虛弱,她一看見夏建手里的飯盒,立馬來了精神,著急問道:“我爸給我做了啥好吃的,快給我”肖曉一把奪過了夏建手中的飯盒。

  忽然,她把飯盒往夏建手里一遞說:“你喂我吃”

  嘿!我的神啦,你老人家扭的是腳,又不是手,還要我喂你吃,真的是有點過分啦!夏建心里這樣想,但他嘴上卻是不敢說。

  肖曉看了一眼夏建,壓低了聲音說:“給美女喂飯吃,可不是誰都能有機會的?”

  我的天,這女人越來越過份,漂亮就漂亮吧,還自己說,夏建心里不由得一樂,看來肖曉今天的心情不錯,他可要撐握好,別一會又被人家轟出去了。

  第一次給女孩喂飯,多少有點笨手笨腳,幾次都弄到肖曉的衣服上了,可奇怪的是肖曉并沒有發脾氣,還一直說:“沒關系,沒關系”

  這女人是不是吃錯藥了,夏建心里暗罵著。

  就在這時候,病屋的走道里,一陣喧鬧的腳步聲傳了過來,而且感覺是奔這間病屋而來的,機警慣了的夏建立馬站了起來。

  門開了個縫,一個小護士跑了進來,連聲說的:“對不起肖總,哪伙人我們擋不住,馬上就要進來了”

  那伙人?夏建一聽到這幾個字,神精繃到了極點,看來又是一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