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41章 險遇野豬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夏建生長在農村,但這大山里還是第一次來。

  連綿的大山一座連著一座,茂密的樹林中,踩出的一條山路,是通往后山的必經之道。

  “爸!我們去年來時,這兒好像有人住,現在怎么這個樣子?”肖曉指著幾間茅草屋問老肖,她好像心里也有點怕怕的感覺。

  老肖回頭看了一眼走在后面的夏建和肖曉,臉色嚴肅的說:“這有什么奇怪的,他們很有可能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這里雖說環境不錯,但住著總得生活“老肖說這話時,眼睛不停的四下張望。

  “這地方你們來過?感覺怕怕的“夏建回過頭,小聲的問肖曉。

  肖曉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喘著粗氣說:“是啊!去年我們來時,這里玩的人也很多,而且附近還有不少的村民,沒想到一年的時間,變化竟然這么大,要不我回去算了?“肖曉感覺心里也沒底。

  “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膽小鬼,來了就必須進山,回去多沒意思,快走吧!少說點話,留著力氣走跑“老肖看來意志堅定,想回去是沒有可能的。

  夏建想想也是,這山里能有啥,自己堂堂男子漢,竟然還不如人家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

  路越來越陡,樹葉遮擋住了陽光,順著彎彎曲曲的小道,腳下沙沙的樹葉聲,在山間回蕩著,顯得非常的空蕩。

  小黑像個小英雄一樣,始終跑在最前面,它邊嗅邊跑,說白了,沒有它的領路,人走在這里面,非常容易迷路。

  肖曉抓著夏建胳膊的手越來越緊,明顯的她心里緊張了起來,按說這大白天的,人不應該緊張,夏建也不是什么膽小鬼,但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

  他緊了緊背上的背包,順手在樹林撿了條木棒,這才感到心里踏實了不少,身后的肖曉,小鳥依人般的緊拉著他,這讓夏建心里無比自豪。

  可能是走到山腰了,腳下的路忽然平平的直鋪了過去,走在前面的老肖,站定了,喝了口杯子里的水,笑著說:“爬山要的是毅力,這不,難走的路基本上完了,順著這條路平走過去,就到了對面的山脊,這一路下去,都是平著走,可風景卻是無限的好”

  老肖這是說給夏建聽,也是打消肖曉緊張的疑慮,一路雖說有點怕,但也沒什么事,肖曉可能是受了老肖的感染,急忙從小包里掏出一部相機,對著一處茂密的喬木叢,咔嚓一聲,閃光燈亮過的一瞬間,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竄了出來。

  小黑狂叫了兩聲,混身的毛都豎了起來,看來這怪物對小黑的威懾力不小。

  肖曉緊張的尖叫一聲,一把抱住了夏建,她那柔軟的身子,微微顫抖著,那個不可一世的肖曉,早跑得無影無蹤。

  “不要怕!是野豬,都快躲到樹后”老肖喊了一聲,迅速的往旁邊樹林就地一滾,八十多歲的老人,身手還是那樣的矯健。

  好家伙,足足可能有幾百斤,一只黑色的大家伙,露著長牙,直撲了過來,小黑拼命的狂叫著,一步步后退,還真是野豬,長像有點像家豬,但體型瘦高,牙齒長,頭小嘴巴長。

野豬被小黑攔路一擋,多少有點怕,它放緩了撲過來的腳步,但嘴巴左拱右咬,山路被它不費吹灰之力拱出了一條長長的深溝,這家伙可能是被閃光燈激怒了  小黑看來是快頂不住了,夏建必須出手,但鉆在他懷里的肖曉,把他抱了個死緊,夏建掙扎了幾下,都沒有掙脫。

  躲在樹后的老肖,著急的沖肖曉喊道:“肖曉,你也是昆侖山上下來的,怎么這么沒出息,還不快躲到樹后面來”

  老肖的這一聲,還真管用,肖曉如夢初醒,臉面一紅,推開夏建,滾進了路邊的樹林。

  發怒了的野豬,終于忍不住了,嚎叫一聲,猛的撲向了小黑,小黑不虧是訓練有素的猛犬,身子一躬,就像是離弦了的箭。

  “快帶小黑離開”老肖大喊一聲,可是晚了,小黑已和野豬交上手了。

  頓時,一陣狗叫豬嚎聲,響徹了整個山林,夏建提著木棒,沖了上去,一時無從下手,小黑已咬住了野豬的脖子,無奈這家伙體大肉厚,一時奈何不了它,野豬痛得是嘴巴亂撞,四腳亂踩。

  夏建一看,情況危急,不容他多想,雙手操起木棒,迎著野豬的北部狠狠的砸了下去,這么粗的木棒,加上夏建用了蠻荒之力,少說也有上百斤的力量,只聽野豬痛苦的嚎叫一聲,它也是拼了全力,脖子一摔,幾十斤的小黑,竟然被它摔著飛了出去。

  這小黑也不是吃素的,就算自己被摔飛了,但它還是扯下了野豬脖子上的一塊肉。鮮血冒了出來,疼痛的野豬,嚎叫著撲向了夏建,那樣子十分的嚇人。

  “快上樹“老肖大喊一聲。

  慌亂中的夏建,這才發現,山坡上一棵大樹的樹桿,伸到了路的中央,夏建雙手一伸手,雙腳一用力,整個身子已懸在了空中,就在這一瞬間,野豬帶著風聲,從他的腳下竄過。夏建的心幾乎都蹦到喉嚨口里。

  正當夏建正準備下來時,又是一陣沙沙的聲音,腳下最起碼有七八只野豬跟著竄過,天哪!碰到野豬群了,可有可能前面哪頭是野豬王,幾聲嚎叫,感覺已到了山的對面,好快的速度。

  “下來吧!沒事了“老肖神情淡定,仿佛剛才什么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夏建一放手,人站在地上時,他感到雙腿微微發軟,很有可能是被剛才嚇的,人不怕死才是怪事,看遇到什么事。

  肖曉從樹林里爬上來時,雪白的運動衫上已是臟兮兮一片,她故裝鎮定的笑了笑說:“這那是旅游,簡直是叢林探險“

  “這才有意思嗎?“夏建跟著隨了一句,他發現肖曉的臉紅紅的,可能是她想起剛才鉆到夏建懷里的事,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么一鬧騰,人又累又乏,老肖嘴上一直給大家鼓勁,但畢竟上了年紀,他就地坐在厚厚的樹葉上,這才猛的想起:“小黑啦“

  沙沙幾聲,小家伙從樹林里竄了出來,它有可能在哪邊開始警戒了。

  夏建摸了摸小黑的頭說:“厲害,是個小英雄“忽然他發現,小黑的前肩上,被什么東西劃出了一條小傷口,有可能是剛才和野豬拼命時弄傷的。

  肖曉一聽,心疼死了,她立馬打開背包,取出了醫藥包,里面什么都有,這讓夏建很長見識,看來野外旅行,不是說想走就走,這得提前做準備,看來這次爬山,是老肖和肖曉早都定好的事,不過人家沒有提前告訴他而已。

  給小黑包扎好了傷口,大家坐在一起喝了點水,吃了些食物,補充好了能量,就開始又往前走了。樹葉越來越厚,路根本就找不見了。

  老肖打量著四下,壓低了聲音問:“有地圖嗎?“

  “有,不過畫的很簡易“肖曉說著,從小包里掏出了一張手工畫的地圖,夏建一時納悶了,這要地圖干什么?還怕迷路,應該不會,這又是什么意思呢?

  老肖手里拿著地圖,不停的比劃著,好一會兒才說:“沒錯,就在前面的山溝里,只要爬到前面的山脊上,應該能看到下面的情況“

  “好!那我們就上山脊,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這父女倆,打著啞迷,把一旁的夏建可給急壞了。

  難道這次爬山是假,這里面還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夏建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