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38章 宴無好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北山公園的偏門口,上午十一點,一輛黑色的小轎車,準時停放在了哪里。

  夏建確實吃了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龍哥會派車來接他。

  龍泉山莊,好像武俠小說里經常出現這個名字,不過這里確實不一般,首先遠離市區,依山旁水建在富川市的風景區內。內部構造,仿古式建筑,現代化設施。

  張騰帶著夏建,來到后面的一個小院子里,院子里小橋流水,鳥語花香,簡直是人家天堂,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正在打拳,拳拳生風,招招威武,看的夏建有點發呆。

  “過來小兄弟”一套拳打完,中年男子朝夏建招了招手。夏建還以為人家專注打拳,根本就沒有看到他,看來這武術所說耳聽六路,眼觀八方并非是空穴來風。

  中年男子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但看起來很結果,想必這就是練武的作用。這男子有點面熟,尤其是他的一雙大眼睛,看人的樣子,夏建感覺在哪兒見過。

  “怎么,不認識我了,老趙啊!就是哪個趙龍龍”中年男子熱情的自我介紹道。

  夏建腦子飛速的轉動了起來,他不由得“噢!”了一聲,這趙龍龍不就是龍哥嗎?他怎么這么傻,今天不就是來找他的嗎,不過他確實沒有想到,這龍哥會如此的平易近人。

  龍哥拉著夏建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來,張騰識趣的退了出去。

  “哈哈哈哈!小老弟啊!看來老哥長的是沒有特點,我們都見過面,你也不認識”龍哥大笑著,給夏建親手沏了一杯茶。

  夏建有點慌恐的接住了茶杯,忙笑道:“龍哥哪天受傷了,又是傍晚時分,所以沒看清…”

  “那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救了我的命,我又活過來了,而且還東山再起了,我這人沒什么本事,但知恩圖報,從今往后你就是我的親兄弟,有什么事,盡管招呼一聲,我趙龍龍辦不到的,我還可以找別人替你去辦”龍哥說這話時,一臉的嚴肅,看來說的是真心話。

  夏建人沒什么本事,天生一副傲骨,這要是換了別人,那還了得,攀上龍哥這棵大樹,在富川市最起碼不會受人欺負,可夏建認為,自己不需要這樣的保護。

  “龍哥,客氣了,哪事是碰巧,這要換了別人,一樣也會救你,這事以后就不用再提了”夏建也是一臉嚴肅。

  龍哥的臉色微微一顫,他沒有想到,這么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對他這么大的恩施,卻無動于衷,要么就是聽別人說了閑話,要么這小子就是個傻子。

  氣氛一時有點尷尬,夏建慢慢的喝著茶,心里一直在想,他現在能有今天,全是老肖的幫忙,這種生活對于他來說,已經滿足,龍哥先不管他是好是壞,但第一次碰到他,就差點連累到了老肖,所以龍哥這種人還是要遠離。

  “兄弟,你是不是在外面聽到什么了?那都是瞎說的,龍哥也是人,不是什么怪物。前段時間,生意場上發生了點事情,有人給我栽贓,想滅我口,還好有兄弟你出手,我才保住了這條命,還是公安給力,還我一個清白,現在我是合法的生意人,飛速商貿的總經理趙龍龍”龍哥說到后面,竟然激動的拍了拍胸膛。

  夏建放下手里的茶杯,雙拳一抱,連聲說:‘恭喜龍哥“這些天,在怡園上班,他可沒有白上,待人接物,禮儀方面的東西,他還是學到了不少。

  “客氣了兄弟,聽人說你在怡園上班,哪地方魚目混雜,不好,到我公司來吧!我正缺人手“龍哥拍了一下夏建的肩膀。

  夏建心里咯噔一下,到你這兒來,給你做打手啊!我可不干。

  一想到此,夏建慌忙說:“不用了龍哥,哪里挺好,美女多,我喜歡“夏建一著急,竟然把心里話全說了出來。

  “哎呀,我這兄弟,還真是實誠人,放心,有事業了,美女多的是“龍哥一臉的大笑,他也沒有想到,夏建竟會這樣說。

  就在倆人你一句,我一句扯的正熱乎時,張騰快步走了進來,壓低聲音說:“龍哥,人都到齊了,可以開始了“

  “兄弟!今天是我們飛速商貿重新啟動的好日子,富川市有頭面的人,應該都會來,我帶你出去認識一下他們,這對你將來在富川市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龍哥說著,抓起夏建的手,朝外就走。

  夏建一聽,急了,忙說:“龍哥,我可以跟你出去,但你不能介紹我,也不能提我救你的事,否則我就不出去“

  “好吧!真是頭犟驢,我去換換衣服“龍哥有點生氣的丟下夏建走了。

  張騰看著夏建,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可是多少人想抓住的機會,可這小子卻…

  龍泉山莊的宴會大廳里,擺了二十多桌,等夏建出去時,每桌上幾乎全坐滿了人。

  正中間的一桌,留了幾個位子,張騰讓夏建坐在了哪里,一會兒,龍哥換好衣服走了出來,他一邊走,一邊高聲的說:“感謝各位親朋好友的光臨,大家隨便暢飲,我趙龍龍一會兒親自給各位敬酒“

  一時間,大廳里掌聲雷動,場面熱鬧極了,這個龍哥,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威力。

  等夏建發現時,龍哥就挨著他坐了下來,原來這桌是主桌,桌上坐的應該都是重要賓客,沒想到自己想躲也來不及了。

  夏建猛一抬頭,驚訝的差點叫出了聲。

  他正對面坐的,不是別人,正是肖曉,她一身粉紅色連衣裙,白里透紅的臉上,一雙大眼睛瞪的像兩只鵝蛋,肖曉看來也是一樣的驚訝。

  坐在肖曉身邊的是一位四十初頭的中年男子,男子五短身材,體型微肥,尤其是幾根快要掉完的頭發,梳得是油光锃亮。

  “趙總,你身邊這位是誰啊?能和你坐一起,應該是個人物,但他這么年輕,又在富川市沒怎么見過?坐在肖曉身邊的中年男人忽然發話。

  這讓夏建心里很是不爽,管你屁事,我是誰與你何干,老子又沒有招惹你。

  龍哥呵呵一笑說:“這位啊!是我的好兄弟,還沒出來做事,以后大家好好關照就是,尤其你馮總,這富川市的產業,可有一大半都是你的”

  “趙總客氣了,以后還要相互聯手,把生意做大做遠才是,還有我們這位漂亮的肖總,有機會多和我們生意人走走,總不能只認識當官的吧!”這個馮總,忽然話頭一轉,直指肖曉。

  肖曉臉色微微一變說:“馮總未免管得也太寬了吧!我跟什么人來往,與你有什么關系?你不就因為上次有單生意沒有跟你合作嗎?也不至于這么雞腸小肚吧!“

  肖曉也不是好惹的,這一張嘴說的哪個馮總是滿臉通紅。

  這種場合,主人應該出來充當和事佬,可讓夏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龍哥竟然哈哈一笑說:“馮總啊!你也太關心肖總了,她與什么人來往,這你都能搞清楚,怪不得我們打交道,一直輸的都是我“

  本來是一場歡慶宴,這樣一來,氣氛頓時變了,還好其余桌上的人都沒有受這桌的影響,照樣大吃大喝,氣氛異常熱烈。

  肖曉的另一邊,坐著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厚厚的粉底下,一雙迷人的眼睛撲朔迷離,她誰也沒看,自顧自吃著,忽然冒出了一句:“能傍上高官也要資本,那高挺的胸,細細的腰,還有豐滿的屁股,你們誰有啊?“

  我的個天,這說的不是肖曉,還能是誰?夏建看了一眼正對面的肖曉,她確實有這個資本。

  肖曉的臉上,烏云密布,眼看著一場大戰就要爆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