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34章 山外有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女人見夏建一時拿她也沒有什么辦法,氣焰就更加囂張了。

  她故意挺著個大胸,直往夏建身上撞,意思很明白,有種你就動,一動我就喊,夏建沒有這方面的應對經驗,一時不知所措,弄了個手忙腳亂。

  就在這個時候,夏建身后的方芳,一步竄了出來,她一伸手,白嫩的小手便扣在了撒潑女人的手碗上,只聽哪女人尖叫一聲,慌忙后退了幾步。

  “呦呵!你個小,敢對老娘下黑手,我…我”女人叫囂著,但不敢前進一步。夏建這才真正相信,這個方芳還真不是吹的,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

  一樓大廳的玻璃大門,嘩的一下被推了開來,走進了五個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三十多歲,身材中等的男子,該男子剃了個小平頭,削瘦的臉上,一雙大眼睛賊溜溜直轉,在他的身后,跟著四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小伙子,一看就是打手模樣。

  “嗨!你們誰欺負我老婆啊?過來寶貝,讓我看看,我看傷到哪兒了,我找他們拼命”小平頭邊走邊說,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他這是敲山震虎,說夏建他們聽。

  哪女人一見小平頭,嬉笑著貼了上去:“東哥啊!人家以為你在樓上,所以就來找你,可這群不長眼的家伙,竟然不讓我上去,還被這個小傷了手腕,你可要為我說話”

  這女人跟小平頭立即摟摟抱抱,嘻嘻哈哈,全然不顧有別人在場,真是一對狗男女,夏建心里暗暗罵道,不過他立即意識到,今晚的事并不簡單。

  小平頭跟哪女人親熱夠了,這才一轉身,面帶兇意的說:“你們長本事了,敢對我李東的女人動手,誰是頭,出來說話”

  “我”夏建跨前一步,到了這個時候,他必須頂上,否則就不是他夏建的性格。

  小平頭打量了夏建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說:“不錯,還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你想把我推到沙灘上。瞎狗眼了吧!還是剛出來混,不懂規矩”

  “不懂規矩的是嫂子,我們這兒有規定,不能上去亂找人,她偏不聽,而且你根本就沒有在上面”夏建昧著心,嘴里叫了這個女人一聲嫂子,他是在想事情不到萬不得一,就不能做最壞的打算,他始終記著老肖的一句話,現在是法制社會,打解決不了根本上的問題。

  小平頭沒有想到,這個夏建嘴上雖然說的好聽,實際上一點面子都不給,他有點惱羞成怒,猛的一揮手說:“狗屁規矩,對老子的人就沒有規矩,先砸了再說”

  “慢!東哥既然是出來混的,哪應該知道,這兒是誰的場子,千萬別做后悔的事”一直沒有說話的周莉,這個時候挺身而出,她是怕把事情鬧大了。

  小平頭瞇著眼睛,把周莉從上到下看了一遍,然后嬉笑道:“小娘們長的不錯,要不陪我出去喝喝酒,這事兒就算了”說著,手便朝周莉的臉上摸來。

  站在一旁的夏建忍到現在,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一把抓住小平頭的手,朝外一扭,順勢一帶,憑夏建現在的力氣,一般人,早被摔出去了,可這個小平頭,看上去不咋樣,底盤倒時很穩,他略往后面退了一小步。

  “呵!敢對老子動手,我看你是廁所門打滾,離屎不遠了,給我上,先揍扁這小子”小平頭大喝一聲,身后的幾個小子如狼似虎般的撲了上來。

  眼看著一場大戰無可避免,夏建心里一橫,先打再說,大不了不要這份工作了,但今天絕不能低頭,身后這么多員工在看著他,他可不想做一個軟蛋領導。

  大廳里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時間仿佛被凍住了幾秒。

  “住手,我看誰敢撒野”一聲大喝,二樓的樓梯口,涌下了七八個人,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張騰,夏建有點糊涂了,這家伙是什么時候上的二樓,他怎么一點兒都不知道。

  小平頭如同老鼠見到了貓,他神色一緊張,朝身后擺了一下手,然后緊跨幾步,陪著笑臉對張騰說:“愿來是張哥啊!不好意思,打擾到各位弟兄了”

  “李東!你這才出來幾天,就開始出來胡鬧了”張騰有點不屑的看了一眼小平頭李東。

  李東忙打著呵呵說:“不是張哥,我這朋友不是來找人嗎?這群家伙不讓上去也就算了,可是還打人,你說既然讓我碰到了,我不管也說不過去,你說是吧!”

  嘿!見過不要臉的,還沒有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一會兒說是找老公,一會兒又變成了朋友,還什么碰上,明明就是合謀著來鬧事。

  張騰沒有理李東,反而走到夏建跟前,輕輕的拍了兩下夏建的肩膀說:“這是我的朋友,也是龍哥的朋友,誰想跟他過不去,就等于是跟龍哥做對”張騰的聲音很大,夏建這才發現,大廳里已聚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李東一聽,頓時傻臉了,他忙著笑臉,嬉笑著對夏建說:“對不住了領導,剛才是我腦子發熱,被這個臭娘們利誘了,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把這一頁翻過去吧!”

  周莉一看事情有了一百八度的大轉彎,她忙給夏建使了個眼色,夏建也不傻,這是娛樂場所,這種事情難免不發生,他懂得見好就收,借坡下驢。

  “好了,只要東哥肯翻過去這一頁,小弟當然樂意了”夏建的大度,讓看熱鬧的人無不佩服,這場面,他明顯可以翻盤,借著張騰的力量,好好收拾一下這幫小人。

  張騰朝李東揮了揮手說:“趕快走吧!還等著讓我請你吃宵夜不行”

  李東忙應道:“謝謝張哥,我們這就走”

  說是走,但剛走出一步,這家伙又回轉身子,壓低了聲音問:“張哥,龍哥沒事了?”這神情有點兒詭異。

  張騰臉上的肌肉一顫,隨機大笑道:“沒事了,龍哥早都沒事了”這一聲,夏建感覺這張騰是說給大廳里所有人聽的。

  李東帶著他哪伙人,連同哪個女人,灰溜溜的走了。

  大廳里開始有人竊竊私語,無非就是罵李東的不要臉。

  這么一折騰,已到了午夜兩點多,張騰和夏建寒喧了幾句,就帶著他哪伙人走了。

  坐在大廳的椅子上,夏建只覺得累極了,看來這當領導,不但要有勇,而且還要有謀,除了這兩樣,沒有靠山,看來也是不行的。

  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服務員打掃完衛生,都坐在一起,嬉鬧著準備下班,她們的話題無非是說新來的部長人不但長的帥,還神勇,也有不錯的社會關系。

  這些話,夏建聽在心里,還挺受用的。

  “樂什么呢?”周莉挨著夏建坐了下來,剛才夏建為他出手,雖然是工作,但她心里還是挺感激夏建的,要不是夏建,真被哪王八蛋摸上一下,她的人可就丟大發了。

  夏建看了一眼漂亮的周莉,笑著說:“我是在想,怎么第一天上班就碰到這樣的事,如果沒有人出來解圍,哪后果是不是很嚴重,弄不好,我們今晚就得說再見了“

  “那有那么嚴重,不過干我們這一行,這種事情很常見,李東就一小流氓,算不上什么角色,再說了,我們老板能在這兒開這個場,就不怕有人來鬧事“

  周莉說的也是,如果連李東這樣的人也收拾不了,還在這兒做什么生意。

  “周經理,派出所來電話了“一個女服員跑了過來。

  周莉站了起來,嘀咕了一名:“馬后炮“

  夏建聽的不是很明白,看來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就不知明天,等待他的不知又是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