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28章 倉庫里的較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些天,夏建早出晚歸,非常的忙碌,就算這活再累,他也要干下去,因為這來之不易的工作,是人家老肖給介紹的,他說什么也不能給干砸了。

  倉庫里的裝卸活,不像工地上的活,干完了還可以坐著休息一會兒,所以夏建慢慢就適應了,這天中午,一向不太搭理他的張三桂,看了一眼正在搬箱子的夏建,冷冷的說道:“小子,干活要悠著點,你這樣干,會把其他弟兄給累死的”

  可能是干習慣了的原因,夏建干起來就忍不住了,他總認為,自己該干的,干完了就可以休息一下,沒想到這還危及到了別人的利益。

  夏建放下手里箱子,陪著小心對張三桂說:“張哥,我剛來,有些事情不太清楚,這活怎么干,你說了算,我聽你的就是”

  “呵呵!沒想到你小子年紀輕輕的就能這么吃苦,而且還懂事,那我就不難為你了,本來大家商量好了,讓我給你點顏色,但是你只要把這箱貨藏到哪堆廢紙箱后面,這事就算過去了”張三桂壓低了聲音,生怕別人聽到。

  夏建一聽,臉色不由得一變,這家伙想干什么?難道是想偷這箱貨。

  張三桂好像看懂了夏建的想法,他上前一步,惡狠狠的說:“你猜對了,我就想要這箱貨,不過還要你來幫忙”

  夏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更何況有人逼著他做這樣的事,就算你張三桂力大蓋世,我夏建也不是吃素的,想到這兒,他眼睛一瞪,盯著張三桂說:“你找錯人了”

  “你小子別狂,早晚收拾你”張三桂丟下這么一句,氣沖沖的走了。

  中午出了這樣的事,下午干活時,夏建也就多了個心眼,他怕張三桂報復他。這家伙可能是這兒的老員工,所以人緣特廣,身后還有幾個跟屁蟲。

  快下班時,有一個張三桂的親信跑了過來,對夏建說:“張哥在后面等你,有種就過去”

  媽了個巴子,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還是來了,夏建站了起來,跟著哪人直朝貨堆后面走去。

  大貨堆的后面,站著張三桂,這家伙嘴里叼著一根煙,著上身,倉庫重地,嚴禁煙火,看來這家伙是全然不顧,他的身后站著平時跟著他的幾個人。

  “果然有種,不過你得罪我了,這兒就不好呆了,因為有些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張三桂說著,把手里的香煙頭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又補了一腳,煙頭上的火熄滅了,夏建感覺自己就像這個煙頭一樣,會被張三桂踩在腳下。

  既然來了,他也不怕,夏建問道:“哪你想怎么著?”

  “哈哈哈,爽快,我這人很江湖,用拳頭解決問題,你輸了,明天就不用再來上班了,但不能告訴李經理,如果我輸了,我立馬滾蛋”張三桂說著,晃了晃他哪鐵錘似的大拳。

  傻瓜也能看的明白,張三桂這是在逼夏建,夏建怎么能打過他。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夏建不但沒有退縮,反而逼近了一步說:“可以啊!男子漢說話,就該算數”

  張三桂本來以為夏建會被他嚇跑,沒想到還碰到了一個不要命的,氣極了的他不顧什江湖道義,一聲不吭,直接一拳直奔夏建的腦門而來。

  跟著張三桂的幾個人,也被嚇的一聲驚呼,好家伙,這弄不好會出人命的,你說誰能不怕。夏建一看張三桂這么無懶,也就顧不了許多,身子迅速往下一沉,一側身,張三桂的一拳擦著他的鼻尖而過。說時遲哪時快,夏建左手臂一抬,已把張三桂的胳膊夾在了肋下,他正準備把張三桂的胳膊扭到身后,沒想到,這家伙力大無群,胳膊一抬,夏建就飛了出去。

  這一摔,摔了個仰面朝天,夏建只覺得自己的腰有可被摔斷了,打了這久的架,這一次是輸的最慘,最狼狽的一次。

  張三桂身邊的幾個馬屁精,跟著起哄,身心受到剌激的夏建,強忍著痛,一翻身站了起來,還好,活動了一下,覺得問題不大,應該沒有傷到精骨。

  張三桂挑釁似的朝夏建勾了勾手指,那樣子神氣極了。被激怒了的夏建一聲長嘯,轉眼間已到了張三桂的臉前,就見他略一下蹲,右腳帶著勁風,掃向了張三桂。失去理智的人是最可怕的,夏建這一腳的力度他自己是最清楚的,一旦掃上了,張三桂這條腿非折不可,但當時他就沒有想到這些。

  別看張三桂五大三粗,內心卻精的和猴一樣,當夏建掃出這一腿時,他就感覺不對,慌亂中撥地而起,剛剛跳起,夏建的掃蹚腿就已經掃了過去。

  人沒有掃到,但掃到了貨堆上,只聽啪的一聲,護著貨物的木箱,應聲而裂,在場的每個人不由得睜大的了眼睛,我的個天,這腳難道是鐵打的不成。

  看到眼前的一幕,張三桂也有點被嚇著了,冷汗順著脖子直流了下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夏建腳上的功夫還真不得了,幸虧剛才跳得快,否則這雙腿可能早斷了。

  一來一去,打了個平手,夏建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的主,既然交手了,就應該有個勝負出來,想到這里,夏建不由得往前逼了一步,張三桂如同受驚的兔子,沒有了剛才的威風,一雙大眼睛,緊緊的盯著夏建的一雙腳。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李經理忽然冒了出來,他大聲的喝斥道:“你們干什么?下班了還不回家”

  張三桂見坡下驢,立馬順從的帶著他的人走了。

  李經理走到夏建的身邊,和藹的說:“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你放心,我等機會收拾他們,這個張三桂,憑著一身蠻力氣,老是欺負新員工,這已不是一次兩次了”

  李經理說著,把夏建從頭到腳看了一遍,這才放心的接著說:“不錯小伙子,你來這兒一個多月了,表現可圈可點,你明天就不用再來上班了,等會兒我給你結工資”

  “什么?”夏建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表現好還不讓他明天來上班,這什么邏輯,是不是剛才他和張三桂打架被李經理發現了。

  李經理笑了笑說:“這里的活太累,可能有更好的工作等著你”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夏建一時被李經理弄糊涂了。

  李經理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只是按別人的指示去做”

  別人的指示,這個別人還能有誰,不就老肖嗎?他可夠可以的,做事滴水不露,神秘極了。

  來到辦公室,李經理從抽屜里抽出一個大信封,笑著說:“這是你的工資,一共五百二十元,你點點”

  啊!五百二十元,夏建一聽,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這么多錢,可是他人生的第一筆工資,而且是憑著汗水掙來的,不過他還是覺得,這錢有點多了,可能這里面還有老肖的面子成份。

  出門時,李經理一句:“夏兄弟,以后可以多多關照”

  這話讓夏建甚是不解,自己一個出苦力,還能夠幫到人家做經理的,這不是笑話嗎,夏建也覺得這個李經理真能胡扯。

  領了工資,夏建一路的高興,他不是一個忘恩的人,總不能在人家老肖家白吃白住吧!交點房租和伙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要不這次少交點,等下次發工資了,再補齊,這次就節儉點,寄給家里一點錢,夏建一想到家里,才想起自己離開家已快兩個多月了。

  高興之余,夏建不由得擔心自己接下來的工作,這不干的好好的,這老肖怎么就突然不讓他干了呢?這老頭真是個神秘人物。

  夏建剛一跨進院門,一個悅耳的聲音飄了出來,是肖曉,他的心里猛的一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