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17章 撞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今晚的夜特別的靜。

  可能是下午沒上工的原因,盡管夜已經很深了,但夏建一點都不困,他輾轉反側,就是難以入睡。工棚內的工友們,早都睡熟了,整個工棚里充滿著難聞的腳汗味,還有哪彼自呼應的打呼嚕聲。夏建下了床,輕輕的走出了工棚,為了不驚擾其他人,順手把房門也給帶上了。

  工棚外一片漆黑,只有不遠處工地上亮著的燈光,還是那么的剌眼,聽說是為了防盜,工地上的路燈晚上是從來不關的。夏建一想到防盜,不由得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里的兩張百元大鈔,這可是他的血汗錢,將來要派大用處的,想到這里,夏建自己也覺得有點好笑,兩百元錢,能派啥大用處。

  摸到門前的磚垛邊,夏建坐了下來,不由得回想著他來富川市的種種遭遇,尤其是來工地上以后,讓他這個初涉社會的毛頭小子,懂得了不少,比如翠蓮姐,普普通通的一個農村婦女,她讓夏建……

  “放開,以后別這樣了”一個聲音傳了過來,緊接著是一陣床板被重壓的咯吱咯吱的音聲,大半夜的,這聲音聽著非常的清楚,夏建不由得一愣,這不是翠蓮姐的聲音嗎?夏建這才發現,伙房的門下面,透出了一絲絲的燈光。

  啪的一聲,感覺是什么東西掉在了地上,緊接著又是一聲:“李扒皮,我們以后不能這樣,這樣對家庭都不負責,如果你要硬來,我就和你拼命”是翠蓮姐的聲音,夏建聽到這兒,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哪些個工友們的風言風語全是真的,夏建站了起來,一時不知所措。

  “你這婆娘,現在才說,晚了,今晚必須從我,否則明天滾蛋”李扒皮雖然把聲音壓的很低,但夏建還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啪啪啪,感覺是倆人打起來了,這個時候的夏建,還怎么能站的住,他一個箭步竄了出去,一抬腳,不怎么結實的門板已經應聲而裂。

  屋內的單人床上,李扒皮壓在翠姐的身上,倆個人互相撕打著,翠姐胸前的衣扣已被弄掉幾個,胸衣露出了一大片,而李扒皮未穿上衣的胸前,有幾道血痕,可能是翠蓮姐抓的。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夏建幾乎被氣炸了,他飛身上前,一把抓住李扒皮的脖子,像拎小雞一樣,把這家伙摔在了地上,夏建萬萬沒有想到,李扒皮的身子會這樣輕,可能是出手太重的原因,李扒皮爬在地上好一會兒才站了起來。

  床上的翠蓮姐,慌忙坐了起來,胡亂的整理著胸前。

  “好,好,原來你們倆是串通在一起搞我,怪不得這個臭娘們今晚發神精,那就不客氣了,明天一起滾蛋,不,就現在滾蛋”李扒皮一嘴酒氣,大聲的咆哮道。

  一聽李扒皮這樣說,夏建更是來氣,沖上去乒乓幾拳,這家伙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抱著頭蹲在了地上。不解氣的夏建,準備一腳把這個王八蛋送出門外時,翠蓮姐沖了上來,死死的抱著夏建,哭泣道:“你不睡你的覺,胡亂管什么閑事,難道我的事還要你管嗎?”

  這是哪里話,夏建越聽越是不對,難道自己錯了嗎?涉世不深的他,一時沒有了頭緒,傻傻的站在了哪里,一時不知道何去何從。

  這邊鬧翻了天,隔壁的工棚內,沒有一個人起來,好像這里是另一個世界,和他們根本就沒什么事。伙房內的氣氛一時陷入了尷尬,翠蓮姐坐在了床邊上,夏建傻站著,而李扒皮雙手緊抱著頭,兩只眼睛不停的盯著夏建的兩只腳,他怕夏建像踢磚頭一樣踢他一腳,那他這輩子可能全就毀了。

  大約過了兩三鐘的樣子,李扒皮見翠蓮姐坐著不說話,臉上難以覺察的一樂,他站了起來,慢慢退到翠蓮姐身后,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劉翠蓮,我對你怎么樣,你是清楚的,而且你都是愿意的,今晚這事怎么解釋?真不想呆,跟這小子一起滾蛋吧!我不缺的就是人”

  什么你都是愿意的,夏建越聽越糊涂,他心目中的翠蓮姐可不是這樣的,難道是這李扒皮胡亂潑臟水,他不由得雙拳一握,沖上去就想打。

  李扒皮嚇得躲在了翠蓮姐的身后,一雙被揍的發黑的熊貓眼,充滿了不服輸的敵意。

  “好了,這事與你沒關系,還要胡來,姐以后再也不會理你了”翠蓮姐一臉的生氣,這讓夏建非常的不理解。

  李扒皮見桿就上,他搖晃了一下腦袋說:”你小子可給我聽清楚了,這事與你沒關系,趕快滾蛋,否則這事弄大了,誰也沒有面子“

  “你出去“翠姐蓮一聽到面子二字,就像是被什么東西突然戳了一下。

  李扒皮得意的看了夏建一眼,用手輕薄的拍了一下翠蓮姐的頭,慢騰騰的走了。

  伙房內,靜的可怕,隔壁的打呼嚕聲,時不時的飄了進來,這讓夏建心情非常的煩躁,他一萬個沒有想到,他心目中無尚高大的翠蓮姐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過了好一會兒,翠蓮姐好像鼓了好大的勇氣,這才對夏建說:“兄弟,姐對不起你了,天亮之前離開這兒吧!李扒皮是容不下你的,你別看他哪樣,憑著有幾個臭錢,富川市的酒肉朋友還真不少,真要是弄起事來,吃虧的肯定是你“

  “我怕他?我一腳踢死他“夏建一肚子的不服氣,其實他最氣的是翠蓮姐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咳!你年紀太輕,遇事太少,姐的所作所為,你自然不會理解,不過姐是有難言之隱的。你快走吧!姐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愿的,你就當做在富川市從來沒有遇到過我,也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尤其是劉強“翠蓮姐說到這兒,站了起來,把夏建直往門外推。

  難言之隱,狗屁,全是騙人的,翠蓮姐的高大形象,在夏建心目中一落千丈。丟人,不就是為了錢,你不趕我走,我也要自己走,夏建心里默默的罵著,沖進自己的工棚,摸到墻角處自己的隨身小包,幾個箭步,人已經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伙房門前,看著他遠去的翠蓮姐,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一路急走,天剛剛亮時,夏建已來到了富川市的北郊,這里全是高樓大廈,商鋪林立。

  他從工地出來,想著西郊是不好呆了,一來是怕再次碰到工地上的人,二來還有哪個王強,聽說是勞改犯,萬一撞到他,不知又要發生什么事,所以他就一拐,朝北郊而來,走了大約五六個小時,天就慢慢亮了。

  北郊應該是富川市最漂亮的地方,一條玉帶似的小河穿過城中,河兩邊的風景改造,裝飾了河流,又美花了城市,夏建被這里的美麗看呆了。

  “小伙子,買點水果吃吧!“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身后傳了過來。

  夏建猛的一轉身,身后站著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他左手挎著一籃子蘋果,右手握著一桿秤,老人的眼里充滿著期待,夏建應該是他今天早上碰到的第一個客人,所以他不想失望。

  夏建無奈的摸了摸頭,笑著說:“老人家,你看我這樣,那能買的起蘋果吃“

  “看你說的,自己就看不起自己,一斤蘋果才五角錢,我不相信你身上連幾角錢也沒有?“老人微笑著反問道。

  夏建摸了摸口袋,有點不好意思的一笑,隨機點了點頭,老人看出了夏建的尷尬,也沒有再追著他買自己的蘋果,而是把胳膊上的藍子放在了地上,笑著說:“年輕人應該是剛從工地上出來,是不是想找點事情做,比如說這販水果,你也可以的“

  “什么?我也可以“夏建驚喜的蹲在了老人的身邊。

  看來這個早晨自己是遇到貴人了,夏建一夜的不快,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