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0006章 舞廳里的美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住手呂猴子!”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了過來。

  呂哥手中的木棒,只差幾公分就要打在夏建的頭上了,還算這家伙反映快,迅速的把手里的木棒往回一收,但還是晚了一點,木棒擦著夏建的頭皮飛過,火辣辣的疼痛,差點讓夏建大叫了一聲。幸虧有人喊,否則這一棒子,非把他的腦袋打開花不可。

  呂哥轉過身子,嘴巴一咧,生氣的喊道:“是哪個不要命的,敢叫本大爺的外號”

  圍著夏建的人群,忽然間開了個口子,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了進來,他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尤其是他剃的油光锃亮的光頭,在昏暗的路燈下,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怕。在他的身后,跟著的正是蔡麗。

  呂哥一見此人,慌忙上前一步,低著聲音問道:“偉哥!你怎么來了?”

  偉哥?夏建一聽呂哥如此稱呼來人,他的腦子便迅速的轉開了,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復員軍人高偉,如果真是他,那蔡麗也太有面子了。這個高偉的厲害在市七中傳的是非常邪乎,夏建早都聽說過此人的大名了,據說他不但自己打架厲害,更讓人害怕的是,他有一幫專門打架的兄弟,可以說在平都市,他都有一點名號。

  “少廢話!蔡麗是我女朋友,而這位又是我女朋友的同桌,你說我不來行嗎?呂猴子,你給我聽清楚了,從今以后,你別再打蔡麗的主意,更別想著去欺負他的同桌,如果你不聽,小心我廢了你”偉哥咬牙切齒的說道。

  呂哥如霜打的茄子,低著頭連忙應道:“好的,我聽你的”

  “快滾!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偉哥怒喝一聲。

  呂哥一揮手,帶著他的哪些個人,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蔡麗走了過來,拿開了夏建捂在額頭的手,柔聲的問道:“還疼嗎?”

  這不是費話嗎?打的都起包了,都不痛嗎,但夏建在美麗女生面前,還是牙一咬說:“沒事,一會兒就好”

  偉哥走了過來,有點不屑的看了夏建一眼,轉身對蔡麗說:“走吧!舞會就要開始了”夏建這才看清,這家伙穿了一身洗的有點發黃的軍衣,神態十分的傲慢,夏建確定他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高偉。

  “哥,帶他一起去吧!我怕呂猴子反悔,返過頭來再找他麻煩可就不好了”蔡麗撒嬌似的,拉著偉哥的胳膊搖了搖。

  偉哥朝夏建眼睛一瞪說:“要去快點,別耽誤我的時間”夏建本想拒絕,但一看蔡麗直朝他直使眼色,他只好勉強的點了點頭。舞廳里形形的一些事情,夏建早有耳聞,但他可從來都沒有去過,問題是他一沒錢,二來也沒有這個膽量。看來今晚,他要借蔡麗的東風,開了這個葷。

  工人文化宮,離夏建的住處也不遠。等她們三個人進去時,里面已經是樂翻了天,就見一對對男男女女,摟在一起,隨著音樂翩翩起舞。由于天氣還不算太涼,再加上舞廳里人多,所以跳舞的人穿的都有點少,夏建看著一雙雙從裙擺下露出的雪白美腿,不由得心速加快。

  高偉根本理都不理夏建,摟著蔡麗,便放肆的跳了起來。借著一閃一閃的霓虹燈燈光,夏建看見高偉把蔡麗摟的很緊,蔡麗高挺的胸脯,幾乎都貼在高偉的懷里。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醋意,在夏建的心里慢慢的升了起來。

  難道蔡麗真是高偉的女朋友?夏建有點不太相信,無論從相貌,還是年齡,夏建都覺得她們一點都不般配。這個高偉,看長相要比蔡麗最少大十多歲。這年代,難道好菜真的都讓豬去拱,夏建心里不平衡極了。可事實就是這樣,你看社會上的地痞流氓,還有哪些小混混,他們的女朋友,個個都長的非常漂亮,夏建學校里就有好幾個漂亮女生,都被這樣的人給泡走了。

  “想什么呢夏建?來喝瓶啤酒”蔡麗走了過來,手里提著兩瓶打開的啤酒。她可能是跳熱了的原固,上衣的扣子解開了兩顆,露出了胸前白花花的一片,看的夏建心里煩躁極了。

  夏建接過蔡麗手中的啤酒,有點生氣的喝了起來。他最近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既漂亮又大方的女生了,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蔡麗竟然是這樣一種女孩,而且和她交往的人,社會關系如此的復雜,這讓他內心矛盾極了。

  “哎!快點喝,喝完我帶你跳上一曲。來了就大方點,不就是男人和女人摟抱的事嗎?看你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蔡麗說完,舉起酒瓶,一口氣吹了個底朝天。有點發懵的夏建,看了一眼目光有點迷離的蔡麗,原來她是這樣理解跳舞的。

  夏建憋住氣,一連喝了好幾口,才喝光了瓶里的啤酒,他都有點不敢相信,一個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一口氣就能喝完一瓶啤酒,看來她喝酒的功夫,已不是一天兩天練成的了。放下酒瓶,夏建用不滿的口氣問道:“你哪個偉哥呢?

  “在哪兒跳舞啊!“蔡麗說著,用手指了一下墻角處。

  好家伙,夏建這才看清,就見偉哥又摟了一個非常妖艷的少婦,兩個人摟的很緊。借著閃爍不定的燈光,一種沒來沒有過的刺激,讓夏建的心跳,不由得加速。這個混蛋,剛才是不是對蔡麗也這樣,一想到這里,夏建是既興奮又氣憤,他有點恨這世道的不公平。

  “走吧!我們也去跳,光看別人跳,有什么意思“蔡麗說著,一把拉起了夏建,拖著夏建步入了舞池。一進去,蔡麗就貼了上來,有意無意的用她傲人的胸部,在夏建身上蹭來蹭去。一來不會跳,再加上蔡麗這么一弄,夏建的腳下就亂的一塌糊涂,一連踩了蔡麗好幾腳。

  蔡麗把她涂了口紅的性感小嘴,輕輕的往夏建耳邊一擱,吐氣如絲般的問道:“夏建,我美嗎?”

  夏建紅著臉,默默的點了點頭。蔡麗微微一笑,把放在夏建肩頭的手,輕輕的滑到了夏建的腰部,然后用力一抱,夏建有點滾燙的身子,就和蔡麗擠在了一起。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頓時傳遍了全身,夏建的精神狀態,瞬間達到了瘋狂。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夏建必生吃了這個女孩不可。

  就在夏建沉迷于這種讓人近乎于瘋狂的快感之中時,蔡麗忽然在夏建腰部掐了一把說:“走!我們回去吧!”奇怪,不是跳得正帶勁嗎?這個蔡麗發什么神精。夏建一愣,便從蔡麗的眼神里看了出來,原來她在吃偉哥的醋。

  有點背光的墻角處,偉哥懷里不知什么時候,又換了一個穿白色連衣裙的女人,而且兩個人抱的非常緊,再看看他不安本分的手,幾乎快摸到女人的屁股上了,難怪蔡麗生氣,這場面,夏建看一眼,都覺得心驚肉跳。夏建現在不得不相信,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話了。

  等夏建從保安室背了書包出來時,蔡麗已經一陣風似的沖出了文化宮,正站在夜風中生著悶氣。夏建小心的走了過去,輕聲問道:“你是不是在生偉哥的氣?我覺得不值,你這么漂亮,為什么要和這種人在一起?”

  “你知道個屁!這種人怎么了?和他在一起,他能給我錢化,能讓我高興,最重要的是,他能給我安全感。今晚如果不是他,呂猴子能饒了你,還有,沒有他在先面帶路,我們倆不買票就能進文化宮?你想的美啊!“蔡麗一連串的問號,嗆得夏建一時語塞。不過她說的句句是真,偉哥能做到的,他目前一件也做不到。

  兩人一前一后,一句話也沒有,一直走到十字路口快分手時,蔡麗忽然停了下來,她用十分溫柔的口氣說:“能送我回去嗎?有點晚了,我一個人有點怕“

  “太能了,怎么不能“夏建非常爽快的回答道,這事他正求之不得。

  蔡麗頓時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她走了過來,非常大方的挽住了夏建的胳膊。天哪!這種感覺真是太爽了,夏建仿佛自己一轉眼就變成了白馬王子,走路的姿勢,都有點飄飄然然。

  蔡麗家住在武裝部家屬院的最邊上,等蔡麗打開院門時,夏建便轉身就走,他怕被別人發現,你說這有多不好。可蔡麗卻一把拉住了他,并小聲的說:“別走了,我家里沒人“夏建一聽,心差點跳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