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三十章 黑云壓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大事不好!”

  城樓之上,俯瞰郡城、掌控全局的的老神仙驚呼出聲,他轉頭對滿臉的驚疑馬將軍解釋道:“城隍殿那邊出了大問題,看樣子,竟是有大妖魔頭兇性大發,直接壞了城隍爺的不朽金身,我必須親自去看一眼才能放心,金城隍牽扯到胭脂郡的氣數,沈城隍若是金身徹底崩壞,哪怕這回度過劫難,胭脂郡仍是元氣大傷!”

  老神仙望向城隍閣方向,憂心忡忡,喟嘆一聲,冷笑道:“罷了!便是龍潭虎穴,今日也要闖一闖了!說不得要拼了一身道行,試試看能否將重傷的城隍爺救出來。不曾想此次作祟的妖魔如此勢大,原本以為只是以陣法牽制城隍爺,哪里想得到是要滅絕一城的狠辣手段,馬將軍,沒辦法,城東門暫時就只能交由你一人看顧了。”

  馬將軍沉聲道:“需不需要派遣十數位精銳武卒,助黃老一臂之力?郡守府內還有數十枝特殊箭矢,最能誅殺妖魔。”

  老神仙擺擺手道:“來不及了,而且意義也不大,”

  馬將軍到底是沙場悍將出身,沒有拖泥帶水,抱拳道:“預祝黃老旗開得勝!”

  “那就借馬將軍吉言!”老神仙抱拳還禮,微微一笑,身形如飛鳥掠下城頭,落在數十丈外的一處屋脊上,飄然起身,再次向前飛去,十數次飄逸瀟灑的起起落落,最終身形小如米粒,落在塵沙漸歇的城隍閣內。

  這位米老魔和夫婦二人嘴中的琉璃仙翁,沒有直奔城隍閣,而是落在高墻外的大殿廣場,緩緩前行,大袖一揮,飄蕩出一大摞黃紙符箓,在空中便煙霧滾滾,眨眼之間就有十數位持劍的白衣少女沖出煙霧,一位位凌波微步,身形曼妙地撲向那座供奉有彩衣國開國元勛的第一層大殿。

  老神仙經過兩尊殘破天官神像的時候,五毒之物都已退散干凈,走入大殿,這座大殿內的泥塑雕像,大多保持完整,老人當然知曉原因,沒了神靈坐鎮其中,這些個看似威風凜凜的神像,其實就只是一件匠人打造的泥衣服罷了,米老魔自然不會在它們身上動手腳,浪費他特制的香火。

  曾經在湖心高臺上露面的那些持劍少女,腳步輕盈,飛快掠入財神殿太歲殿之間的小廣場,其中一名少女嘴唇微動,像是輕輕呼喚著誰,并無回應。老神仙跨過后門,站在原地,環顧四周,皺眉道:“不用喊了,你們彩衣姐姐早已被打回原形,就連我都感知不到她的殘余魂魄,出手之人,道行很高啊。”

  老人抬起手臂猛然一招手,隱藏在古柏高枝樹蔭間的那把猩紅長劍,瞬間被他握在手中,他低頭嗅了嗅劍身,稍稍放心,并無絲毫魔氣遺留,這就好,不是米老魔發現了蛛絲馬跡,率先奪走了那枚貌似裝飾的“精鐵官印”,隨手丟給長劍拋給一位嘴角有痣的白衣少女,老人緩緩向前,雖然目前形勢的走向,沒有走到最糟糕的境地,可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城隍殿已毀,金城隍沈溫已經變成一地泥土,兩尊文武屬官神像是一樣的下場,精鐵官印不知所蹤。

  老人神色陰沉,心中思量,難道是重重幕后的那位大人物,對這枚城隍顯佑伯印也有興趣?所以瞞過自己,讓人捷足先登?老人隨即打消這個念頭,不至于,應該不至于,以那位真真正正站在寶瓶洲之巔的老神仙身份而言,這類法寶,對于中五境練氣士而言,當然是價值連城的好東西,能夠拼了命去搶個頭破血流,可對那個人來說,遠遠不值得他為此背信棄義,強取橫奪。

  那個人所圖謀的,太大太大了,是一場彩衣國古榆國在內的五國大混戰,是寶瓶洲中部版圖的擂鼓聲聲,硝煙四起。

  這位旁門左道的散仙老人,沉著臉走入城隍殿廢墟,最后來到一堵整面倒塌在地的墻壁旁邊,

  雖然墻體維持完整,沒有出現太大的裂縫,但是細微的破損極多,老人仔細打量過去每個細節,壁畫之上所繪的九九八十一位飛天美人,當下只剩下三十多位品相較好的女子,老人一跺腳,大為痛惜道:“暴殄天物啊!”

  老人確定四周無人后,仍是讓那些持劍的白衣少女去往各處墻頭盯著,這才蹲下身,左手掏出一只流云漓彩的精美小盞,七彩顏色,瑩徹光亮,此盞被老人小心翼翼拿出袖后,頓時照耀得四周泛起一陣彩色,美不勝收。

  老人趕緊一揮右手袖子,微微壓下那些流淌滿地的七彩顏色,嘴中默念,壁畫上的各色美人,開始線條緩緩流動,一位位飄蕩離開墻壁,紛紛涌入琉璃小盞內,三十位容貌、服飾品相最好的壁畫女子,最先進入小盞,之后是十數位面容完整、四肢衣衫損壞的女子,最后壁上只留下面容身段俱毀的畫中女子,似有一陣陣細微嗚咽聲,如溪澗清泉流淌過石。

  老人還不愿就此罷休,連正幅彩繪壁畫的底子都給抽出來,收入小盞,那些好似丟失庭院住處的殘破女子,愈發凄婉哀怨,在空落落的墻壁上如泣如訴。

  老人收起小盞,起身后俯視著墻壁上零零散散的殘余女人,又搖了搖頭,心痛不已,抬起大袖,一掌重重拍下,那堵墻壁瞬間化作齏粉。

  米鋪再次開門,但不是重新做生意,三個店伙計各自去往郡城一處,尤其是那個俊秀少年跑出去的時候,滿臉喜氣。米鋪掌柜老人則帶著夫婦二人,走在一條僻靜巷弄里,婦人問道:“城隍閣的金城隍,已經淪為你米老魔的傀儡,哪怕修為有些下降,怎么可能突然就金身炸裂了?小小一座胭脂郡,難道還藏有中五境的高人?”

  米老魔心情不佳,最大的殺手锏和護身符,就這么莫名其妙沒了,換做誰都沒好心情。

  他想了想,攤開手心,還是打算冒險嘗試一下掌觀山河的神通,這等上乘術法,一直被屈指可數的正道仙家所珍藏,秘不示人,米老魔也是因緣巧合,得到一本殘缺的外道秘籍,才學了點皮毛,由于殘缺秘籍少了半數運氣口訣,每次使用起來,都要耗費他一滴心頭血,代價極大,而且遙遙偷窺觀看之地,若是境界相當的練氣士在場,很容易就會察覺,極有可能循著蛛絲馬跡就一路殺至,于是好好一門無上神通,就因為殘缺不齊,變得無比雞肋。

  山上的仙家門閥,之所以根深蒂固,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他們擁有代代相傳的秘訣心法,沒有任何后遺癥,通過一代代祖師爺的不斷完善,趨于圓滿,而無瑕疵漏洞,所以根本不需要子孫后代和得意高徒,去自己摸索去碰壁,傳聞一些最上乘的宗門秘法,甚至能夠讓修習之人,有望躋身上五境,而次一等的旁門左道,也是能夠幫助躋身中五境的陽光大道。

  反觀世間有多少野修散修,因此走火入魔?不計其數!

  米老魔手心滲出一滴猩紅濃郁的鮮血,突然砰然炸裂,血霧彌漫,老人掌心很快出現一幅景象,正是那座城隍閣,老人瞇眼望去,看到了那位“老神仙”和白衣侍女們的身影,老人微微晃了晃掌心,原本囊括整座城隍閣的景象,很快變得只剩下一座城隍殿廢墟,因此老神仙蹲在地上的身姿更加清晰。

  米老魔呵呵笑道:“天助我也!陳老兒耐不住性子,親自來此查看,他這是自投羅網了!”

  婦人眼神發亮,死死盯住圖像中琉璃仙翁手上的琉璃小盞,“那就是仙人遺物琉璃盞?”

  米老魔驟然握緊拳頭,手心那團血霧重新回到體內,轉頭冷笑道:“怎么,要跟我搶?”

  婦人眼波流轉,媚笑道:“奴家哪敢呀。”

  米老魔不理會這妖婦的裝模作樣,心中快速權衡利弊,

  陳老兒此次所求,一開始就是那幅金城隍眼皮子底下的壁畫,他嘴上說是貪圖那幅壁畫的精氣神,經過數百年香火熏陶,蘊養出了真正有仙氣的美人兒,而且在亂葬崗收集到女子魂魄后,還可以將壁畫作為她們新的棲身之所,一舉兩得,說不定能多養出幾頭彩衣女子的女鬼陰物。

  米老魔此事才在心中恍然,說不定……那枚來自龍虎山天師府的印章,根本就不在郡守府邸或是趙府,而就在那城隍閣!而這個老朋友一開始就想著要獨吞所有好處,根本就沒想過要將他們師徒苦苦謀劃多年的印章留下來。

  好一個琉璃仙翁陳老兒!

  老伙計,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胭脂郡城上方原本晴空萬里的天色,緩緩變得陰暗起來,烏云從四方飄來,以至于變得黑云壓城,讓人胸悶不已。

  一輛馬車安然駛出城南大門,老幕僚一手持馬韁繩,一手從身邊拿起早早準備好的一壺好酒,剛要喝酒,就看到不遠處的官道路邊,有個窮書生在那里使勁招手,大聲嚷嚷著“老宋老宋,我是你家大小姐的朋友,她在馬車上嗎?”

  清瘦老人心一緊,難道是妖魔早就盯上了郡守府?決意要斬草除根?連公子和大小姐都不放過?

  女子趕緊彎腰掀開車簾子,歡快道:“宋叔,是我朋友,他叫柳赤誠,是白山國的游學士子。”

  又有一顆腦袋探出來,疑惑問道:“柳赤誠,你不是早就出城了嗎,怎么才走到這里?路上又調戲哪家姑娘小姐啦?”

  老人猶豫了一下,還是停下馬車。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開。

  只能靜觀其變了。

  聽到劉高華這個未來小舅子的調侃,柳赤誠翻了個白眼,屁顛屁顛往前小跑,雖然不知道為何老妖怪要突然從天空降落,還把身體暫時還給了自己,但柳赤誠也懶得管這些了,反正老家伙跟自己保證,只要說服這輛馬車掉頭回城,他就可以只用一根手指頭解決掉所有麻煩。

  不過這會兒柳赤誠身上還穿著那件粉色道袍,但是老家伙說十境以下的練氣士,包括狗屁金丹神仙在內,全都沒辦法看出他施展的精妙障眼法。

  柳赤誠站在馬車旁,氣喘吁吁,問道:“咋的,你們也要跑路啊?劉高華,你這個不孝子,忍心把你爹娘丟在水深火熱之中?城內那么多興風作浪的妖魔,你身為郡守之子,就該身先士卒啊,最少也該振臂高呼,守住郡守府大門,誓死不退才對。我這不走出城很遠了,還是覺得不能就這么離開,你想一想,哪怕是我這么一個外鄉人,都會覺得大義當前,我輩讀書人就該慷慨赴死……”

  老幕僚氣得牙癢癢,恨不得一巴掌朝這個窮書生臉上扇過去。

  劉高華一臉看白癡的眼神看著窮書生。

  他姐已經眼神迷離,淚眼朦朧了,雙手交錯捧在心口,覺得她的柳郎,肯定是為了見自己一面。

  劉高華白眼道:“要回你自己回,我要跟我姐避難去了。”

  柳赤誠心里犯嘀咕,老頭兒,咋辦,這個小舅子沒啥英雄氣概,我這是對牛彈琴啊。

  突然之間,柳赤誠發現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腿了,一腳“輕輕”踩在官道之上。

  轟然巨響。

  整條官道之上,揚起陣陣塵土,從城頭那邊看來,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條長達數里的黃色蛟龍。

  柳赤誠咽了咽口水,咳嗽一聲,雙手負后,盡量讓自己多一些高人風范,“實不相瞞,我柳赤誠,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金丹境神仙!”

  老幕僚駭然失色,一時間怔怔無言。

  恐怕只有彩衣國最最頂尖的江湖大宗師,例如那位隱居世外的老劍神,才能有這一腳之威吧?

  難道眼前這個不著調的窮書生,真是游戲人間的山上神仙?

  柳赤誠嘗試著一踮腳尖,想著直接飛到馬車上,但是身體紋絲不動,只好自己灰溜溜地爬上馬車,擠入車廂后,坐在面面相覷的姐弟之間,盤腿而坐,柳赤誠轉頭望向那位激動萬分的女子,微笑道:“劉小姐,心誠則靈,對吧?”

  陳平安和銀鈴少女來到太守府附近的一座屋脊上,陳平安停下身形,少女正要開口問話,陳平安指了指府邸墻頭和高樓,少女順著方向望去,心頭一凜,是一張張墨家特制的強弓,箭尖齊齊朝向兩人,十數位挽弓力士,一律披掛彩衣國軍方制式甲胄,少女皺眉道:“好像是馬將軍留在府上的親軍,未必認得我,不然我大喊幾聲?只要我露面解釋一番,就行,怕就怕官場上一番問詢,要花費不少時間。”

  陳平安抬頭看了眼天色,稍作猶豫,“分頭行動,你不用著急沖進去,被攔下后不妨先跟他們解釋,但我必須馬上找到朋友們。”

  少女也是雷厲風行的性子,點頭道:“好!就聽老神仙的!”

  陳平安深呼吸一口氣,一躍而起,一枝箭矢迅猛而至,陳平安身形驟然拔高,踩在箭矢身上,輕輕一點,直沖郡守府。“杰眾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