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90章 冬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布寬五尺,色為五彩,布料質地細膩,與葛麻大異,有點像絲帛,卻又不是絲帛,被放置在箱子里好好保存著,由均輸官小心翼翼地捧出來,呈送到大司農田延年和典屬國丞任弘面前。

  “大司農,典屬國丞,這便是去年珠崖郡所貢之廣幅布,藏于均輸官倉庫,共百多匹。”

  任弘伸手拿起一匹道:“可知是何物織成?”

  均輸官言:“乃是珠崖大島上吉貝木所作,據當地來獻貢上計的官吏說,此木熟時狀如鵝毛,中有核,取其毛紡織而成的布匹,細若絲帛,暖甚葛麻。”

  聽這描述,任弘暗道果然沒錯,這廣幅布,應該就是原始的棉布,如今的棉花和后世很不一樣,有一年生的非洲草棉,比較適應干旱的中亞、西域,任弘從粟特人手中搞到后已向傅介子推薦過,在鄯善、樓蘭、輪臺、它乾等地種下。

  另一種則是印度棉,乃多年生木本植物,只在熱帶生長,一旦到了干冷地區便幾乎絕收。先前在西域時,任弘讓史伯刀搞到了一些種子,但回到長安一打聽后,竟得知大漢的南方交趾刺史部諸郡,當地越人早就在種植棉花織布,作為日常衣物,尤其以海南島上珠崖郡、儋耳郡所產的“廣幅布”最為出名。

  大司農田延年對此物當然不會陌生,說道:“孝武皇帝末,珠崖郡太孫幸征調當地蠻夷貢獻廣幅布,奸邪小吏乘機勒索奴役蠻夷,導致當地發生反叛,孫幸被殺。眼看珠崖郡即將大亂,其子孫豹帶著漢兵與當地率善部落收復了郡城,這才保住了珠崖。”

  因為孫豹立功,且在當地有威望,主政的霍光直接以其為郡守,一干就是十多年,因為當地多是蠻夷,沒法像內地編戶齊民那樣征收賦稅,所以仍是征收珍珠、廣幅布作為貢品。只是交趾刺史部極少渡海去島上監督,導致地方官吏苛暴,侵侮蠻夷,反抗和舉事此起彼伏,大漢難以管控,始元五年(公元前82)夏不得不廢儋耳郡,并入珠崖郡。

  朝中有人提出,海島郡縣的叛亂,是因為官吏借口廣幅布之貢橫征暴斂導致,不如直接取消。

  但這廣幅布又確實能給少府帶來很大利益,原始的棉布比葛麻好穿,但亦不如絲帛,只是物以稀為貴,廣幅布被認為是《禹貢》里提到過的“島夷卉服,厥篚織貝”,在長安坊市能賣出上等絲綢的價格,還經常作為朝廷賜給諸侯列侯的贈品。

  萬里迢迢的距離,能將任何彼國的尋常物,變成此國的奢侈品,成為富人貴人們競相追逐,用來顯示地位的妙物。

  所以在利益和虛榮心雙重作用下,取消南方貢獻之事遲遲無果。

  任弘身在典屬國,除了管西域小邦外,跟交趾刺史部那些桀驁不馴的“蠻夷”打交道也在職權范圍內,仔細權衡后,他有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大司農、少府吏,這是身毒白疊布,也稱之為棉布,汝等看看,與珠崖郡廣幅布是否相同?”

  任弘帶來的是幾匹色彩艷麗的平紋棉布,上面的花紋中原紡織品中十分少見,大司農田延年無法判斷,整日跟各地紡織品打交道的均輸官卻是一摸就明白:

  “與珠崖廣幅布一模一樣,只是織法、紋路和染色之技有所不同。”

  “果然如此!”

  任弘拊掌道:“往來身毒、西域的粟特商賈曾對我描述身毒人也是用樹上所長的‘羊毛’紡織布匹,暢銷安息、月氏、條支、犁軒,如此看來,廣幅布就是身毒棉布。”

  張騫在大夏時,肯定是見過身毒棉布的,但他活著的時候海南島尚未被大漢納入治下。于是博望侯錯過了發現去往印度海上絲路的機會,好在繼其事業的漢使們沒有放棄,海上航線已經開到斯里蘭卡去了,只是商貿并未展開。

  而海南島的棉布傳入中原數十年,卻一直被當做異域貢獻的奢侈品,從未有人想過要將棉花移植到大陸。

  直到任弘向霍光上書,聲稱有減緩珠崖郡蠻夷叛亂,同時讓廣幅布增產的法子。

  不過大將軍霍光沒直接同意,只是讓任弘來與大司農商議,最后由典屬國和大司農議定后再上疏。

  做這些事,當然繞不開號稱“農相”,掌管天下經濟命脈的大司農,其屬下的均輸便負責將各郡國的特產分類,能在長安賣高價的多送來些,賣不起價錢的就地變賣。

  任弘與田延年打過兩次交道后明白了,這田延年雖然隔三差五罵一罵前任的桑弘羊,可他骨子里,也是賢良文學們討厭的“功利之臣”,極重利益。

  大司農對推廣農作物是駕輕就熟的,漢武初年,董仲舒首倡在關中大肆種宿麥,以解青黃不接之困,最后由大司農經手,實現了冬小麥在關中的普及。

  而漢武末年,將張騫從異域帶來的苜蓿、葡萄種在離宮別觀旁,但和至今仍是長安稀缺植物不同,大司農十分看中苜蓿,用行政手段在官府所屬的園囿種植,使其遍布長安、河西,讓大漢的軍馬有了優良的飼料。

  如今要在南海郡種植棉花,光靠個人去買地種植是效果甚微的,仍得借助大司農的力量,萬幸珠崖棉布在長安竟是有利可圖的奢侈品,這讓任弘的提議天然少了些阻礙。

  他此刻指著兩份棉布,力勸田延年道:“大司農,官吏貪珠崖郡珍賂,因交趾刺史部難以管控,不管如何更換官吏,都會侵侮蠻夷,故彼輩數歲一反。”

  “與其貪棉布之利而惹得邊境不寧,倒不如在南海郡種棉。南海郡氣候與珠崖郡頗似,且缺少絲麻,桑樹難活,蠶桑之事遠不如中原。”

  “南海郡雖然炎熱,但當地士民亦需衣物蔽體,大司農派人去推廣種桑,常收效不多。各地需因俗而治,不若改種棉樹。南海戶口眾多,女子又善紡織,定能讓長安所獲棉布增加十倍!如此邊境安寧而均輸少府利益增多,不出十年,棉布定能衣被嶺南,暢銷中原!”

  “另有一類棉種,可在西域與河西種植,亦可使當地官吏推廣。”

  這年頭的印度棉別說種到中原,連過嶺南都難,所以非洲草棉也要在大西北種植開來,由官府牽頭推廣,南北兩開花之下,讓白白的棉花綻放西北和嶺南,在兩代人內實現棉布從奢侈品到消費品的轉變,才有實現的可能。

  田延年一笑:“西安侯真是妙人,有政績也不忘帶上大司農,老朽都想將你要到大司農來了,先是那曲轅犁,如今又是這棉……”

  正說話間,二人卻被打斷了,一道閃電劃過陰沉沉的天空,旋即是巨大的驚雷響徹長安!

  驚得大司農官署的狗狂吠不止,眾人中膽子小的捂著胸口癱坐在地,只有任弘和田延年小心翼翼地看著外頭的天空。

  天陰了許久,一串雷電竟接二連三,極不尋常,弄得人心惶惶,憂慮這些驚雷是否劈到了長安城里。

  “要出大事啊。”

  田延年這輩子應付該干過不少虧心事,似乎很怕這響個不停的雷是要劈自己,探頭探腦地望著那些如龍蛇般游走的閃電,對任弘道:

  “這種怪異的天象,那些喜歡講天人感應的儒生,恐怕又要抓住機會,說陰陽乖異,大做文章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