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27章 金戈鐵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為白銀萌人在梧桐下加更5/10)

  前曲前居,中曲並左以縱為圓之法,這就是每個漢軍中層將吏都必須學會的圓陣。

  這是兵法上說的,但哪怕不識字的孫百萬,追隨傅介子多年后,也知道一個道理:“圓利守!”

  所以當在野戰為敵所圍時,賴丹和孫百萬,幾乎同一時間招呼士卒們相互靠攏,結成圓陣外向。

  當士卒們肩并肩,所有人都面向外部時,能感受到集體的力量,不至于在面對敵人進攻時一下子崩潰。

  不說更近的李陵,元朔六年李廣率四千騎出右北平,遭遇了匈奴左賢王四萬人圍攻,就是靠圓陣才避免了全軍覆沒。

  雖然眼下雙方人數比例比那一戰更加懸殊,但龜茲人兵弱,匈奴騎才三四百,孫百萬心里,仍帶著一絲希望。

  他想活下來。

  長兵在外,短兵在后,孫百萬使的是八尺長戈,位于最外圍。

  銅戈放在春秋戰國乃是軍隊標配,可自有漢以來,鐵兵代替了銅兵,用銅戈的兵士已漸漸稀少。在選擇長柄兵器時,大伙更喜歡卜字戟亦或是長矛,唯獨孫百萬對銅戈情有獨鐘。

  盧九舌曾笑言,這是因為孫百萬在隴西老家時種過地,使戈跟揮舞農具差不多,這倒也不假。

  譬如此刻,有時候他把戈高舉,用力向下一啄,就像用鋤頭鋤地一樣,將一個龜茲人腦袋上開了個洞。

  有時則以戈橫掄,就像揮鐮刀割草,割斷了一個龜茲人的脖子,又劃破了另一人肚皮,讓他捂著腸子哀嚎不已。

  而遠處上下攢動的敵軍人頭,在孫百萬眼中,也變成了一顆顆瓜。

  “他們都是東陵瓜,又大又甜的東陵瓜,我割斷藤蔓即可。”

  這就是絕境之中,孫百萬還能面不改色,握緊戈作戰的咒語。

  但孫百萬能感覺到,在揮舞了幾次后,手里的戈越來越沉了。其余人也一樣,饑渴交加,步履艱難。

  而敵人太多了,乘著孫百萬與他人戰斗,有一龜茲兵乘機近身,揮舞著西域式樣的短劍砍在孫百萬身上。

  力道很大,鐵札甲上的鐵葉子都飛出去幾片,那龜茲人收劍還欲再刺,卻聽當的一聲,一面盾牌掩護了孫百萬,為他擋下一擊。

  卻是賴丹,他就在孫百萬身旁,雖然受了傷面色慘白,依然堅持作戰。

  孫百萬連忙一收手,反手一戈,讓這顆東陵瓜落到地上開了瓤。

  “校尉你退后,你若死了,誰來指揮?”

  賴丹話語里滿是絕望:“我害汝等陷入此絕境,百死不足贖罪,今日事休矣,吾等恐將葬身輪臺。”

  “晦氣話!”

  孫百萬氣得給了賴丹一肘子:“乃公可是給家里夸過口,要掙夠百萬錢,怎么能死!”

  這時候,龜茲人也學聰明了,發現猛攻難以奏效,便在一聲號令后紛紛后退,只圍繞在遠處跟隨,弓手邊走邊朝圓陣開弓。

  “舉盾!”

  漢軍中氣力大的人扛起寬大的盾牌“吳魁”,其余人則持朱紋漆革盾,抵擋敵人一輪輪齊射。

  似乎被孫百萬罵清醒了點,賴丹在竭力指揮,他們就維持著這圓陣,緩緩向南移動,像一只在無數海鷗圍攻下,爬向海岸的海龜。

  盾牌畢竟有限,不斷有箭矢從縫隙里落下,如同飛速砸落地面的冰雹,并非所有人都有鐵甲胄,有人被正中要害,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

  生與死,全憑運氣。

  在箭雨圍攻下,漢軍的陣型越來越難以維持,甚至連賴丹也挨了一箭,悶哼一聲后跪倒在地,手中的劍無力地落下。

  “校尉!”

  孫百萬連忙去攙扶他,一摸才發現,這一箭十分刁鉆,正中賴丹背頸,而且方向斜朝下,只怕已傷到了肺腑內臟,血液正不斷滲出來,甲胄里粘稠無比……

  “一將無能,三軍受累,我對不住汝等,對不住大漢。”

  賴丹嘴角咳著血,已身負重傷,但孫百萬還是將他攙了起來。

  “校尉你是挺蠢的,可只要我老孫還是你的親衛一天,便不能扔下不管。”

  他替賴丹大吼道:“諸君,千萬別亂,靠攏袍澤,繼續往前!只要進了胡桐林子,彼輩的箭矢就不那么疼了!”

  可他們的圓陣,已再難向前移動半步了。

  天色已經大亮,這個清晨出奇的晴朗,連能作為遮蔽的霧都沒。始終尾行于左右的三百匈奴騎兵,專門挑著龜茲人齊射,漢兵舉盾防御的當口開弓直射,還一個比一個瞄得準。

  一箭箭,洞穿了漢兵不著甲的小腿、手臂,每個人都傷痕累累,而那片胡楊林,卻依然那么遠。

  龜殼在無數只尖喙猛啄中,慢慢出現裂隙,鮮血滲透出來,它再也爬不動了。

  矢下如雨,漢兵死者過半,陣型雖然還沒崩潰,卻只能越聚越小,最后只能所有人蹲在一個小丘下,盾牌外向,擋住從各個方向射來的箭。

  不一會,所有盾牌上都扎滿了箭,遠遠望去,像極了一只蜷縮起來的豪豬。

  “差不多了。”

  就這樣持續施射了大半刻,直到箭囊里的箭矢已盡,匈奴的百騎長才讓眾人停了手。

  他抽出了刀,催促兩三千龜茲人圍攏過去,取走漢人的性命。

  龜茲人手持兵刃,小心翼翼靠近過去,漢軍沒有任何動靜,似乎那盾牌后所有人都已戰死。

  直到他們靠近到十步內時,那些扎滿箭矢的盾牌,卻轟然挪開,最后三四十名傷痕累累的漢兵,手持殘缺的兵器,怒吼著朝他們沖殺過來!

  帶頭的是一個手持長戈的大漢,用一口的隴西腔咆哮道:

  “一個胡虜腦袋賞五萬,管他是北虜還是龜茲胡,我今日哪怕要死,死前也要砍足二十顆,掙夠百萬錢!”

  漢軍在與匈奴和龜茲人殊死一搏,而遠處高崗上,龜茲的指揮官卻早已心神大亂。

  面對忽如其來的噩耗,姑翼直接跌下了馬,面如土色。

  “龜茲城……沒了?”

  遲來的信使結結巴巴地訴說著發生的事,從烏孫進攻它乾,到消息傳至龜茲,龜茲王絳賓派了幾人想來輪臺報信求援,剛出城,卻遭遇了烏孫的前鋒斥候。

  除他以外,所有人都被射殺,馬也死了,此人鉆入林子才逃過一劫,等到天黑后才敢出來,卻遠遠望見龜茲城燃起了幾股濃煙,城內哭聲震天,想來是被攻破了。

  于是信使一路步行,跌跌撞撞到達下一座龜茲人的城邑,才弄到馬匹趕來報信。

  “不想路上又遇烏孫斥候,挨了一箭。”他咧著嘴捂著傷口,姑翼卻已經聽呆了。

  他料想漢軍最快的援軍,也得到月余后才從玉門抵達渠犁,不曾想,敵人竟會從西邊來。

  盡管醍醐阿達和姑翼做過烏孫加入戰局的推想,但沒想到會這么快。

  “是從龜茲城逃走的烏孫公主、王子,還有那個漢使,任弘!”

  醍醐阿達知道,自己的致命失誤在哪了。

  “他們竟未逃到南道,而是回烏孫搬了救兵,烏孫肥王亦不顧邊境上的右賢王部,死心塌地要倒向漢軍了?”

  “還是說,烏孫還沒到與匈奴直接開戰的程度,這只是對龜茲的報復?”

  漢使究竟是如何說動烏孫的,二人不得而知,但哪怕烏孫出動數千騎,也不至于這么快就拿下龜茲城啊。

  但事實擺在眼前,不論如何,龜茲遭到烏孫攻擊是真,輪臺城外的戰斗尚未結束,姑翼已經六神不安,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形勢已變。”

  醍醐阿達卻已經想好了打算:“左力輔君,吾等要速速殺光那些頑抗的漢兵,而后退守烏壘城,為正在圍攻鐵門的右谷蠡王部,擋住烏孫人!”

  這一戰最關鍵的地方不是輪臺,而在于鐵門。

  那該死的任侍郎,可恨的鐵門關,堵死了匈奴進入西域的大道,如鯁在喉。只要拔除此關,匈奴右部大軍便可順暢南下,趕在漢軍抵達前控制北道。

  “但龜茲城,龜茲王……”姑翼仍在遲疑,考慮回援是否有勝算。

  醍醐阿達哈哈大笑:“你放心,只要右谷蠡王和日逐王能毀掉鐵門,會師一處后,調轉馬頭西向,便足以將烏孫人趕出龜茲。到時候,只要你蓄起頭發,你就是新的龜茲王!”

  姑翼默然了,事到如今,也只能聽匈奴主子之命。

  二人目光看向南方,戰斗正接近尾聲,漢軍的圓陣破了,似乎正在殊死一搏,與龜茲人白刃混戰在一起。

  姑翼正要下令所有人一擁而上,速速結束這場戰斗。

  醍醐阿達卻回過頭,望向在早霞映照下的西方,皺起眉來。

  他好像聽到了什么聲音。

  它們來自西邊,讓地表微微震顫,讓坐騎隱隱不安。

  醍醐阿達立刻跳下馬,趴在地上附耳聽了一會后,勃然色變。

  那是蹄聲陣陣。

  那是千軍萬馬!

  站起身時,醍醐阿達已能見到遠處的來客。

  打頭的是十余騎匈奴斥候,他們正拼命加速,躲避追趕,對方來得太快太急,竟連回報都來不及。

  而其身后,塵土在瘋狂沸騰,揮蹄撼動大地的是清一色的烏孫馬,肌肉矯健,鬃毛飛2舞。

  天馬徠,從西極!

  千馬奔騰,輕騎催動,而當先的是一位烏孫女子,皮甲勁裝,頭戴尖帽,手擎角弓。

  劉瑤光勒住了奔走一天一夜后,累得口吐白沫的坐騎,雙眸望向遠處正再重圍中鏖戰的漢兵,憤怒而焦慮。

  “他們在以寡敵眾。”

  “現在反過來了。”

  緊隨其后的是位騎紅馬的漢人使者,他手持旌節,望向遠處正在殊死鏖戰的同伴。

  “我來了。”

  任弘將旌節重重插到地上,反手抽出了卌煉環刀,高高舉過頭頂,無數騎烏孫人則嚎叫著從他身側騰躍向前。

  “汝等絕非孤軍奮戰!”

  被姑翼從各個城邑湊到一起的龜茲兵人數雖眾,但本就沒什么秩序,在追堵漢軍將士的過程中,更是東一波西一隊。

  于是,當兩千烏孫人忽然加入戰場,戰局徹底被扭轉了。

  烏孫西極馬耐力不如蒙古馬,但沖刺力道有過之而無不及,伴隨著悠長的號角聲,烏孫人跨下龍駿行動如風,快如閃電,沖向猝不及防的龜茲人。

  盡管姑翼努力挽救,但龜茲人并沒有聽從他的命令,成建制地列陣防守,而是開始雜亂無章地奔逃。

  不能怪他們,畢竟放眼蔥嶺以東,步卒能在騎兵面前維持陣型不動的,只有漢軍一家。

  紛亂中,龜茲人相互撞到一起,一回頭,烏孫騎兵已至跟前,他們甚至能看到烏孫騎手馬轡上拴著的血淋淋頭皮。

  龜茲人只能將瞳孔漸漸放大,在絕望下拼命大喊!

  沖撞聲和凄厲的慘叫聲同時響起,人命在馬蹄下面,賤如螻蟻,千馬踏過,摧枯拉朽。

  龜茲人如同被鐵釘砸裂的冰塊,崩碎四散而開。

  “龜茲完了,撤!得速速將此事告知渠犁的右谷蠡王!”

  匈奴人在醍醐阿達帶領下撤離戰場,只恨恨地地回頭,這場戰斗已經變成了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第一波沖刺后,失去速度的烏孫騎兵依然殺傷力十足,他們大多是好弓手,每個武士上戰場時都會攜帶滿滿兩袋箭囊,射擊速度能達十個呼吸三到四支。

  劉瑤光一馬當先,開弓搭箭,矢如流星,方才僥幸沒葬身馬蹄的龜茲人紛紛倒地。

  烏孫人的矛有短有長,刺殺和投擲兩用,在疾馳的馬上擲出時殺傷距離可以達到二十步。近戰武器除了劍和匕首外,還有戰斧。

  馬上戰士的每一次揮動,都伴隨著龜茲人的慘叫和鮮血飛濺,烏孫人如同一股洪流,將龜茲人松散的土壩沖毀,淹沒。

  任弘也身處于這洪流當中,他的目標不在于殺敵,而是心系遠處的袍澤。

  烏孫騎兵在到處追殺龜茲人,耳畔滿是廝殺和吼叫,反倒是先前還在拼死鏖戰的漢軍將士,此刻卻寂寥了下來。他們橫七豎八躺著的地方,成了戰場上最安靜的一角。

  沖刺到邊上,任弘翻身下馬,撲向他們。

  這兒一片狼藉,許多人戰死了,但也有不少人無力地躺在地上,發出微微呻吟。

  任弘讓身后的烏孫人將他們扶起,撕下帛布包扎傷口,目光掃過一張張臉,雖然很多人叫不出名來,但都十分熟悉。

  他也在輪臺待了三個月,與眾人同吃同住,一起圍坐在篝火邊聊各自的家鄉,一起在冰天雪地里忍著酷寒用雪沐浴身體,叫得一個比一個慘。

  可眼下,他們卻倒在一灘灘漸漸凝固的血泊里,雙目瞪圓,有的人身中數十創,身旁還倒臥了幾個被拖了做墊背的龜茲人。

  任弘跋涉其中,不時被尸體和斷肢絆倒,跌跌撞撞,茫然四顧,只恨自己來得太晚。

  再往前,任弘甚至看到了賴丹已經冰冷的尸體,犯下大錯的使者校尉睜大青色眼珠,不知死前是否有過后悔。

  任弘嘆了口氣,合上了賴丹的眼睛,目光四處打量,終于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孫百萬頹然靠坐在土丘后,垂著頭,他平日里愛不釋手,總擦了又擦,告訴任弘他們哪里是援,哪里是胡的長戈,已在面前被砍斷成兩截。

  身上的鐵札甲則插滿了箭,如同蓋了一層羽被。

  “老孫!”

  韓敢當撲在孫百萬身前,竟哭出了聲。

  任弘也單膝跪地,撿起那柄殘戈,如果他去烏孫時能再快些,如果能早來一天、半天……

  就在這時,孫百萬卻忽然睜開了眼睛,咳了韓敢當一臉血沫子。

  “水。”

  任弘大喜,卻阻止道:“你肺腑受了傷,不能立刻喝水。”

  “屁的肺腑,是方才作戰時咬到了舌頭。”

  孫百萬嘴唇龜裂,喉嚨要冒火,搶過韓敢當腰間的水壺,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

  “舒坦。”

  愉悅地喘了口氣后,他才看向在樓蘭道上同甘共苦的袍澤兄弟。

  “任君,老韓。”

  孫百萬露出了笑,嘴里牙縫里滿是血絲。

  “我快餓死了。”

  “有馕么?”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