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01章 芝麻開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安頓了漢使之后,姑翼立刻飛馬出城,去往龜茲城東北十里外一片茂密的胡楊林。

  這林中竟有一大片氈帳,數百匹馬拴在胡楊木上,低頭嚼著草葉,而或站或坐的,盡是匈奴人!他們在磨礪鐵刃,或調試弓弦,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姑翼抵達最大的帳篷前,醍醐阿達已在此等候多時,他辮發尖梢上綁著一根人手骨做的飾品,正細心擦拭自己的匕首。

  “僮仆都尉。”

  姑翼拜倒在醍醐阿達面前,以額觸地道:“漢使已入城!”

  “很好。”

  醍醐阿達將匕首收起,一甩發辮站立起來,他臉上多了一道疤痕,那是以刀刻面發誓留下的痕跡。都是因為去年冬天,在鐵門遭受的奇恥大辱!

  奴役西域諸國的僮仆都尉,竟被一千漢軍打到家門口,還眼睜睜看著他們,在門外筑了一座關城?

  對匈奴而言,鐵門的通道太重要了,是日逐王進入西域南北的咽喉,如今咽喉被卡斷,便只能眼睜睜看著漢軍在北道屯田駐軍。

  如此持續幾年,匈奴將丟掉大半西域,每年獲取的賦稅金鐵盡失!

  所以,犯下如此大錯的醍醐阿達,罪當死!

  好在日逐王仍給了他將功贖過的機會,開春后,醍醐阿達帶著四百名最勇敢的匈奴戰士,從日逐王部的夏秋牧場,后世的巴音布魯克草原向南進發!

  在巴音布魯克草原和龜茲之間,隔著巍峨天山,飛鳥難越。但在山系溝壑之間,依然有一條不為人知的羊腸小道,這便是后世著名的“獨庫公路”。

  獨庫公路的風景冠絕新疆,雪山、峽谷、石峰,蜿蜒向上的盤山路,但放在古代,給人的印象只剩下艱難險阻。

  高山上的冰雪久久不化,刺骨寒風中,醍醐阿達帶著勇士們,牽著耐寒的馬兒艱難前行。他們翻越了讓人望而生畏的鐵力買提達坂,穿過由龐大紅色山體相夾形成的天山大峽谷,走了整整二十日,磨破了幾雙氈靴,才抵達龜茲北部的龍池。

  光是翻山越嶺,便有數十人為此付出了生命,減員達到十分之一。

  抵達龍池后,便進入了龜茲人的地盤,龜茲一直與匈奴若即若離,前年更坐視傅介子襲殺匈奴使。

  但賴天之福,近來事情出現了變化,一向自詡為西域城郭大邦的龜茲,遭到了大漢的輕慢。

  曾是龜茲人質,地位猶如龜茲王奴仆的賴丹,如今做了漢官。他不僅索取了龜茲東境的輪臺、烏壘,還出言不遜,這讓龜茲王十分憤怒。

  而失去了領地的左力輔君姑翼,開始為匈奴游說龜茲王:

  “賴丹本臣屬吾國,今佩漢印綬來,迫吾國而田,常恨龜茲,必為害。今日奪龜茲兩城,明日便會如對付樓蘭那樣,將龜茲肢解分割。”

  “龜茲北道大邦也,可與匈奴單于為昆弟,何苦做漢人奴婢?大王國中勝兵萬余,加上匈奴相助,對付賴丹麾下三百漢兵,重奪輪臺、烏壘,如同將手掌翻過來那樣簡單。”

  “之后再東進襲擊渠犁,與日逐王、焉耆、尉犁、危須及烏禪幕部、伊蠡王的上萬人馬夾擊,何愁鐵門不開?”

  就這樣,漢軍重新占據輪臺烏壘,準備與烏孫聯合,而匈奴與龜茲的合作,亦在龍池談妥。

  當中原的最后一位縱橫家主父偃,早已化作枯骨時,漢匈的使者們,卻仍在在西域合縱連橫。

  戰爭已經開始,在一方徹底被打趴下前,便沒有停止的可能。

  姑翼鼓動醍醐阿達道:“龜茲王說,一年前,漢使傅介子不經龜茲知曉,便乘夜襲殺日逐王的使者。”

  “而今日,便是復仇的良機!龜茲愿為僮仆都尉開門,襲殺漢使。”

  “不。”

  醍醐阿達卻不為別人做刀子,他笑道:“吾等只在一旁督戰,殺漢使,得由龜茲自己來動手!”

  姑翼是鐵了心站在匈奴一邊,龜茲王卻不一定。這老朽搖擺慣了,說不準在達到目的后,就再度反悔,將襲殺漢使,進攻輪臺的事全說成是匈奴所為。

  得逼他們從一開始,就沾上更多的血。

  醍醐阿達又問道:“還有那烏孫公主瑤光,龜茲欲如何處置?”

  姑翼早有計較:“龜茲王子絳賓心儀烏孫公主,如今公主來到龜茲,而去大漢的通道卻起了戰火,為了公主安全,何不留她多待些時日?”

  “待過上數月,她與龜茲王子相愛后,便遣使前往烏孫求親,僮仆都尉以為如何?”

  “烏孫會答應?”

  醍醐阿達深知,烏孫與匈奴為了天山以北的肥沃草原,近年來時常爆發沖突。加上昆彌翁歸靡愛解憂而不愛匈奴公主,對解憂言聽計從,這才會背匈奴而附漢。

  姑翼笑道:“漢公主解憂定會不從,但烏孫國,也不是她一人說了算。”

  烏孫國內形勢十分復雜,草原和民眾被劃分給不同貴族統治,烏孫昆彌并非一言九鼎。

  如今,烏孫實際上一分為二,除了昆彌翁歸靡控制赤谷城和夏都昭蘇牧場外。前代昆彌的太子泥靡在七河流域,在漢匈間持中立態度。昆彌的左夫人,匈奴公主與其子烏就屠,也有一定勢力,心向匈奴。

  當西域形勢對大漢有利時,解憂公主或許還能出些聲。

  而當形勢徹底偏向匈奴時,哪怕公主再心念故國,也孤掌難鳴啊。

  這姑翼和龜茲真是打了個好主意,借匈奴之手驅逐漢軍,又與鄰國烏孫聯姻,如此便能保住他們北道大邦的地位。

  僮仆都尉倒是有心索要瑤光公主、萬年王子,帶回日逐王庭為質,但龜茲定不會輕易放手,也只好作罷。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問道:“對了,那漢使如何稱呼?”

  “名為任弘,旁人稱之為任謁者。”

  “任弘,任謁者?”

  醍醐阿達摸著發辮,聽這漢名發音,和那個筑了鐵門,羞辱匈奴的“任侍郎”是同姓,怎這么巧!

  “莫非任弘和任侍郎是……兄弟?”

  算了算了,先抓來問問再說。

  于是醍醐阿達問道:“漢使如今在做何事?”

  姑翼笑道:“譯者告訴我,漢使剛到龜茲,就詢問城中可有妓女,還讓兵士去將一整條街的胡妓都包下,帶入館舍作樂。”

  “真是不知死期將至!”

  醍醐阿達哈哈大笑:“極好,漢人人數雖少,但甲胄精良,強攻恐怕要死傷許多人。就讓他們縱情女色,毫無防備。”

  “待日暮后,汝等借口龜茲王邀約入宮飲宴,將那漢使任弘從館舍里引誘出來,交給我,使其失去首領。再進攻館舍,將漢人一個不留,統統殺死!”

  醍醐阿達摸著臉上的疤:

  “這三十余名漢使吏士的人頭,便是龜茲與日逐王血盟的祭品!”

  與城北胡楊林里的密謀不同,安頓漢使的館舍里,卻是另一幅不同的場面。

  整條街上的胡妓,幾乎都被招來了。

  她們中,有龜茲窮人女子沒有生計,淪落而成的女妓,剪發披肩。也有主要由粟特人經營,專門接待往來商賈的舞姬,打扮得花枝招展。

  胡妓們平日里穿梭于酒肆中,為客人斟酒,唱歌跳舞,在客人少的時候,還要在家門口招攬顧客。

  當然,有時候也提供上門服務。

  眼下,十余女子在館舍院子里站得滿滿當當,都挺著胸抬著頭,等待面前年輕漢使挑選。

  和舍不得花錢的粟特商人不同,在胡妓眼里,來自大漢的使團吏士都出手闊綽,畢竟是盛產絲綢的國度,而絲綢,便是龜茲的貨幣。

  更別說,若是能被尊貴的漢使看中,伺候他舒服了,定能得到更多絲帛作為報酬。

  所以每個胡妓都在盡力展現自己,突出自己的優點,或豐腴的部分,或纖細的腰肢,或撫摸著修長的脖頸,對漢使含笑引誘。甚至有人當場提跳起了胡旋舞,一時間,百花競放,爭奇斗妍。

  而幾個龜茲侍者,則在低聲打賭,猜漢使會挑哪個。

  “我猜他會選那車師女,我試過,她真不錯。”

  “我猜是要那個月氏女,要價最高,沒幾人付得起。”

  任弘的目光,在眾女中移動,她們年齡從十三四到三四十,瞳色從黑色褐色到綠青藍,高矮胖瘦皆不同,整體質量還不錯,真是很難挑啊。

  幸好他已經知道,自己想要誰了。

  任弘的眼睛,最終定格在一個胖胖的胡妓身上,是這個人沒錯吧?

  卻見這胡妓,穿的倒是不錯,長裾連理帶,廣袖合歡襦,都是質地不錯的布料。

  但身材卻早就走了形,哪怕她盡力吸著,飽滿的肚子依然凸了出來。臉上更敷了厚厚的胡粉和胭脂,似是想用來掩蓋自己衰老的容顏,但如此一來,本就丑陋五官更加可怖,發色也怪怪的,應是假發。

  長成這樣還出來做妓?年輕貌美的胡姬們都十分鄙夷。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一般人看來,這白給都不要的丑胖胡妓,卻偏偏被漢使挑中了!

  “就你了!”

  漢使似是喝醉了,踉踉蹌蹌地上前,將那胡妓拽了出來,攬著她的粗腰,哈哈大笑著拉進屋子里,然后一腳踢上了門!

  看熱鬧的龜茲侍者目瞪口呆,院子里的胡妓也面面相覷,這漢使,莫非是有不同一般人的愛好?

  本以為,還可以招待剩下的吏士,卻沒想到,將她們找來的盧九舌,卻拍拍手,只提了一個要求。

  “別愣著,都跳起來!在院中且歌且舞!”

  眾女不情愿地跳起雜亂的舞,用不同語言唱起斷斷續續的歌,這些歌舞聲,掩蓋了漢使吏士在各自屋中的披甲之音。

  而那間緊閉的房門內,任弘也在目光炯炯地看著被拽進來的胖胡妓。

  當她取下假發,抹去臉上厚厚的胡粉后,你就會發現。

  這不是一普通的坦克,而是輛粟特坦克!

  一個匆匆刮去胡須,化妝成胡妓的粟特男人朝任弘下拜作揖。

  “拜見任君!”

  任弘卻沒答應,摸著背后的匕首,靠近后仔細看了看。乖乖,他發現,不同種族的人看對方,真的有臉盲癥,這人刮了濃須后,真就認不出來了!

  沒法子了,只有一件事能證明他的身份。

  “暗語。”任弘低聲道。

  “芝麻開門!”

  粟特人立刻應答。

  “史薩寶!”

  “任君!”

  暗號對上了,兩人都十分激動,如同接頭的地下黨,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手。

  “史薩寶!果真是你。”

  任弘在前來龜茲等待烏孫使團前,因為心中不安,便讓路過輪臺的粟特人替自己給在延城的史伯刀帶去問候。這只是一子閑棋,不想今日便用上了。

  龜茲城中是否有鬼,已經投靠大漢的粟特商賈,應該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他看著史伯刀光禿禿的下巴:“你的胡須……”

  史伯刀哈哈笑道:“無妨,都獻祭給烈火了。”

  話雖如此,但任弘知道,粟特人對胡須十分看重,史伯刀這樣做,真是下了血本啊。

  史伯刀也是太過情急,這才親自出馬,他顧不得細說,急促地對任弘道:

  “接到任君傳訊后,我便注意到了,龜茲城中有鬼!”

  “近日來,第二重城不再容許人出入,據我賄賂守衛得知,里面盡是兵卒,就等漢使到來。我的商隊中,昨日還有人看到有匈奴使者從北城門出入。”

  “大禍將至,任君,今夜萬萬不可入宮赴宴,否則一入中城,必為龜茲人所害。現在帶著吏士們沖出龜茲城,還來得及!”

  “不,恐怕來不及了。”

  任弘摸向腰間的刀,因為他聽到,外頭眾胡妓的歌舞聲。

  忽然停了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