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7章 男兒有淚不輕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任弘他們出塞時,能遠遠看到,宋萬的尸體孤零零趴在疏勒河南岸的沙地上,頭顱已被匈奴人斬走……

  趙漢兒告訴任弘,匈奴也算首功的,雖然只賜一壺酒,遠比不了漢兵斬胡虜首級的重利。

  不過光是敵人的首級,也足以夸功了,匈奴人和斯基泰人一樣,都有個惡習,那就是用死人頭骨制作酒器,當年大月氏王的頭骨就被挖空鍍了層金,成了歷代匈奴單于歃血為盟的必備禮器。

  又有一項規矩,戰爭中誰能將戰死的同伴尸體運回來,就可繼承死者的全部家財,所以哪怕匈奴人走得匆忙,不少人還是扛起同伴尸體放到馬背上,讓破虜燧的首功起碼少了一半……

  不過幾個人都商量好了,韓敢當只要那匈奴百騎長的,其余四人,趙胡兒和任弘各兩級,張千人、呂廣粟各一級。

  “我想分一級給老宋,若非他先陣亡在外,激起了眾人的怒意,吾等乍一見那么多胡騎,說不定已經棄燧而逃。”

  任弘如是說著,站到了宋萬的尸體面前,真是慘不忍睹,他背上中了一矛,傷口很深,應該就是那百騎長干的。

  “宋助吏,韓敢當已為你報仇了。”

  三人長吁短嘆一陣后,打算將宋萬的尸體翻過來,放到門板上運回去。

  但當他們挪開宋萬的手時,卻赫然發現,宋萬右手掌下面的地面上,竟有一個字!

  “漢”!

  天漢的漢,大漢的漢!

  這應該是宋萬彌留之際,用血在地上寫的。

  歪歪扭扭,如同小學生的笨拙字跡,越寫越沒力氣。

  這是宋萬認識不多的字,曾特地向任弘請教,在出來巡視天田前,還在習字簡上練了好多遍,不管怎么練還是丑。

  而這,是最后一遍,最后幾個筆劃,甚至都沒來得及寫完,老助吏便咽了氣……

  看到這字,一向不愛表露情緒的趙漢兒也動容了,他連忙仰起頭來看著布滿晚霞的天空,眼淚滑落面頰。

  任弘則跪在宋萬尸體面前,低頭趕走那些在他身上爬來爬去的黑螞蟻,有淚水從他臉上不斷滴落下去,弄濕了沙土。

  而韓敢當呢,這個猛男竟朝宋萬三稽首,毫不掩飾地嚎嚎大哭起來。

  “老宋啊,我先前還瞧不起你,覺得你膽小愚蠢,真后悔未能早點看出,你心中亦有壯士志也!”

  當趙漢兒和韓敢當扛著木板,將宋萬尸體往回運時,任弘則單膝跪在宋萬留下的唯一遺言前,一筆一劃,替宋萬將那個“漢”字寫完……

  寫完之后,抓起一把沙土,重重按在自己胸膛前!

  “到了明早,字跡就會被風沙掩蓋,留存的時間,甚至比不上天田里的腳印。”

  “但我任弘,也定要和你一樣,將這個字,永遠刻在心里!”

  任弘追上韓敢當二人,也將門板扛到肩頭,三人故意走得很慢,生怕一個手滑讓宋萬掉下來。

  而陸續抵達的亭卒、良家子、輕俠都站在長城垣上,原本還在談笑,看到這一幕,卻一下子變得肅穆起來,所有人都對戰死的人報以敬意。

  “還愣著干什么?快去幫忙!”

  卻胡亭長孟子房一聲令下,眾人連忙來搭把手,幫他們將宋萬接回塞內。

  了卻這事后,任弘卻還有要操心的事。

  “和老宋一起出去有五名燧卒。”

  “去東邊巡視天田兩人,到西邊伐茭三人,那三人已與援兵同歸來,尚有兩人未見,我身為亭長,得去尋找,不管他們是死是活。”

  “我隨你去!”

  但韓敢當和任弘才出去,就看到先前出塞迎擊胡騎的中部都尉騎兵們,正陸續歸來,他們只到疏勒河以北繞了一圈,卻一個胡人都沒逮到,此刻正鳴金收兵。

  韓敢當有些憤怒:“胡虜尚未走遠,都尉不打算追擊么?”

  任弘倒是理解:“天色就要黑了,或許是害怕胡人故意引誘吧。”

  以少數兵力犯塞,引誘漢軍追擊,再進行包圍,以多打少,這是匈奴人的老套路了。

  趙漢兒卻跟上來道:“疏勒河谷以北是北戈壁、西沙窩,皆是不毛之地,從北山草場過來的胡騎,頂多就一兩千,再多就要損耗嚴重了,匈奴人不太可能埋伏大軍。”

  “是這樣?”

  任弘心中一動,而這時候,一名騎吏也縱馬沿著長城一路狂奔,向亭卒、良家子們傳達中部都尉的命令:

  “胡虜已被擊退,二三子歸去罷!各烽燧謹慎候望即可,不可貿然出塞!”

  到了晚上,那兩個和宋萬一同殞命,連名字都沒留下的倒霉燧卒尸體還是被找到了,同樣失了頭顱。

  呂廣粟和張千人受了傷,雖然命都保住了,但一個走路變得一瘸一拐,另一個左手再也提不了重物,都做不成燧卒了,好在他們各分到一級斬首,拿著五萬錢回家,也足夠買許多田宅。

  任弘、韓敢當、趙漢兒三人則是一人十萬錢,任弘本來想自掏腰包,分五萬給宋萬的家人。但其他四人死活不讓,最后四人一人拿出一萬錢,湊到一起送去宋萬家中,當做老宋葬禮的致哀錢。

  至于所增秩祿,能否升遷官職,按照官府流程,得十月份上計之后才能定下來,但趙漢兒已在任弘舉薦下,提前當上了助吏。

  因為破虜燧損失慘重,步廣候官又給他們補了幾個人,據說那幾個服役的最初死活不肯來,因為大家都在傳:破虜燧風水不好,來的人會遭血光之災,所以才老是死人……

  可一旦來了,卻都成了“真香”,因為破虜燧的伙食極好,又因斬首極多,得了厚賞,幾乎每頓飯都有肉,任燧長更是親自下廚,韓敢當則繪聲繪色地講那口鐵鍋騙死一名匈奴射雕者的故事。

  燧里好不容易補全了人,做的還是那些枯燥日常工作,此外還修補了烽燧。

  破虜燧上那一支支插著的箭被拔了下來,任弘一數,好家伙,足有數百!

  而從八月十五到九月初一,整整半個月時間,長城的烽煙,就再沒有停歇的時候。

  最先受到攻擊的,是任弘所在的步廣候官破虜燧,旋即西邊的破胡候官、平望候官,東邊的吞胡候官、萬歲候官,甚至連守衛敦煌東部數縣的宜禾都尉,也頻頻燃起積薪。

  匈奴人好似在邊塞旅游,從西邊游到東邊,利用全是騎兵,機動靈活的優勢,不時出沒嚇你一跳,樂此不疲。

  因為中部都尉讓屯戍部隊靠近長城駐扎,協助烽燧守備,支援很快,匈奴人沒有再進攻亭燧,但韓敢當每日看著總有胡騎在塞外耀武揚威,別提多氣了,嚷嚷道:

  “敦煌長城沿邊三個都尉,騎兵加起來也有兩千吧,出去跟匈奴人拼了啊!光縮在烽燧里算什么事,是怕吾等打不過么?”

  韓敢當對之前錯看了宋萬很過意不去,心心念念想著要為其報仇,甚至要去北山的匈奴部落里,將宋萬的頭顱找回來,讓他尸首同穴。

  任弘則每日記錄著匈奴人出沒的時間,細細詢問趙漢兒匈奴人在北山的帳落多寡,游牧習性,若有所思。

  等到九月初一那天,他再次去步廣障參加秋射時,射了個十二發九中的成績后,便又請陳彭祖引他去見中部都尉……

  “別急啊,你前后兩次立功的增秩,十月上計后便能得到,官府定功總是有流程的,不會因你一人而破壞規矩。”

  陳彭祖以為任弘是為賞賜的事而來,壓低聲音對他道:“而且這次你是實打實的軍功,舉郡皆知。就算郡功曹還想壓你,也找不到理由了。”

  “任弘,你這次定能突破禁錮,秩祿超過百石,升官也是一定的,說不定就與我和蘇延年平起平坐了!”

  基層小吏是苦的,若沒有上位者提攜關注,哪怕立了大功,也難以一步登天,算算時間,任弘唯一的靠山傅介子眼下才回到長安不久,這次邊塞的小沖突,估計還傳不到他耳朵中……

  “我來此非為購賞秩祿,而是為了大漢邊塞的安危!”

  任弘道:“近日匈奴頻繁滋擾邊塞,卻都淺嘗輒止,攻又不攻,退又不退,極不尋常,我想要求見中部都尉,稟明情形!”

  陳彭祖搖頭:“此事確實不同尋常,人盡皆知,你要稟明什么?”

  任弘目光炯炯:“我以為,這是胡虜聲西擊東之策!故意滋擾敦煌,可實際上,卻想另攻他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