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5章 騎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燧長,你在做什么啊燧長!”

  當烽燧下層被大火包圍,濃煙不斷上升時,破虜燧的眾人卻驚訝地看到,任弘脫了甲,將自己那件價值好幾百錢的布袍撕成了五等分,往存放飲水的水桶里一浸,分給眾人,示范道:

  “捂好口鼻,興許能多撐一會。”

  烽燧上面就兩個水桶,用來救火完全是杯水車薪。

  烽燧一共三層,底層門洞已被熊熊燃燒的薪柴堵住,匈奴人還不斷往里面添料——都是燧卒平日里辛辛苦苦收集來作為積薪的干燥枝葉,誰想竟被胡人當成了致命的武器。而且匈奴人放火燒燧,就是為了逼他們出去,幾十個人都張了弓在外等著呢。

  火焰已順著樓梯,快要竄到二層了,濃煙也已充斥其中,雖然頂層也有煙和熱氣不斷往上冒,可好歹是無頂的開闊空間,塞外的匈奴人怕傷了里面的族人,已經停止放矢,那兒自然成了五人最后的避難所。

  五人靠在女墻上,一開始有些緘默,因為任弘讓眾人好好捂著濕布少說話,免得吸入太多煙塵,但韓敢當憋不住啊,嘟囔道:

  “汝等見過倉庫里熏鼠洞么?在外點了火,將煙往鼠穴里灌,碩鼠受不了便一只只往外跑,手里拿著木板,一拍一個準!胡虜就想這樣對付吾等啊,出去被射死,憋著被熏死,我寧可選前者,要不還是沖出去罷。”

  “我不想死。”

  這時候張千人已醒了,肩膀傷口疼得難受,他似乎又恢復了早先的怯懦,哭哭唧唧地說道:“我還沒成婚,還想做狡士,要做河西最好的養狗之吏。”

  任弘頷首:“你說過。”

  張千人流淚道:“我當時騙了你,燧長,其實我朝思暮想,都是能回到長安,重新做回祖父曾任職的狗監,給天子養狗……”

  他在那說著,韓敢當卻嗅了嗅鼻子:“這煙里怎么有股肉香味?”

  趙胡兒湊到邊上往下一瞧,罵道:

  “匈奴人取了廚房里剩下那只羊腿,還有……張千人的狗也被開膛破肚剝了皮,正在下面烤著呢。”

  匈奴人也是會玩,上面煙熏活人,下面卻開起了燒烤趴,紅柳木串著張千人的大黑,湊到火里烤炙,熱油滋滋作響。

  “胡虜還是人么?”

  張千人大怒,掙扎著起身:

  “我和他們拼了!”

  但隨即就疼得坐回了原地,又開始了祥林嫂模式,哭泣道:“我悔啊,沒早早給大黑配種,讓它絕了后!”

  “我悔的是,去年回絕了鄰家的說媒,未能成婚,沒給自己留下個種。”或許是受到張千人感染,呂廣粟也開始嘟囔了:

  “我曾夸口說,要給家里掙足夠多的錢,買足夠大的地,蓋寬寬的宅院,將倉稟里堆滿各式糧食,每頓換著花樣吃……眼下只能等戰死后,讓家里多出幾萬安葬錢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開始留遺言了,任弘也取下濕布,咳嗽著道:“老韓又有何未做之事?”

  “我?”韓敢當熱得要命,但還是沒脫下鐵甲鐵盔,他還存了一會出去拼命的打算。

  他撓了撓臉,喃喃道:“我就想再吃一頓那胡羊燜餅。”

  趙胡兒瞪了他一眼:“你就這點出息?”

  “自然不止。”

  韓敢當受不得激:“我說了,汝等可不要笑。”

  他抬頭看向被濃煙包圍的天空:“我當年受募入伍,是存了像孝武皇帝的將軍們一樣,立功封侯的心思!”

  旋即罵道:“豈料稀里糊涂卷入巫蠱事,成了叛軍,發配敦煌吃沙子,因為在外服役,恰逢匈奴入塞,連妻、女也沒護住,讓她們被胡虜所殺,我還封個鳥侯!”

  沒人笑,反倒是趙胡兒接著他的話,也開始了自己的“遺言”。

  “母親告訴我,塞內有許多有趣的事,我只后悔這十來年都只呆在破虜燧,沒有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

  “還有。”

  他看向眾人,忽然誠摯地說道:

  “我只想死前,不再被叫做‘胡兒’!”

  “我想做漢兒!”

  多年前從匈奴逃入塞內,騎在長城上,看向兩側截然不同的世界時,他便已經做出了抉擇。

  再加上任弘那天給他講的休屠王子金日磾的故事,趙胡兒是記在心里了。

  任弘道:“你今日殺傷胡虜近十人,若沒有你的射術,吾等決計撐不到現在,你是最盡忠職守的漢兵,是堂堂正正的‘趙漢兒’!”

  平日跟趙胡兒最不對付的韓敢當也重重拍著他的肩膀道:

  “趙胡兒,往后誰再叫你趙胡兒,我的巴掌便往其臉上招呼!”

  又看向眾人,動容道:

  “經此一役,汝等,都是我老韓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燧長你呢?有何未了之事?”呂廣粟如此問道。

  眾人都看向任弘。

  “我?”

  任弘平日里心思藏得深,可今天,就像他那脫去的甲,撕裂的外袍般,真實的自己顯露了出來。

  他笑道:

  “我和趙漢兒一樣,想去別處看看,尤其是西域,聽說西域胡婦俊俏,蔥嶺以西的風土人情與中原截然不同。”

  “我也和老韓想的一樣,欲封萬戶侯!如博望侯張騫那樣,大丈夫當穿行異域,萬里黃沙以取功名,也由此洗刷祖父的污名。”

  “我和呂廣粟一般,想買下大片的田土,種大蒜,種胡麻、胡椒、安息芹,讓西域的作物,由此大行于世!”

  “我也和張千人一樣,想回長安,去到這天下的中心去!想讓這赫赫大漢,變得更好!”

  這些,就是任弘小小的夢想了。

  可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他們被困于烽燧之上,危在旦夕,任弘有些泄氣,甚至會安慰自己:也許死了,就能回到之前的世界里罷?

  但聊了一會未竟的夢想后,他卻再度變得心潮澎湃起來,走到烽燧邊緣,匈奴人依然在下面邊烤肉邊叫罵。

  “這烽燧不高,待會撐不住了,吾等就跳下去吧。”

  也就三層樓,摔不死,頂多斷條腿。

  “被匈奴人殺死,也好過變成烤羊熏狗啊……”

  趙胡兒卻站了起來,捂住受傷的左耳,只剩下右耳:“聽!”

  任弘他們面面相覷,但也隱約聽到了聲音。

  “嗚……嗚……嗚……”

  是胡人的號角聲!

  長城之上站立的胡人,一直在盡職地眺望南方,而現在,他們似乎看到了什么,將牛角號湊在嘴邊,吹響了低沉的號音……

  一聲,兩聲,三聲!

  塞外,等待手下攻陷破虜燧的皋牙胥聽到后,滿臉陰沉。

  大口吃狗肉的匈奴百騎長停下了嘴,凝神細聽,然后罵罵咧咧,讓眾胡人不要再添柴了,速速從破虜燧通向塞外的塢門處撤離。

  趙胡兒也聽得真切,頓時大喜道:“匈奴之俗,吹角為訊,一聲是同伴,兩聲是獵物,三聲,是敵人!援兵,是援兵到了!”

  濃煙迷了任弘的眼,又疼又癢還流了淚,但任弘一次次揉去那些淚花,努力睜眼向南方望去。

  他望見了,一群群漢卒,正從各處亭燧奔赴而來,持弩帶刀,人數雖然不多,但腳步堅定而有力。

  他們來自四面八方,如同涓涓細流匯成大河,要來撲滅破虜燧的熊熊烈火!

  而更遠的地方,更是煙塵滾滾,那是中部都尉府的騎兵在馳騁前進!

  破虜燧的壯士們,沒有白白戰斗,沒有白白等待等待,他們的努力,沒有被辜負!

  燧上的五人歡喜地抱在一起,這下有救了。

  “那個揚言殺了老宋的胡將要逃!”

  韓敢當卻想到了什么,趴在烽燧邊緣一看,那位匈奴百騎長真的很盡職,讓手下先將受傷的人扶起去到塞外,他則殿后。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這才扛起一具族人的尸體,恨恨地看了烽燧一眼,打算離開此地。

  “他殺了老宋,不能讓他逃了!”

  任弘與趙胡兒想要射箭射弩,但塞外再次一陣箭雨射來,讓他們抬不起頭,這是百騎長先行出去的族人在掩護他。

  張千人勸道:“眼下沒路出去追,算了罷。”

  “誰說沒路?”

  韓敢當憋了許久,此刻怒發沖冠,而任弘從他眼睛里,看到了瘋狂!

  “燧長,老韓我先出去了!”

  言罷,韓敢當竟站起身來,無視一根根箭矢射在他鐵盔鐵甲上,往前一個猛沖,一腳踩在烽燧女墻上,整個人騰飛而出!

  匈奴百騎長烏蘭聽到一聲怒吼聲從頭頂傳來,抬起頭時,竟看到一個大漢從四丈高的烽燧頂上一躍而下,朝他撲來!

  等烏蘭扔下族人尸體想躲開時,已經來不及了。

  韓敢當連人帶甲,足足有一百八十斤的身軀,正好騎到百騎長滿是驚愕的臉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