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41章 披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兩根煙柱從破虜燧緩緩升起,這是韓敢當和呂廣粟點燃了塢外堆積的積薪,而趙胡兒則在上頭舉烽。

  “望見虜欲入塞,一千人以上”的訊號會傳到西邊的凌胡燧,也傳給與長城南方十漢里外的一排亭障,再由他們依次傳遞,向四十里外的都尉府屯戍大軍告急。

  視覺是最快的傳訊方式,不消半刻,四十漢里外的都尉府和步廣候官、就能接到報訊,做出應對……

  任弘這時候已下了烽燧,手扶著木梯時,隱隱能感覺到震顫,不知是自己緊張的幻覺,還是那兩千匈奴騎的奔騰真的能讓他們的烽燧瑟瑟發抖。

  但耳邊隱約傳來的馬蹄聲,卻是作不得假的。

  “張千人!”

  任弘喊了呆呆站在墻邊,有些不知所措的養狗達人。

  “隨我去取甲兵!”

  早在一百年前,晁錯就總結過:“堅甲利刃,長短相雜,游弩往來,什伍俱前,則匈奴之兵弗能當也;材官騶發,矢道同的,則匈奴之革笥木薦弗能支也;下馬地斗,劍戟相接,去就相薄,則匈奴之足弗能給也。此中國之長技也。”

  堅甲利刃,是漢朝對匈奴的巨大優勢,哪怕一個小烽燧,擁有的甲兵數量質量,也足以讓一位匈奴的千夫長艷羨不已。

  任弘剛來破虜燧時,就檢查過存放甲兵的小倉庫,每個亭燧都有記錄兵器情況的帳簿,破虜燧除了六石具弩2把、四石具弩2把外,還有角弓三把,長戈長矛各4,長短戟各1,刀劍各5把,盾牌5面,此外還有藁桿鐵簇的弩矢箭矢600枚。

  出去巡邏、伐茭的宋萬等六人帶走了部分甲兵,任弘讓眾人將剩下的統統搬到烽燧里去——作最壞打算,若匈奴犯塞的話,烽燧可能就是他們最后的堡壘!

  “燧長,我為你披甲!”

  韓敢當這時候也進來了,抱起木架上放著的鐵札甲就要往任弘身上披。

  和秦代將士普遍著皮甲不同,漢代的甲胄制造有了質的飛躍,冶鐵的進步讓軍隊大量裝備鐵甲有了可能。這破虜燧中,就有分發了一副鐵札甲,兩頂鐵鞮瞀(dīmào),也就是頭盔,都是用鐵片與麻線編綴而成。

  札甲的鐵札葉近百片,且有點厚,所以十分笨重,遠不如高級軍官們使用的魚鱗襦鎧輕便,且只能防護胸與背部,一個人很難穿上,得袍澤幫忙才行。

  “你擅長近戰,這鐵札甲還是給你來用。”

  任弘往鐵甲里塞了些避免皮膚摩擦的麻絮,為韓敢當披上,這鐵甲太重了,重到對沒有披掛熟練的人來說,會影響速度和平衡。

  再說了,好鋼要用到刀刃上,他不認為自己在戰斗中起到的作用,能比韓敢當這個沙場老兵大。

  任弘自己則只用幘巾將頭上裹得嚴嚴實實,又戴了個鐵鞮瞀,這玩意雖然讓腦袋感覺沉沉的,卻能夠防住匈奴人的骨簇、石簇,甚至連鐵矢也會卡在鐵片縫隙里。

  身上披了件漆成黃褐色的齊膝革札甲,又往左右腕上戴了皮質射鞲(gōu)。

  而在挑選合手兵器時,韓敢當自然是順手的環首刀和鐵鉤鑲,身披鐵札甲的他儼然是個重步兵,左右手的兵器一敲,大吼著出門而去。

  其他人也紛紛將剩下的兵器、箭矢搬到烽燧上放好,任弘在為用什么武器犯了難:燧中五兵,他平日里也一一練習過,發現長矛最乘手,其次才是環刀。

  對第一次上戰場的人而言,矛的長度能給人帶來虛幻的安全感,任弘手已伸向了矛桿,但腦海中閃過的一句“自古槍兵幸運e”,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最后走出門時,腰帶上掛著環刀,背上有一面朱紋漆革盾,懷中抱著自己的六石具弩,身側懸著箭箙。

  這下裝備齊全了!

  任弘分不清是烽燧在抖,還是自己在抖,反正片刻功夫,長城之外,匈奴人的馬蹄聲,似乎又近了幾分!

  在路過廚房時,任弘猶豫了一下后,讓呂廣粟去將那口懸泉置送來的鐵鍋也拿上去。

  呂廣粟哭笑不得:任燧長啊,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念著鍋?”

  “好歹是鐵鑄的,待會御敵或許用得上。”

  任弘說著重新登上烽燧,這時候,長城外隆隆馬蹄已經停止,取而代之的是馬兒被勒住后,發出的陣陣嘶鳴,近得讓人害怕……

  果然,等任弘抵達頂部時,先上來的韓敢當,以及一直守在上頭的趙胡兒,都一言不發,定定望著外頭。

  任弘也緘默了,因為他看到,除了數百騎分散到長城沿線放哨、覓敵外,剩下的千余胡騎,已抵達疏勒河南岸,破虜燧正北面數里外。

  然后停了下來。

  胡人下馬的下馬,休息的休息,但目光卻都盯著破虜燧,更有數十騎靠近到射程外觀察他們,指指點點,為首是一位騎著白馬的匈奴酋首……

  這是匈奴人進攻的前兆啊。

  “不是吧……長城上百個烽燧,真就挑了吾等在的燧來攻?”

  張千人發出了哀嚎,匈奴人馬密密麻麻,望而生怖,他家境好,素來怕死,兩腿直打顫。呂廣粟擦著額頭流下的汗,手上的矛有些握不緊,韓敢當則在大口喘氣,努力吞咽唾沫。

  而任弘,只覺得嘴里有點干燥,環刀的柄上,何時多了那么多汗水?

  還是趙胡兒最鎮定,他瞇著眼觀察外頭情形,忽然指著遠處道:“匈奴人抓了個外出巡視的燧卒!”

  眾人一瞧,可不是么,數騎匈奴人正從破虜燧東面的長城回來,將馬背上一個身著紅色革札甲的漢卒重重扔到那白馬胡將面前!

  五人都盯著那個倒霉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張千人怔怔道:“東邊,那是宋助吏巡視的方向啊,他出門時,穿的是什么顏色的甲?”

  任弘手扶在烽燧墻面上,眼睛里,遠處那抹被按倒在匈奴胡將面前的紅色,格外刺目:

  “老宋,穿了他最愛的那套……漆紅革甲!”

  很不幸,被胡騎逮住的人正是宋萬。

  當匈奴犯塞時,他正帶著兩名新來的燧卒巡視天田,去到疏勒河邊熟悉地形,等望見廣漢燧烽煙連忙轉身逃,已經來不及了。

  在翻越長城時,兩名燧卒被射死在長垣上,而他則被活捉了回來。

  宋萬頭上的革胄已不翼而飛,花白的發髻下是一張驚恐的臉。

  他被扔到地上,抬起頭,看到了這群匈奴人的首領。

  這胡酋很年輕,頭部除了頭頂上留著一束頭發外,其余部分都剃光,戴著一頂以羽毛裝飾的鎏金銅冠,冠下是厚厚的眉毛,杏眼,目光炯炯有神,兩撇小胡子掛在圓臉上,騎的是白色烏孫西極馬,馬身上還裝點著小件的黃金佩飾。

  宋萬不知道,這個年輕的胡酋,姓呼衍氏,名為“皋牙胥”,是北山地區三十四口泉眼的主人,右犁汙王的王子。

  他同時也是敦煌奸商走私貨物的大買主……

  皋牙胥用匈奴語嘰嘰咕咕地說了一陣,旁邊一名顯然是漢人的侍從立刻為他翻譯,問宋萬:

  “王子很需要熟悉塞內情形的官吏,問你可愿降胡?”

  漢人譯者補充道:“王子還說,若愿提供塞內虛實,為王子勸這座烽燧里的人也投降,便許你一百頭牛羊!”

  宋萬不是一個鐵骨錚錚的硬漢,只是個因為不識字,在邊塞消磨多年,卻連燧長都沒當上,這輩子可以說一事無成的斗食小吏。

  他犯過糊涂,對年輕的任弘有些嫉妒,還被錢橐駝騙得團團轉,在奸闌案里,幾乎沒幫上什么忙。

  眼下,被匈奴人擒獲,宋萬害怕得不住顫抖,都不用匈奴人毆打逼迫,兩腿軟軟的就跪在胡酋馬前。

  當聽說降則免死時,他怔怔出神,眼睛里不知是喜還是懼,剛想要說話,卻想起了什么來,又將頭垂了下去。

  “我若降了,我的妻女兒孫就得淪為罪徒,我家墳頭,恐怕要被人掘了。反倒是我戰死了,有好幾萬安葬錢,兒子能被舉薦為吏……”

  他若低頭,那全家也要跟著一起遭殃,三代抬不起頭!

  他若抬頭,子孫都能昂首挺胸!

  想清楚后,當宋萬再度看向皋牙胥時,眼中恐懼仍在,卻多了另一種情緒。

  悲壯……

  不是英雄的,而是普通人的。

  宋萬搖了搖花白的頭:“老朽雖不識字,但知恥。”

  他努力控制還在微微打顫的雙腿,站了起來,想要在這個看不起自己的胡酋面前,挺直胸膛!

  “我是大漢的兵,是破虜燧的吏,不降胡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