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24章 白日登山望烽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破虜燧塢內,靠北墻的那間屋子最大,是大通鋪,燧卒晚上在此睡覺,鼾聲相聞,味道也臭烘烘的,翻身就能摸到對方的鳥。

  南墻則又分兩間,一間是伍佰、助吏二人的住所,一間是燧長的居所,雖然屋檐低矮,沒有窗戶,昏昏暗暗的,但任弘也算有單獨的屋子了,且有兩個炕,若是遇上有官吏來巡視,就要與燧長擠一塊。

  于是昨夜,陳彭祖便與任弘睡了一個屋。

  任弘是被跳蚤咬醒的,撩開下裳,看見大腿上滿是紅包,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些跳蚤莫不是在劉燧長死后,餓了許多天了?

  陳彭祖還在另一個炕上酣睡,任弘便輕輕起床,留下陳彭祖一個人喂跳蚤。

  今天是八月初一,已入仲秋,因為天剛蒙蒙亮,烽燧下的河谷里起了霧,若不穿袍子,便能感受到一陣寒冷。

  但除了昨夜執勤的尹游卿和趙胡兒在補覺外,破虜燧的眾人竟差不多都起了,任弘出門來時,看到助吏宋萬在劈柴火,錢橐駝在燒火造飯。

  而呂廣粟和張千人正從烽燧西邊回來。

  張千人依然去哪都帶著那條黑狗,它昨日吃了任弘一小塊肉脯后,見了他也不叫喚了,只湊近了嗅來嗅去。

  “任燧長起得早啊。”

  張千人朝他問好,他和呂廣粟正用扁擔挑著水桶,慢悠悠朝烽燧走來,偶有水濺出,在干燥的蜿蜒小道上留下點點印記。

  因為位置高,破虜燧沒法打井,每日所需的水,得去西邊兩里地外的黑海子打。這湖便是后世敦煌已經干涸的哈拉諾爾湖,如今卻仍碧波蕩漾,黨河與疏勒河水源源不斷匯入,岸邊多有蘆葦和胡楊林,阻擋著沙漠對敦煌的侵襲。

  所以破虜燧周邊環境還是不錯的,起碼比戈壁深處的孤獨烽燧要強,偶爾能射獵野物,或者在湖泊中打漁。

  呂廣粟將桶里的水倒進院子里的大水缸中,已經是累得滿頭大汗,看著這水來之不易,搞得任弘都不好意思用這水洗頭了,只隨便抹了把臉,含著漱了漱口。

  他旋即來到了烽燧下,烽燧同樣是黃土夯筑而成,土里夾雜著芨芨草和紅柳,用馬糞涂墻,還抹了一層白灰。這烽燧差不多四丈高,相當于后世的三層樓,同樣分為三層:

  最底層是灶膛,一共四個灶,都與烽臺中心相連,如此一來,整個烽燧就相當于一個大煙囪,白天見匈奴靠近,便可燃燒柴草或狼煙報警。

  沿著階梯登上第二層,這兒有簡陋的臥榻,鋪著羊皮,是守夜戍卒休息的地方,墻壁上也有小孔,用于觀察外面動靜,或架弩瞄準。

  等任弘爬上最頂層,才發現眼前豁然開朗。

  他能看到向左右兩側延伸的長城,如同蜿蜒長蛇,它爬過荒蕪的戈壁,阻擋流動的沙丘,在白花花的鹽堿灘邊駐足,避開碧波蕩漾的哈拉諾爾湖,又躍上陡峭的高臺——那是兩三公里開外的另一座烽燧。

  被長城保護在內的,是平坦空曠的原野,遠遠能看見敦煌綠洲,中部都尉屯戍區的農田阡陌相連,炊煙裊裊,里閭間雞犬相聞。

  而被長城攔在外面的,則是荒涼的戈壁和草原,一條長河從長城北面流淌而過,最后匯入哈拉諾爾湖。

  那是后世的疏勒河,它來自祁連雪山,在敦煌北部造就了一道狹長的河谷。河谷兩岸黃土溝壑縱橫,被狂風雕琢而成的怪異土丘沙梁夾雜其間,在靠近河床的地方,亦有漸漸發黃的胡楊林,還能看到不知是鹿還是羊的野獸在期間奔跑……

  任弘確定無疑,自己作為一個邊防戰士,正站在漢帝國的邊界之上,蒼涼的景色帶來了一種孤獨感。

  “燧長來了。”

  又有人沿著烽燧上來,卻是伍佰韓敢當,今天白天輪到他守燧。

  看到韓敢當,任弘就想起他昨夜說的話……

  “我巫蠱禍時在長安為正卒,恰逢衛太子起兵,上吏附從,吾等便稀里糊涂地成了叛軍,后來孝武皇帝下令,吏士非出于本心,而是被衛太子挾持逼迫的,皆徙至敦煌郡。”

  像這樣被流于敦煌的人,至少有兩三千人,韓敢當也不是任弘碰見的第一個了。

  任弘也沒說自己是任安的孫子,只言自家也是因巫蠱而受牽連,有了這層關系,韓敢當對他殷切了不少。

  “任燧長是第一次上烽燧么?”

  韓敢當熟練地介紹起來:“四壁的是覷賊孔,可以射箭和察覺敵情。”

  “在烽燧左右的則是視火筒,根據左右相鄰烽燧的位置所鑿,燧長可以來看看。”

  任弘蹲下身,將眼睛湊到銅制的視火筒前,果然固定正對著西邊三公里的“凌胡燧”和東邊兩公里外的“廣漢燧”。

  韓敢當是老行伍了,介紹道:“漢匈交戰數十載,胡人可不傻,早就摸透了漢軍的烽燧信號,故常會偽造烽煙,那浞野侯趙破奴,貳師將軍進攻匈奴時,就吃了大虧,以至于全軍覆沒。匈奴欲入塞時也常用這招,來到邊塞之下點燃火把或柴草堆,以偽造烽火或積薪,好聲東擊西。”

  “于是近十年來,烽燧便安了視火筒,以明確相鄰烽燧位置,如此一來,匈奴再放假的烽煙,因為位置不對,也騙不了吾等了。”

  “原來如此。”

  任弘聽完嘖嘖稱奇,原來這小小的物件里,竟包含了漢匈數十年來的邊塞博弈交鋒,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真是用盡了兩族的智謀。

  至于韓敢當接下來給他介紹的烽煙品約種類,簡直就是古代的摩爾斯密碼!

  韓敢當說,烽燧離一共有5種烽火品約:烽、表、煙、苣火、積薪,分別承擔了不同功能。

  烽是草編或木框架蒙覆布帛的籠狀物;表是布帛旗幟;煙是煙灶高囪升起來的煙柱;這三種在白天使用。

  苣火用于夜晚,舉燃葦束火把。

  積薪是烽燧外面,那堆積起來的一摞摞柴草垛,晝夜兼用,白天燃燒視其濃煙,夜晚則是熊熊大火。

  說話間,韓敢當抬頭看看太陽道:“日東中,該舉表了。”

  說著便讓任弘幫忙,舉起靠在烽燧壁上的那面赤色布旗,連續搖晃了許久。

  而通過視火孔,任弘看到相鄰烽燧也在舉表。

  “日東中時,日西中時,還有吃夕食的時候,舉表三次,以確認相鄰烽燧無恙,若是對面不回應,便要派人過去查看了。”

  烽燧絕不是孤軍奮戰,而是互為犄角,相互守望,任弘頷首,卻又問道:

  “若是風沙雨雪大霧怎么辦?”

  韓敢當攤手:“那就沒法子了,所以近十年來匈奴入寇犯邊,常挑天氣差的時候,吾等只能擊鼓報訊,但因為隔得遠,很難聽到。”

  接著他又與任弘說夜晚要舉的“苣火”,苣當然不是萵苣,而是用葦桿扎成一捆的火炬。

  “苣分大苣,小苣,四尺苣,任君巡視過柴房,里面有大苣三百,小苣九百,都是吾等平日里砍伐湖邊蘆葦所扎。”

  任弘頷首:“陳彭祖給過我步廣候官的《塞上烽火品約》,這一路上閑暇時便背下來了,你看我說的準不準。”

  他說著就背了起來:“夜聞虜及馬聲,或見虜在塞外十里者,晝舉一烽煙,夜舉一苣火,毋燃積薪。”

  “望見虜在塞外十里內,十人以上者,晝舉二烽煙,夜舉二苣火,燃一積薪。”

  “望見虜入塞,五百人以上者,晝舉二烽煙,夜舉二苣火,燃二積薪。”

  “虜攻亭障,五百人以上,一千人以下者,晝舉三烽煙,夜舉三苣火,燃一積薪。”

  “虜攻亭障,二千人以上者,晝舉三烽煙,夜舉三苣火,燃三積薪。”

  不同的組合預示著不同的敵情,更復雜的還有各候官規定的敵人從哪來,用不同長短品類的苣火,不同顏色的煙,要多復雜有多復雜。

  但這卻是每個燧長、助吏、伍佰,每燧三個官吏,必須熟練掌握的密碼。

  若是發錯了信號,懲罰是極其嚴重的。更可怕的是,如果所舉的烽火信號有誤,輕則增援不力,重則增援軍隊有全軍覆沒的危險,最終致使匈奴入塞,殺掠百姓。

  “全對,無一錯漏!”

  等任弘原原本本背完后,韓敢當越聽越驚訝:“燧長真是好記性,這些品約,我可是花了一年時間才能牢記。”

  任弘笑道:“記是一回事,用起來能否又準又快是另一回事,就比方說現在,若是胡虜忽然出現……”

  話音未落,烽燧二層卻傳來一聲示警。

  “塞外有胡騎出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