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22章 破虜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死了?”

  任弘一下子就清醒起來:“被何人所殺?”

  總不會是被他的氣運給克死的吧。

  陳彭祖依舊語焉不詳:“敦煌郡派令史來看過尸體,盤問了烽燧里的助吏、燧卒,但還是沒查明白,大概是遇到了胡虜,或是越境潛逃的亡人盜賊吧,反正死得挺慘,身上衣物刀弓全給扒走了。”

  “所以最后雖定了是‘賊殺’,但究竟是何人所為,尚未查清。”

  陳彭祖不以為然:“每年類似的案子,在沿邊烽燧沒有十起也有八起,要我說,那燧長死了倒也好,正為你騰了位子。”

  陳彭祖今天送了任弘來赴任就算完成任務,當然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可任弘不一樣啊,已是將這樁無頭無尾的殺人案放在心里了,畢竟他可不想步其后塵。

  于是任弘細細詢問了陳彭祖知道的情況,包括令史驗尸后的爰書內容,越聽,任弘越是覺得蹊蹺……

  而隨著他們靠近,已能將破虜燧看得清清楚楚:在一塊風蝕臺地上,高大的烽燧佇立于此,它由土坯夾紅柳、芨芨草筑成,上窄下寬,高達四丈,也就是八米多。上面隱隱能看到個人影,此時也發現了他們,正在大聲示警。

  烽燧東側有間小塢院,這是讓燧卒們居住的地方,等任弘他們上到臺地時,已有四人走出來,警惕地看著他們。

  領頭的是個頭戴赤幘,留著長須的中年小吏,身旁三人,皆披著甲,手持兵刃:有一高個大漢,一個駝背老叟,一個瘦小青年,而始終守在烽燧上的那人雖看不清容貌,卻手持硬弓,警覺地站在邊緣,若來的是不懷好意之人,恐怕隨時會挨一箭。

  “陳尉史別來無恙!”

  二人靠近后,領頭的中年小吏認出了陳彭祖,這才放松警惕,過來見禮。

  “這是破虜燧的助吏宋萬,是燧中老人了,去步廣候官辦事時與我認識。”

  陳彭祖漫不經心地介紹,又指著任弘道:“這位則是新來的燧長,任弘!”

  “新來的燧長?”

  破虜燧眾人目光都看向宋萬,任弘穿著燧長的制式細麻絳袍,現在更證實了身份,而宋萬原本笑著的臉色,頓時塌了下來,但還是勉強朝任弘拱手:“下吏見過燧長。”

  任弘看在眼里,心知肚明,還禮道:“任弘年輕,初來乍到,還望宋助吏多多指點。”

  他目光看向其他幾人:“這幾位又如何稱呼?”

  宋萬遂一個一個指著過去,首先是那駝背的老叟:

  “錢橐駝,敦煌縣人,年歲四十有九,燧中最為年長,平日里是負責造飯的養卒。”

  錢橐駝笑著見禮,一雙小眼睛打量任弘的打扮,最后停在了他身后的高頭大馬上。

  然后是瘦小青年:“燧卒尹游卿,敦煌縣人,二十有三,第一次服役,燧中最為年少,會縫補衣裳。”

  尹游卿大概是燧里地位最低的,有些唯唯諾諾。

  輪到高個大漢時,任弘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呂廣粟,效谷縣西鄉人,二十有五,善使五兵。”

  任弘停下腳步,笑道:“呂廣粟,汝兄呂多黍在懸泉置做事,還讓我捎帶一件冬衣過來。”

  這呂廣粟與呂多黍雖是兄弟,但卻一個高大一個矮小,唯一相似的,就是他們那扁扁的鼻子和凸起的額頭。

  “我聽這名熟悉,果然是懸泉置的任君!”

  呂廣粟剛才還抿著嘴,這會笑逐顏開:“上個月回家,家兄還與我提及任君,說多蒙你照拂,吃得好喝得好,連往日里寄來的信,也是任君幫寫的。”

  任弘道:“數日前還寫了一封,我聽說前任燧長不幸身亡,可有人幫你念信?”

  “在燧中負責養狗的張千人幫我念了。”呂廣粟說話間,宋萬臉色更差了。

  任弘明白了,這位宋助吏,大概是不識字的,所以才需他人代勞。難怪陳彭祖必須跟自己來,否則赴任文書都沒法交接驗證。

  他又抬起頭,指著燧上站崗那人道:“你呢?如何稱呼?”

  那守燧的漢子,長了一張圓餅臉,細細的眼睛,有點異族的容貌,頭發沒有扎髻,而是辮發,讓任弘有些警惕。

  駝背的錢橐駝倒是很殷勤,呼喚道:“趙胡兒,快下來拜見任燧長。”

  燧上的趙胡兒卻甕聲甕氣地說道:“老燧長說過,墻上必須留人看著。”

  錢橐駝呵斥他道:“趙老燧長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要聽新燧長的!”

  趙胡兒卻無動于衷,呂廣粟解釋道: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趙胡兒是胡父漢母,從匈奴逃出,被老燧長撿了回來,收養長大。后來老燧長死了,趙胡兒就一直留在破虜燧,算是燧中待得最長的人了,他善弓術,還會追蹤腳印……任君,我這就上去將他拽下來。”

  才一會功夫,呂廣粟就已經以任弘手下第一馬仔自居了。

  任弘卻制止了他:“趙胡兒說得對,墻頭是得隨時有人候望,我給二三子帶了些吃食酒水,待會夜食烤火再相見不遲。”

  眾人一聽有吃食酒水,皆大喜,唯獨宋萬默不作聲。

  陳彭祖這時候問道:“怎么就五個人?滿員應該九人才對。”

  “有二人外出巡視天田未歸,又有二人……”呂廣粟看了一眼宋萬:“去敦煌郡府辦事。”

  “是這樣。”任弘沒有細細盤問,他雖是新官上任,卻也不客氣,立刻就吩咐開了。

  “呂廣粟,錢橐駝,有勞汝等將我這匹馬兒,還有租的驢車趕到馬廄。”

  “尹游卿。”任弘又喊了那個青年:“你帶陳尉史去喝水歇息。”

  “宋助吏,帶我在燧中走走看看罷?”

  “諾。”宋萬在前帶路,將任弘、陳彭祖引入塢中。

  而牽著馬的錢橐駝則看著任弘的蘿卜,想伸手去摸摸卻差點被咬了一口,連忙縮回來,嘖嘖稱奇:“高頭大馬啊,起碼值一兩萬錢,這任弘能置辦好馬,又如此年輕就做了燧長,廣粟,他莫非是豪家子弟?”

  呂廣粟故意為任弘保持了神秘:“我只聽阿兄說過,這位任君,雖是官吏,卻極其愛惜置卒,尤其善于鼓搗吃食,你等著罷,吾等的好日子,恐怕要來了!”

  雖然也叫做塢,但破虜燧的塢,大概只有懸泉置五分之一大小,十米見方,相當于一個小四合院,它與烽燧連成一體,有堠樓即臺旁,以木板做了升降之階級,直通燧上。

  而塢內共有八間房,東墻兩間是廚房和糧倉,任弘進去看了一眼,糧倉里堆滿了糧食,宋萬說,每個月從步廣候官運一次糧,廚房里雖也有個灶,一個釜,一個甑,但比起懸泉置簡陋了許多。

  西墻兩間是積薪和放置甲兵的地方,薪火不但是平日里燒飯所需,也是烽燧示警所用,必須確保足量。藏甲兵的小屋子里,有十個人全套的皮甲,以及戈、矛、弩等兵器,雖然戍卒衣物自帶,但甲兵卻要由候官分發,任弘的甲便剛領來。

  這些甲兵每一樣都記在在一份《兵器集簿》上,這東西在每個燧,每個武庫都有,相比于東海郡武庫那種動輒兩百萬件的甲兵數,破虜燧不過數十件:弩4,弓3,戈4,矛4,戟2,劍5,刀5。此外還有弩矢400枚,箭200枚。

  武裝十個人,綽綽有余。

  任弘讓宋萬點了燈,一一翻看查驗詢問,確保一件不少,而看著任弘翻閱簡牘,宋萬眼中不由露出一絲艷羨。

  若非自己不識字,這燧長的位置肯定是板上釘釘,也輪不到這小孺子來做啊,這樣一來,給西候長的賄賂,全打水漂了,還不好去追究討要……

  這時候任弘合上簡牘,笑道:“甲兵都齊全著,但我有一事要問問宋助吏。”

  “燧長但問無妨。”宋萬回過神來。

  任弘的神情在燈下忽暗忽明:“是關于前任燧長的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