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6章 兵糧寸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當任弘步入堂中時,狼藉的杯盤已被撤下。

  東西兩席的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他。

  有徐奉德、夏丁卯、蘇延年的期許,有陳彭祖、奚充國的打量,有吳宗年的懷疑。

  還有正面主座上,傅介子的審視!

  迎著這些目光,任弘走到廳堂中央,一板一眼地朝傅介子作揖道:“懸泉置佐任弘,見過傅公,傅公讓任弘招待諸吏士,眼下眾人皆已飽食,正在傳舍小憩。”

  “聽到音了,尤其是孫十萬的呼嚕聲,這廝倒下便能睡著。”

  傅介子此言惹得使團眾人大笑,他又道:“非但招待吏士得當,這宴饗也安排得不錯,我聽說,不論是羊、雞、馕,這些新穎的吃法,都是你想出來的?”

  任弘看了一眼東席的上司和長輩,說道:

  “是我與徐嗇夫商議后,又由夏嗇夫親手所制,懸泉置的二三子,也賣了不少力。”

  夏丁卯連忙道:“老朽無他才干,全憑任弘指點。”

  “和下吏也沒關系。”

  緘默許久的徐奉德突然說話了,笑道:“敢告于傅公,全是任弘一人之策,這次接待,也是任弘在籌辦。”

  任弘有些驚訝,夏丁卯當然會盡全力協助自己,但他沒想到,徐奉德讓功這么徹底,心里記下了老嗇夫的好。

  吳宗年聞言道:“任弘,若真如徐嗇夫、夏嗇夫所言,我這些年經過的置所,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還從沒見過你這樣能干的佐吏。”

  “這只是下吏的本分事。”

  任弘斂手道:“過去懸泉置地處偏僻,食材短缺,未能招待好貴客,常被督郵斥責,下吏身為懸泉置的一員,受嗇夫之命,協助東廚,自然是在其位謀其政,想著加以改善了,于是便有了這些吃法。”

  吳宗年摸著胡須道:“使雞司夜,令貍執鼠,使犬守戶,皆用其能。不過你如此全能,倒是將三者的活都做了。這么干練的佐吏,為何還沒升官呢?敦煌的功曹和督郵失察啊,難怪你投筆出言,不愿再久事筆硯間。”

  整個過程里,傅介子沒有說太多話,只默默聽著,但任弘知道,他才是使團的主心骨,是影響自己仕途的人……

  任弘遂道:“傅公,這些菜肴雖然好吃,但都是小道,滿足一時口腹之欲,于國事沒有大的裨益,唯獨有一樣例外!”

  傅介子道:“你說的,莫非是這烤馕?”

  “他看出來了?”

  任弘微詫,立刻道:“不錯,這馕餅看似尋常,可事實上,卻事關兵家大事!關系到大漢在西域的未來!”

  聽聞此言,吳宗年皺起眉來:“你這孺子,此物怎么就和軍國大事扯上干系了?”

  任弘道:“請副使聽弘細細道來,我聽聞,西域去中原絕遠,分南北道,出其北近胡,常有匈奴為寇,劫殺使者。出其南則乏水草。我聽說,孝武皇帝時,漢使數百人去往大宛等國,竟因為乏食,死者過半……”

  吳宗年微微頷首,對這一點,剛結束出使的使節團深有體會。

  沒辦法啊,西域太大了,地廣人稀,綠洲城邦之間,往往間隔數百里甚至千里!正所謂野云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很多地方不具備做飯條件,就只能用干糧來充饑了……

  使團西出玉門,食物起碼要撐到跨越白龍堆,抵達樓蘭國,才能得到補充。

  但還不能將希望全寄托在對方身上,因為西域近匈奴,更有日逐王的僮仆校尉入駐,故西域諸國畏匈奴甚于漢,匈奴在西域入出入自家后院,更會勾結盜匪劫殺漢使!

  所以使者的車后若不裝足干糧,生死存亡,就得全看人臉色了。

  任弘繼續說道:“使者數十上百便如此窘迫,更勿論數千、上萬的漢軍西出,更加艱難。”

  “下吏去效谷縣時,聽曾隨貳師將軍參加過大宛之戰,最后留在敦煌的老卒說,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第一次伐宛,最難的不是作戰,而是道路遙遠,乏食,士卒不患戰,而患饑!”

  當時李廣利奉漢武帝之命,帶著六千騎及郡國數萬惡少年西征,沿途的小國都很害怕,各自堅守城塞,不肯供給漢軍食物。漢軍攻下城來才能得到飲食,攻不下來來,幾天內就得離開那里。

  就這樣一路損耗到了蔥嶺以西,大宛都城還沒見著,漢軍就已經喪失了戰斗力,只跟上來幾千人,饑餓不堪。李廣利也慫,沒有霍去病迷孤注一擲的勇略,就在大宛門口旅游一圈,空手回了。

  第一次伐大宛,就這樣悲催的失敗了,李廣利帶著不足十分之三的軍隊灰溜溜回到敦煌,氣得漢武帝勒令其不得東過玉門那時候的玉門關還不在敦煌,而設在酒泉郡玉門縣,也就是后來鐵漢王進喜大顯神威的地方。

  而到了二次伐宛,漢軍就吸取了教訓。

  作為參加了那場戰爭的老兵,傅介子最清楚不過了:經過一年準備,漢朝傾全國之力,發十八萬戍卒開發河西走廊,修筑道路,玉門關也挪到了敦煌西邊,列亭障至羅布泊。

  接著,新征募的大軍趕著十萬頭牛,三萬多匹馬,還有無數的驢、駱駝等物,馱著米糧,跟隨李廣利出征,一路埋釜造飯,吃完米糧吃牲畜。而西域諸邦見漢軍強大,除了腦子沒想清楚的輪臺抵抗被滅國外,大多開城迎接,漢軍順利抵達大宛。

  不過尷尬的是,一年后戰爭結束,回程時糧食又出問題了。西域諸國人少糧少,難以供應漢軍,所以李廣利不得不將軍隊分成幾波,從西域南北道分開回國。但因為官吏貪污問題嚴重,還是餓死了不少人……

  身為西征軍中一什長,傅介子親身經歷了這些事,戰死沙場是光榮的,憋屈的是活生生病餓死在黃沙間!

  任弘道:“下吏聽聞這些后,竊以為,這是因為當時漢軍攜帶的干糧是糗糒(qiǔbèi),實在不足充饑。”

  糗糒就是做熟后曬干的粟米,粟是中原的主糧,但吃過小米的人都知道,這玩意有一個巨大的缺點,便是不經吃。

  體力消耗大的兵卒,一月所食之粟,動輒就是1石多,相當于后世的三十公斤。一天干掉一公斤米,實在有些夸張,但在副食品缺乏的古代,這只是尋常飯量。

  近幾十年來,隨著關中、河西麥子面積增加,使團的干糧多了麥面,將麥子做熟后磨碎,類似后世藏族的糌粑(zānba),加水攪拌成糊狀,或搓成團吃。

  熱量是比干飯團高不少,而且西域麥子比粟多,能隨時購買制作,但味道實在一言難盡。

  “所以下吏便參照西域胡餅的做法,與懸泉置眾人試制了烤馕。”

  任弘像一個推銷員般,介紹起烤馕的利好來:

  “此物不但易于制作、便于攜帶、存放十天半月也不會損壞。而且吃下去容易有飽腹之感,不容易饑餓,味道也比糗糒更佳……”

  對馕,任弘是有信心的,西域省的人民花了兩千年的時間,用嘴投票,證明了馕才是沙漠綠洲里最合適的主食。

  “懸泉置今日獻上此物,傅公日后再次出使西域時,或漢兵西出玉門時,少不了千里行軍,便可以此作為軍糧!可解乏糧大患!”

  副使吳宗年已從最初的不以為然,到任弘說完后,面色肅穆,騰地站起身來,對傅介子道:“此物若真有如此利好,傅君……”

  使團的處境,吳宗年再清楚不過,天馬意外病死,主要任務失敗,雖然在傅介子的獨斷下,他們在龜茲冒險斬了匈奴使,但能否將功補過猶未可知。

  也是巧了,在懸泉置遇到了烤馕,簡直是瞌睡來了枕頭!

  雖然吳宗年吃著這烤馕味道也一般,但的確比糗糒和一般的胡餅好,或許真的能作為軍糧。

  使節團需要功勞,需要一切能說服朝廷的功績!

  和任弘預料的一樣,但奇怪的是,正使傅介子這會卻不急躁,只微微笑著打量任弘,末了淡淡地說了一句:

  “足食,足兵,這一點,我自然明白。”

  “但還是先出去看看此物如何烤制,再下論斷不遲!”

  在任弘看來,和書生味十足的吳宗年不同,傅介子確實有大將風范,先前天馬物故而不慌,眼下驟然聽說有一份功績,卻也不表現出驚喜。

  “難怪他能做正使。”

  在專程走到懸泉置外的馕坑邊,看了完整的烤馕過程,又詳細查看所需材料后,傅介子若有所思。

  “看上去確實很簡便。“

  但又話音一轉:“不過,此物雖然可口簡便,但究竟能不能如你所言,存放那么長時間,足以充當軍糧,還有待驗證!徐嗇夫!”

  “下吏在。”徐奉德拱手。

  “我要帶上一筐馕,回長安路途遙遠,不亞于西至大宛,等到了長安之下,我就知道這烤馕能放多久,汝等是否立功來了!”

  言罷,傅介子又回頭孰視任弘,露出了笑:

  “對了,你會騎馬么?”

  “會!”任弘應道:“身為河西子弟,常被胡患,豈敢不習車馬?”

  乖乖,幸好這半年里,任弘跟管著馬廄的廄嗇夫、廄佐學會了這兩項技能。

  傅介子點點頭:“善,日頭離落山還早,離開前,再讓眾人多休憩一會,你隨我出去轉轉吧。”

  “諾!”

  騎吏奚充國請示道:“傅公,吾等是否也要同行?”

  傅介子卻笑道:“不必了,我有些話,要單獨問問任弘。”

  傅介子跨上他那匹高大的烏孫西極馬,任弘則向廄嗇夫借了匹普通驛馬。

  牽著馬出馬廄時,任弘不知傅介子目的,便道:

  “敢問傅公,這是要去何處?”

  傅介子望向西南方的火焰山方向:

  “去看看當年,我差點埋骸骨的地方。”

  “去貳師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