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零三章 生死一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古飛身周的虛空朦朦朧朧,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內天地之力浩蕩,但是,卻如同一方于天地之外的世界一樣,沒有任何力量與氣息浩蕩而出。(.)

  雖然能眼見,但卻以神念卻難以捕捉到任何異樣,他就像是站立在天地之外一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那老嫗雖然神念強大無比,但是,卻也難以感應到古飛的存在,只有用眼睛去捕捉古飛的身影,正因為如此,她才給古飛逼到了近前才反應過來。

  古飛肉身強大無比,行動如同雷霆霹靂,迅猛到了極點,舉手投足間,皆有大威力,竟是一拳便轟飛了那老嫗的頭顱。

  被一名武者近身,而且還是一名脫凡六重天的武者,就算是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也要變色,近身搏斗,乃是武者的強項,但卻是其他修士的弱項。

  “吼!”

  那老嫗的頭顱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吼叫,直飛出百丈之外,砸進了一片草叢之中,只差一點,就差那么一點,她就能血肉再生,重續頭顱。

  但是,古飛卻并不給她這個機會,無情的粉碎了她那最后的希望,只差一點啊,如同再給她哪怕是一會兒的時間,結局將會改寫。

  燃燒了浩瀚的生命元氣,損耗了無盡的精、氣、神,卻得來這樣的一個結局,這讓那老嫗怒發如狂。

  “哼!”古飛冷笑,他一拳轟飛老嫗按在脖子上的頭顱之后,并沒有任何憐憫之心,左手一張,五指像五根繚繞著五彩霞光一樣的神鐵一樣,向著老嫗那透發出蒙蒙青光的紫府丹田抓去。

  只要破了她的紫府丹田,那老嫗的這具肉身,便徹底是廢了,任你生命力如何強大,精、神、氣如何浩瀚,也難以將肉身重新修復。

  “好心狠手辣的娃兒!”老嫗那蒼老的聲音,從腹部傳了出來,她想要躲避,但是肉身失去了頭顱,難以和以往一樣靈活。()

  “死吧!”古飛面冷如冰,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對待敵人,就要無情將之轟殺,他沒有仁慈,更加不會手下留情。

  左手五指,透發出璀璨的指芒,先一步洞穿了老嫗腹部的皮肉,衣物瞬間被絞得粉碎,露出了老嫗腹部那皺巴巴的皮肉。

  就在古飛左手五指將要洞穿那老嫗的腹部之時,那老嫗的無頭肉身突然劇烈震動起來,而后,一道明亮得刺目的青光,從她紫府丹田之中沖出。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古飛的左手已經了老嫗的紫府丹田之中,而后一震手臂,浩瀚的元氣猛然在手上爆發,“轟!”的一聲,老嫗的無頭肉身便被古飛手上爆發開來的暴烈元氣,炸成粉碎,一蓬血霧飄散在山間。

  “你這該死的小畜生,殺死你一萬次,也難以消我心頭之恨!”一聲大喝從天上傳來,在群山之中浩蕩,高空之上,一團耀目的青光,浩蕩出如山似岳的法力波動,如同一團青色的太陽一樣,懸浮在空中。

  青光之中,隱約可以見到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小人的身影,蒼老的聲音,正是從那個小人身上傳出。肉身破碎,鼎爐被毀,這令老嫗差點暴走。

  古飛抬頭仰望,眼中迸射出了兩道如同刀鋒一般銳利的神光,冷冷注視著天上那團青光,說道:“這便是紫府道嬰嗎?”

  “受死吧!”蒼老的聲音,在天地間浩蕩,天上那團青光,猛的爆發出璀璨的青芒,如同一輪青色的太陽,突然爆發開來一樣。

  無盡的神光,如同毀滅之光一樣,所有被神光照上的東西,盡皆如同冰雪般消散,直接消失。

  “轟隆隆……”天地震動,如怒海狂潮一樣猛然爆發的龐大到了極點的法力波動,直接撼動了一方天地。

  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即便是肉身崩碎,只剩紫府道嬰,也一樣能夠施展出力,大神通。

  在這一刻,古飛感應到了莫大的危險,眉心那道自從打開之后,便沒有再關閉的豎痕,閃爍出了道道紫色神光,那是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殺光。

  如潮水一樣的天地之力,浩蕩而出,古飛眉心處的豎痕,連通了泥丸宮中混沌地帶內的那一方內天地。

  隱約看見有一尊古樸的大鼎,在那一方朦朧世界之中隱現,古飛身周的內天地之力,在這一刻,沸騰了。

  仿佛整個人,都消失在了天地之間一樣,那無盡的青色神光,照射而下,磨滅一切的可怕毀滅之光,瞬間便將古飛湮滅在內。

  “哈哈……死吧!”老嫗在瘋狂的大笑,蒼老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在群山回蕩,但是,她的笑聲卻持續不了多久。

  很快,她便笑不出聲了,她感覺到自己的法力,仿佛籠罩在一個黑洞外一般,無盡的青色神光,竟然如同潮水一樣,向著一個方向涌動而去,那個方向,正是古飛所在的地方。

  浩蕩出毀滅力量的可怕青光,如同被吸進無底深淵一樣,竟然脫離了老嫗的控制,令老嫗真正吃驚的是,那被吞噬的法力,竟然與她失去了聯系。

  要知道,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全身精、神、氣旺盛無比,匯聚于紫府丹田,化生成無盡法力,滋養元神道嬰。

  可以說,渾身法力,渾如一體,凝固如神鐵,難以磨滅,但是,這個時候,老嫗卻感覺到了自身的法力,就像是缺了堤的江河一樣,河水滾滾流失。

  “這……這怎么可能?”老嫗大驚失色,她肉身已毀,紫府道嬰失去了寄身之所,已經非常危險。

  道嬰出游,要是遇到一些別有用心的修士,那將會有魂飛魄散的危險,尤其是魔道修士,見到這種道嬰,更是會直接出手吞噬。

  元神道嬰,凝聚了一個御虛境界絕世高手的畢生功力,對于任何修士來說都是大補之物,甚至比那天地靈萃更有好處。

  這個時候的北地,高手云集,都不知道來了多少絕世高手,老嫗的元神道嬰一旦被發現,那將會為老嫗帶來滅頂之災。

  “吼!你這小畜生……”老嫗怒吼連連,那小小的元神道嬰,不斷浩蕩出無盡的法力波動,一方天地都在戰栗。

  “我就不信殺不了你!”隨著老嫗那蒼老的聲音在天地之間傳蕩,無盡的青色神光頓時如同潮水般退卻。

  地面之上,現出了古飛的身影,只見他站立在一方朦朧的虛空之中,沒有透發出任何的力量波動。

  他周圍方圓百丈之內的地面,盡皆化成了粉塵,風一吹,那粉塵便被掀上了空中,隨風飄散,方圓百丈之內的地面,被憑空削去了半丈。

  朦朦朧朧之中,古飛單膝跪地,頭發散亂,身周仿佛有一只大鼎的虛影在浮現,并將他籠罩在內。

  內天地之力,被壓縮到了在他身周不足三尺的范圍,那一尊大鼎的虛影,在虛空之中若隱若現,雖然并未真個顯華而出,但是,那股無限久遠與滄桑的氣息,卻浩蕩了開來。

  那是山河鼎的虛影。

  古飛發現,他之所以不能像老龜與那個小和尚一樣,直接在虛空之中打開內天地,或許與那鎮壓在內天地之中的那一尊山河鼎有關。

  山河鼎,重若太古神山,可鎮壓大地山河,難以移動,古飛的內天地,被山河鼎鎮封在混沌當中,想要移動內天地,勢必先要有能力移動山河鼎。

  以古飛現在的修為,想要移動山河鼎,除非奇跡出現,太陽從西邊升起。

  無盡的法力在涌動,無盡的青光在匯聚,一只如同小山般大小的青色手掌,在虛空之中凝聚而出。

  青色大手,乃是老嫗的元神道嬰所化,擁有莫測的力量,元神幻化,千里有若戶庭,下一刻,那青色大手便瞬間出現在古飛的上空,狠狠的向古飛抓來。

  大手抓來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簡直如同瞬移,古飛猛的從地上站起來,想要施展八荒步,躲避向一旁,但是,大手的來勢實在是太快了,令他難以躲避開去。

  “轟隆隆……”

  如巨山在移動,那只青色大手,浩蕩出莫大的法力波動,一下子將古飛所在的一方虛空盡皆籠罩住,五道青色的手指,如同巨大的神柱一樣,向著古飛擠壓而去。

  古飛頓時大駭,大手籠罩四方,一方虛空仿佛凝結了一樣,令他感覺到四面八方都有若有大山在向他沖撞擠壓。

  內天地之力籠罩的虛空,立時便被壓縮到了離身體不足一尺,無盡的壓力仿佛要將他撕裂一樣,古飛渾身上下都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抖動骨骼摩產生的“喀嚓!”、“喀嚓!”聲響。

  御虛境界的修士,強大無比,即便肉身破碎,只剩下元神道嬰,也能施展出種種神通,種種術法。

  元神幻化的大手,彷若實質化一樣,古飛身周籠罩的內天地之力,再也難以像剛才那樣,將浩蕩而出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吞噬進內天地之中,化作最原始的靈氣。

  大手一把將古飛抓上了空中,古飛就如同被一個遠古巨人緊緊握住一樣,全身筋骨都快要被擠壓斷了一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