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五百四十二章 拼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豈有此理!”黑天被那赤魔逼得連連退卻,心中憋屈之極,他并不是修為不夠,而是赤魔那拼命的打法,令他手忙腳亂。

  “吼!老子不發威,你就當老子是病貓了!”黑天怒喝,他在飛退的過程之中,雙手之上爆發出了璀璨的神光。

  無盡的陰陽之力向他雙手之上匯聚而去,恐怖的能量波動浩蕩而出,撼動了附近的一方虛空。

  左陰右陽,黑天的左手之上,一團黑光,如同一輪黑色的太陽一樣,將半邊天空都映照的一片漆黑。

  而黑天的右手之上,卻涌現出一團璀璨的白芒,如同一輪皓月當空,將另一邊天地照的一片雪白。

  陰陽二力在黑天的骨體之上浩蕩。

  “逆轉陰陽,天翻地覆!”黑天一聲怒吼,雙手如抱太極,兩團璀璨的神光,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圖,恐怖的能量波動從那太極陰陽圖上的陰陽眼浩蕩而出,攪亂了天地,逆轉了乾坤,形成了可怕的力場,向那赤魔籠罩而去。

  “轟隆隆……”

  天地震動,陰陽二力交感,一方天地虛空似乎真的被逆亂了一樣,恐怖的能量,形成了可怕的毀滅風暴,能夠撕毀一切,粉碎一切。

  那赤魔本就是強弩之末,不過是憑著一股狠勁,與黑天大戰不休,那股狠勁一過,他便難以繼續了。

  沒有任何的懸念,黑天打出的陰陽神通,直接將那赤魔籠罩住,陰陽之力封鎖八方,而后齊齊往里一沖,“碰!”的一聲,赤魔的身軀頓時暴散了開來,化成了一片血霧。

  但是,黑天并沒有因此而高興,因為,“皇”境的超級高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滅殺的,即便是毀去了肉身,靈魂也依舊不滅。

  果然,在暴散開來的血霧之中,點點妖異的血色光芒在快速匯聚,而后,一個拳頭大小的血色光球便在虛空當中凝現而出。

  “哼!垂死掙扎罷了!”黑天冷笑,而后雙手劃動,陰陽之力從雙手之上浩蕩而出,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圖,向那一個血色光球鎮壓而下。

  “唰!”

  那血色光球快如電閃,直接向黑天沖去,無盡的血光從光球之上透發而出,將黑天籠罩了進去。

  那個光球是赤魔的靈魂,肉身崩碎,靈魂不滅,無盡的血光之中,蘊含著赤魔強大到了極點的靈魂之力。

  那些靈魂之力,全部向黑天的頭骨涌動而去,赤魔想要以靈魂攻擊,直接磨滅黑天的靈魂之火,而后取而代之。

  這是霸道無比的舍奪之法,是靈魂之力的較量,一方如果不敵,便會被另一方徹底滅殺,魂飛魄散,最是兇險不過。

  靈魂的移動,快到了極點,黑天根本躲避不開,被血光照種的黑天頓時抱頭嘶吼了起來,頭骨之中的靈魂之火,竟然被染上了一層血紅色。

  “我們一起滅亡吧!”黑天的靈魂之中,響起了赤魔的聲音,赤魔的靈魂神光,在綻放出無盡血光,如同血色的火焰在燃燒。

  其實,他就是在燃燒靈魂,想要與黑天同歸于盡。

  當然,如果在靈魂之力燃燒盡之后,依舊難以滅殺黑天,那赤魔自己便會魂飛魄散,徹底消失在這個世上。

  “滅亡的只有你!”黑天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仿佛要被撕裂了一樣,那種來自于靈魂之上的痛苦,比任何肉身之上的痛苦更加恐怖。

  黑天盤坐在了虛空之中,全力運轉陰陽之力,想要將赤魔那不斷侵蝕而至的靈魂之力逼出頭骨之中。

  但是,赤魔的靈魂之力依舊在不斷燃燒,定在空中的那團靈魂血光,在逐漸縮小,光芒也逐漸變得暗淡下來。

  而這個時候,黑天頭骨之中的那團靈魂之火,也在減弱,赤魔以自殺的方式,燃燒靈魂,令黑天的靈魂也受到了重創,頭骨之中的靈魂之火暗淡了下來。

  “不是只有你會拼命!”黑天怒吼,而后,頭骨之中的那團逐漸減弱的靈魂之火,突然浩蕩出了一股浩瀚的靈魂之力的波動。

  這股靈魂之力的波動,簡直可以用恐怖到了極點來形容,就如同堵住了的山洪,突然沖垮了堤壩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轟!”

  整片虛空都猛是一震,黑天的靈魂之中,似乎打破了某種禁制,令這股恐怖的靈魂之力得到了釋放。

  “吼!我不甘心……”

  從黑天的頭骨之中浩蕩而出的那股強大到了極點的靈魂波動直接將赤魔侵入黑天頭骨之中的靈魂之力驅散了。

  不一會而,黑天通體綻放出黑白神芒,頭骨之中的靈魂之火強盛到了極點,赤魔的靈魂之力在快速的被黑天的靈魂之力吞噬。

  最后,赤魔的靈魂,也被黑天頭骨之中爆發出來的恐怖靈魂波動徹底滅殺了。

  到了魂飛魄散的時候,赤魔依舊想不明白,那黑天的靈魂之力,為何猛的提升到了至少十倍的恐怖地步。

  強大的靈魂之力并不能持久,將赤魔的靈魂抹殺之后,那股令人心悸的靈魂波動,便逐漸沉寂在了黑天的頭骨之中。

  黑天這個痞子的靈魂似乎有古怪。

  這個時候,古飛與卡布皇的爭斗,也到了白熱化階段,古飛身與山河鼎合,在山河鼎內的天地之中,他便如同是山河鼎一樣的存在。

  雖然只是能夠調動很少的一部分的力量,但是,也足夠改寫戰局了,古飛腳踏八荒步,在虛空之中留下道道殘影,對那卡布皇攻擊不斷。

  “碰!”、“碰!”、“碰!”、“碰!”……

  卡布皇接連中招,一輪重擊之下,就算卡布皇的肉身再強悍,也感受到了久違了的疼痛,就連骨頭都有些開裂了。

  卡布皇嘴角溢血,手中赤血魔叉連連向古飛洞穿而去,但是,卻連古飛身上的衣服都沒有碰到,便被他以八荒步,躲避了過去。

  “吼!”

  卡布皇怒吼連連,身體之上不斷有強光激射而出,如顛似狂,不斷以這件上古至寶,打出道道血煞魔光,向古飛洞穿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