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五百四十一章 山河鼎中我為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吼!”

  那兩名血煞修羅一族的“皇”境超級強者見到那一口大鼎竟然收走了卡布皇,不禁怒吼連連,化作了兩道血煞魔光,追了過去。

  卡布皇可是血煞修羅一族的“皇”,另外那兩個血煞修羅一族的“皇”不敢不出手救卡布皇,畢竟,卡布皇如若隕落,血煞修羅一族便又少了一個“皇”境的超級強者了。

  “唰!”

  突然,山河鼎前方的虛空一陣震動,一直黑氣繚繞的大手,從虛空之中顯現而出,向那山河鼎抓了過去。

  那漆黑大手,如小山般大小,浩蕩出恐怖的能量波動,籠罩了一方虛空,想要將山河鼎抓走,在暗中窺視的高手終于出手了。

  “嗡!”

  山河鼎只是震動了一下,整片天地都劇烈抖動了一下,虛空都差點要崩碎了,道道空間裂縫從山河鼎附近虛空向遠處蔓延而去。

  山河鼎展現出了莫大的威能,直接崩碎那漆黑大手,沖了過去。

  黑暗之中傳出了一聲悶哼,有人在飛退,被山河鼎破了術法神通,施術者本身也會受到沖擊,尤其是那些以神念驅動的術法與神通。

  暗中那些正準備出手截下山河鼎的高手見狀,頓時大吃一驚,遲疑之下,那尊山河鼎已經剎那間遠去。

  “唰!”

  “唰!”

  血色紅光驚天,血煞修羅一族的兩大“皇”境超級高手,浩蕩出恐怖的能量波動,從昏暗的天宇之上,劃破虛空,快速飛過。

  “皇”境超級強者的威壓,是在太過強大了,整片天地都在戰栗,弱小的死亡生物,早已拜服在地,惶恐不已,只有那些強大的死亡生物,還能站立。

  不過,隨著血煞修羅一族的哪兩個“皇”境超級強者的離去,浩蕩在天地之間的恐怖威壓也在快速消失。

  “那尊古鼎是什么來歷……”

  “厲害,那應該是一件了不得的古寶,竟然可以將‘皇’境的超級強者收進去。”

  “那兩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招惹血煞修羅一族!”

  “難道是神族?”

  那一尊古鼎與血煞修羅一族的兩位皇者,消失在了遠空之上,所有死亡生物都在猜測,到底是誰敢向血煞修羅一族動手。

  古飛是有血有肉的生命體,外貌更是與那神族之人一般無異,很多死亡生物都將古飛看作了神族之人。

  而且,更有人說出,古飛出現在神王城之中的時候,李圣便派人找到了過來,將古飛請了過去。

  一時之間,眾說紛紜,但是,最終誰也不知道古飛的來歷。

  “公子!難道是因為古飛身上的山河鼎,你才會那么看重他的嗎?”青年身后,站立著一個俊俏的青衣少年。

  隱身于高天之上的青年正是那神秘莫測的李圣,而李圣身后的青衣少年,卻是他的那個小跟班。

  “這倒不是!”李圣摸了摸下巴,眼眸深邃無比,“這個古飛,很不簡單,他與我們不同,或許能夠打破我族千萬年以來的咀咒。”

  “什么……”李圣的那個小跟班聞言頓時大吃了一驚。

  “他與我們不同?”小跟班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只有神族中人,才知道這個死亡世界之中的幾乎所有隱秘。

  神族,其實是上古某位無上大能的后裔,他們并不是這個死亡世界之中的本土生物,他們與古飛等人一樣,都來自外界。

  與古飛不同的是,神族并不是自愿進入死亡世界的,所以,神族之人很想離開這個充滿死亡的世界,神族之中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神族在找尋走出這片死亡世界的方法。

  “那古飛修煉的似乎是源自于上古無上大能武祖的。”李圣說道。

  “武祖……”那小跟班的臉色不禁變了變。

  “好了,我們也跟下去看看!”李圣說著,也不等那小跟班說話,便直接帶著他那小跟班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古飛與黑天沖進了山河鼎,山河鼎之中的空間非常大,令古飛與黑天感覺進入了另一片世界一樣。

  “吼!”

  一聲怒吼從前方傳來,整個虛空都震蕩了起來,蒙蒙的混沌鴻蒙之氣在浩蕩,一道血色魔光,破開了時間與虛空的阻隔,好當出恐怖的能量波動,剎那間刺到了古飛胸前。

  “哼!”古飛冷笑,他一動念,身前虛空頓時一陣扭曲,那到刺到古飛身前的妖異血光,竟然消失了,如同進入了虛空當中一樣。

  “還給你!”古飛一揮手,身前虛空又是一陣震蕩,一道血色魔光,如同無上魔器一樣,往來路洞穿而去,他竟然在剎那間,逆轉了虛空,將卡布皇的殺招挪移回給卡布皇。

  “氣煞我也!”卡布皇在咆哮,他手持赤血魔叉如同血魔出世一樣,殺氣沖天的向古飛沖殺過來。

  山河鼎之中的虛空廣闊無邊,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是虛無一片,有那混沌鴻蒙之氣在這片虛空之中繚繞,古飛并沒有動用混沌鴻蒙之氣。

  那卡布皇直接以赤血魔叉打碎了激射而回的血色魔光,如瘋似狂般向古飛沖殺過來,十足地獄里的惡鬼。

  “在我的地方,你還是認命吧!”古飛淡然說道,而后右手一揮,那卡布皇頓時便像是蒼蠅一樣,被古飛拍飛了出去。

  黑天見到古飛竟然變得如此生猛,不禁暗暗心驚,“老大,你既然有如此強的實力,為何放過外面那兩個一身血腥味的家伙?”

  “強你個頭,這是在山河鼎之中,我才能調動一些山河鼎的力量罷了!”古飛沒好氣的解析說道。

  自己竟然被古飛輕易拍飛,卡布皇怒發如狂,怒吼著身上浩蕩出無盡血光,如同道道血色虹光一樣,洞穿虛空,從四面八方向古飛激射而去。

  “在這里,你不是我的對手!”古飛一步上前,直接伸出右手向前虛按了一下,“轟!”的一聲大震,整片虛空都猛烈的抖動了一下。

  而后,無數向古飛激射而至的血色虹光,在剎那間崩碎了,消散了,而那卡布皇卻如同被一座太古神山狠狠撞擊了一下似的,身子向后倒飛出千丈之外,才穩住身形。

  “怎么會這樣!”卡布皇手持赤血魔叉,喃喃自語,這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眼前這個小子并沒有“皇”境的修為,但是,卻將自己徹底壓制了。

  “山河鼎中我為尊!”古飛沉聲說道,繼續向卡布皇逼去,“除非你是大能,要不然,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古飛仿佛與這一片天地融合到了一起,渾身綻放出璀璨神光,如同無上神王降臨,強勢到了極點。

  “吼!你這個螻蟻,憑什么殺我,你給我去死吧!”卡布皇徹底怒了,瘋了,揮舞著手中赤血魔叉,打出道道恐怖的血色魔光,撕裂了虛空,破碎了天地,向古飛沖殺而去。

  他在拼命,血色魔火從他身上透發而出,卡布皇在燃燒體內的力量,令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最強狀態,再不拼命,就會沒命。

  古飛腳踏八荒步,直接在山河鼎的虛空之中瞬移,他似乎真的掌控了這一片無盡虛空,與虛空合一,難以捉摸,卡布皇空有一身“皇”境修為,卻也根本難以捕捉到他的軌跡。

  “唰!”

  古飛直接出現在卡布皇的身后,而后一拳轟在了卡布皇的后腦之上,將卡布皇直接從虛空之中轟了下來。

  “卑鄙無恥的螻蟻,有本事就正面與我交鋒!”卡布皇破口大罵,手持赤血魔叉沖天而起,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又向古飛沖殺而去。

  “好硬的骨頭,好強悍的肉身!”古飛暗暗心驚,剛才一拳,乃是他全力施為的一拳,竟然轟不爆卡布皇的頭顱,難道這個卡布皇的頭顱比那玄英神鐵還要堅硬不成?

  古飛快速退卻,避過卡布皇氣勢洶洶的沖殺,同時雙手連連舞動,道道五彩神光從他手上激射而出,向那卡布皇洞穿而去。

  “噗!”、“噗!”、“噗!”、“噗!”……

  五彩神光打在那卡布皇的身上,只是打得卡布皇身上的血光四散飛射,根本破不開卡布皇那蘊含浩瀚血煞之力的軀體。

  血煞修羅一族衍生于幽冥血海,強大的肉身和速度,是血煞修羅一族的強項,尤其是“皇”境的血煞修羅,肉身之強大,堪比玄英神鐵。

  除非古飛又拼著元氣大傷,激發出山河鼎的威能,才能將卡布皇煉死。

  這個時候,黑天也與那赤魔大戰在了一起,那赤魔自從被古飛收進山河鼎之后,便被山河鼎之力慢慢煉化,生生將他煉得奄奄一息。

  但是,即便是一個垂死的“皇”也恐怖無比,自知必死的赤魔,完全是拼命的打法,竟是逼得黑天這個“初皇”連連退避,險象橫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