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下黑手啊下黑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不滅武尊第五百二十六章下黑手啊下黑手  兩大超越了“皇”境的恐怖強者在血海之上對峙,兩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浩蕩向四面八方,強大的氣勢在不斷提升,下方的血海被沖擊得洶涌澎湃,血浪帶著無數枯骨卷上了高空,整個血海沸騰了,血色海水在洶涌在澎湃。

  兩股驚天氣勢在沖撞,在抵消,在較量,妖氣沖天,血霧翻騰,逼得古飛與黑天等人連連向后退卻,直到退出二三十里外,才敢停下來觀望。

  “這兩個家伙……”古飛震驚莫名,這才是老龜的真正實力?夠變態的,不得不說,這老龜即便還沒有恢復到妖族大能的恐怖修為,卻也無限接近大能境界了。

  黑天與骨帝見到這震撼的一幕,也是驚駭欲絕,老龜與血煞老祖都太強大了,強大到堪比死亡世界傳說之中的無上強者的地步。

  “哼!那血煞老祖一個指頭恐怕就能將你滅了,還說什么將人家撕了的大話,真實可笑!”黑天到了這個時候,依舊不忘打擊一下骨帝。

  骨帝并沒有接話,但是,他那頭骨之中的那團靈魂之火卻在劇烈跳動,他怒啊,這個黑天實在太過分了。

  不過,怒歸怒,他卻也不敢向黑天出手,因為老龜在他的靈魂之上烙印了一道禁咒,只要老龜一動念,便能在瞬間將他的靈魂之火直接抹殺,令他魂飛魄散。

  好不容易才在老龜的手下求的活命的機會,這個時候,他不敢輕舉妄動。

  “黑天,你這家伙的嘴巴真是夠毒的!”古飛轉過臉來瞪了黑天一眼。

  “老大,真是冤枉啊,我是不死生物,哪里有嘴巴?除非我老黑血肉重生!”黑天又使出了他的痞子伎倆。

  “你給我安靜一點!”古飛沉下臉來,冷然說道,而后便將目光投向了遠方血海之上的那兩道身影。

  黑天見到古飛似乎怒了,頓時便不敢再出言挑釁骨帝了,老老實實的站在了古飛的身后,不敢再有什么舉動了。

  “轟!”

  突然,隱身于血霧之中的血煞老祖動了,無盡的血光從血霧之中投射而出,如同道道血色神劍一樣,破開虛空,向老龜洞穿而去。

  沒有什么可說了,只有戰!

  戰敗者,便會失去一切,甚至是生命,而戰勝者,便會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東西,這就是死亡世界的法則,我比你強,所以,我要的東西,你不給,我就搶,你敢反抗,我就滅了你。

  這個法則簡單,直接,但卻殘酷無比,只有殘酷的世界,才會衍生出這種殘酷的法則。

  老龜不敢大意,直接張口吐出了一只石龜殼,向前砸去。

  沒有沖天的妖氣,也沒有浩瀚的妖力波動,更加沒有法寶那耀目的靈光,那石龜殼,渀佛是一只平平無奇的石龜殼,但是,這個龜殼在快速放大,到那石龜殼與那激射而至的無數血光沖撞在一起的時候,那石龜殼已經變化得如同山岳般大小。

  “轟!”、“轟!”、“轟!”、“轟!”……

  每一道血光沖撞在石龜殼之上,都會發出一聲巨響,血色光華迸射,但是,那石龜殼卻沒有震動分毫,恐怖血光難以阻擋石龜殼飛砸而來的勢道。

  血色毀滅魔光,不斷崩碎,甚至連前方那洶涌澎湃的血霧,也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出現一方真空。

  “碰!”

  一道人影直接被石龜殼從血霧之中砸了出來,直飛出數里之外,才止住退勢。

  “這……”知道那血煞老祖的底細的黑天,下巴差點掉了下來,他大張著那沒有血肉的下顎,頭骨之中的那團靈魂之火在劇烈跳動,他怎么也想不到,那血煞老祖竟然被老龜一龜殼直接砸飛。

  “老大,這是什么法寶?”黑天向古飛傳音道,事情太過出乎意料了,老龜的實力無疑是強大到了極點,但是,那個龜殼絕對是一件重寶。

  “我也不知道。”古飛答道,他還真的不知道老龜手中的那個石龜殼到底是一件什么法寶,難道是也是一件瑰寶?

  “連老大也不知道?”黑天感到很意外,以這兩個家伙的交情,老大怎么會不知道這老妖的法寶的來歷?真是怪事。

  “吼!”

  血煞老祖仰天怒吼,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滾滾音波震的天際的朵朵陰云都炸裂了開來,向著四面八方飄散而去,下方的血海,更是爆散了開來,無盡的血浪逆天而上,沖上了高天。

  血煞老祖的一聲大吼,可謂令風云變幻,天地也為之失色,整片天地渀佛都要崩碎了開來一般。

  即便古飛等人退到了數十里外,依舊感覺到了那股音波的恐怖波動,如若是在往時,沒有防備之下,以古飛的修為,必然會被這魔音震得神魂消散而亡。

  就算他有半神的修為,也根本難以抵擋血煞老祖的蓋世魔威,不過,他已經以內天地之力隔絕了外界的一切氣息與波動,就算如此,他依舊感覺到體內氣血翻涌,驚駭不已。

  而骨帝與黑天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們被那血煞老祖那一聲怒吼,直接吼得從天上栽倒了下來,撲通一聲,雙雙掉進了下方的血海里。

  “哇啦!”

  黑天與那骨帝隨即哇哇大叫的從血海之中沖了出來,狼狽到了極點,頭骨之中的靈魂之火在劇烈跳動,傳蕩出陣陣劇烈的靈魂波動。

  骨帝還好,他的骨體本來就蘊含浩瀚死氣,血海之中蘊含的血煞之氣,并沒有令他受到重創,但是那痞子骷髏黑天就不同了,這個家伙不知道為何,竟然將身上的死氣全部煉化了,重新修煉陰陽大術。

  因此,黑天那陰陽骨體,沒有任何死氣與邪氣,整個骨體都被那血色海水腐蝕得吱吱的直冒白煙。

  “哇啊啊!老大,救命啊!”黑天大呼小叫的向古飛沖來,他頭骨之中的靈魂之火,竟然暗淡了一大半。

  “怎么會這樣?”古飛也被黑天這個樣子嚇了一跳。

  “老大,快打開內天地讓我進去!”黑天叫道,粘上身的血煞之氣,還在腐蝕他的靈魂之火,令他感覺到了魂飛魄散的危機。

  古飛沒有猶豫,直接打開了內天地,黑天火燒屁股般,“嗖!”的一聲,像一支箭一樣,沖進了古飛的內天地。

  當古飛打開內天地之時,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便立即從古飛的內天地之中涌動了出來。

  那骨帝見到黑天沖進了古飛的內天地之中,他也趁著古飛的內天地沒有關閉,一頭沖了進去。

  古飛也不理會骨帝,直接關閉了內天地,在自己的內天地之中,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即便是骨帝,也翻不起什么風浪來,而且那骨帝也不敢亂來。

  這個時候,血煞老祖與老龜又戰在了一起,那血煞老祖像狼一般盯著老龜,隔著數百丈的距離便直接一拳向老龜轟擊而去。

  霸絕天地的一拳,令整片天地動蕩起來,血色邪光,照亮了昏暗的天地,下方的血海也沖上了十幾道血浪,這些血浪在血煞老祖的拳勁的牽引之下,如同血色魔龍一樣,向著老龜沖撞而去。

  那血海之水,蘊含龐大的血煞之力,可以腐蝕像老龜這樣的氣血旺盛的生物的生命力,被這血水濺在身上,也不好受。

  老龜的身體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快速移動到了數百丈之外避過了血煞老祖這一擊。

  血煞老祖這一拳雖然沒有轟中老龜,但是卻直接將一方虛空打得塌陷了下去,整片海平面,都被他的拳勁壓得下陷百丈,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海底的枯骨。

  “血浪滔天!”

  血煞老祖一聲大喝,整片血海海面突然逆空而起,無盡血水快速沖向了高空,滔天血浪,洶涌澎湃,狠狠的向老龜拍打而落。

  “轟隆隆!”

  老龜直接打出了石龜殼,天在搖,地在動,大如山岳的石龜殼從天而降,向下鎮壓而下,逆天而上的滔天大浪,立時便被鎮壓了下去。

  那石龜殼真的是無物不砸,生生鎮壓下了那滔天血浪之后,竟然直接向那血煞老祖的頭上砸去。

  血煞老祖雙手一翻,一面涌動著滔天血氣的血色大幡立時出現在了血煞老祖的手上,血煞老祖手持血幡,猛烈搖動。

  “轟!”

  天地劇震,整片天地都被他搖動了起來,整個血海掀起了滔天大浪,無盡的血煞之氣從血海之中沖騰而出,向血煞老祖手上的血幡匯聚而去。

  恐怖的血色龍卷在血煞老祖身周凝聚成形,肆虐天地,一面大幡浩蕩開來的能量波動,竟然抵擋住了砸下來的石龜殼。

  血煞老祖手中的血幡擁有莫大的威能,虛空都似乎要被搖得崩碎開來,即便是遠在數十里觀戰的古飛,也差點被震落血海之中。

  就在那血煞老祖以一面大幡搖動了整片天地之時,一根漆黑的大棍突然從血煞老祖的身后攔腰狂掃而至。

這一棍來得是那個的突然,當那血煞老  祖發現不對的時候,那黑棍已經狠狠的掃在了血煞老祖的腰眼之上。

  “碰!”

  血煞老祖直接被一棍掃得橫飛出數十里之外,而后才撲通一聲,砸進了洶涌澎湃的血海之中。

  在血煞老祖站立的位置,一道高大的人影顯現而出,這個人的收中正抓著一根黑不溜秋,毫不起眼的長棍。

  (八)

  網站強烈推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