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七十五章 破佛主封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黑色大山聳立在天地之間,高聳入飄蕩著冥霧的昏暗天空,一眼望不到頭,巨山之上,布滿刀槍劍戟劈砍過的痕跡,那山石,黑得發亮,仿佛蘊含著某種魔性。

  雖然是在白天,但是,荒古戰場深處依舊不見天日,邪氣浩蕩,冥霧迷蒙,血色大地,不時刮過陣陣森寒刺骨的陰風,白骨累累的大地,不時有骷髏頭骨在隨風滾動,發出令人心悸的骨頭碰撞的聲音。

  “唰!”

  突然,黑山下的一處虛空毫無征兆的崩碎了,一個足有十丈方圓的大洞出現在虛空之中,仿佛時空之洞,洞內浩蕩出了生機勃勃的氣息,連通著一處充滿生機的世界。

  從空間孔洞后面的天地之中走出了三道人影,當先一人,身穿紫袍,相貌威武,一頭長發整齊的向腦后垂下,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

  跟在中年人身后的是一個白衣青年和一個手持黑棍身穿古老戰甲的中年大漢,那白衣青年相貌并非特別出眾,但雙目卻不時閃爍出璀璨神光。

  那個手持黑棍的中年大漢遠比那白衣青年惹眼得多,光是那遠比常人要高大的身軀,便足以吸引別人的目光了。

  中年大漢身高在九尺以上,戰甲之下那古銅色的肌膚,給人一種強大的力感,整個人如同神鐵澆鑄而成的一樣,透發出了一股子霸氣,在他的面前,會讓人感到強大的壓抑。

  但是,這個一身霸氣的中年大漢,身上卻涌動著無盡的死氣,而死氣之中,仿佛又孕育著一絲生機,他身上的氣息十分奇怪,像是一具毫無生命跡象的死尸,面容僵硬,雙眼沒有任何神采。

  然而,就像是已經枯死,已經腐朽的爛木之上,抽出了一株嫩芽,這具“死尸”,似乎還沒有完全死透,體內依舊有那么一絲極其微弱的生命氣息,似乎是在極死之境中衍生出來的一絲生機。

  天地萬物,無不相生相克,死之極處,可以孕育出生命,生命旺盛到了極點,也會產生死亡,這,或許就是天地間的一種循環。

  三人從虛空之中走出來之后,當先那個身穿紫袍的中年人一揮手,便關閉了聯通那一方生機勃勃的世界的虛空孔洞。

  中年人抬頭仰望眼前黑山,自語道:“山上那個老禿驢非常可怕,要是驚動了他,恐怕也會有些麻煩。”

  “呵呵!想不到這個世上除了那個從佛主之墓走出來的小和尚之外,還有你老龜顧忌的人。”白衣青年說道。

  “哼!要是我的修為恢復到巔峰狀態,天下間能令我真正顧忌的人,也不過是有限幾人罷了。”紫袍中年人冷然說道。

  “嘿嘿,你就吹吧!繼續吹,反正也沒有人知道你當年那威風史。”白衣青年頗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這臭小子,不損我一下你還不高興怎么的。”老龜非常不爽,想當年,他可是縱橫洪荒,少有敵手的妖族大能,但是現在,他的處境卻是有些尷尬。

  古飛望了老龜一眼,而后說道:“我們還是趕緊開始吧,要是驚動了山上那老和尚,你可要給我擋著。”

  “這個你放心,你放手施為就行。”老龜拍胸口保證,數年以來,老龜潛修苦練,更不時趁著月圓之夜,走出內天地,捕捉邪物與惡靈,煉化魂力,恢復修為。

  他的修為已經隱隱有突破妖神境界的跡象了,現在他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有信心,即便黑山上的那個干尸似的老和尚親自前來,他也自信能夠將之截下。

  而且,隨著修為的提升,老龜那尸將分身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也越來越大了,要知道,老龜那尸將分身,是一具武者不滅體,這名武者雖然已經死去無盡歲月,但是,他的不滅體依舊蘊含著無盡的力量。

  只要將不滅體之中蘊含的力量引導出來,便能重現無上武者的恐怖戰力。

  修煉成不滅體的無上武者,即便是在上古那個強者林立的時代,也是強大與恐怖的存在,他們戰力無匹,誅仙殺神,易如反掌,是名副其實的戰神。

  “就在這山下動手?”古飛問道,他有點擔心,黑山之巔,可是有一個強大無比的大和尚,也不知道這老龜是否真的能夠應付得了那個大和尚。

  “嘿嘿!要是那老禿驢真的敢走下山來,我們就用山河鼎直接將他煉化。”老龜狠聲說道,他乃上古妖族大能,竟然一而再的栽在和尚的手上,這讓他恨極了那些光頭。

  古飛聞言不禁冒汗,雖然煉化了山河鼎,但是,卻也要有那個實力驅動山河鼎才行,古飛一想起當日劈出那一劍,紫金神劍卻差點將自己的元氣瞬間吸干的情景,便不禁心悸。

  要是真的動用山河鼎煉化那個大和尚,恐怕對方還沒有被煉化,自己就要耗盡元氣,一命嗚呼了。

  古飛與老龜轉到黑山后面,只見前方蒙蒙的世界之中,冥霧翻騰,陰氣繚繞,白骨鋪地,邪惡恐怖的氣息,比之外面更加可怕嚇人。

  古飛不再猶豫,他在得知那千古佛主祭煉的六道輪回圖,竟然可以收取之后,他也心動不已。

  要知道,六道,就是六個廣闊無邊的世界,這種極道強者祭煉出來的世界,雖然不是真正的一方大天地,但也差不了多少。

  掌控這樣的一方近乎完美的大天地,等若有了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而且,這樣的一方天地如果用于戰斗的話,在戰斗之中,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

  就算不敵,也可以躲進自己掌控的天地之中。

  這也是為何老龜肯花數年時間,幫助古飛煉化山河鼎,一定要進入那地獄道的原因。如果沒有天大的好處,像老龜這樣的上古妖族大能,又為何要冒險進入地獄道呢。

  荒古戰場深處有一處被無盡佛力封印的天地,這對一些大人物來說,并不是什么秘密,要是那片天地真的如此容易收取的話,早就被人收去了,哪里還輪得到老龜與古飛?

  但是,這一方恐怖邪異的世界,似乎在這片荒古戰場被人發現之后便一直存在,千萬年下來,有不少壽元將盡的大人物走進這片古域,但被佛力封印的地獄道,卻依舊存在。

  這說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千古佛主的東西,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唰!”

  “唰!”

  老龜與那手持黑棍的尸將分身沖天而起,守護四方,而古飛也沒有遲疑,他伸出左手,掌心閃爍出道道光滑,一只拳頭大小的古鼎在他手中顯現而出。

  “轟!”

  古鼎從古飛的手上飛出之后,一下子便變化得如同小山般大小,有蒙蒙混沌之氣在鼎身之上繚繞,天地虛空一陣劇震。

  前方浩蕩而出的禁錮之力,根本難以壓制山河鼎,似乎受到山河鼎之上浩蕩開來的能量波動的沖擊,一層淡金色的佛光初現在了前方的虛空之中。

  那淡金色的透明佛光,祥和無比,似有道道萬字佛印在佛光之中隱現,古飛的耳畔仿佛有梵音在繚繞。

  “去!”

  古飛全力運轉玄功,體內元氣洶涌澎湃,五彩的氣芒透體而出,一股浩瀚的元氣波動以古飛為中心擴散了開來。

  “轟隆隆……”

  山河鼎如同一座巨山一樣在移動,天地劇烈震動,血色的大地在開裂,枯骨與血色塵土被卷上了天空。

  山河鼎的周圍,虛空震動,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如同水波一樣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出,一股仿佛來自于洪荒世界的氣息,彌漫在了天地之間。

  “碰!”

  一聲巨響,繚繞著混沌之氣的山河鼎,與前方哪一層佛光撞在了一起,仿佛天都塌下來了一樣,恐怖的力量席卷而出,虛空崩碎了,整個天地一陣劇烈搖晃。

  前方那一層佛光透發出了爆發出了璀璨的佛芒,像是金色的浪濤一樣,照亮了整片天地,將附近的陰邪之氣也驅散了開去。

  在佛光的照耀之下,冥霧與陰氣紛紛消散,仿佛有無數陰魂鬼影在冥霧與陰氣之中消散,徹底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山河鼎這一撞,竟然沒有破開前方的佛光封印,只將那層佛光撞得金光四射,萬字佛印四散飛舞,無盡的佛力,化解了山河鼎那一撞之力。

  古飛見狀,立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千古佛主布下的禁制實在太過變態了,極道瑰寶都轟不破,難道真的要動用混沌鴻蒙氣?

  古飛感覺到,就是驅動山河鼎撞擊了一下佛主封印,自身的元氣,竟然消耗了將近三成,極道瑰寶,真的不是普通修士能運用的啊!

  “別磨蹭了,直接引出鴻蒙氣,熔煉開封印。”天上傳來了老龜那有些焦急的聲音,山河鼎一撞之下,弄出的動靜可不小,連那座黑山都震動了起來。

  “知道了!”古飛應道,他不敢怠慢,眉心“唰!”的一聲浮現出一道紫色火焰,強大的神念從那道火焰之中洶涌而出,向山河鼎籠罩而去。

  古飛以神念溝通山河鼎鼎魂,神念透進山河鼎之后,古飛立時便感覺到了一股雀躍的精神波動向自己的神念迎了上來。

  “蓬!”的一聲,山河鼎之中沖出了一道灰蒙蒙,如同混沌般的氣體,氣體之上,透發出了一股無盡久遠的洪荒氣息。

  沒有強大的能量波動,沒有璀璨的閃光,這一道從山河鼎之中沖出的灰蒙蒙,如同沙塵一樣的不起眼氣體,便是山河鼎之中蘊含著的混沌鴻蒙之氣。

  就是這樣的一道不起眼的氣體,卻是萬物祖氣,天地之祖根,可溶煉天下間的所有力量與靈氣。

  混沌鴻蒙從山河鼎內沖出來之后,隨即倒卷而下,將整個山河鼎籠罩住。被混沌鴻蒙氣籠罩住的山河鼎,似乎一下子徹底寂靜了下來,就連鼎上浩蕩而出的恐怖威壓,也消失了。

  這或許就是化腐朽為神奇,最不起的東西,往往卻是擁有莫測的威能,往往卻是最強大,最恐怖的存在。

  沒有刺目的神光,沒有滔天的能量波動,但是,前方那一片璀璨佛光,卻在逐漸變得暗淡下來。

  很快,被混沌鴻蒙氣包裹住的山河鼎,竟然無聲的逐漸沒入了前方的那層浩蕩出無邊佛力,仿佛有大佛的影像在隱現的佛光之中。

  “哈哈!混沌鴻蒙氣果然是天下一切力量的克星。”老龜哈哈大笑,混沌鴻蒙氣正在熔煉佛力,將要破開佛光封印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黑山之上突然沖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萬字佛印,“轟隆隆……”整座巨山突然劇烈震動了起來。

  那從山巔沖出的萬字佛印,籠罩了一方天地,浩蕩下無盡金色佛光,金色佛光之中,有那天花在墜落,有那金蓮在涌現。

  佛光普照天地,梵音與禪唱在天地間響起,在天地間傳蕩,萬字佛印之下,仿佛出現了一方祥和的極樂佛土。

  “那老禿驢……竟然離開了山巔!”老龜抬頭仰望,眼中迸射出了兩道璀璨神芒,洞穿虛空,向山巔掃視而去。

  這個時候,天地間所有妖邪之氣,陰云冥霧,盡皆在佛光之下消散,老龜可以清晰看到黑山之巔。

  突然,他的瞳孔一陣收縮,隨即,一聲佛號從天上傳蕩而下,傳遍了天上地下,在古飛與老龜的耳邊轟鳴,有若暮鼓晨鐘。

  一道腳踏九品蓮臺,渾身透發出萬丈佛光的身影,從天而降,無盡佛力在天地間浩蕩,那景象,簡直有若佛主降臨。

  “到底還是驚動了那個大和尚!”古飛見到這一幕,不禁暗暗心驚,黑山之巔的那個大和尚,佛法高深,修為更是強大到了極點,竟似與那仙佛無異。

  “又是你這老妖!”枯瘦如同干尸一樣的老和尚,這時再也難以保持鎮靜了,千萬年以來,荒古戰場已經不知道葬送了多少人間大能,但無一人能夠撼動佛主布下的封印。

  但是,千萬年以來沒有人能夠撼動的佛主封印,今天竟然有人撼動了,怎么能令他不驚駭欲絕。

  佛主封印不能破,要不然,放出了地獄道里面的無盡陰魂厲鬼,整個天下,恐怕都會成為修羅地獄。

  “又是你這老禿驢!”老龜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光頭的,老龜戰意如虹,他絲毫沒有掩飾對老和尚的殺意。

  “佛家有好生之德,我本想放你一條生路,你卻打起了地獄道的主意,看來是不得不得展現降魔大能,滅了你這老妖了。”老和尚森然說道,手捏封印,腳踏蓮臺,直接向老龜當頭鎮壓而下。

  “轟隆隆……”

  老和尚腳下的九品金蓮變化得如同山岳般大小,籠罩了一方天地,浩蕩下無盡降魔佛力,如同一座太古神山一樣,向老龜鎮壓而至。

  “哼!且看是你這真佛羅漢降了我,還是我滅了你這真佛羅漢!”老龜冷笑,而后直接掏出石龜殼,掄起石龜殼便向上砸。

  “轟!”

  石龜殼與鎮壓而下的九品金蓮猛烈的撞擊在了一起,天上頓時金光四射,道道佛光,如同金色神虹一樣爆散開來,仿佛一輪金色的太陽突然出現在天上。

  金蓮被石龜殼砸的飛上了高天,石龜殼也倒飛回了老龜的手中,從天上浩蕩而下的恐怖能量波動令大地都顫抖了起來,古飛也受到了波及,連連倒退。

  這個時候,山河鼎已經在前方的佛光封印之上熔煉開了一個大洞,有無盡的陰寒邪異氣息從那洞孔內傳了出來。

  隱約間,古飛仿佛聽到萬千陰魂惡鬼在嘶吼在咆哮的聲音,渾身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地獄道,真的非常恐怖與邪異。

  古飛收回山河鼎,只覺得一陣虛脫,他向老龜喊道:“封印已經破開,老龜,我們進是不進!”

  “好!先收拾了這個老禿驢再說,見到光頭的我就煩!”老龜咆哮著沖天而起,與那腳踏金蓮的老和尚大戰在了一起。

  “唰!”

  人影閃動,守護古飛的尸將分身也手持黑棍,沖上了高天,與老龜合力齊戰那老和尚,一時之間,三大強大直打得天地崩碎,日月無光。

  “碰!”

  黑棍橫掃,直接將老和尚腳下金蓮砸碎,化成了點點金光消散在了虛空之中,尸將分身展現出了無匹的戰力,手中一根黑棍橫掃直劈,打得虛空都在崩碎。

  “碰!”

  老龜一拳轟在了老和尚的身上,將老和尚轟飛千丈之外,老龜與尸將分身聯手,竟然穩穩壓制了那名老和尚。

  “老龜,封印在修復,再不進去,就進不了了!”正當老龜要乘勝追擊之時,下面又傳來了古飛那焦急的聲音。

  “豈有此理!”老龜雖然很想將那老和尚擊殺當場,但是,他卻發現被山河鼎破開的佛光封印,竟然真的在修復,佛光之上破開的大洞正在縮小。

  “哈哈!你們不進去,我進去了!”突然,一聲大笑在遠處傳來,而后,一道金光如同閃電一樣,掠過虛空,從破開的佛光之中沖進了地獄道內。

  這一次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了,竟然有人在附近窺視,并且被那人撿了現成的便宜,先老龜與古飛一步進入了地獄道。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