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七十三章 以身合道煉神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轟隆隆……”

  山河鼎在震動,鼎魂透發而出的強大神念全部退了回來,它感受到了威脅,大道烙印衍化而出的人影,透發出無盡道韻,令它戰栗。

  古飛沐浴在道韻之中,似乎有所領悟,慢慢在虛空之中盤坐了起來,一臉安詳,似在聆聽天地至理。

  那道虛淡不實的人影,流轉著無上道韻,逐漸變得如同山岳般大小,即便是山河鼎這樣的極道瑰寶,也難以將之鎮壓下去。

  “轟!”

  巨大的人影沖破山河鼎的封鎖,從那大如山岳的古鼎之中站了起來,頭頂蒼穹,腳踏巨鼎,如同無上皇者降世。

  沒有什么動作,那道人影只是靜靜的站立在天地之間,但是,整片荒古戰場,卻徹底寂靜了下來。

  一切邪異景象全部消散了,籠罩住這片荒古戰場無盡歲月的陰云血霧,如同冰雪般消散,現出了星斗滿天的蒼穹來。

  荒古戰場上的那股邪惡到了極點的莫測力量,似乎也被大道烙印衍化而出的天地法相所震懾,整片荒古戰場,雖然依舊白骨累累,血色大地依舊妖異無比,但是,天地間卻已無一絲邪異氣息。。。

  所有強大的異物,全部跪拜在地,戰戰兢兢,像是在朝拜無上的強者。

  以山河鼎為中心,整片荒古戰場,甚至于整個西方地域,所有生靈盡皆鴉雀無聲,縱然是佛土之中的佛門大德,以及修煉有成的絕世人物,也都失音了。

  在這一刻,那道萬丈身影,就是天地之中的唯一。

  盤坐在山河鼎內的古飛,心間仿佛響起了天音,腦海里有無數影像在涌現,似有人在他腦海之中演化大道一樣。

  模糊的影像,難以捕捉,似浮光掠影在他眼前飛快閃過,卻難以明了,難以掌握,但是,這些影像,卻并未消失,而是烙印在了他的識海之中。

  雖然難以了解,難以悟通,難以把握,但是卻記了下來。

  最后,古飛的雙手動了,似乎循著“道”的軌跡而動,劃動出玄奧的動作,似有大道的氣息在他雙手之間浩蕩而出。。。

  古飛有一種感覺,在這一刻,他仿佛與“道”融合在了一起,真正的感受到了大道烙印內蘊含著的那一絲無上道韻。

  古飛不知道的是,隨著他雙手的揮動,站立在山河鼎之上的那個萬丈身影,也動了起來,雙手的動作與古飛一摸一樣。

  絲絲紫色神光從古飛的身上飛了出來,一柄虛淡不實的劍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透發出了無匹的劍氣。

  那是古飛熔煉進體內的那一股神兵精氣,神兵精氣之中孕育著一縷神兵殘魂,是一件殘碎了的極道瑰寶。

  “嗡!”

  虛淡不實的長劍連連震動,而后沖天而起,化作了百丈紫龍,從山河鼎之中沖了出去,在那萬丈人影的周圍盤旋飛舞。

  “吼!”

  龍嘯震天,劍魂化龍,震懾萬物,那道龍影飛到了大道烙印衍化而出的天地法相面前,重新化成了一柄紫金神劍。。。

  流轉著無盡道韻的“巨人”開始祭煉神劍,騰龍大陸之上,沖出了道道紫色神光,破碎虛空,向極西之地匯聚而來。

  極北之地的仙魔深淵之下,一道盤坐在仙魔之氣交界處的身影張開了雙眼,璀璨神光洞穿了虛空,從仙魔深淵之下破開重重混亂到了極點的仙魔之氣,沖上了高天。

  “嗯!有人在重聚瑰寶之魂,祭煉極道武器?”仙魔深淵之下,傳出了這樣的話語。

  極北魔域深處,一處噴涌出無盡魔氣的巨大地窟的上空,懸浮著一個太極陰陽圖,一道人影盤坐在陰陽圖正中。

  魔窟之中不時傳出令人心悸的咆哮聲,似有無數兇魔在魔窟深處咆哮,太極陰陽圖浩蕩下重重陰陽二氣,鎮封住這個恐怖的魔窟。

  這個時候,“唰!”的一聲,一道紫色神光劃破昏暗的天地,剎那間消失在了遠空。。。

  盤坐在太極陰陽圖上的那個渾身涌動著浩瀚陰陽二氣的中年人,張開了雙眼,往紫色神光消失的方向望去。

  “重組神兵,是誰有此神通法力?難道消失了無盡歲月的人,開始回歸了嗎?”中年人喃喃自語,一臉平靜,而后收回了目光。

  散落在騰龍大陸各地的神兵碎片,盡皆向極西之地匯聚而去,神光劃破虛空,照亮了黑夜。

  在這一夜,很多大人物被驚動了,所有大人物的目光都投向了極西之地,甚至有大人物馬上動身前往極西之地。

  整個修煉界,頓時緊張起來,所有大勢力都在關注,有那大勢力更是派出了高手,進入極西之地。

  而荒古戰場深處,山河鼎之中,古飛盤坐在混沌鴻蒙虛空之中,心有所感,竟是在無意識的揮動出無盡道韻,暫時與那大道烙印融合到了一起。

  古飛只覺得自己處在了一個奇妙的狀態之中,似明非明,似懂非懂,任憑自己的身體本能的動作著,揮手仿佛能破碎天地,任由大道氣息在自己雙手之間浩蕩。。。

  而山河鼎外,腳踏山河鼎的巨大身影,也隨著古飛的動作而動,道韻流轉之下,巨大的身影接引而來了散落在各方的神兵碎片,招喚來飄蕩在天地間的神兵殘魂。

  道道龍形神光沖進了荒古戰場,向“巨人”的雙手間匯聚而去,而后融合在一起,古飛在朦朦朧朧之間,以無上道力重鑄神兵。

  “巨人”的雙手間,形成了一個球狀虛空,內里有恐怖的能量浩蕩而出,仿佛形成了一個可以融化天地萬物的恐怖烘爐。

  大道烙印引動了天地之力,絲絲混沌鴻蒙之氣在山河鼎之中被抽扯而出,融入到那個“天地烘爐”之中,鏗鏘之聲響徹天地,神兵在被鍛造。

  三日三夜過去了,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響起,一千丈龍影沖天而起,在九天之上盤旋飛舞。

  “轟隆!”、“轟隆!”、“轟隆!”……

  天地降下無盡的雷霆之力,轟擊向那道紫金龍影,那道紫金龍影游走在九天暴雷之中,如魚得水,淬煉龍身。。。

  最后,天地異象消失,千丈龍影隱去,一柄古樸的紫金神劍從天而降,插入了山河鼎前面的泥土之中。

  這個時候,盤坐在山河鼎之中的古飛,感覺得自己將要從與道合一的狀態之中醒轉,大道之力從身上快速流逝。

  他想也不想,趁著身上的大道之力還沒完全消失,直接運用那不可阻擋的大道力量,粉碎了躲藏在山河鼎深處的鼎魂,而后利用爆散開來的魂力,重新凝聚出一絲微弱的器魂。

  這種瑰寶級的極道武器,除卻原先的主人之外,是絕對不會向別人屈服的,古飛已經明白,即便將鼎魂擊碎,它也不會屈服。

  極道瑰寶只能靠自己打造,別人的東西,終究不能為己用。

  古飛將鼎魂擊碎,而后以無上道力將鼎魂的靈識徹底滅殺,不過,鼎魂那那千古不滅的魂力卻被他保留了下來。。。

  重生的那道弱小的鼎魂,毫不猶豫的開始吞噬原先那道鼎魂的不滅魂力,將那古飛聚攏的魂能完全納為己有。

  沒有靈識的山河鼎魂力,無法做出任何反抗,被新生的鼎魂不斷吞噬,那道新生的鼎魂,完全將那龐大的魂力,當做了食物。

  重生的弱小鼎魂在一點點壯大起來,最后將所有的魂力全部吞噬,形成了新的山河鼎鼎魂。

  古飛沒有想到會如此順利,這太過出乎意料了,他無比欣喜,當他將新生的鼎魂打進山河鼎之中時,整個山河鼎立時便綻放出了萬丈神光,鼎身之上的無數洪荒蠻獸在這一刻都活過來了一樣,從山河鼎上沖了出來,仰天怒吼。

  無數蠻獸當中,有那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鎮守四方,大如山岳的獸影,透發出了令天地也為之變色的兇煞氣息。。。

  站立在山河鼎之上的那道虛淡不實的萬丈身影,開始暗淡下來,大道烙印衍化大道,到此結束,而后重新化作了一道神光,沖進了古飛體內。

  大道烙印,乃是不滅的道韻,令古飛暫時掌控了大道之力,才能輕易重組神兵,煉化山河鼎。

  “道”,乃是至高無上的,即便是山河鼎這樣的極道瑰寶,也難以和“道!”抗衡,掌控“大道”的極道強者,到底強大到了何種地步,沒有人知道。

  但是,古飛很清楚,只有那樣的極道強者,才能毀去極道瑰寶。

  “唰!”

  古飛化作一道五彩神光,從山河鼎之中沖了出來,而后,那萬千圍繞著山河鼎的洪荒蠻獸重新沒入鼎身之上,鎮守四方的四大神獸歸位。

  大如山岳的巨鼎快速縮小,而后變化成拳頭大小,飛入了古飛手中。

  山河鼎入手,古飛只覺得手上一沉,如同托著一座巨山一樣,幾乎抓不穩那拳頭大小的一尊古鼎。。。

  山河鼎并沒有什么變化,從魂力上來說,現在這尊山河鼎鼎魂,足以比得上原來的那道鼎魂。

  不同的是,現在的鼎魂是新生的,只有那最原始的意識,可以說是一個新生兒。

  感受著鼎中鼎魂歡快的波動,那新生鼎魂如同小孩一樣,向著古飛撒嬌,并與古飛的精氣神合一,瑰寶鼎魂衍生之時,就已經認為他為主。

  地上,還插著一柄古樸的紫金神劍,“嗡!”劍身在輕輕顫動,神劍所在的虛空頓時便產生了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

  飛在神劍之上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這柄神劍,絕對是一件不下于山河鼎的極道瑰寶。

  不得不說,極道瑰寶,只有那天地間最強大存在才能煉制,擁有莫大的威能,極道瑰寶,早已絕跡,即便是那些大勢力,也難以尋獲。

  而現在,古飛卻擁有了兩件令上古大能也要眼紅,也要瘋狂的極道瑰寶,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異數。。。

  通俗的來說,古飛簡直走了狗屎運了。

  “哇哈哈!瑰寶啊!”突然,一聲鬼哭狼嚎的聲音從天上傳來,而后,一只巨大無比的石龜殼從天而降,“轟!”的一聲,狠狠的砸在地上,整個地面都抖了三抖。

  接著,一個家伙從石龜殼之中鉆了出來。

  見這人頭發凌亂如同鳥巢,鼻青臉腫,衣服破碎,狼狽之極。這個家伙,正是去追那紫金缽盂的老龜。

  古飛一眼見到老龜如此模樣,不禁吃了一驚,連忙說道:“你怎么了,誰能將你揍成這個樣子?”

  “哼!這天底下還有誰那么缺德?該死的小禿驢……”老龜怒道。

  “原來如此,那個小和尚也進入了荒古戰場?”古飛聞言立時便恍然大悟,能令老龜這絕世妖孽吃虧的人,似乎也只有那個從佛主之墓內走出來的粉嫩小和尚了。

  “嘿嘿!”老龜收起石龜殼,一雙龜眼放光的望了望古飛手中的古鼎和地上插著的那柄神劍,而后對古飛說道:“極道瑰寶太過惹眼,我還是幫你保管一件吧!”說著,那老龜一閃身,直接出現在了那柄神劍前,而后伸手抓住劍柄。

  這老龜還怕古飛拒絕呢,先動手收取一件再說。

  “嗯?”老龜一用力,他想要將插在地上的神劍拔出來,但是,神劍卻紋絲不動,就是老龜那樣厚的臉皮,這時也不禁一陣發燙。

  “好家伙!我就不信拔不出來。”老龜雙手抓住劍柄,渾身妖力洶涌澎湃,“喝!”一聲大喝,頭發舞動,雙目圓睜,真有那幾分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威勢。

  那插在地上的神劍依舊不動。

  老龜怒吼連連,將妖力提升到了極限,一方地域頓時妖氣沖天。但是,無論他如何拼命催動妖力,就是拔不出那柄神劍。

  “見鬼了!”老龜一臉駭然的說道,最后,他不得不放棄了。

  “哈哈……!老龜,要是你能拔得出這并神劍,我就將神劍送給你了!”古飛見到老龜吃癟,不禁樂了。

  “你這臭小子……”老龜不禁氣結,古飛明知自己拔不出劍來,還如此說,這不是讓他難堪嗎?好在附近沒有人。

  附近雖然沒有人,但是卻有許多強大無比的邪物與惡靈,天地大道的力量消散之后,這些惡靈再無所懼,紛紛從地上站了起來。

  邪物的氣息開始重新籠罩天地,天上的星空被沖騰而起的陰云血霧遮擋住了,整個荒古戰場又再變得邪異與恐怖起來。

  “吼!”

  “吼!”

  “吼!”

  恐怖的吼叫接連響起,陰云邪氣之中,一道道可怕身影顯現而出,透發出恐怖邪惡的氣息,向著老龜與古飛逼去。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