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驚一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蠻荒古域,在騰龍大陸上絕對不是一處善地,即便是修士走進去,也有可能有去無回,就此消失。

  在修煉界,沒有多少人愿意進入那未知的地域,但是,一些冒險之人,卻不時出沒在古域附近。

  有危險,就有機遇,蠻荒古域,仙凡絕跡,雖然有未知的兇險,但是,那樣人跡罕至的地方,也可能生長有天材地寶,或是有那遠古的古老遺跡。

  三大道門的開山祖師,就是在十萬大山之中遇到莫大的機緣,得到道家圣典,才建立了現在的道門,成為天下間有數的修煉勢力之一。

  進入蠻荒古域,或是遠古遺跡,或是絕世兇地探險的人,大多都是壽元將盡的御虛境界老怪物。

  但是,商姓老人帶領的這一次前往荒古戰場的隊伍之中,成員都并非是那些行將就木的御虛境界老怪物。

  繞過那個絕世兇地,商姓老人繼續帶著三男三女,六個修士,想著荒古戰場而去。

  兩名年輕修士因為不聽老人的勸告,被那一方兇地吞噬,經過這一次意外之后,所有人都對老人信服無比。

  沒有人再有異議,大家都為老人馬首是瞻,不敢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來。要知道,這里是蠻荒古域,只有跟著經驗豐富的商姓老人,他們才能安全進出。

  那老人也確實有些本事,在他的帶領之下,眾人躲避過了幾處兇險之地,那老人似乎知道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

  入夜之后,一行人便來到了荒古戰場附近,商姓老人帶著眾人來到一座光禿禿的血色小山下,便停了下來。

  “我們就在這里過一夜吧!”老人望了望天色,而后又仔細的觀察了一遍四周,才如此對眾人說道。

  極西之地的蠻荒古域,入夜之后,天上根本見不到任何星辰,昏暗的天地之間,只有那褐色的霧靄在飄動,給人一種無比壓迫的感覺。

  老人帶著眾人走上這座血色小山,眾人發覺,這座小山非常奇特,腳下的山石紅的妖異,似乎被新鮮的鮮血浸透過一般。

  血色小山并不高,似乎只有五、六百長左右的樣子,半山腰上,聳立著一塊數丈高的如同血色瑪瑙一樣的巨石。

  老人帶著眾人向那塊血色巨石走去,來到近處,眾人才發現,血色巨石后面,竟然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嗯?”

  眾人見狀,都不禁一怔,有人下意思的伸手入儲物袋之中,握住了自己的法寶,小心戒備了起來。

  在蠻荒古域之中行走,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只有小心翼翼,時時保持高度警惕才能比別人活得長久。

  “放心,這里沒有危險,我們將在洞中過一晚,白天才進入那荒古戰場。”老人見到眾人緊張無比的樣子,于是出聲安慰道。

  眾人聞言,頓時松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眾人放松下來之時,“呼!”的一聲,漆黑的洞中突然沖出一股陰寒勁風,眾人齊齊變色。

  那商姓老人更是第一個腳底抹油,“嗖!”的一聲,向著山下沖去,那速度,簡直要多快便有多快。

  “這老東西……”

  “這該死的家伙……”

  眾人嚇得差點從地上蹦了起來,暗罵一聲,轉身便逃,那老東西實在太不靠譜了,剛說這里沒有危險,一有動靜,自己卻是第一個逃走的。

  眾人火燒屁股般從血色小山之上沖了下來,眾人感覺到身后似乎并沒有東西追過來,便停了下來,轉身向后望去。

  只見血色小山之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只有不時刮過的冷風,發出陣陣如同鬼泣一樣的嘯聲。

  “怎么回事?”那老人又湊了過來,驚疑不定的向山上張望。

  “商老,你不是說這里沒有危險的嗎?”那白衣中年女子有些不悅的向老人說道,如果不是還要靠這個老人給眾人帶路的話,她早就發怒了。

  “呵呵!”老人尷尬的伸手撓了撓亂糟糟的發白頭發,而后向那中年女子說道:“或許是我太敏感了,還請姚仙子不要見怪才好!”

  一路上,老人對誰都是冷冰冰的,但惟獨對這名白衣中年女子,卻態度恭敬,不敢有半分怠慢。

  其他人都很好奇,這姚仙子與這個糟老頭,到底是什么關系。但是,好奇歸好奇,卻也沒有人敢問。

  “我觀附近地域的天地之勢,這里絕對不會有什么兇險才對。”老人抬頭望了望天宇,而后又向四周掃視了一會兒。

  他并沒有發覺任何不妥。

  于是,他便再次登上了那座血色山峰,但是,這個時候,眾人都不愿意跟在老人的身后走上這座邪異無比的血山了。

  三個中年修士與三個女修士,都在山腳下觀望。

  “哼!如此膽小,還敢進入荒古戰場?”老人不屑的嘀咕著說道,仰首挺胸,如同萬人景仰的英雄一樣,大步向山上走去。

  “這老東西……”有人低聲暗罵。

  “這老貨!”有人咬牙。

  老人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是誰第一個逃走的了,聽到老人話語的人,除了那個中年女子之外,臉上都現出了怒容。

  “吼!”

  就在老人接近血色巨石后的山洞之時,一聲獸吼突然從洞中傳了出來,巨大的吼叫聲,在附近地域浩蕩,遠遠的傳了出去。

  山下眾人頓時被這一生獸吼嚇得幾乎轉身便逃,就在這時,一頭黑色的獸影從洞中猛撲而出,一股腥風,立時在洞口前浩蕩了開來。

  老人也被嚇了一大跳,正想轉身逃下山去,但是,那頭兇獸卻已經從洞中飛撲而出,張開血盆大口向老人狂噬而至。

  那頭兇獸來勢很快,老人根本連這頭兇獸的樣子都還沒有看清楚,那頭兇獸便已經撲到身前了。

  “孽畜受死!”老人想也不想,雙手向前抓出,十道指芒,如同十道神劍一樣,向前洞穿而去。

  一股陰風,隨著老人的出手,從老人雙手之上浩蕩了開來,半山腰之上,頓時陰風陣陣,陰寒邪異的氣息令人心悸。

  老人修煉的功法,似乎并不是正道功法,而是趨向于陰邪一路的功法,這個老人,絕對不是正道中人。

  “嗤!”、“嗤!”、“嗤!”……

  十道璀璨指芒,無疑落空,盡皆激射在了那頭兇獸的身上,那頭兇獸厲吼一聲,被那凌厲指力撞得倒翻了開去,重重的撞在在了那堅硬無比的血色山壁之上。

  老人非常吃驚,自己的指力竟然并沒有洞穿這頭兇獸的軀體,而這個時候,他也已經看清了這頭兇獸的樣子。

  這是一頭黑虎,準確的來說,這是一頭有著三只眼的黑虎,這頭黑虎的額頭,生長有一只虎目。

  三只虎目,頭發出幽深的兇光,正兇狠的盯著老人。

  這頭三眼黑虎,已經從地上站立起來,一雙前爪在地上不斷刨著,那堅硬無比的血色巖石,竟然被它的利爪刨出了道道抓痕。

  “還不上來幫忙?”老人沖著山下大聲喝道,這頭黑虎似乎有些難以對付,皮粗肉厚,自己那足以洞穿金石的指力,竟然傷不了這頭黑虎。

  蠻荒古域之中的兇獸,遠要比一般地方的兇獸要強大得多,這頭三眼黑虎的實力便非常強大,而且身體堅硬如同精鐵,強悍無比。

  “吼!”

  那頭黑虎一聲大吼,身子一蹲,而后四爪在地上一撐,化作了一道黑光,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一樣向老人撲去。

  “唰!”

  就在老人正要出手之時,一道黃光從他身后沖了上去,隨即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劍元波動從身后浩蕩而至。

  那道黃色劍光,如同一條靈蛇一樣,向著那頭黑虎絞殺而去。那頭黑虎似乎知道厲害,想要躲避開去。

  但是劍光如電,剎那間,那道黃色劍光便絞上了那頭黑虎,“唰!”的一聲,血光乍現,鮮血飛濺,那頭黑虎嘶吼一聲,竟被攔腰絞成了兩截。

  兩截虎尸從空中砸了下來,一股腥臭無比的血腥味在虛空之中彌漫了開來。

  “唰!”

  黃色劍光倒卷而回,一個白色人影從老人的身后走了出來,那道黃色劍光隨即沒入了那個人的身上,充斥在四周的森寒劍氣立時如同潮水般退卻。

  “多謝姚仙子出手相助!”老人向那道白色人影拱手說道,那人,正是那名身穿白衣,超凡脫俗的中年女子。

  “商老客氣了!”姚仙子淡笑著說道。

  “這頭死黑虎,嚇得大爺一驚一乍的,實在該死!”一名中年修士大步走上前去,狠狠踩了幾腳那三眼黑虎猙獰無比的虎頭。

  這個時候,眾人都已經走上山來。

  忽然,老人似有所覺,抬頭向血色山峰之巔望去,而后,老人那黝黑的臉龐,露出了驚駭欲絕的神色。

  眾人大驚,連忙隨著他的目光往上望去,一看之下,所有人都瞬間變色,那兩個年輕女修士更是身子一震,腳一軟,差點坐到了地上。

  只見一道高大的身影站立在山巔之上,一雙沒有任何生氣的眼眸,正透發出可怕的光芒向眾人掃視而來,那人的手上還抓著一根丈八長的黑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