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凝煉山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轟!”

  古飛的內天地在劇烈震動,內天地中央位置的一座透發出古樸與滄桑氣息的古鼎,輕輕震動了一下。

  就是這個輕微震動,便有若太古神山在劇震一樣,古飛的內天地,剎那間便掀起了恐怖的能量大浪,內天地竟然有崩潰的跡象,大地在顫抖,虛空產生了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可怕的能量在肆虐。

  混沌邊緣地帶,傳來“隆隆”的異響,地水火風洶涌澎湃,虛空在崩碎與重組,上演著混沌開天地那恐怖,驚人,震撼的一幕。

  古飛盤坐在古鼎前方,周圍地面上,有妖紋在浮現,形成天地大勢,將他護在其中,從古鼎之上浩蕩開來的能量波動,被妖紋形成的莫測力量所化解。

  他盤坐在妖紋組成的陣勢之中,身子不動如山,雙手在身前劃出道道玄奧的軌跡,浩瀚的元氣在他雙手之間洶涌而出而后融入到古鼎鼎身。

  “轟!”,隨著古飛的動作,前方那尊透發出無限久遠氣息的古鼎又輕輕震動了一下。

  古飛的神色凝重到了極點,身上涌動出了凝重如山的恐怖元氣波動,額頭上冒出了黃豆大小的汗珠,他似乎很吃力,衣衫已經被汗水浸透,璀璨的五彩神芒透體而出,令他如同穿上了一件五彩戰衣一樣,如神似魔。

  內天地之中,并非只有古飛一人,老龜站立在古飛身后不遠處,緊張無比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古飛正在煉化山河鼎,他想要激活山河鼎之中蘊含的混沌鴻蒙之氣,只有那一縷能夠衍化天地萬物的始祖之氣,才能破開地獄道的屏壁,進入那傳說之中的地獄道。

  千古佛主擁有通天徹地之能,威名流傳千古,是少數人們還能記住的幾個上古大能之一,他布下的禁制,就是老龜的修為恢復到了昔日的巔峰狀態,也難以破去,無能為力。

  自從老龜被黑山之上的那個干尸一樣的老僧追殺到要破碎虛空,逃進內天地,借助內天地之力才能驚退那老和尚之后,他便再也不輕易走出他的內天地了。

  那老僧給他的威脅實在太大了,竟然可以輕易打敗妖神級的妖族大能,那老僧,絕對擁有著超越仙佛境界的可怕實力,讓老龜也感到心悸。

  老龜將第三個惡靈的魂力打進古飛的體內,被古飛煉化之后,古飛的修為,便提升到了御虛第三重天巔峰境界,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進入極西的蠻荒古域,足有二、三年時間了。

  煉化第三個惡靈之后,古飛的修為,并沒有突破到御虛第四重天,隨著修為的提升,煉化魂力的效果似乎在減弱。

  煉化前兩個惡靈與邪物的魂力,都令古飛的修為分別提升了整整一重天的境界,而煉化第三個惡靈的魂力,卻只令古飛的修為從第三重天初階提升到了第三重天巔峰。

  好在古飛日夜參悟那名神秘武者烙印在他心間的那道大道烙印,令他不至于因為修為的突然提升而掌控不了新生的力量。

  御虛三重天巔峰的修為,果然令古飛在煉化山河鼎的進度上,有了質的飛躍。

  在那后的幾個月之中,古飛成功的感應到了山河鼎的鼎魂,并與之溝通,這是心神之上的一種溝通。

  極道圣物,之所以被稱之為瑰寶,是因為這些武器,已經生出了最原始的靈智,也就是生出了“魂!”。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極道武器,極道法寶,已經衍生出了生命,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不再是一件死物。

  古飛以心煉之術,與鼎魂溝通,已經可以令山河鼎震動起來,讓山河鼎有了人為驅動的跡象。

  浩瀚的元氣,不斷從古飛的雙手浩蕩而出,與此同時,古飛眉心的那道紫色火焰印痕,也顯現而出,透發出強大的精神波動,向前方的古鼎籠罩而去。

  力量與精神力結合,形成了一個奇異的力場,有五彩神光與靈霞在山河鼎上涌動流走,但是,山河鼎只是不時震動一下,想要真正控制山河鼎,以古飛現時自身的修為來說,那是幾乎不可能的。

  老龜站立在古飛身后,注視著前方那霞光繚繞的古鼎,眼中不時閃爍出精光,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籠罩山河鼎的神光,并非是來自山河鼎本身,而是古飛的元氣與精神力衍化而出,以古飛現在的修為,精神力強大無比,已經可以化形而出,肉眼可見。

  山河鼎那古樸的鼎身,似是一塊不可煉化的神鐵一樣,除了偶爾震動一下,便再也沒有任何異動了。

  古飛的內天地之中,力量浩蕩,無盡的元氣與強大的精神力,將山河鼎包裹住,仿佛形成了一個能量“巨蛋”在孵化內里的山河鼎。

  不時有強光從元氣與精神力交織所形成的能量光團之中投射而出,直接射進混沌地帶,破碎一方虛空,而后消散在混沌地帶當中。

  古飛的內天地在震動,山河鼎仿佛變成了一尊五彩烘爐,虛空都在扭曲,無盡的力量與精神力不斷滲透進山河鼎鼎身,但是,卻一直未能真正能與山河鼎鼎魂融合。

  以他現在的修為,能夠感應到鼎魂的存在已經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了,這一點,就是老龜也吃驚無比。最后,老龜得出的結論是,古飛的內天地是山河鼎之中孕育出來的混沌元胎所化,與山河鼎,本來就有那么一絲聯系,甚至可以說,古飛的內天地,其實就相當于山河鼎的一部分。

  也只有如此解析,古飛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感應到了鼎魂的存在,照此種煉化的速度,只要古飛不斷煉化山河鼎,或許數年之后,他的精神力,便能與鼎魂契合了。

  只要古飛的精神力,與山河鼎的鼎魂融合在一起,也就算是煉化了山河鼎,只要山河鼎鼎魂認古飛為主,古飛才能掌控山河鼎。

  修煉界之中流傳著的什么滴血認主,人器融合等等煉化法寶與武器的手段,在極道瑰寶面前,全不管用。

  極道瑰寶,不是一般法寶與武器,那是已經生出了靈魂的法寶與武器,可以說,一件極道瑰寶,就是一個生命,可不是隨便滴幾滴精血上去,就能煉化的。

  雖然是非常原始的生命,但是,要得到其認主,恐怕滴光身上的精血,也難以辦到,而將擁有完整器魂的極道武器與法寶熔煉進體內,那更是天荒夜談,絕對不可能之事。

  想要極道瑰寶認主,不外乎兩種手段,一種是與瑰寶之魂融合,使之與使用者血脈相連,如臂使指,真正的人器合一,無分彼此。

  而另一種的手段就要狠辣霸烈得多了,那是無上強者的煉器手段,無上強者,可以直接以無上神通發力,打散極道瑰寶之中的瑰寶神魂,而后再以大神通,重造瑰寶神魂。

  這種手段,并非一般人可與使用,是那極道強者的專利,這種手法雖然有點取巧,但也等若是重新祭連出了一件新的瑰寶了。

  三天三夜過去了,古飛體內元氣與精神力無時無刻都在大量消耗,渾身力量涌動,五彩霞光繚繞。

  最后,在體內五行元氣快要耗盡之時,他果斷的停手了,如此下去,他的元氣與精神力就算是消耗凈盡也難以有任何作用。

  眉心額頭處的那道紫色神焰快速隱沒在古飛的皮膚之下,精神力如同潮水一樣,盡皆沒入了泥丸宮之中。

  他體內涌動的五行元氣,也逐漸平復了下來,五彩的霞光在他體表隱退,籠罩山河鼎的那個力場,也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老龜已經在古飛的身后一動不動的站立了三天,等到古飛停手之后,他才走上前來,盯著山河鼎看了好一會。

  “果然不愧是極道瑰寶,沒有超越仙神級的強大修為,實在難以真正煉化與掌控!”老龜良久之后,才嘆道。

  “現在怎么辦?”古飛從地上長身而起,這個時候,他仿佛與人拼命大戰了十天十夜一樣,渾身有一種極度疲憊與虛脫的感覺。

  元氣與精神力實在消耗得太過厲害了。

  “先恢復元氣了再說!”老龜揮手間,袖袍之中立時飛出了十幾道虛淡不實的身影,那是沒有血肉之身,完全是以強大魂力凝聚而成的魂體。

  每一道魂體,都透發出了浩瀚的魂力波動,古飛發現,這十幾道魂體之中,最弱的一道魂體都有著相當于人類修士御虛境界的強大實力。

  這十幾道魂體出現在古飛的內天地之中,這一方小天地,頓時變得鬼氣森森起來,有的魂體張牙舞爪,形如惡魔,有的卻圣潔無暇,仿若仙子。

  老龜才不管這些魂體生前是惡魔還是仙神,現在,這些惡靈與邪物,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成為古飛的力量的一部分。

  隨即,老龜便出散那十幾道魂體,而后將爆散開來的魂力,引導進古飛的體內。

  古飛立時便被籠罩在無比精純的魂力之中,仿佛被無盡靈氣所包圍,又如同被一團暖暖的溫水包裹住,絲絲魂力從體表穿透皮肉,滲透進他的血肉與筋骨之中,直接補充著他所消耗的元氣。

  古飛只覺得舒服無比,差點呻吟起來。

  內天地之中魂力浩蕩,仿佛有無數殘碎的靈魂在嘶吼,在掙扎。

  足足小半個時候之后,古飛的內天地才逐漸平靜下來,古飛的元氣,又再旺盛得如同一輪五彩的太陽墜落在地上一樣,有種讓人難以直視的感覺。

  璀璨的神芒消退之后,古飛的肌膚之上,依舊有五彩的光華在閃爍,整個人仿佛如同一塊五行神鐵打造而成的一樣,給人一種強大的力量感覺與壓迫感。

  “你的修為,似乎又有進步了,你們武者,簡直就是一個怪胎!”老龜幫助古飛煉化了魂力之后,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一樣的望著古飛。

  “你才是名副其實的怪物,而是一個超級老古董怪物!”古飛沒好氣的說道,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情況,要不是有體內那一道大道烙印,他就算修煉到猴年馬月,也難以有現在的修為。

  武之一途,遠比其他修煉體系要艱難得多,千百年來,在武道上修煉有成的修士,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就是因為以力正道,肉身成圣的道路艱難無比,難以有所成就,才導致了武道的徹底沒落。

  不得不說,古飛是幸運的,修煉肉身,開啟身體寶藏隨要的元氣實在太過巨大了,每一次沖擊修煉瓶頸,都要以無盡的元氣作為后盾,如果單純靠自己修煉的話,古飛絕對不會有今日的成就。

  神秘的陰陽玉佩與體內的那道大道烙印,無不是修士夢寐以求的東西,每一樣的價值都不下于極道瑰寶級的武器與法寶。

  那名神秘的無上武者傳給古飛的大道烙印,其價值更加遠在極道瑰寶級的武器與法寶自上。

  修士修煉一生,為的就是長生,為的就是參悟大道,與那悠悠天地共存,不死不滅。大道烙印,代表著道的極致,修者參悟大道的終極目標。

  能傳下大道烙印的人,無不是天地間最強大的極道修士,有史以來最強的強者。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極道強者,早已超脫了生死,無限接近了天道,不朽不滅。

  “繼續吧!或許三、五年之后,我們便能進入地獄道了!”老龜如此說道,而后便直接破碎虛空,走出了古飛的內天地。

  古飛的內天地,根本困不住老龜這種級數的強者,妖神級的強者,可以直接崩碎古飛的內天地,令古飛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這就是仙凡之別,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即便古飛修煉到了半神境界,也難以匹敵仙神,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任何事情都有一個限度。

  以凡滅仙的事情,千萬年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過,凡人,怎么可能與那高高在上的仙神斗?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