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五十八章 神佛舍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第四百五十八章神佛舍利  老龜趁著月圓之夜,曾經出手在內天地外面的恐怖蠻荒古戰場之上,拘禁了七個半神級的惡靈與邪物。

  這些邪物與惡靈,盡皆是戰死在古戰場之上的無數仙神與真魔的不滅戰意與神念甚至是破碎的殘魂凝聚而成,擁有強大無比的魂力。

  老龜不但不打開上古妖陣,放古飛出來,而且還要古飛繼續煉化這道恐怖魔影,不讓他歇息,想要令他的修為再次突破。

  古飛的修為越高,他煉化山河鼎的速度便越快,老龜想要眷進入地獄道,收取六道輪回圖之中的其中一道,唯一的辦法便是提升古飛的實力。

  “吼!”

  那道魔影仰天怒吼,整片天地都在魔魂的吼聲之下震動了起來,虛淡不實的身影之上,浩蕩出了滔天的魔氣,籠罩了一方天地,恐怖的氣息,在天地間浩蕩。

  “老龜你……”古飛臉都綠了,一想到那魂力入體后所經歷痛苦,可怕折磨,他的身子就不禁顫抖了起來。

  即便他的意志堅定如同磐石,也絕對不想再次承受那種來自于肉身與靈魂的無盡痛苦,那種折磨,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得起的,就是古飛,也差點精神崩潰。

  “嘿嘿!”老龜低笑兩聲,而后也不管古飛愿不愿意,便直接出散了那道恐怖魔魂,而后以力,再將爆散開來的無盡魂力,打進了古飛的體內。

  “嗚哇!”

  魂力入體,古飛頓時慘嚎了起來,漆黑如墨的魔氣瞬間便將他籠罩住,一雙眼眸變得漆黑如同無底洞,七竅都向外滲出了絲絲魔氣。

  古飛直接翻倒在地,在地面翻滾嘶號,而已經隱入地面的妖紋,這個時候又顯現而出,透發出璀璨妖光。

  地面凝固如同鐵石,任憑古飛如何滾動,如何撞擊,也難以損毀分毫,甚至沒有在地面上留下一點痕跡。

  老龜種在古飛身上的妖紋,也沒有消失,在古飛肉身快要被那充滿魔性的魂力撐爆之時,那些妖紋便又從古飛的身上浮現而出,將想要從古飛體內沖出的魂力鎮壓回去。

  “臭小子,你就在這里慢慢享受吧!哈哈……”老龜做完了這一切,便哈哈大笑的直接消失在了虛空之中,不知道那里去了。

  “唰!”

  昏暗的血色蠻荒古戰場上空,一道人影直接從虛空之中顯現而出。

  蠻荒古戰場,依舊無比的邪異,天上飄動著血色云霧,地上涌動著絲絲陰氣,加上地面上那一望無盡的森森白骨,構成了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真是奇怪,那些邪物與惡靈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呢?”老龜站立在虛空之中,低頭沉思了起來,他實在想不明白,月圓之夜之后,那些強大無比的邪物,到底去了哪里。

  他很清楚,當晚出現的那個如同太古神山一樣巨大的邪物,實力堪比上古大能,是抬手可碎天,踏腳可裂地的恐怖存在,要不是逃得快,自己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

  那樣的存在,在這個仙神與真魔絕跡的世界,絕對是無敵的存在,還有什么顧忌?還有什么東西能夠威脅到它們?

  月圓之夜過后,蠻荒古戰場恢復了平靜,那些邪物與惡靈,全部消失了,仿佛是憑空消失的一樣。

  蠻荒古戰場,絕對有著種種不被人知的隱秘,處處透著邪異,絕對是一處連仙神都不愿意涉足的兇地。

  地獄道外面已經出現了堪比上古大能的恐怖邪物,那地獄道里面,豈不是更加可怕?老龜想到這里,不禁感到了一些不安。

  以自己現在的修為與實力,絕對難以抗衡上古大能那個級數的可怕存在,還要不要進去?老龜有些遲疑了。

  佛主祭煉的六道輪回圖,不是那么容易便能收取的,要不然,六道之中的地獄道,早就被人收去了,那里還能輪到自己?

  “但是,地獄道乃是佛主祭煉的一方小世界,如果能夠收取了這一方小世界,我的實力,即便不能回復到昔日的巔峰狀態,卻也差不多了。”老龜喃喃自語,他在權衡利害。

  沉思良久,老龜的目光逐漸變得堅定起來,地獄道,一定要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龜終于下定了決心。

  他下定了決心之后,便將目光放到了前方不遠處的那座高聳入云,一眼望不到頂端的漆黑巨山之上。

  老龜來到巨山前,只見這座巨山通體呈現出黑褐色,如同干了的血跡一樣,聳入那昏暗的天宇,非常陡峭,普通凡人,根本難以攀爬上去。

  山體之上,有許多明顯是人為的痕跡,有那刀劍劈砍而形成的百丈溝壑,有那拳掌轟擊而形成的掌印與拳印。

  老龜一指點出,“嗤!”的一聲,璀璨的指芒從他指頭之上破空激射而出,他想要看看,這山體到底有多堅硬。

  “碰!”

  指芒射在前方的山體之上,發出了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凌厲無比的指力,竟然只在山體之上留下了一個非常淺的痕印。

  老龜吃了一驚,漆黑的山體,竟然比想象之中,更加堅硬得多,這種黑褐色的巖石,非常特別,似乎不是凡物。

  要知道,自己的修為與實力,已經恢復到了妖神級,一指之力,比之神兵利器,還要厲害得多。

  但是,卻只在山體之上留下了一個淺印,這不得不令老龜感到震驚與不可思議。

  他已經看出,山體上的刀劍劈砍痕跡與拳印掌印,都是非常久遠之前留下來的,經過無盡歲月的風華,依舊清晰可見。

  實在難以想象,山體之上的痕跡,是何等強大的人物所留,可以肯定的是,留下這些痕跡的人,絕對比仙神更加強大。

  老龜騰空而起,他想要飛上山巔,但是,隨著越飛越高,他卻越愛越吃驚,他發覺,不僅山腳下的山體上有刀劍痕跡,就算到了千丈高空,山體上依舊遍布刀劍劈砍的痕跡,以及拳印掌印和孔洞。

  很快,老龜便上到了萬丈高空,但是,漆黑山體之上,依舊遍布人為的痕跡,而且,這些痕跡更加令老龜感到震驚莫名。

  越是往上,山體上的人為痕跡便越少,但是,在山體上所造成的破壞,卻越來越厲害,有那縱橫千丈的劍痕,大如小山的掌印,老龜甚至發現了一些殘碎的法器,鑲嵌在山壁之上。

  萬丈高空,依舊看不到巨山山巔,實在難以估量這座巨山到底有多高,如同一根擎天巨柱,聳立在天地之間一樣。

  “唰!”

  老龜沖天而上,破開重重血色云霧,好一會兒之后,他才看見這座巨山的山巔,如此高大的巨山,即便是在上古之時,也很少見。

  很快,老龜便接近了山巔,在他沖過一片血色云霧之后,前方山體之上忽然閃爍出了道道精光。

  “嗯?”老龜一驚,立時止住遁光,而后往那閃爍出精光的方向望去,這一望不打緊,卻是令老龜大吃一驚,一雙龜眼霎時瞪得老大,一臉的難以置信。

  前方山壁之上,竟然掛著一具白骨骷髏,那并非是一具枯骨,而是一具非凡的白骨,骨體晶瑩如同神玉,有道道霞光在骨頭上繚繞。

  這具骨體,絕對堪稱神骨,但是,令老龜真正震驚的,并非這具非凡的骨體,而是骨體內里的東西。

  一柄銹跡斑斑的古劍,從這具神骨的胸腹間刺入,將他牢牢的釘在山壁之上,而這具神骨的頭顱,胸腹,四肢,都有一團拳頭大小的神光,透發而出。

  祥和的金色神光,令老龜感應到了佛力的波動,不錯,那是佛光,透發出來的是精純無比的佛力。

  “舍利子?”老龜先驚后喜,一張臉如同春天盛開的花朵,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他直接來到那具神骨之前。

  “一、二、三、四、五……七顆舍利子,發了發了,哈哈……”老龜頓時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起來。

  “傳說那千古佛主,修煉出了十三顆神佛舍利,這個倒霉的大和尚修煉出了七顆神佛舍利,一身佛家修為,恐怕已經超越了一般的神佛境界了。”老龜大喜之后,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這個倒霉的佛家高手,不知道死去了多少歲月,就連釘住他的那柄古劍,也已經銹跡斑斑,快要徹底腐朽了。

  這名佛家高手的血肉都已經化去,骨體與神佛舍利卻留了下來,經歷了無盡的歲月,神佛舍利依舊蘊含著無比強大的佛力。

  “神佛舍利,便宜我老龜了!”老龜直接掏出他那可砸天地萬物的石龜殼,直接砸碎了被釘在山壁之上的那具神骨,取出神佛舍利。

  當取出了神佛舍利之后,那具破碎的神骨,便快速失去了光澤,暗淡了下來,而后化成了骨粉,飄散在了虛空之中。

  很顯然,是神佛舍利的佛力護著這具骨體,神佛舍利被老龜以野蠻的手段取走之后,這具骨體便由那神骨變成了凡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