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腳踏蛟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無盡佛土,隨處可見靈山與廟宇,不時可聞祥和的誦經聲與悠然的鐘聲,這里是一方佛國,世人眼中的西方極樂世界。()

  老龜與古飛并沒有進入前方的佛土,他們已經在佛土之外徘徊了幾天。

  幾天前的那個晚上,老龜刻畫下傳送陣法,橫渡虛空,來到了佛土之外,但是,他卻小心了起來,并不直接進入佛土。

  要知道,這個老龜曾經在佛土鬧出過天大的事情來,他竟然掘了千古佛主之墓,西方佛土之中的所有大和尚,全部恨不得將這個家伙打進十八層地獄。

  可以說,經過那一次動亂之后,西方佛土之中的所有大和尚,全部都知道了老龜這個大妖孽的存在,老龜算是出名了。

  老龜的修為雖然已經恢復到了妖神的境界,但是,要是真的被萬千佛眾圍攻的話,就算是妖神恐怕也吃不消。。。

  而且,當日在破開佛主之墓的時候,他在墓中感應到了兩股強大的氣息,一股氣息是那小和尚的,而另一股不弱于小和尚的氣息,也令老龜忌憚不已。

  那個從佛主之墓走出來的變態小和尚,實力之強,修為之高,猶在老龜之上,而另一股不弱于小和尚的氣息,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存在了。

  那變態小和尚既然可以從佛主之墓中走出來,另一個強大的存在,也可能從佛主之墓之中走出來。

  西方佛土,遠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的簡單,這片極樂世界之中,雖然處處透著祥和氣息,但卻隱藏著種種隱秘。。。

  傍晚,夕陽西照,前方那一片佛土,傳來祥和與平靜的氣息,有那仙鶴翱翔在天邊,有那鹿兒在溪邊飲水,前方,仿佛真的有一方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古飛與老龜站立在一座山峰之上,望著前方的那一方祥和平靜的世界。

  “老龜,你在顧忌什么,那小和尚,不是已經被你追殺得上天入地,見到你的影子都要逃遁千里了嗎?”古飛開聲說道。

  他與老龜已經在佛土外面徘徊了幾天,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哼!眼前這方佛土,并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平靜,而且,我現在是佛土之中的名人,不得不小心啊!”老龜嘆道,

  當日自己掘了佛主之墓,那些大和尚,見到自己還不與自己拼命?

  “呵呵,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龜,也有懼怕的時候!”古飛饒有深意的望了老龜一眼,如此說道。。。

  “誰說我怕了,我決定了,我們今晚就進入佛土,看誰怕誰,大不了又再大鬧一次佛土又如何?”老龜似乎受不了古飛的激將法,竟然決定今晚就進入佛土。

  古飛聞言,望著前方沐浴在晚霞之下的祥和世界,目光逐漸變得深邃無比:“傳說之中的西方佛土,極樂世界,到底是怎么樣的一處地方?”

  西方佛土,可能對某些大人物來說,與一般的靈地,并沒有什么區別,但是,對古飛來說,西方佛土卻是一方陌生的地域,令他有一種期待。。。

  未知的地域,對即將要進入那片地域的人來說,可以說是充滿了神秘與誘惑,令人想要一探究竟。

  “切,還會是什么地方?不過就是一群大小和尚霸占的一方靈地罷了!”老龜面露不屑的說道。

  古飛并沒有說話,修煉界之中鼎鼎大名的西方佛土,尋常人眼里的西方極樂世界,在修士眼里,卻有著不同的含義。

  騰龍大陸實在太大太大了,東土與西方相隔不知道多少萬里,尋常人,就算是花費一生時間,也難以從東土來到西方。

  只有修為強大的修士,通過傳送法陣,橫渡虛空,才能往來于大陸各地。

  西方佛土與中原地域接壤之處,是一片綿綿無盡的荒原與山林,這片荒原與山林當中,不但有強大的兇獸在出沒,也曾經出現過不知道多少個古老的部落。。。

  普通人,是絕對沒有能力穿越這樣的一片荒原與山林的。

  在世俗界之人的眼里,整個天下,就是三大王朝統治之下的天下,其實,相對于整個騰龍大陸來說,三大王朝統治的地域,實在太小了。

  西方佛土,便不在三大王朝統治的區域之內。

  西方佛土這數萬里疆域,并不是西方的盡頭,西方,似乎沒有盡頭,而老龜與古飛要去的地方,卻是那西方佛土以西的未知古老地域。

未知的古老地域,向來都讓許多中土修者為之神往,年復一年,常有冒險團隊深入到這些危險而又富有傳奇色彩的古老地域  但是,大部分的人,在深入那些古老的未知地域之后,都是有去無回。

  古飛并沒有打算去探險,就算是眼前的這一方佛土,也已經令他神往,但是,既然是老龜開聲,他也不好不去。

  老龜與古飛在附近的山崖之上,直接開辟出了一個山洞,而后盤坐在里面,運氣調元,養精蓄銳,等待夜幕的降臨,而后進入佛土。

  其實,佛土之中的僧侶,對于外來者,并沒有什么敵意,他們甚至非常歡迎外來者,無論是在那里,人口,都是一個勢力之所以能夠存在的基礎。

  佛門也不例外,西方佛土的人口,其實不多,他們要新鮮血液的加入,因此才不時有大德高僧的身影,出現在中土弘揚佛法,吸引信眾。。。

  不過,有一個家伙,如果進入佛土,絕對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個家伙,不用問,就是那個連佛主之墓都敢挖的老龜。

  古飛與老龜要去的地方,絕對是騰龍大陸之上,最為可怕與神秘的所在之一。

  夜幕降臨,繁星滿天,古飛與老龜動身了,他們如同兩道幽靈一樣,在夜色之中,進入了前方的佛土。

  他們盡量避開有廟宇的靈山前行,即便如此,他們在進入佛土百里之后,便在一座靈山之上,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古飛不禁暗暗心驚,西方佛土,果真是臥虎藏龍之地,不能小覷,一些佛門大德,比之修煉界之中的老怪物,還要厲害。。。

  老龜與古飛晝伏夜出,距離他們動身已經過去三天了,他們已經深入這片凈土足有四、五千里,對于常人來說或許非常遙遠,但是對于可以御空飛行的古飛與老龜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

  如果不是一路上兩人不愿驚動那些大和尚,古飛與老龜,恐怕早已穿越西方佛土,進入那神秘莫測的極西之地了。

  西方佛土,數萬里疆域內,靈山與廟宇不計其數,到了第四天的晚間,前方靈霧繚繞,朦朦朧朧,有若隱若無的山影在里面顯現。

  如此仙靈之地,在佛土之中也是少見,古飛與老龜一路走來,也不過遇到過幾處這樣的寶地罷了。。。

  古飛見到前方那一座靈霧繚繞的巨山,不禁皺了皺眉,如此靈地,絕對有不少佛門大德在潛修。

  老龜也不禁惱怒,他非常不爽的說道:“咱們還得繞過去,現在不是驚動那些老和尚的時候,要不然會很麻煩!”

  “你這老龜,都是你做的好事,你為何無端端去挖人家佛主的墓的干嘛?”古飛沒好氣的說道。

  “那可是千古佛主啊!天地第一佛,難道你就不好奇,想看看到底他長得什么樣?”老龜瞥了古飛一眼,說道。

  “那你看到佛主了沒?”古飛差點無語了,挖了佛主墓,竟然只是為了看一看佛主到底是什么樣子的,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老龜能夠做得出來。。。

  “沒!”老龜無比遺憾的說道,像千古佛主那樣的極道強者,就算是死去,肉身或許也能存留下來。

  “那是一個空墓,或許是某個人設下的局,真是豈有此理!”老龜想到了那個從佛主之墓走出來的小和尚,不禁恨恨不已。

  兩人為了不驚動佛土之中的大和尚,只好繞道而行。

  就這樣,第八天,古飛他們終于接近了西土佛土以西的地域,雖然還隔著數百里,但是已經能夠感覺到那里的異常了。

  不過與古飛想象中的景象完全不同,在古飛的認知中,既然是古老地域,便應該充滿危險與上古遺跡。

  出現在古飛眼前的景象,卻是一片無盡的荒原與林木。

  但是,老龜到了這片區域,明顯的謹慎了很多,他停了下來,而后打開內天地,將在內天地之中修煉的妖王火麒麟,小青,與他那一尊手持黑棍的尸將分身放了出來。

  在這里,他已經不怕被佛土之中的大和尚所察覺,可以盡情施為。

  小青顯然還認得古飛,從老龜的內天地之中出來之后,立時便飛向了古飛,在他身旁盤旋飛舞,顯得親密無比。

  “古飛……”百丈三爪青蛟,口吐人言,巨大的蛟首停在了古飛的身前,一雙碧綠如同神玉一樣的眼睛,望著古飛,激動無比。

  “呵呵!小青,好久不見啊!”古飛見到小青,也是很高興,當日,他在南荒遇到小青之時,小青不過是一條只有一根筷子大小的小青蛇,而如今,小青已經蛻變成了一頭蛟龍。

  不得不說,老龜確實有些手段,竟然那么快便激發了小青的蛟龍血脈,令小青蛻變成了一條三爪蛟龍。

  “走!”老龜直接跳上火麒麟的背上,而后騎著火麒麟,無比拉風的沖進了前方那片無盡荒原與林木的未知地域。

  “上來!”小青向古飛說道。

  古飛聞言,卻也沒有猶豫,直接躍上了小青的背上,而后,小青便馱著古飛向前飛騰而去。

  古飛腳踏蛟龍,騰空于天地之間,瀟灑無比,出塵如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