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三十二章 來勢洶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正午時分,上清宗與廣成仙派一眾高手,齊聚太玄門山門之外,廣成仙派老怪物軒轅老怪,上清宗老宿林傲蒼,分別傳音。()

  雖然說是前來拜山,但是卻有著向太玄門示威的意味,二三十名絕世高手的到來,也確實令太玄門大為緊張。

  “唰!”、“唰!”、“唰!”……

  太玄九峰之上,接連沖出了道道璀璨遁光,陣陣浩瀚的法力波動在天地間浩蕩,每一道遁光,便是一名絕世高手。

  十幾道遁光,透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直接向著山門方向御空飛去,如同道道神虹,劃過天宇。

  這個時候,整個太玄門沸騰了起來,所有弟子盡皆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從太玄山上各處走了出來。

  軒轅老怪與林傲蒼的話語,傳遍了整個太玄山,太玄九峰之上的每一個太玄門弟子,盡皆聽得清清楚楚。

  “當!”、“當!”、“當!”……

  八峰拱衛的太玄峰之上,響起了悠揚的鐘聲,鐘聲穿透虛空,有著莫測的力量,無視任何阻隔,傳遍了整片太玄山山脈。

  一些久已經不問世事的太玄門老宿,也被鐘聲驚動了,紛紛走出潛修之地,而后架起遁光,向太玄峰而去。

  九脈弟子,在聽到鐘聲之后,也都向著太玄峰匯聚而去。太玄峰上的鐘聲,只有在發生重大事情之時,才會響起。

  那是召集全部門人弟子的信號,聽到鐘聲的太玄門弟子,無論長在做什么,都要馬上放下手中的事情,向太玄峰聚集而去。

  從太玄九峰之上沖出的遁光,很快便來到了太玄門山門上空,太玄門掌門玄天道人,帶領其他八脈首座,從天而降。

  “軒轅道兄,林道兄,小弟迎接來遲,還望恕罪才好!”玄天道人降下遁光,而后帶著一眾師弟,向聚集在山門外的軒轅老怪與林傲蒼等人迎了上去。

  玄天道人身后那七位首座的臉色卻是不那么的好看,上清宗與廣成仙派的人,很顯然是已經事先約好,想要給太玄門一個下馬威。

  軒轅老怪身穿白衣,是一個一頭白發的冷峻青年,而站立在軒轅老怪身旁的哪一位上清宗老宿,卻是一名胸前飄著三縷黑須,樣貌清奇的中年道人。

  無論是軒轅老怪,還是林傲蒼,他們都要比玄天道人出道還要早,玄天道人自稱小弟,眾人也并沒有感到有絲毫不妥。

  畢竟,修煉界是一個以實力說話的地方,玄天道人雖然是太玄門掌門,但是,他的修為,比起軒轅老怪與林傲蒼來說,還是弱了一些。

  軒轅老怪與林傲蒼的壽元已經所剩無幾,他們如果再不突破目前的修煉桎梏的話,最多也就只有十幾二十年可活。

  玄天道人很清楚這種壽元將盡的人的可怕,因為壽元將盡,他們不怕死,可以肆無忌憚,沒有任何顧忌。

  什么人最可怕?不怕死,沒有任何顧忌的人,最可怕。

  “玄天道友,相信我們的來意,你應該很清楚吧!”軒轅老怪那冷峻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大有深意的望著玄天道人。

  玄天道人與七脈首座,站立在山門內,他們并沒有走出山門,而軒轅老怪與林傲蒼等人,卻是在山門外。

  上清宗,廣成仙派,兩家的老宿,與太玄門一眾高手之間,卻是隔著一座白玉牌坊。

  “軒轅道兄為何這樣說!?道兄為何而來,小弟怎么會知道?”玄天道人的臉上水波不驚,并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的波動。

  山門外,廣成仙派與上清宗一眾高手聞言,頓時便有點騷亂起來,他們全都對玄天道人等怒目而視,似乎很是激動。

  “哼!”這時,那上清宗的老宿林傲蒼冷笑一聲,上前一步,冷冷掃視著山門內的玄天道人,說道:“玄天道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既然已經找到那人,并且將他帶回了太玄門,卻不通知我們,難道你想要獨吞那件東西不成?”

  “是啊!太玄門實在太過分了。”

  “哼!說什么三大道門同氣連枝,原來都是在放屁!”

  “三大道門的聯盟,看來維持不下去了!”

  “太玄門最好解析清楚!”

  白玉牌坊外,廣成仙派與上清宗的老宿們,群情激動,有人更是直接便向玄天道人等人大聲指責起來。

  這個時候,玄天道人身后的天空之上,停著不少遁光,太玄門的老宿,有的聽到了召集門人的鐘聲之后,駕馭遁光去了太玄峰上的太玄殿,而另一些老宿,卻是直接向山門而來。

  但是,這些老宿卻也不愿出面,只是停在空中,密切注意著山門處的動靜,如若真的有什么情況發生,他們便會馬上出手支援玄天道人等人。

  太玄門太玄峰上的鐘聲響起那一刻,九峰九脈弟子,便馬上向著太玄峰匯聚而去,不時可以見到,有遁光從外圍靈峰之上沖天而起,向被八峰拱衛在其中的太玄峰飛去。

  “怎么,到了這個時候,難道玄天道友還不打開護山大陣,讓我們進去嗎?”軒轅老怪一頭白發無風自動,隨即,一股極其隱晦,但是卻令人心悸的劍氣,從他身上透發而出。

  玄天道人與七脈首座,見到這一幕,都不禁動容,別說那二三十個上清宗與廣成仙派的絕世高手了,就是軒轅老怪與林傲蒼兩人,便已經不容易對付了。

  軒轅老怪與林傲蒼,都是縱橫天下七、八百年的御虛巔峰境界強者,他們的修為比之一般御虛九重天強者,更加可怕,更加恐怖。

  因為他們離那半神境界,只差一線,可以說,軒轅老怪與林傲蒼,都是半只腳已經邁進了半神境界的老怪物。

  “掌門師兄,現在怎么辦!”朝陽道人向玄天道人傳音說道。

  其他支脈首座的傳音,也隨即在玄天道人的耳邊響起,玄天道人不禁皺了皺眉頭,要來的,終究要來啊!

  玄天道人很清楚,古飛回山的消息,是絕對難以完全封鎖的,三大道門之間,各自都在對方那里布下眼線。

  三大道門雖然同氣連枝,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這樣的事情,在三大道門內,其實也算不了是什么秘密。

  廣成仙派與上清宗的人,今天是誓不罷休的了,玄天道人沉吟了一會兒,而后才一揮袖袍,大聲說道:“打開山門,迎接貴客!”

  玄天道人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

  “轟隆隆……”

  隨即,虛空之中產生了如同悶雷在轟鳴的聲響,山門外的那一座白玉牌坊,透發出了璀璨的靈光。

  虛空開始震蕩起來,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在白玉牌坊上浩蕩而出,而后,一道仿似是虛空之門的門戶,出現在了牌坊之下,一股奇異的力量從白玉牌坊上浩蕩了開來。

  看似什么也沒有的虛空,其實存在著一股看不見的莫大力量,將軒轅老怪等于擋拒在山門之外。

  要不然,軒轅老怪與林傲蒼,早就帶著兩派高手,直接沖上太玄峰了,那里還會聚集在太玄門的山門外?

  太玄門的護山大陣,是道門一絕,下接地氣,上引星辰之力,凝聚天地大勢,就算是半神,也難以撼動。

  就在玄天道人將廣成仙派與上清宗的接引進太玄門之時,翠靈峰之上的洞府大門正在徐徐打開。

  召集門人的鐘聲,擁有莫測的穿透力,就算是處在深度入定之中的修士,也會從修煉狀態之中醒轉過來。

  古飛也不例外,他正在參悟那烙印在心間的那一道玄之又玄的無上大道烙印,處在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

  鐘聲如同暮鼓晨鐘,將古飛從玄妙的武境之中喚醒了過來,而后,古飛便走出了洞府。

  這十天以來,他不斷嘗試去參悟那烙印在心間的無上大道烙印,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修為境界不夠,他似乎難以真正觸摸那無上大道。

  就算是如此,古飛也在這十天之中獲益匪淺,修為雖然沒有提升,但是心境卻有所提升,令他仿佛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他對“武”的認識,又深了一層。

  古飛出到洞府外面,立時便感覺到山中的氣氛似乎很不對經,他見到不時有遁光在各座靈峰之間往來。

  無數門人弟子,都在向著太玄峰匯聚而去,門中似乎發生了大事,而且不是一般的大事,要不然,也不會敲響神鐘,召集門人了。

  就在古飛正要騰空而起,向太玄峰御空飛行而去之時,忽然,一道璀璨的遁光,像是一道神虹,從太玄峰上沖天而起,而后向著他這邊飛來。

  “嗯?她怎么會來翠靈峰?難道又是為了長生草?門中那些老宿們,終于還是等不及了嗎?”古飛心想。

  “唰!”

  破空聲傳來,那道從太玄峰上飛出的遁光,很快便來到了近處,古飛只覺得眼前神光閃爍,光芒之中,一個老道婆從空中飛降而下。

  “見過齊師姐!”古飛見到來人之后,連忙行禮道。

  “呵呵!古師弟無須多禮!”遁光散去,古飛前方的空地上,現出了一個鶴發雞皮的老道婆來。

  叫一個老道婆作師姐,古飛怎么都覺得有些別扭,有些不自然,因為自己那個便宜師尊的關系,門中那些老宿都對自己客客氣氣的,這種變化,令古飛感到有些不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