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零七章 真正的蛻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聽到軒轅老怪的召喚,來到附近的廣成仙派高手,有四人,其中兩個老人,一個白發白眉,矮矮胖胖,一個卻是頭發花白,高高瘦瘦,而兩外兩人,一個是身材高大的黑臉中年人,另一個卻是如同軒轅老怪一樣,是一個青年人。

  修煉界,最不可信的就是容貌,修煉有成的高手,有的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但有的卻能青春永駐,望之如少男少女,一名少年,或許便是一名老怪物。

  那四人聽到軒轅老怪的命令之后,立時便領命,而后駕馭劍光,向著古飛藏身的那片樹林飛去。

  這個時候,古飛渾身生命精氣洶涌澎湃,他想要收斂氣息都做不到,他難以躲避過那些絕世高手的感應。

  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靈識強大無比,動念間,可以感應方圓百里的動靜,在他們的感應之下,古飛身上那旺盛的生命氣息,就如同黑夜之中的明燈一樣的醒目。

  “唰!”、“唰!!”、“唰!”、“唰!”,四道劍光,頃刻間便出現在了古飛的所在的那棵大樹的上空。

  古飛一動不動的盤坐在大樹之下,渾身輕輕顫抖著,腹中依舊涌動出一股股龐大的生命精氣,那一片長生草的葉子所蘊含的生命精氣,依舊沒有完全煉化。

  “大意了……”古飛心中暗暗焦急,他有點后悔服下那一片長生草的葉子了,體內那股龐大到了極點的生命精氣,差點將他的身體撐爆。

  如果他不是一名武者,肉身堪比靈寶,而是一名尋常的脫凡修士,說不定真的會被體內那翻滾涌動如同驚濤駭浪一樣的生命精氣撐得筋斷骨折。

  即便如此,古飛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仿佛如同皮球一樣膨脹了起來,渾身涌動的生命精氣,不能發泄而出。

  浩瀚的劍氣波動從空中傳蕩下來,而后,林中劍光閃動,四道匹煉般的璀璨劍光,破空而下,而后,四道劍光隱去,四道人影在劍光之中顯現而出。

  “咦!”那名白發白眉,矮矮胖胖的老者,一見到古飛如此模樣,不禁吃了一驚,古飛身上浩蕩而出的生機,實在太過旺盛了。

  “他……不會是服食了長生草吧!”另一個頭發花白,高高瘦瘦的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眾人聞言,頓時變了臉色,但是,卻也不知道長生草的藥性如何,但是,看古飛雙眼緊閉,大汗淋漓,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他們也隱約猜到,古飛是服食了什么天地靈萃,要不然,他身上的生命氣息,不會如此旺盛。

  “青陽子,帶他走!”白發白眉的矮胖老人向那黑發青年說道,這里不是善地,充滿不確定的變數,軒轅老怪還在與那大魔頭楚戈交鋒,而且,其他人也能尋來。

  “是!師叔!”那黑發青年青陽子,立時領命,而后走上前去,伸手向古飛的肩頭便抓去。

  但是,當那青陽子潔白修長,仿佛泛著一層晶瑩白光的手掌,搭在古飛的肩頭上那一剎那,青陽子的臉色立時便變了。

  “蓬!”的一聲,那青陽子搭在古飛肩頭之上的手掌,竟然彈了起來,青陽子只覺古飛的肩頭突然爆發出一股大力,不但將自己的手掌震飛了開去,而且,那股大力,竟是沿著自己的手掌,向著自己胸口撞來。

  如被那股大力撞中,即便青陽子有著御虛境界的強大修為,肉身也要受點傷不可。劍修之士,一生精力,一身本領,盡在手中長劍之上,肉身甚至比不上古飛強悍。

  這也是為何,修道者,神通者,都不敢讓真正的武者近身的原因,一旦被武者近身,將會兇險無比。

  青陽子臉色大變,連忙向后退去,他想要化解這股向自己撞來的力量。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青陽子竟然連連退出十丈之外,才化解了那股向他胸口撞來的巨力。

  “怎么回事!?”白發白眉的矮胖老人皺眉問道,要知道,青陽子可是御虛境界的修為,竟然被一個只有脫凡境界的修士震退,這簡直就是說出去都沒有人會相信的事情。

  所有人都驚訝無比,實在難以置信,一個脫凡境界的修士,是如何震退一個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的。

  “哼!我來!”那老人一拍法寶囊,一道霞光立時從法寶囊內沖出了出來,霞光之中,裹著一個白玉瓶子。

  “收!”

  老人捏動靈訣,朝著那玉瓶一指點出,那玉瓶立時便快速放大,同時瓶口噴涌出一股莫大的吸扯力,向著古飛卷去。

  遠處,傳來了陣陣如同如海狂潮一般恐怖的能量波動,兩股強大的氣息,在天地間浩蕩,巨響聲不斷傳來,震蕩群山。

  軒轅老怪與那大魔頭楚戈,依舊在大戰,似乎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那矮胖老人不想遲疑,直接祭出了法寶,想要將古飛收那只玉瓶之中。

  那玉瓶,化成作小山般大小,那瓶口,就像是一個無底黑洞,莫大的吸扯力,瞬間將古飛籠罩。

  “歸化瓶?”高瘦老人與另外兩人都吃了一驚,他們與矮胖老人是同門,自然知道這件法寶。

  “別傷了他性命!”高瘦老人急忙出聲說道,但是他并沒有出手阻止,任由那白發白眉的矮胖老人施為。

  “知道了!”矮胖老者答道。

  大如小山的玉瓶,透發出陣陣霞光,仿佛有道道仙氣在繚繞,晶瑩剔透的玉瓶之上,隱隱浮現出了道道玄奧的符文。

  “想不到到師叔竟然已經將這件古寶煉化了!”黑發青年青陽子望著天上那白玉瓶子,吃驚的說道。、

  一股古樸的氣息,從那符文之上,透發而出,浩蕩出陣陣驚人的能量波動,瓶口透發出的可怕吸力,形成了一股旋風,已經扯動了古飛的身子。

  古飛雖然雙眼緊閉,全力運轉玄功,想要盡快煉化體內那股浩瀚無匹的生命精氣,但是,對外界所發生的一切,依舊知道得一清二楚。

  古飛自覺得一股大力,將自己緊緊束縛住,想要將自己拉扯而起,這個時候,他難以動彈,焦急無比。

  然而,就在古飛將要被玉瓶吸扯而起,透進玉瓶之中的時候,“嗡!”的一聲,古飛身上突然傳出了一聲清脆的劍鳴。

  劍鳴之聲,如同九天鶴鳴,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在林中傳蕩,林中每一個人,盡皆感應到了一股隱晦的劍氣波動。

  古飛只覺得體內那股神兵精氣在震蕩,渾身氣血似在燃燒,血肉之中透發出陣陣劍氣波動,劍氣透體而出,竟是抵擋下了玉瓶的吸力。

  那四名絕世高手,都是廣成仙派的名宿,劍道修為高深莫測,在感應到古飛身上透發而出的那股隱晦的劍氣波動之后,盡皆都立時變色。

  那股劍氣,竟是令他們紫府之中的道嬰震動了起來,廣成仙派的功法,走的是劍仙之道,凝結的道嬰,也與眾不同。

  那是劍嬰,乃是以無盡劍元,凝結而出的劍道嬰兒,紫府丹田之中,充溢著無盡劍元,那劍元,可化為劍,也可散布全身。

  到了這種境界,他們自身便是“劍”,本命飛劍,已經完全熔煉進了體內,成了體內劍元的一部分。

  感應到古飛身上的那股劍氣波動,青陽子等人體內的劍元,竟然受到了影響,紫府道嬰似乎有點懼怕古飛身上的那股氣息。

  “怎……怎么會這樣!”白發白眉的矮胖老人身形一晃,體內劍元竟然有點失控的跡象,法力運轉頓時停滯了一下。

  矮胖老人立時便難以控制住天上那變化得如同小山一樣大小的玉瓶,那玉瓶快速縮小,變成了一只有半尺長毫無光華的古樸玉瓶。

  那老人似乎很緊張那玉瓶,慌忙伸手接住從天上掉下來的玉瓶,而后小心翼翼的收進法寶囊之中。

  這個時候,古飛身上那股隱晦的劍氣波動也逐漸退卻,而后徹底隱入他的身體之內,再也沒有一絲劍氣傳出。

  神秘劍器,是瑰寶級神兵,已經不容置疑,即便是一柄只剩下劍柄的殘劍,也擁有莫測的力量。

  “他的身上……”青陽子臉色數變,看向古飛的目光,逐漸變得熾熱起來,仿佛在看著一件瑰寶一樣。

  “你也感應到了?”那一直不出聲的黑臉大漢,這時也開聲了。

  旺盛到了極點的生命精氣,在古飛體內浩蕩,淬煉著他的肉身,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體正在崩碎,感受到崩碎的血肉,又重生而出。

  晶瑩的骨骼,布滿了裂痕,無盡的痛楚,隨著他那敏感的神經,全部傳到了大腦之中,血肉筋骨,在崩裂,但同時又在重生。

  破而后立,寶體方能大成,這是真正的破而后立,古飛的肌膚之上,開始出現道道裂痕,仿佛一件精美的瓷器被震裂了一樣。

  裂痕之中,可以見到那鮮紅的血肉,甚至可以看見血液在流動,但是,卻沒有精血從那越來越多的裂痕之中滲出來。

  “這……”

  四人又是大吃一驚,古飛身上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即便他們是見多識廣的御虛境界絕世高手,也震驚到了極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