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佛主傳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是一方郁郁蔥蔥充滿生機的天地,方圓數十里,只有一座小山,山下一個小湖,再遠的地方,便是那混沌地帶。()

  這一方小天地,可以說的上一方靈地,靈氣充溢,小山上種植著各種難以說出名字的靈樹,一道溪流從山壁上傾瀉而下,落入下方的小湖之中。

  湖邊有一座涼亭,四周是一片紫竹林,這里沒有風,很靜,湖水清澈,平靜如鏡,不時可以見到游魚游動的身影。

  天上沒有太陽,但是這一方天地卻如同白晝,亮光不知道從何處而來,這是一方小天地,而且是一方不完整的天地,天地的特征幾乎沒有,日月星辰,更不見,也沒有白天黑夜的更替。

  有的只是光亮,和那數十里方圓的山嶺,小湖,竹林,還有那無數不知名的樹木花草,甚至于靈氣繚繞的靈萃。

  湖邊的涼亭之中,傳出爽朗的笑聲和話語聲,有兩個人正在亭中一邊喝著美酒,一邊在聊天。

  那醇酒之香,從亭中飄了出來,在湖邊繚繞。

  “哈哈……,老龜,能見到你實在高興。”亭中,一個白衣青年大笑著,仰喝干了手中的一大碗美酒,神情豪邁。

  青年的對面,坐著一個抱著酒壇子,明顯已經有幾分醉意的龍頭人身的家伙,那家伙舉起酒壇子,咕嚕咕嚕猛喝幾口,而后一抹嘴角的酒跡。

  “痛快,人生如能常常如此,真是一大樂事啊!但愿長醉不復醒啊!”那龍人身的家伙無限感嘆的說道。

  “喲呵,你老龜什么時候也變得如此感性起來了?難道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白衣青年說道。

  “哐啷!”老龜將酒壇子狠狠的砸碎在地,而后一伸手,抓起石桌上的一壇酒,拍開封泥,向著古飛一推酒壇,說道:“臭小子,我們今天不醉無歸。/”

  “哈哈……不醉無歸?這里似乎是你的內天地啊,我還能歸去那里?”古飛這時也有了幾分醉意,一張臉已經有些泛紅了。

  老龜不管古飛,抱著酒壇子便大喝了起來。

  “好!不醉無歸就不醉無歸!”古飛見老龜大口喝酒,心中不禁豪氣頓生,也拍開身前酒壇的封泥,抓起滿滿一壇美酒,便大口喝了起來。

  老龜與古飛久別重逢,互相訴說了別后經歷之后,老龜便與古飛在亭子之中飲酒聊天,不亦樂乎。

  酒不醉人人自醉,以古飛和老龜的修為,就算是天下間最烈的酒,也難以令他們有醉意。不過,老龜與古飛這個時候卻真的有點醉了。

  古飛從老龜口中得知,原來,這老龜竟然被傳送到了西土佛國的圣地,佛土靈山之上,并霸占著靈山之上的一道大地靈脈,一邊修煉,一邊禍害靈山之上的生靈。

  原本祥和平靜的佛門圣地靈山,從此不得安寧。

  日子久了,山上的一些大德高僧,便開始現,原本成群的仙鶴,不見了蹤影,平時常見的靈鹿,不再出現,棲息在靈山之上的仙禽,接連失蹤。

  靈山上修煉的佛門高僧覺得不尋常,追查之下,卻現,那些不見了的仙鶴啊,靈鹿啊,飛禽走獸啊,都填了老龜的五臟廟了。

  靈山的那些大和尚們,不敢對老龜如何,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

  靈山上的大和尚們,都在暗暗向傳說之中的佛主祈禱,千萬保佑那老龜不要在靈山之上干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這幾年,靈山上的大和尚們,可謂是過的提心吊膽,連修煉都耽誤了不少。

  然后,老龜在數個月前,終于在靈山之上作出了那些大和尚們最不愿意見到的足以震動整個佛土的天大事情來。

  當古飛聽老龜說起這件事情之后,不禁對老龜佩服得五體投地,這個家伙,竟然去掘了傳說之中的佛主之墓。

  老龜實在膽大包天,佛主,那可是傳說之中,開天辟地以來,天下間衍生的第一尊佛陀,絕對是世間最古老的大能。

  傳說,開辟一方佛土,無所不能的佛主,隕落之后,被門人弟子葬在了佛土圣地,靈山之巔,供西方佛土萬千佛門弟子朝拜。

  老龜竟然去掘了佛主之墓,理由很簡單,他想要見一見這個傳說之中的佛主,于是,悲劇了。

  傳說之中的佛主,即便是在太古之時,也無疑是天地間最強大的幾個人之一,他隕落之后,尸骨一定不腐。

  要知道,佛家的不滅金剛真身,那可是足以媲美武者不滅體的可怕存在,能永存世間,不腐不朽。

  但是,當老龜摸上靈山上的佛主之幕所在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破開重重封印,打開存放佛主遺體的地宮之時,卻見到了令老龜也當堂驚得目瞪口呆的一幕。

  他并沒有見到佛主的尸身,但卻在一具透明的水晶棺材之中,見到了一個小和尚,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小和尚,安詳的躺在水晶棺之中。

  那水晶棺,不是凡物,似乎竟然是以五色神晶建造而成,其上閃爍著五彩靈光,將整個地宮映照得如同一方迷幻世界一樣。

  “傳說之中的佛主,是一個小和尚?”老龜當時便徹底呆滯了,他萬萬想不到,打開佛主墓,見到的卻是這樣的一幕。

  五彩的水晶棺之中,那白白嫩嫩的小和尚,就如同熟睡一般,栩栩如生,仿佛還能見到小和尚雙頰上的一抹紅暈。

  而后,當老龜想要打開五彩水晶棺之時,整個佛主之墓便震動了起來,透出萬丈佛光,那佛光,沖出靈山,照耀天地。

  是時,正當是月黑風高夜,靈山突異象,涌現萬丈佛光,立時便驚動了在靈山之上潛修的無數大和尚。

  無數佛門大德,感覺到了這股突然爆的無邊佛力,而后從潛修之地沖了出來,向著佛主之墓而去。

  整座靈山沸騰了,道道虹光從山上各處沖天而起,向著靈山最高峰沖去。而后,整片佛土也沸騰了,佛土廣闊無邊,擁有力的佛門大和尚,即便是遠隔千萬里,也感應到了靈山之上傳出的異樣。

  無數佛門高手,立時向著靈山匯聚而去。

  老龜醒悟過來之后,第一時間便是逃,他感應到無數佛門強者的氣息正在向佛主之墓而來,即便強如老龜,也立時變色。

  老龜很順利的逃出了佛主之墓,但是,他的麻煩也來了,也不知道佛門那些大光頭們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令五彩水晶棺之中的小和尚活了過來。

  那小和尚活過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收復老龜,要老龜成為他的坐騎。

  這一切,無不透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神秘,佛主之墓,絕對不簡單,似乎有著種種隱秘。無數佛門高手,似乎對那小和尚恭敬的很,似乎將小和尚當作了佛主一樣。

  于是,老龜更加悲劇了,無數佛門高手都想要將他擒下,獻給那小和尚,老龜不能再在靈山上呆了,直接卷包裹走人。

  那個從佛主之墓走出來的神秘小和尚,強的變態,竟然將老龜打敗,老龜只有狼狽之極的從西方佛土逃了出來。

  但是,令老龜差點暴走的是,那神秘小和尚也帶著一幫老光頭,追出了西方佛土,似乎不將老龜擒下,誓不罷休一樣。

  那幾個老光頭,都是佛門的太上長老,修為高深莫測,似乎都是活了無數歲月,碩果僅存的佛門大能。

  以老龜的本事,他甩掉了那幾個追蹤而來的佛門太上長老,但是那個小和尚,卻如同狗皮膏藥般,甩不掉。

  一追一逐,老龜與那小和尚竟然從西方佛土,進入了北地。

  騰龍大6浩瀚無邊,西方佛土與北地相隔萬萬里,距離之遠,實在令人難以想象,即便是強大的修士,來往兩地,也要花費不少時間。

  如果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往返于兩地,無論是走6路,還是走水路,往返兩地一次,都要花費數十年時間,凡人的壽元也不過是區區數十年罷了。

  來往西方佛土與北地一次,便要耗盡凡人的一生。

  當然,自從有傳送陣之后,修士們往返于各地都非常方便,但是,動用傳送陣,卻要消耗一種蘊含充沛靈氣的晶石。

  這種晶石,猶豫蘊含靈能,所以在修煉界之中,被稱為靈晶。

  如果是修道者想要啟動傳送陣,又不想消耗靈晶的話,便可以直接輸送法力進傳送陣之中,以自身法力啟動傳送陣。

  老龜與那小和尚,卻不是通過傳送陣的傳送到達北地的,而是直接從西方佛土,越過千山萬水,走過無盡地域,花費了數個月時間這才到達北地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老龜依舊繼續悲劇下去,他覺,自己使盡了各種方法,就是甩不掉身后那個小和尚。

  這便是老龜這幾個月以來。悲劇到了極點的遭遇。

  湖邊涼亭之中,古飛與老龜開懷暢飲,石桌旁邊,堆滿空酒壇,最后,兩人盡皆醉倒在了涼亭之中,趴伏在石桌之上。

  一方天地,平靜了下來,不知道從何處吹來的微風,拂動了亭子旁邊的紫竹,吹皺了如鏡的湖面。

  很快,這方天地的平靜,又被打破了,如雷一樣的鼻鼾聲便從亭子之中傳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