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二十六章 陰謀截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品書網正在為您載入數據,請等待...

第三百二十六章陰謀截殺  夜幕之下,北燕最北的一座人類聚居的城池北陵城,燈火通明,城門處,不斷有修士進出,北陵城之中充滿著一股壓抑的氣氛。

  有一股山雨欲來的氣息,籠罩住了這座城池。

  北陵城,很多年都沒有如此熱鬧過了,白天那一戰,吸引了整個騰龍大陸修煉界的目光,有收到消息的修士從四面八方匯聚向北陵城。

  有魔頭從極北魔域出來,不但滅殺了北陵關上的全部守將,徹底毀了北陵關,并與兩大絕世高手大戰不休的消息,早已傳遍全城。

  正當入夜,北陵城之中的酒樓客棧很熱鬧,大量涌進北陵城的修士,幾乎定下了全城客棧的房間。

  有大門派,大勢力的人,更是一砸千金,一出手便包下整間客棧,北陵城之中最高興的人恐怕就是客棧老板們了,修者們的錢,好賺啊。

  畢竟,修士悟道修真,追求的是長生之道,對錢財看得極淡。

  在北陵城城東的繁華地帶,有一座全城最大,最高,最好的酒樓,酒樓各層座無虛席,眾人推杯換盞,談古論今,氣氛極其熱烈。

  但是,眾人談論得最多的話題,正是白天北陵關那三大絕世高手的一戰。

  “老陳,你聽說了嗎,仙魔深淵對面的魔頭要出來了。”

  “不是吧!我聽說仙魔深淵對面的魔人與中原修煉界似乎有協議,他們是不能隨便出來的,極北魔域的魔人難道敢撕毀協議不成?”

  “嘿嘿,你沒見到嗎,城中的修者比白天多了好幾倍,似乎中原修煉界各大勢力的人都來了,恐怕他們要與極北魔域之中的魔人開戰了。”

  “不會吧!”

  說話的是兩個身穿青衣的中年修士,大廳外的人,大多都是修煉之士,他們的說話雖然很輕,但是還是被不少人聽到了。

  “小姐,他們說的是真的嗎?白天你要是帶著奴婢一起去,奴婢也能見識一下那些所謂的絕世高手啊!”包間之中,坐著一個綠衣女子在自斟自飲,她的身旁,站立著一個小侍婢。

  這個小侍婢穿著淡綠色的衣裙,長的精靈可愛,尤其一雙黑眼珠,充滿靈性,如同兩個黑得發亮的黑寶石一樣。

  但是,她似乎不是人類,她生有一對樹立的毛茸茸的長耳,那是獸類的耳朵,她是一個已經可以化形的“妖”。

  如若讓人看見有人竟然可以令化形的“大妖”當做侍婢來使喚,必定讓人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要知道,可以化形的“妖”已經可以稱之為“大妖”,這樣的“大妖”實力非常恐怖,足以和人類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相提并論。

  人類之中的御虛境界的修士,那是可以不借外物,便能騰空而起,遨游天上地下的絕世高手,是站立在修煉界金字塔最頂端的大人物。

  “要是帶你一起去,那就真的天下大亂了。”那名神秘女子說道,她的右肩蹲伏著一頭拳頭大小的紫色小獸,正是那頭三眼紫貂。

  這頭三眼紫貂,正雙爪捧著一塊鴿蛋大小的火紅色晶石,在啃嚼,“喀嚓!”、“喀嚓!”堅硬無比的晶石,竟然被小獸一小口一小口的咬了下來,吞進了肚子里。

  只一會兒,那塊鴿蛋大小的火紅晶石,便被小獸啃嚼了一大半。

  “可惜,奴婢來的晚了一點。”那名小侍婢失望的說道。

  “還不晚,楚戈那個魔頭似乎出現了什么問題,陷入了瘋狂之中,他逃進了雪林深處,你要是想找人打架的話,應該還可以找得到他!”綠衣女子淡然說道。

  “真的?那我去了!”那小侍婢聞言頓時雙眼放光,似乎興奮之極,而后空間一陣扭曲,那名小侍婢便消失在了包間之中。

  “這小丫頭掌控虛空的能力越來越純熟了,讓她去和那些高手玩一玩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綠衣女子說道。即便在包間之中,她的面目依然是朦朧一片,她依舊以法力掩飾了自己的真容。

  這時,她忽然放下了手中的酒壺,隔壁包間的淡話,引起了她的注意,隔壁包間之中,有人用了摒絕聲音的小法術。

  但是,這種小法術,對綠衣女子來說,根本沒有用,只要她想聽,就一定能夠聽得到包間內的每一個人的說話。

  “大伯他們為何還沒有回來?難道他們四個出手,都殺不了古飛那小子?”一個聲音在隔壁包間響起。

  “兄弟,別急,有大伯他們出馬,就算那小子有三頭六臂,也難逃得了性命。”另個一聲響起,似在安慰剛才說話的那人。

  綠衣少女聽得出,第二個人的語氣雖然平靜,但也略帶緊張。

  “你們哥兩個怎么回事,我小姑可是我北堂家近百年來,最有希望破入御虛境界的人,以她的修為,難道還能讓那小子逃了不成?”又有人出聲說話了。

  “北堂傲,你要知道,如果那人不死,我們兩家都沒有好日子過。”第一個說話的人似乎對那人的不以為然有些不悅。

  “嘿嘿,東方晨,你們哥倆似乎已經于那小子結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了吧!他回來,恐怕第一個就要找你算賬,還沒有輪得到我的頭上來。”北堂傲冷笑說道。

  如果不是東方兄弟在推波助瀾,其實北堂傲叔侄與古飛之間的恩怨,也并非沒有辦法化解,也不會搞到如此勢不兩立的地步。

  隔壁包間的三個年輕修士,正是東方兄弟與北堂傲。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東方晨沉聲說道,語氣冷得嚇人,他似乎已經被北堂傲的說話激怒了。

  “好了,你們都少說一句,現在我們應該團結起來,解決眼前這個大麻煩。”東方龍出聲勸解道。

  “哼!”北堂傲冷笑一聲,不再言語。

  “你……”東方晨氣結,這北堂傲也太小看人了,大家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但北堂傲人如其名,實在狂傲,這讓東方晨很不爽。

  “兄弟……”東方龍又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是不和一些人一般見識的。”東方晨說道。

  隔壁包廂中的人似乎鬧得很不愉快,所有人都沉默了,一會兒之后,那三個青年修士便不歡而散,離開了酒樓。

  “人類世界真是復雜,你爾我詐,那里像我們妖族,全憑實力說話,簡單得多。”綠衣女子伸手摸了摸蹲伏在肩頭上的紫貂的小腦袋,淡淡說道。

  這時,那三眼紫貂,已經將雙爪捧著的火紅晶石全部啃嚼下了肚子,正半閉著雙眼,舒服的靠在綠衣女子的脖子上。

  東方兄弟與北堂傲來到北陵城,當然并非偶然,甚至可以說,他們為了這次截殺,已經準備了數個月。

  原來,在半年前,太玄門門主玄天道人與門中幾位早已不問世事的長老,一起以古飛留下的元神青燈為引,施展三界六道搜魂尋蹤之法,得知古飛不但沒有被困死在虛天境內,而且還從虛天境之中出來了。

  這兩三年以來,古飛的元神青燈一直不滅,這成了東方晨的一個心病,如果不是他在空間通道之中出手阻攔,古飛也不可能失陷在虛天境內。

  古飛的元神青燈不滅,他便一刻也不得安寧。

  同門之中,大師兄李靈風與那掌門一脈的弟子紫羽,還有其他支脈的一些原本比自己還不如的弟子,早已經突破了醒我境界的桎梏,成功凝結道丹,破入脫凡之境。

  而東方晨卻心神不寧,難以將全副心神投放在修煉之上,修為難以寸進,兩三年間,看著一個個同門師兄弟成功結丹,而自己卻是被阻擋在了醒我境界的最后一道關卡之上,這讓東方晨羞愧不已。

  古飛不死,心病不去,他的修為恐怕會一直被桎梏在醒我境界,不得寸進。

  當得知玄天道人派丹臣子手持元神青燈,下山尋找古飛之時,東方晨也隨即行動了起來,他絕對不能讓古飛回到太玄門。

  如果古飛活著回到太玄門,自己將死無葬身之地。

  出手謀殺同門的大罪,足夠讓他賠上自己的性命,而且還要讓東方世家的蒙羞。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發生的。

  于是,便有了四大神秘高手截殺古飛與北陵關外的事情發生。

  不過,那四個老一輩高手現在卻惹到了大麻煩,他們為了追殺古飛,無意間闖進了一處根本不可能在被冰雪覆蓋的北方地域出現的叢林之中。

  “請此間主人出來說話!”北堂月一雙眼眸神光燦燦,掃視八方,但她根本難以發覺林中那個神秘少女的蹤跡。

  “你們要找的那個朋友我知道在哪里!”叢林間,忽然變得寂靜無比,除了眾人的話語聲,便再無其他聲響。

  “如此多謝了!”東方老大說道,他們想不到事情會如此簡單。

  “但是……”叢林之中的那個神秘少女似乎有點遲疑。

  東方老大等人聞言心中一跳,北堂月連忙說道:“但是什么!”

  “但是……剛才我似乎聽到你們說要殺了你們所說的那個朋友啊,我很好奇,既然是你們的朋友,你們為何要置他于死地?”神秘少女清脆的聲音在林間響起。

  “這……”東方老大等人不禁對望了一眼,一時之間卻也不知道說些什么。

  本書。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權為原作者所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