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武技VS魔道神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古石橋上,古飛運轉玄功,煉化靈萃的藥力,他只覺得腹部位置如同有一團烈焰在延燒一樣,他服下的,是一棵火行屬性的靈萃,蘊含著龐大的火行靈氣。

  絲絲火氣從丹田之處輻射而出,而后涌進經脈,流遍安身,而后靈氣再從經脈,滲透進血肉筋骨,被血肉筋骨吸收。

  龐大的靈氣在快速修復著古飛的傷體,他那千錘百煉的肉身,已經可以很好的煉化吸收靈萃的靈氣。

  一株天材地寶所蘊含的靈氣,十成之中,古飛可以煉化吸收六成以上,只消耗浪費不足四成。

  如果是其他修士服下那株火行屬性的靈萃,充其量也只能煉化三四成藥力,這已經是極限,他們的體魄遠遠不如古飛。

  武者的力量來自于肉身,古飛的體魄比同階修士,要強大得多,肉身的力量,足以硬撼同級修士的法寶。

  火行靈力在古飛的體內浩蕩,一遍一遍的在他的血肉筋骨之中洗刷而過,龐大的靈氣不斷被肉身吸收,傷體在快速痊愈。

  赤色的氣芒在他體表透發而出,只一會兒,絲絲暗黑的液體便在古飛的毛孔之中滲透而出,那是體內的瘀血被逼了出來。

  古飛被楚戈以天魔刀劈了兩刀,雖然這兩刀都沒有真正劈中他,但是天魔刀爆發出來的可怕威力非同小可,照樣令他受到了莫大的沖擊。

  不但臟腑受到了劇烈的震蕩,產生了內傷,就是全身的骨骼,也多處出現了裂痕,古飛傷的不輕。

  不過,在天地靈萃的龐大靈氣潤養之下,古飛的傷體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愈,臟腑的內傷在快速好轉,骨骼的裂痕在快速消失,重新變得晶瑩如玉。

  古飛的骨體,在向“仙神玉骨”蛻變。

  這個時候,仙魔深淵旁的高空之上,不斷傳來如同悶雷般的巨大聲響,兩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向四面八方浩蕩而出,天地力量混亂到了極點,一方天地在凜動。

  兩大絕世高手如同化作了兩道閃電一樣,在空中劇烈沖撞,打出重重能量大浪,向對方滅殺而去。

  血色刀芒沖騰千丈,向四方劈砍而出,恐怖刀芒不時從天而降,如同血色天刀一樣,劈砍在大地上,塵土沖騰上了高天,留下道道恐怖的千丈刀痕。

  戰況激烈無比,金色霞光鋪天蓋地,萬千金光洞穿虛空,但是卻難以封困住那道魔氣繚繞的可怕身影。

  丹臣子處在了劣勢,他自煉的本命法寶,無論在威力上,還是在法寶的本質上,都難以和天魔刀相提并論。

  畢竟,天魔刀號稱天下魔道第一刀,已經生出了刀靈,乃是通靈魔器,在楚戈的催動下,展現出了莫大的兇威。

  每一刀劈出,血色的刀芒都充斥在天地之間,慘烈的破空聲,如同萬千妖魔在嘶吼,如同奪魂魔音,令人心神震蕩。

  那是另一種的攻擊,音波的攻擊,天魔刀吞噬了無數生魂精血,那是被刀靈吞噬的修士的無盡怨念,匯聚而成的摧魂蕩魄的可怕魔音。

  “轟!”、“轟!”、“轟!”……

  萬千金光與天魔刀激烈的碰撞著,每一次的碰撞,都是金芒崩碎,血色刀光無堅不摧,撕裂金色的光幕,直接劈砍了出去。

  兩人都已經用上了全力,丹臣子渾身法力洶涌澎湃,仿佛化成了一團金色的太陽,在空中極速移動,他不敢正面對抗天魔刀。

  他修煉的是金行法力,御虛境界的修為令他可以溝通天地,接引來天地之間的金行之力,法力近乎無盡。

  而楚戈,也是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魔威蓋世,也能以魔軀接通天地,引動天地之力,令體內魔元無盡。

  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已經觸摸到了各自的“道”,這樣的強者,很可怕,他們能夠溝通天地,御空飛行,真正做到法力無盡,能夠引動天地之力剎那間補充體內消耗的法力。

  兩大絕世高手直打的昏天暗地,浩蕩開來的可怕能量波動,令天地也失色。此刻,丹臣子的束發道冠已經不見蹤影,一頭長發披散了下來,嘴角溢血。

  本命法寶接連受到天魔刀的猛烈沖擊,令他的軀體也受到了震蕩。

  反觀楚戈,他也好不了那里去,每劈出一刀,體內的魔元大部分都要被天魔刀瞬間抽扯而出,令他有一種身體被抽空的感覺。

  御虛境界的絕世高手,在理論上,可以做到真元不絕,但是,如此巨大的消耗,也讓楚戈吃不消。

  天魔刀,就像是一個吸血的魔鬼,想要催動魔刀,便要消耗巨大的魔元,即便能夠溝通天地,接引天地之力來補充消耗的魔元,似乎也難以持久。

  補充魔元的速度,已經隱隱比不上消耗的速度了。

  “有種就別逃!”楚戈瘋狂大喝,雙眼布滿了血絲,他透發出了無比高昂的戰意,在這一刻他只想瘋狂的殺戮!

  但是,對手卻像一條泥鰍般的滑溜,根本不與他正面交鋒,令他生出了無從下手,有力無處使的感覺,這讓楚戈惱火不已。

  丹臣子的身法快絕,他靠速度,在楚戈的身周虛空不斷快速移動,向楚戈打出重重金色光影,向楚戈不斷激射而去,那是本命法寶所化的萬千金針。

  “可惡!”楚戈不斷咆哮,揮動天魔刀,將激射而至的萬千道金光盡皆絞碎。

  楚戈雖然憑借天魔刀兇威,占據了上風,但是,一時之間,正邪兩大絕世高手的交鋒,也難以分出誰勝誰負來。

  這時,東離破天終于趕到。

  “給我殺了古石橋上的那個小子!”楚戈直接向東離破天下令,他被丹臣子纏住,難以騰開手去擊殺古飛。

  “是!”東離破天立時領命,而后向著古飛沖了過去。

  兩人相隔數百丈,但是東離破天移動的速度如風似電,只是剎那間便逼到了古石橋前,當他踏上古石橋那一剎那,盤坐在橋上的古飛突然張開了雙眼。

  “古飛,你可以去死了!天魔屠神,血殺萬里!”

  東離破天長發亂舞,雙手劃動間,重重血色的能量狂濤浩蕩而出,照亮了天地,仿佛一個血色的世界,在他雙手之間開辟而出,向著古飛吞噬而去一樣。

  “唰!”古飛沒有站起,但身子卻是如同浮光掠影一樣向后退卻,在虛空之中留下道道殘影。

  他以極速身法,在邪異的血色世界的籠罩之下沖了出來,而后雙手在地上一按,身子沖天而起。

  “想要殺我?你還沒有那個資格!”古飛的眼眸之中激射出了兩道如刀鋒般銳利的眼神,而后直接一掌向著東離破天轟出。

  “轟隆隆……”一只五色的大手在古飛的掌前凝現而出,快速變得如同小山般大小,透發出了可怕的能量波動,向著東離破天印了下去。

  古飛一出手,便是大五行絕滅手,但是,他吃驚的發覺,他難以引動大天地之中的大五行的力量。

  古石橋下方,便是仙魔深淵,滾滾魔氣涌動澎湃,天地之力極度混亂,古飛難以借組天地五行之力,將大五行絕滅手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六道虛空!”東離破天動念間,使出了師傳神通,血色的世界仿佛突然塌陷了一樣,生出了一股莫測的吸力,想要將籠罩而下的巨掌吞噬進去。

  神通的力量似乎也受到了消弱,難以發揮到極限,五色巨掌直印而下,虛空的力量難以將之吞噬。

  “轟!”的一聲巨響,如小山般巨大的五色光掌與血色的世界猛烈撞擊在了一起,這是武技與魔道神通的正面碰撞。

  很顯然,武技與魔道神通的交鋒,是以力破法的武技更勝一籌,血色的世界崩碎了,五色光掌也暗淡了下來,但是并沒有消散。

  “碰!”

  東離破天直接被光掌擊飛出了古石橋外,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

  古飛從天上飄然而下,落在了古石橋上,經過短暫的運功療傷,他的傷體雖然沒有完全痊愈,但也好了八成。

  他發覺,古石橋,并不是一處適合戰斗的地方,仙魔深淵的暴亂力量,令天地之力混亂無比,難以引動外界的力量為己用。

  但武者的力量之源是肉身,因此,古飛所受到的影響不大,引動天地之力,對古飛來說,不過是一種輔助攻擊。

  “沒有天魔刀在手,你什么都不是!”古飛冷然說道,體內的傷勢依舊在痊愈,這就是強悍的肉身的優勢,修復傷體的能力,不是一般修士能夠比擬的。

  “豈有此理!”東離破天聞言不禁大怒,他一咬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而后,那那一口精血竟然不散,仿佛燃燒了起來,透發出無盡血光。

  血光之中,傳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惡波動,隱約間,可以見到道道虛淡不實的刀影在血光之中顯現而出。

  東離破天朝著身前血光一指,“蓬!”的一聲,精血所化的血光頓時爆散了開來,道道血色道影,破碎虛空般向著古飛鋪天蓋地劈砍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