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章 暗夜殺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脫凡七、八重天的魔道修者,元神強大無比,只要以氣機鎖定一個的氣息,只要這個人還在他的感應范圍,便絕對不可能就這樣消失的。

  如果這個人的氣息真的消息的話,那只有兩種情況,一種,便是這個人突然死了,第二種,便是這個人用了可以隔絕氣息的法寶,或是以一種極其厲害的潛藏術法,來阻隔體內溢出的氣息。

  但是,在那兩個趙家的神秘高手看來,古飛是中原北堂家的子弟,能夠打敗趙家最杰出的傳人趙木,即便在交手的時候,受了傷,也絕對不會突然橫死。

  難道中原北堂家族除了五行神通之外,還有一門極其高明的潛藏術法不成?

  黑夜之中,眼前的這片屋宇,大部分都透出了亮光,即便是在紅月城之中,入夜之后,也很少有人出來走動。

  入夜之后,紅月城中還出來走動的人,絕大多數都是身懷修為的魔道修者,普通人,一般都會呆在屋里。

  街道上很冷清,偶爾只有一些身穿黑衣的人影匆匆走過,與白天那熱鬧的氣氛,簡直有著天淵之別。

  沒辦法,即便是在紅月城,入夜之后,也一樣有危險,普通人,對于魔道修士來說,實在太弱了。

  當然,城中的魔道中人,也不會做得太過分,畢竟,那些魔道勢力,還是要在城中的凡人之中,收錄門徒的。

  城中的人口,是城中各大勢力的資源,也是這些家族得以傳承下去的最大資本,沒有人會在城中大開殺戒。

  “那家伙到底躲到那里去了!”站立在這片屋宇之中,最高的一座樓閣之上,一道籠罩在暗灰色死氣之中的人影,低聲說道。

  他身旁,站立著一個渾身魔氣繚繞的朦朧身影。

  “他一定還在這片區域里,一定是躲在某個角落。/”那道魔氣繚繞的朦朧身影,傳出了冰冷的話語。

  “再搜一遍!”那道身上涌動著令人心悸的死氣的身影如此說道。

  而后,兩道人影便分了開來,分別沖進了下方的屋宇樓閣之中,兩道人影,快速的在大街小巷之中移動。

  死亡的氣息,恐怖的魔氣,令這一方地域的居民,戰戰兢兢,惶恐不已,那趙家的兩大老一輩高手,根本沒有掩飾身上的強大氣息。

  遠處,有人在暗中窺視著這里的動靜,趙家出動兩大高手前來追殺古飛,已經被城中的幾大勢力覺察到。

  “豈有此理,那家伙到底躲藏在哪里!”那名渾身籠罩在死氣當中的身影,從一條小巷之中走了出來。

  而另一個身上涌動著如墨般的魔氣的身影,從重重房屋之中沖了出來,再次回到了最高的那座樓閣之上。

  魔氣之中透出了兩道可怕的神光,向四面八方掃視。但是,依舊是一無所獲,那名中原北堂家的年輕高手,似乎憑空消失了一樣,他吃驚的發現,他已經捕捉不到虛空之中的任何氣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變故突然發生,聽在小巷外面的那名死氣繚繞的身影,絲毫也沒有發覺,在就在他身后的黑暗之中,一只手伸了出來。

  一道暗淡的金色劍影,無聲的在那只從黑暗之中伸出的手上顯現而出,而后剎那間向著巷口的那道死氣繚繞的身影激射而去。

  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也沒有任何的氣息,仿佛,那道金色的朦朧劍影,是在另一片世界之中穿行一樣。

  那名趙家的高手,根本沒有覺察到身后的異樣,正想去和樓閣上的那名同伴匯合,但是,就在這時,那道金色的劍影,卻是無聲的洞穿了他身外的那層死氣。

  那名高手瞬間警覺,但是,已經遲了,那道金色劍影快如閃電般激射而至,在洞開了他身外的死氣之時,他才驚覺,如此近的距離,這名高手,根本難以閃躲。

  那名趙家的高手剎那間驚得灰飛魄散,他還沒有作出任何動作,那道朦朧的,虛淡不實的金色劍影,便“噗!”的一聲洞穿了他的腹部。

  “這……怎么可能,身后……那條小巷……明明沒有人!”那名趙家高手被洞穿腹部那一剎那,眼中的神采便潰散了開來。

  似乎全身力量,盡皆從腹部洞穿的那個血洞之中傾瀉而出一樣。

  身后出手偷襲的那個人,顯然很清楚魔道修士的弱點,那道虛淡不實的金色劍影,在洞穿趙家那名高手的腹部之時,也將他體內的魔丹一并擊碎。

  魔道修士與修道者一樣,魔道修士在丹田凝結而出的是魔丹,而修道者在體內凝結出的是道丹。

  這兩者并沒有什么不同,走的都是同一條路子,不同的只是力量的性質,一個修的是浩然正氣,一個修的卻是殺伐眾生的至邪至惡的力量。

  那名趙家高手并不就此喪命,而是踉蹌著向前撲出,他身后的那人,從黑暗的小巷子里走出來,正要給他致命一擊。

  然而,就在這時,那名站立在樓閣頂端的另一名趙家高手,卻已經發現了這邊的異樣,立時如同一團黑煙般向這里沖來。

  從巷子里走出的那人連忙又退回了巷子之中。

  “唰!”魔氣繚繞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巷口,伸手扶住那名搖搖欲墜的中年人。這時,這個被洞穿了腹部,擊碎了魔丹的中年人,身外的那一層令人心悸的死氣,已經消散。

  “你怎么了!”魔氣涌動,魔氣之中的難道魔影,透發出了強烈的能量波動,兩道神光從虛淡不實的身影之上激射而出,掃視向四周。

  “小……小心……他就在附近!”那名重傷的趙家高手顫聲說道,他的力量,仿佛已經流失得一干二凈,本是漆黑的頭發,竟然逐漸變得雪白。

  剛剛還是一名修為高深的魔道修士,現在卻變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翁,皮膚也快速失去了光澤,失去了彈性,皮膚褶皺。

  趙家那名不可一世的老一輩高手,在被人破碎魔丹之后,竟然快速的衰老,似乎被剝奪了無盡的生命力一樣,成了一個虛弱的老人。

  “他就在附近?是他傷了你?這……怎么可能!”那名扶住老人的趙家高手大驚,同時也難以置信。

  凌厲如刀鋒般的目光,掃視向四周,根本沒有發現任何古飛的氣息,虛空之中,也沒殘留任何金行力量的波動。

  “我沒有……沒有看錯……那是……那是一道金色的劍影。”老人顫聲說道,有氣無力,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追殺古飛之時的威風。

  魔丹被古飛一劍破碎,他已經是由高高在上的強者,變成了比普通人也不如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他……已經廢了。

  “吼!”魔氣籠罩的黑影,仰天咆哮,聲震長空,他怒啊,他們這一次,失算了,本以為出手擊殺古飛是一件輕松無比的事情,豈知不但沒有擊殺古飛,反被古飛廢了一名老輩高手的一身修為。

  這一地域的居民,在魔影的這一生怒吼之下,驚恐欲絕。

  “先回去再說!”那道魔影空自在冷清的街道上發狠,而后抓住已經變成了老翁的同伴的手臂,騰身而起,快速的離開了這片區域。

  敵在暗,我在明,而且已經有一人被廢,現在的情形,對趙家這兩名老輩高手來說,很不利,他們果斷的退走。

  而古飛一擊得手之后,也馬上遠遁。

  一道人影,在重重房屋之間無聲的穿行,一股莫測的力量隔絕了這個人身上的任何氣息,仿佛令他跳出了這一方天地之中一樣。

  不得不說,紅月城,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巨城,古飛從城西,穿過無數街道無數小巷,以他的速度,也要半個時辰,才來到城東。

  他躍進了一間無人的廢棄房屋,這間房屋的位置很偏僻,周圍很少人,荒廢的庭院,雜草叢生。

  破碎的門窗,在風中搖擺,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四下里很是寂靜,靜的讓人感覺到一股壓抑。

  古飛并沒有進屋,而是在屋前庭院之中的一棵枯萎了的大樹下盤坐了下來。與趙家的那兩名高手短暫的交手,令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內視之下,古飛發覺,自己那泛著淡淡的五彩霞光的胸骨,不但布滿了道道裂痕,就連臟腑也在那名趙家高手的一踢之下,被震傷了。

  神念從體內退出,古飛張開了雙眼,而后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株通體朱紅的靈草,咀嚼著咽了下去。

  古飛只覺得一股暖流,從喉嚨流淌而下,胸腹之間,頓時暖洋洋,如同被泡在了溫存之中一樣,傷痛大減。

  古飛隨即運轉玄功,將藥力引導向體內受創的部位,同時,身體蘊藏的龐大生命力,也在筋骨血肉的震動之中,釋放了出來。

  胸骨上的裂痕,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痊愈,臟腑之中的瘀血,也被洗刷而過的生命元氣逼了出來,從毛孔派出體外。

  自始至終,古飛眉心的那道紫色豎痕,都在輕輕的震動,浩蕩出內空間之力,籠罩己身,隔絕了運功療傷之時,產生的所有異樣波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