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好戰狂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沒有人看出趙木是怎么敗的,而且敗得那么的突兀,恐怕就是趙木自己,也只是在剎那間看到了一道極淡的金色光影在眼前瞬間閃過,自己的右胸便被洞穿了。

  旁人都已經被紅月城千里之外那蠻荒地域的另一場大戰吸引了過去,場外除了與趙木交好的幾個世家子弟之外,便只有楚天,寧先生,以及那楚天的那名黑衣朋友聊聊幾人在觀戰。

  那幾個與趙木交好的青年,也沒有離去,他們見到趙木在剎那間慘敗,也是震驚不已,魔師級修為的趙木竟然敗了,怎么會?

  這個中原來的修者,真的如此強大?連趙木都敗了,那自己……豈不是更加不是眼前這個渾身透發出如同金色火焰般靈芒,如同一尊黃金戰神一樣的家伙的對手了。

  這個時候,那幾個世家子弟才知道,古飛的實力并不比趙木弱,而且,還擊敗了紅月城年輕一輩之中堪稱修煉天才的趙木。

  趙木,年紀輕輕,修為便已經破入了魔師境界,可以說是紅月城之中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除了城主之子孟浩之外,便無人可以與他比肩。

  古飛打敗了趙木,也就是說,他間接打敗了紅月城之中,除了孟浩之外的所有年輕一輩的魔道修者。

  領域神通潰散浩蕩而出的恐怖力量波動逐漸消散,一方林地盡皆被毀,而且毀得很徹底,方圓數十丈范圍,基本是寸草不留,化作了一方沙土。

  更遠處,一排排大樹向外倒伏,到處都是斷折的樹木,散落的枝葉,可見剛才那場景之恐怖,毀滅的力量,摧毀一切,毀滅了一方林地。

  好一會之后,那幾個世家子弟才從震驚之中回過身來,驚呼著向趙木砸落的地方沖去,他們根本不敢向古飛出手。

  這個時候,他們早已沒有了在紅月樓上之時的那股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樣,在經過古飛身旁的時候,都刻意的遠離古飛,他們已經對古飛心生畏懼。

  弱者在強者的面前,什么都不是,強者可以掌控弱者的生死,在極北魔域之中,殘酷的生存法則,令這些人對強者懼怕,對弱者卻是任意欺凌。

  不得不說,弱肉強食的法則,在魔道修士之間,可以說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哈哈……這就是五行神通嗎?果然名不虛傳啊!”那名與楚天交好的黑衣青年大笑著向古飛走了過來。

  楚天與寧先生對望了一眼,也隨即跟了上去。

  “這個人……”古飛望向這個向自己走來的黑衣青年,瞳孔不禁一陣收縮,只見這人黑發如墨,長眉入鬢,一雙眼眸深邃如同無敵深淵。

  如此出眾的人物,而且還是一名青年修士,古飛進入極北魔域后,還是第一次遇到,但是,令古飛真正吃驚的是,這個人的修為似乎比那趙木還要高深。

  連他都有點看不透這個黑衣青年的深淺。

  古飛并沒有在對方的身上感到任何敵意,他體外繚繞著的金色靈芒,逐漸隱沒,強大的力量波動,也如潮水般退卻,收斂在了體內。

  “呵呵!我來為兩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李蕭,李兄!”楚天如此向那名黑衣青年介紹古飛,這是之前古飛與他的約定。

  在外人面前,古飛的名字便是李蕭,六道魔宮的人,已經知道他的名字,古飛不想引來六道魔宮的高手的追殺,因此便臨時起了一個假名字。

  “李蕭?你……不是中原北堂世家的子弟嗎?”那名青年有些意外的說道,在他看來,古飛施展便是五行神通。

  當然,這名青年卻也沒有見到過真正的北堂世家的五行神通,不過是聽說過這種功法的名字罷了。/

  北堂世家的人,不會隨便進入極北魔域,畢竟,極北魔域不同于中原地域,在沒有巨城存在的地域,除了是荒蕪嚴寒之地外,那股來自于冥冥之中的魔性,無處不在。

  這股魔性,對魔道之人來說,無疑是視若珍寶的東西,是進軍無上魔道的鑰匙,能令他們修煉出最精純的魔道真元。

  但對于非魔道修者來說,這股魔性卻是能夠引發他們的心魔,輕則修為受損,重則心神被心魔控制,由此而走上魔道。

  除非是佩戴可以屏絕魔性的法寶,極北魔域外的人,是不會輕易踏足魔域的。

  “還望孟兄不要見怪,這是李兄在外行走的名號!”楚天解析道,而后他頓了一頓,向古飛介紹道:“這位孟兄,便是小弟在紅月樓要等的人……”

  “在下孟浩,非常高興能夠結識像李兄這樣的人物!”楚天話還沒有說完,那孟姓青年便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孟兄啊!”古飛笑道。

  在外行走闖蕩的人,在沒有闖出名堂之前,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人大有人在,那孟浩對古飛隱瞞身份的事情,也不以為意。

  因為,古飛并沒有否認自己是北堂家的人,在孟浩看來,像古飛這樣的人,如果是與北堂家沒有任何關系的話,絕對會和北堂家劃清界限。

  但是,這個孟浩這一回卻是看錯了,古飛正是要打著北堂家的旗號,來掩飾自己的真正身份,而且,他還準備為北堂家在這里樹立幾個強大的敵人呢。

  “走!我們再回紅月樓,今天不但看到趙木那家伙吃癟,又結識了李兄,我們要好好慶祝一番才是!”孟浩似乎很開心。

  “好!”古飛并沒有拒絕。

  他們似乎對千里外的那場強者之戰,并沒有興趣,而是直接離開了城郊的這片樹林,徑直向紅月城城門而去。

  這個時候,那趙木才被那幾個世家子弟從密林當中抬了出來,只見他渾身破破爛爛,披頭散發,嘴角溢血,右胸之上,一個拳頭大小血肉模糊的血洞,還在向外滲著血水。

  “咳咳……”忽然,趙木一陣猛咳,又咳出了一口鮮血,呼吸一陣急速,面色一陣潮紅,似乎喘不過氣來一樣。

  古飛的那一劍,直接穿透了趙木的右胸,洞穿了右胸的肺葉,血沫不斷涌上喉嚨,令他呼吸有些困難。

  旁人要是受了如此重的傷勢,早已性命垂危,但是,不得不說,魔師級高手的生命力,很強悍,強悍到即便是致命的傷勢,往往也危及不了他們的生命。

  在體內凝聚出魔丹的魔師,在魔丹的作用下,肉身也會逐漸蛻變得強大起來,生命力旺盛,受創的肉身,在魔丹的滋潤之下,也會很快痊愈。

  當然,對只修煉元神,凝練魔丹,然后生出魔嬰的魔道修士來說,肉身,不過是鼎爐,遲早要舍棄的。

  因此,魔師級魔道修者的肉身,雖然在魔丹的潤養下,也有所蛻變,體質有所提升,但是,卻也萬萬不及古飛那以肉身為力量之源的五行武體的強大。

  其實,以古飛的修為,要殺死趙木的話,可以說是易如反掌,但是他不那么做,他不愿徹底得罪紅月城之中的魔道勢力。

  初來紅月城,根本不知道這些世家子弟身后有著什么樣的背景,要是殺了趙木,因此而引出那些老輩強者出手對付自己的話,自己的處境便危險了。

  古飛有所顧忌,沒有對趙木下殺手。

  但即便如此,這趙木也元氣大傷,就算有高手為他調養,他也要一段日子才恢復過來,到了那個時候,恐怕古飛早已離開極北魔域,回到中原了。

  那幾名與趙木交好的青年,抬著趙木,如飛般回轉紅月城,找人給趙木醫治傷體,那些人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然而,一時之間,他們也奈何不了古飛。

  古飛與趙木一戰,不過是年輕一輩之間的爭斗,很尋常,但是在紅月城千里之外的荒蕪地帶進行的那一場大戰,卻是真正的強者之戰。

  千里的外的荒蕪地域,熱鬧了起來,兩道魔影在滾滾魔氣之中劇烈大戰,從天上戰到地上,從地上戰到地底里,又從地里沖出來,繼續戰。

  一方地域震動不已,天空被翻滾涌動的魔云籠罩,一方天地如同黑夜降臨。黑褐色的大地,布滿道道開裂的裂痕,一個個大坑,如同隕石墜落地面形成的一樣,散布在黑褐的大地上。

  四周高空之上,有人在觀望,但并沒有人出手阻攔,反而是有人出手封鎖了這里浩蕩出去的氣息。

  更遠處,依然有魔師級的魔道修者從紅月城的方向趕來,但他們不敢靠近,因為這種級數的大戰,如果不好運被波及的話,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灰飛煙滅,魂飛魄散!

  在那籠罩天地的恐怖魔云之中如同閃電般快速移動,大戰不休的兩大魔道強者,對紅月城之中的高手的來說,并不陌生。

  那是兩名御虛境界的魔將在大戰,其中一人,更是紅月城的城主,孟浪。

  紅月城城主孟浪,是一名可怕的魔將,一身修為,已經到了魔將九重天巔峰,離成為君王級的大魔,之差一步之遙。

  而與他戰在一處的人,同樣有著天大的來頭,那人不但是君王城,六道魔宮之中的有數高手,更是六道魔君第三子——七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