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七十八章 驚天一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些修為低下的魔道修士的生死,對六道魔君第一子楚戈來說,是微乎其微的一件事情,他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的,即便這些人都是自己的手下。

  要知道,極北魔域之中,想要投到他楚戈手下來的魔道修士,大有人在,其中更是不乏高手。

  優勝劣汰,強者生存,弱者只能依附強者,要不然就被強者所滅,這便是極北魔域之中的生存法則,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

  當古飛沖進了岸邊的樹林當中之時,楚戈與另外三名魔師,這時才從海上沖上岸來,楚戈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發出六道追殺令,我要這個小子不能活著走出極北魔域!”楚戈直接下令,而后也沖進了樹林內。

  一眾心驚膽戰的魔道修士,在脫凡境界的魔師帶領下,也不得不走進了樹林中,即便他們很不情愿,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滅殺古飛。

  修為低的人,注定是要做炮灰的。

  叢林,對古飛來說,實在是再也熟悉不過了,在山里長大的他,入了叢林,便如同猛獸入山林,魚兒歸了大海,那是他的天下。

  古飛在樹林當中快速穿行,茂密的枝葉,很好的阻擋住了在天上御劍飛空的離火劍魔趙玄極的視線。但是古飛卻沒有能夠甩掉趙玄極,因為趙玄極已經鎖定了古飛的氣息。

  叢林之中行走不同于海上,海上幾乎沒有任何障礙物,而林中,便到處都是障礙物,古飛的速度立時便慢了下來。

  “嗡!”飛劍長鳴,追上來的趙玄極立時出手,向在下方林地之中穿行的古飛打出了一道道璀璨的劍芒,劍芒凌厲無匹,撕裂了虛空,下方的林木,在劍光之下,不斷的崩碎。

  “可惡!”古飛心中怒罵,他快速的在林中移動,躲避著從天而降的火焰劍光,趙玄極能夠駕馭飛劍,御劍飛行,占盡了優勢,而自己處在挨打的境地之中。

  身邊的林木不斷被劍光轟碎,爆散開來的木屑,盡皆被古飛身上浩蕩而出的罡氣擋拒了開去。有好幾次,古飛差點便被那火焰劍氣擊中,險象橫生。

  很快,一追一逐之間,古飛便進入了叢林深處。

  趙玄極的劍光,可以對古飛造成傷害,令古飛感覺到了危險,在修為上,趙玄極也比古飛高的多。

  即便古飛的修為破入了脫凡第三重天,擁有強悍的軀體,威力奇大的戰技,但如果真正交起手來,最后勝出的人,必定是趙玄極。

  但是,趙玄極要想打敗古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飛很清楚,只要自己被趙玄極纏住,后面追蹤而來的那些人便會將自己包圍,那一切便完了,他是絕對不能被趙玄極纏住的,于是,那里的林木茂密,古飛便往那里鉆,他要擺脫趙玄極。

  森寒的劍氣,在林地上空浩蕩,就如同是一盞明燈般,吸引著追蹤而來的魔道修士的注意,劍光不斷轟擊,產生了強烈的波動。

  趙玄極正在制造混亂,將其他高手吸引而來。

  “吃我一掌!”在避過一輪轟擊之后,古飛還擊了,一只浩蕩出恐怖能量波動的光掌從下方林地沖騰而出,直向御劍飛行的趙玄極印去。

  “哼!”趙玄極冷笑,之前不過是大意才讓古飛有逃走的機會,至于現在嘛,趙玄極是絕對不會讓古飛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的。

  趙玄極人劍合一,如同化作了一柄天劍一樣,從天上劈了下來,“轟!”空前強盛的烈焰劍光,剎那間便將從下方直印上來的光掌劈成了兩半。

  森寒恐怖的無匹劍氣,猛然爆發,被劈成兩半的光掌瞬間崩碎在了激蕩的劍氣之中,消散在了虛空。

  人劍合一的趙玄極,強勢之極,在破開光掌之后,劍光的勢道竟然沒有減弱,直接向下方山林劈落。

  “唰!”、“唰!”、“唰!”……

  茂密的叢林內,道道殘影極速閃動,根本難以辨別那道人影才是古飛的本體,但是,趙玄極卻不管這些,他也不需要知道那一道人影才是古飛的本體,因為,他已經將所有殘影盡皆籠罩在了他的劍光之下。

  森寒刺骨,透發著無比強大的殺氣的劍光從天而降,在劈到叢林上空之時,突然化作了九道驚虹,籠罩了一方天地,向著下方的人影絞殺而去。

  恐怖的劍光撕裂了天地,周圍的氣溫急劇下降,如果細心的話,可以發覺,掛在草木的葉尖之上那還沒有滴下的水珠,在瞬間變成了晶瑩剔透的冰珠。

  一劍九分,趙玄極將他的劍氣催到了巔峰狀態,就算是丹辰子那樣的高手,面對這一招,也要退避三舍。

  趙玄極,是廣成仙派的叛徒,他雖然已經入了魔,但是修煉的,依舊是廣場仙派的劍仙之道,飛劍威力奇大,戰力要比同級強者強大不少。

  在劍光籠罩之下的古飛暗暗叫苦,看來不出動殺手锏,是不行了,單憑自己的實力,現在還不是這些老一輩高手的對手啊!

  老一輩高手,無論是修為,見識,還是戰斗的經驗,都遠要比年輕一代的人不知道強上多少。這是年輕一代的修士,與老一輩高手無法逾越的一種距離,因為這些東西都是要靠時間來積累的。

  就在趙玄極以為古飛要在自己的殺招之下,被九道凌厲無匹的劍光分尸之時,忽然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涌上他的心頭。

  “糟糕!”趙玄極大驚失色,他似乎忽略了些什么,那種大意,會令自己身陷絕境,剎那間,趙玄極的衣衫便被冷汗濕透了。

  這是修者源于對未知危險的感應,不得不說,趙玄極的戰斗經驗,真的無比豐富,對危險的感知,也是靈敏之極。

  他想也不想,直接駕馭劍光沖天而起,但另外八道十數丈長,如同驚天長虹般的劍光,卻兀自向著古飛絞殺而去。

  八道劍光,八個方向,籠罩了一方天地,禁錮了一方虛空,向著中間那道被封困的人影合攏而去。這是一種劍陣,已經超脫了劍招的范圍。

  不得不說,趙玄極在劍道之上,確實有著極高的修為,以飛劍化劍陣,即便在脫凡境界的所有劍修之中,恐怕也沒有幾個人能夠有此神通。

  當然,趙玄極的這個劍陣,只是雛形,并沒有完善,但即便如此,用來對付古飛卻也夠用了,如果加上他本體凝聚而成的那道劍光,整個劍陣的威力便會被推到頂端。

  可惜,他臨時抽身而退了,令這個初現雛形的劍陣威力大減,但也正是他當機立斷的猛然抽身而退,才令他逃過了一劫。

  就在趙玄極駕馭劍光沖天而起那一剎那,下方叢林內,猛然爆發出了一股浩瀚的劍氣,這股劍氣,強大到了極點,令天地也為之變色。

  一圈肉眼可見的波動在下方的林地之中擴散了開來,下一刻,一方山林便無聲的崩碎了,樹木,花草,藤蔓……所有植被,全部化作了碎屑,細小的碎屑,漫天飛舞。

  百丈方圓的樹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沙地,沙地的中央,站立著一個手持劍器的人影。

  朦朧的劍器,虛淡不實,似乎并不是真正的劍器,但趙玄極卻在那道劍影之上,感覺到了莫大的危險,只覺得體內劍元一陣震動,心中的驚懼更甚了,好像有一柄王者之劍出鞘了一樣,竟然讓他生出了一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他能感覺到體內的飛劍在顫抖,似害怕,似驚懼,如同一個臣民見到了自己的君王,惶恐不已。

  “嗡!”一聲劍鳴,聲如九天之上傳來的鸞鳳長吟,一道紫色光華從下方那道人影的手中激射而出,縱橫百丈,直射斗牛。

  那八道向古飛絞殺而至的烈焰劍光,頓時便崩碎在了虛空之中。還沒有真個出劍已經厲害如斯!

  這道光芒色如純紫,光芒之盛,似那夜空之中突然乍現的刺目閃電一樣,令人不敢正視,湛紫色的劍氣只把周圍映照得一片皆紫。

  從來沒有感受過這么強橫的一道劍光,古飛只覺得胸口陡然一滯,身體內的武者元氣恍如長江大河一般順著持劍的右手奔騰涌出,瘋狂的涌進那劍器之內。

  古飛心中僅只是一驚之下,未及兩息間,渾身元氣竟已經被這道招喚而出的劍魂生生吸走了五成。劍氣更加強盛了,手中的那道虛淡不實的劍魂仿佛化成了實質。

  “怎么回事,再被它吸下去,自己的一身元氣豈不是要全部被吸干?”只是一瞬間,古飛知覺得眼前金星四濺,心膽欲裂之下,他哪里還敢有半點的怠慢?

  古飛一聲怒喝,聲如怒雷,一劍狠狠的朝著天上那道飛快而逃的身影劈了過去。

  趙玄極這個家伙,也是一個人物,見勢不妙,直接變駕馭劍光飛逃而去。開玩笑,如此強大的劍氣,要是被劈上一劍的話,豈不是要灰飛煙滅?

  不得不逃,因為不逃,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嗤!”的一聲,如同布帛被利剪瞬間剪開,古飛的手上射出的紫光劍芒足有千丈長短,劍芒所到,無可阻擋,就連天地都給一劍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一樣,天宇都仿佛被這青光一分為二,劈成了兩半。

  劍光太快了,快到根本沒有讓趙玄極有躲避的機會,御劍飛行,逃出數百丈外的趙玄極,瞬間便被劍光追上,這嚇得他魂飛魄散。

  璀璨的紫色劍光如同毀滅之光一樣在虛空之中掠過,一聲慘叫頓時響起,空中爆發出了一蓬血霧,趙玄極便如同折翅的飛鳥一樣,從空中掉了下來。

  “可惜了,沒有一劍將這個家伙劈死!”古飛不禁一陣惋惜,他看得很清楚,這一劍,直接破開了趙玄極的護體劍罡,但是在性命交關的千鈞一發之時,趙玄極的身子向旁一挪,避過了要害部位。

  他想要再劈出一劍,直接滅殺了這個生平大敵,但是,這個時候,古飛卻已經有心無力,他不敢劈出第二劍。

  不過,雖然沒有劈死趙玄極,但趙玄極也沒了半條命了。整個左肩連帶左臂,被劍光絞成血霧。

  最后,這道紫色劍芒兀自沖出數百丈,才緩緩消散,那狂猛的勢頭,簡直是要連天都洞穿一個窟窿一樣。

  古飛一劍敗敵,劍裂虛空,恐怖的劍氣波動,震動了八方,這無名劍魂一劍之威竟是厲害如斯,任是古飛歷經過虛天境之中的種種大場面,眼見此般景象也忍不住。

  這是他破入脫凡第三重天之后,第一次動用體內的那道殘碎的劍魂,他萬萬想不到,竟然能發揮出如此驚人的威力。

  “我的老天啊!這道劍魂,絕對是瑰寶級的圣器,只是一劍揮出去,還沒來的及用上劍訣,就把自己體內的武者真元掏空了五成,要是再來一劍,不用那些人動手自己都要變成人干了”

  古飛驚駭不已,隨著修為的提升,他動用劍魂之時,發揮出的威力也提升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地步。

  有此劍魂在手,古飛自信面對御虛境界的大修士,也敢拔劍一戰,但是,他現在是再也不敢動上這劍魂一分一毫了。

  古飛手忙腳亂的將劍魂從新收進體內,只覺得一顆心臟砰砰亂跳,他并沒有忘記自己還身處險境,向四周看了看之后,他馬上便沖進了旁邊的叢林內。

  追蹤到附近的魔道高手,盡皆被那一道驚天劍芒所驚,不由自主的在叢林之中停下了腳步來,不少人都見到了空中發生的難以置信的驚人一幕。

  所有人都被震懾住了,劍光消失了好一會兒之后,才有人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有七八道人影快速的向著趙玄極墜落的地方沖去。

  古飛剛剛離開,一道人影便從林中走了出來,這個人見到這一方化成了沙地的百丈叢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道道如同蜘蛛網般猙獰恐怖的裂痕在他臉上顯現而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