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拳拳到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狂風暴雨,電閃雷鳴,驚濤駭浪,整個落神海仿佛都沸騰了起來,正在上演著如同末日降臨般的可怕景象,天地似乎在宣泄著它的怒火。

  怒雷響起,刺目的閃電,撕裂了黑沉沉的天空,這是天地之威,震懾萬物,令眾生懼怕,不可抗拒。

  大海之上,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一艘黑色大船,在萬張波濤洶涌之中,一下子被拋上浪尖,一下子又重重的砸在海面上。

  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之中,這艘大船,依舊透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沖天煞氣,如一條上古魔龍般,在大海之中翻騰,就是不沉。

  船上,不時爆發出道道強光,浩蕩出恐怖暴烈的能量波動,有兩道快如閃電的人影,在船上快速移動,大戰不休。

  這兩個人狀似瘋狂,瞬間沖撞在一起,又瞬間分開,飛濺出的血珠,一下子便被雨水沖走,只余下淡淡的一股味,彌漫在空氣之中。

  “吼!”古飛怒吼連連,一聲眼眸已經變得瞳孔,透發出瘋狂的眼神,他的身上已經血跡斑斑,身上幾個地方都還在滲著血水。

  他猛地躍起,狠狠地一拳轟在了那個怪物的腦袋之上。

  “喀嚓!”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狂猛的力量,生生將那頭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可怕怪物的前額砸的凹陷了下去,血水從碎裂的地方飛濺出來。

  那頭怪物痛苦嘶吼,瘋狂的揮動著血肉模糊的手掌,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古飛的胸膛之上,“喀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再次響起,古飛人還沒有落地,便被轟得倒飛了出去,如隕石般砸進了身后的破碎船樓之中。

  頭部遭受重創的怪物,倒翻了出去,這頭怪物并沒有死去,口中發出如同野獸般的咆哮,滾倒在甲板之上。

  古飛躺在那破碎船樓內,身子已經被木塊掩埋,他不斷的喘著粗氣,呼呼的呼吸聲,即便是在這個暴風雨肆虐的時候,也清晰可聞。

  胸口中掌處,傳來一陣劇痛,不用問,胸骨又被那頭怪物轟得碎裂了開來了。古飛并不擔心自己的傷勢,因為,他可以感覺得到,碎裂的胸骨,正在快速愈合。

  雖然肉身還處于五行戰體的初級階段,但驚人的愈合能力,已經展現了出來,受傷之后,血肉筋骨都會以最快的速度在修復。

  這個速度,已經到了肉眼可見的可怕程度,在別的修者看來,這是不可思議的。

  修為破入脫凡之境的古飛,肉身進一步蛻變,現在的他,只要不受到被人破開胸膛,挖走心臟,或是轟暴腦袋,等等“致命”的重創,任何傷勢,都會快速痊愈。

  當然,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古飛肉身的強大修復力,是要以消耗蘊藏在肉身之中的旺盛的生命元氣為代價的。

  對于武者來說,肉身蘊含的旺盛元氣,便是生命力,如果得不到補充的話,古飛雖然修復了肉身的創傷,但是,元氣也會受損。

  不過,古飛的儲物袋之中,有數十株靈藥,根本就不用擔心元氣的快速消耗。

  在大戰之中,身體不斷受創,然后又不斷修復,這就如同將自己的肉身當做了一件神兵,或是一件法寶,以這種極端的方式來淬煉,來令其脫變,升華。

  旺盛的生命元氣,很快便將古飛那碎裂的胸骨,修復完整,比沒有受傷之前,胸骨更加晶瑩剔透,新生的骨體,更加堅硬。

  內視之下,古飛可以清楚的發現,自己的骨骼,似乎正在向著仙神的那種“玉骨”的方向蛻變著。

  他已經可以預料得到,當自己的修為,達到了仙神境界的話,自己的骨骼,恐怕要比仙神骨體更加強大。

  “蓬!”古飛震飛覆蓋在身上破碎木塊,從那看似搖搖欲墜的破碎船樓內沖了出來,而這個時候,那個被他一拳轟得頭骨碎裂,額頭都凹陷下去,現出一個拳印的怪物,也搖搖晃晃的在甲板上站了起來。

  古飛任憑雨水淋在身上,但是,他的那股戰意,卻如同烈焰般在熊熊燃燒,銳利如刀鋒般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前方的那頭人形怪物。

  這頭怪物的肉身同樣強悍無比,古飛發現,這頭怪物額頭的那個觸目驚心的拳印,已經變得很淡了。

  他也擁有快速修復傷體的能力。

  要滅殺這頭瘋狂的怪物,要以特殊手段,但是,那種特殊手段,以古飛目前的修為來說,難以辦到。

  “殺!”古飛狂吼一聲,右手猛的爆射出璀璨的氣芒,一道森寒的劍氣,在他手上激蕩而出,瞬間形成了一道三尺長的光劍。

  “呼!”那頭怪物似乎感覺到了來自于古飛的危險,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兇狠得向古飛猛撲而來。

  沒有任何的花俏,古飛雙腳猛的在甲板之上一撐,整座魔龍船都猛地晃了一下,而后,古飛如同化作了一道閃電般猛撲進了那頭怪物的懷里。

  “噗!”血光暴現,古飛在撲進那頭怪物的懷里那一剎那,手中凝聚而出的光劍,已經洞穿了那頭怪物的胸口。

  “碰!”古飛口吐鮮血,隨即,便聽到了左臂傳來的骨頭碎裂的聲音,劇烈的疼痛,刺激著他的神經。

  古飛身不由主,向后倒飛而出,這簡直就是兩敗俱傷的打法,沒有防守,只有進攻。凌厲無匹的劍氣,在那怪物的胸口上,留下了一個碗口大的透明血洞。

  “蓬!”古飛砸在冰冷甲板上,兀自滑行出十數丈,才停了下來,一條左臂,已經沒有了知覺。

  強大的生命元氣開始向左肩涌動而去,碎裂的骨頭,壞死的血肉,在快速被新生的骨頭與新生的血肉所取代。

  那頭怪物仰天嘶吼,身上涌動出一層暗紅的妖異血光,暴烈的力量爆發而出,胸口那個透明的血洞,開始縮小。

  傷口旁邊的血肉,開始涌動,鮮紅的肉芽與筋腱快速生長而出,修復著那個血洞,如此景象,可謂是邪異恐怖無比。

  古飛這時已經從甲板上坐了起來,左臂開始恢復知覺,連番快速消耗生命元氣來修復傷體,一股虛脫的感覺涌上心頭。

  他連忙打開儲物袋,取出一株靈草,扔進口中咀嚼著咽下腹中。很快,一股清涼的氣息從腹中升起,流遍全身,古飛直覺渾身上下立時便一陣輕松。

  靈草所蘊含的龐大的草木精華,瞬間便令古飛的生命元氣重新旺盛起來,千錘百煉的軀體,開始透發出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透支的大戰,令古飛的肉身在極度疲憊之中恢復過來之后,逐漸變得更加強悍,整個人如同鋼鐵澆鑄而成的一樣,給人一種強大的力感。

  毫無疑問,重傷之后恢復過來的肉身,變得更加強悍了。雖然,這種進步很微小,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古飛已經將這頭陷入了瘋狂之中的打不死的怪物,當作了磨刀石,其實,古飛也很清楚,自己又何嘗不是眼前這頭怪物的磨刀石呢。

  補充了消耗的元氣之后,古飛左肩的傷勢在小半個時辰之后,便已經痊愈,碎裂的骨頭重生。

  古飛從甲板上長身而起,左手用力捏成拳頭,噼噼啪啪,整條左臂的骨骼頓時發出了一陣如同爆豆般的聲響,筋骨雷鳴。

  暴風雨,還在繼續,怒雷依舊一次次的撕天裂地,刺目的閃電,不時照亮了天地,令漆黑的天地,剎那間短暫的變成了白晝。

  魔龍船在海上飄蕩,在暴風雨之中,也不知道飄到了那里了,天上地下,黑沉沉一片,根本就沒有辨別方向的東西。

  古飛發覺,前方那頭瘋狂的怪物,胸口那個血洞已經差不多消失了,古飛不得不佩服,這頭怪物肉身的恢復力實在驚人。

  要是自己被人在身上轟出一個如此厲害的血洞,絕對不會那么快便將傷口修復好。

  修復傷體消耗的力量是巨大的,那頭怪物在不斷的消耗力量,而且又不像古飛那般可以服食天才地寶來補充消耗的元氣。

  這頭怪物的力量在下降,這也是古飛擔心的,因為,這便證明了,這頭怪物的那股怪異的力量,正在逐漸馴服下來。

  當這個家伙的那股力量完全馴服了,這個家伙或許便要從瘋狂之中清醒過來了。

  “轟隆!”

  一聲驚雷在魔龍船上空炸響,刺目的光芒照亮了天地,銀蛇亂舞當中,船上兩道人影瞬間暴起,仿佛也化作了兩道閃電一樣,沖撞在了一起。

  這是力量與力量的直接碰撞,沒有任何花俏的動作,拳頭與肉身的碰撞聲,隨即響起,夾帶著骨頭碎裂那微弱的聲響。

  兩人如同兩頭瘋狂的蠻獸一樣,野蠻的大戰起來,拳拳到肉,血花飛濺。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不知道,到底服食了多少株天材地寶,身上的骨頭碎裂了幾次,又修復了幾次。

  在暴風雨過去后,天色開始放亮之時,也不知道是誰先停手的,古飛靜靜的盤坐在船尾的甲板上,運轉玄功,修復著傷體。

  而那個打不死的怪物,卻占據著船頭,血色的瞳孔狠狠地盯著古飛,目光之中的那股狂亂之色,似乎已經消退。

  突然,整條魔龍船毫無征兆般猛的劇烈震動起來,而后,本在海上漫無目的隨著海浪漂浮的魔龍船,動了起來。

  調整好方向之后,魔龍船的速度便逐漸在提升,最后化成一道鳥光,乘風破浪,向著前方沖去,有人啟動了魔龍船。

  讀好書,請記住唯一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