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六十九章 神魔殿上神魔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第二百六十九章神魔殿上神魔現  這個家伙的身體似乎出現了問題,現在不出手,更待何時?古飛是個殺伐果斷的人,他在這個中年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脅,于是直接出手消滅這個威脅。

  “碰!”的一聲,那名中年人直接被五行絕滅印浩蕩而出的強大力量轟得飛了起來,直跌出二三十丈之外,而后撲通一聲,掉到了海中。

  “不是吧!”古飛落到甲板上,難以置信的望著瞬間便消失在了海中的那道身影,不禁怔住了。

  他還以為有一場惡戰呢,卻是想不到一招就將那個在船艙中裝死偷襲自己的家伙打進了大海之中。

  一想到在船艙內被那人突然抱住滾進水中的情形,古飛的心中便一陣發寒,舍奪那一剎那的靈魂攻擊,令他靈識差點潰散。

  但是,在空間之力的保護下,反而是重創了那人的元神,令那人體內的那股強大的力量狂亂起來,再也不受控制。

  就在古飛以為輕易解決掉這個中年人之時,突然“哇啦”一聲,海面上水花四濺,那個剛剛消失在海中的中年人,瘋狂的從海里沖了出去。

  慘烈的氣息在他身上浩蕩而出,如同從地獄里沖出來的兇魔一樣,渾身不斷激射出道道暗紅血光,樣子猙獰可怕到了極點。

  “吼!”那人發出一聲如同兇獸般的瘋狂嘶吼,直接踏著海浪,向著船上的古飛沖了過來,道道血痕布滿了這個人的全身上下,一張原本菱角分明,透著一股剛毅之色的臉,已經血肉模糊,開裂的皮肉,翻轉了開來,血紅的血肉,滲出了透著暗紅色血光的鮮血。

  如瘋魔,似兇獸,頭發胡亂飛舞,那人透發出來的兇狂氣息,令古飛心悸。

  “好快!”那人瞬間便沖到了進前,令古飛又是吃了一驚,連忙一拳向前轟出,刺目的金芒在他拳頭之上透發而出,可怕的五行戰技撼動了虛空,仿佛一拳之下,引動了天地間的金行力量一樣,向前洶涌而出。

  那人狀似瘋癲,但當面對古飛的凌厲攻擊之時,卻馬上作出了反應,他狂吼一聲,一股狂暴的力量從他那開裂的軀體之上爆發而出,無數暗紅的鮮血頓時從他身上那無數開裂的皮肉之中飛濺而出,如同下了一場血雨般,情景血腥可怕之極。

  那人既不施展什么神通,也不發動什么法術,仿佛陷入了瘋狂之中一樣,也是直接一拳轟出,“蓬!”,一陣血霧在他拳頭之上爆散了開來,狂暴的力量直接迎上了古飛的拳勁。

  “轟!”

  仿佛在海上突然響起了一聲炸雷,兩股狂猛的力量瞬間沖撞在了一起,強勁無匹的氣浪爆散了開來,如同在海上掀起了一場風暴一樣。

  蹬蹬蹬……,古飛只覺一具大力從拳頭上傳了過來,身不由主的向后倒退了五六步,堅硬無比的甲板都被他踏得碎裂了開來。

  而那名瘋狂的中年人,又一次被轟飛了開去,撲通一聲,砸到了二十余外的海中,海水都被他身上流淌而出的那些妖異的暗紅鮮血染紅了。

  好強的力量,右拳上傳來了一陣麻痹感,這令古飛感到心驚,自從修為晉升入脫凡境界之后,除了那個蠻牛外,他便沒有遇到過如此強勁的對手。

  古飛知道,自己的那一拳,雖然將對方轟飛了出去,但是,并沒有對那人造成任何實質的傷害。

  古飛忽然瞥見船沿的甲板之上,有幾滴暗紅的鮮血,這種鮮血很怪,并沒有凝固,而且還隱隱透著一股暗紅的血光。

  著幾滴鮮血,似乎蘊含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這股力量,令這些鮮血永遠不會干枯,永遠不會消失。

  “這個人……”古飛的臉色變了,他向那人落水的地方看去,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一臉的難以置信,這種血,怎么可能出現在這個家伙的身上?

  “哇啦!”又是一聲水響,那個掉進水里的可怕家伙,又在海中沖了出來,瘋狂的揮舞著雙手,向著船上的古飛兇狠得撲去。

  濃重的血腥味,渾身皮肉爆裂的怪人,用不凝固,永不干枯的血液,構成了瘋狂且不可思議的一幕。

  “吼!”古飛仰天怒吼,浩瀚的力量從他身上浩蕩而出,“蓬!”的一聲,刺目的五彩神芒如同五色神火一樣瞬間將他籠罩住,令他如同穿上了一件五彩戰衣一樣,強大的氣息,令腳下的魔龍船都震動了起來。

  “我就不信打不死你!”古飛一頭長發狂亂舞動,眼中歷芒如兩道璀璨的劍光一樣,直激射出數尺長。

  他一步踏出,“碰!”整條魔龍船都晃動了一下,古飛透發出了強勢無匹的氣勢,直接一掌向著猛撲過來的那個渾身血淋淋的家伙轟了過去。

  “轟隆隆……”如同萬馬奔騰,古飛的右掌,透發出了璀璨的氣芒,狂猛的掌力,如同滔滔大水,滾滾江河般向前奔襲而去。

  那人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發出了一聲如同野獸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瘋狂般一掌轟出。

  “碰!”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爆發開來,這兩股可怕的力量瞬間沖撞在一起,互相抵消,互相沖突,令一方虛空震蕩了起來。

  宣泄而出的可怕力量,令附近的海面掀起了大浪,“轟!”的一聲,古飛腳下的甲板被他踏得爆裂來開來,撲通一聲,整個人砸進了船艙的積水之中。

  就連那魔龍船,也被股強大的力量推得向前飄出了十數丈。

  那血肉模糊,已經不似人樣的怪人,身上爆發出一蓬暗紅的血霧,直接被震飛出三四十丈之外,又砸進了海中。

  “吼!”船艙內傳出一聲憤怒的咆哮,古飛如同一頭可怕的兇獸般從船艙內沖了出來,慘烈的氣息在他身上涌動。

  那個家伙將他激怒了。

  不過,令古飛難以置信的一幕又發生了,那個被轟進了大海之中的怪物,又再破開海水,從海里沖了出來。

  “豈有此理,難道他真的擁有不死身不成!”古飛想不明白,這個家伙為何還能活著,還能攻擊自己。

  太怪了,這個家伙的身上,絕對正在發生著什么變化,古飛感覺到,這個打不死的怪物,身上的那股狂暴的氣息,似乎在被自己轟退之后,似乎發生了一絲變化。

  “碰!”血霧蒸騰,沒有任何的懸念,那怪物被古飛轟得渾身血水飛濺,又一次的砸進了海中。

  但很快,那頭怪物又從海里沖出來,兇狠得向古飛撲去,一次又一次,古飛的雙手都發麻了。

  “呀呀呀呀……可惡!”古飛又一掌將那怪物轟飛,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豈有此理,這頭怪物根本不知道疲倦的一樣,不停向自己撲來,簡直有生生將自己累死的趨勢。

  在與這頭怪物一次又一次的硬撼的過程之中,古飛腳下的魔龍船被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不斷推向大海深處。

  在那頭怪物再次撲來之時,古飛選擇了退避,于是,古飛便與這頭血肉模糊的怪物,在船上追逐了起來。

  落神海中,天氣變幻莫測,不知何時,天色開始暗了下來,而后,大海之上起了風浪,魔龍船如同一葉隨時都有可能傾覆的孤舟一樣,在大海之上飄蕩。

  “轟!”

  突然一陣大震,魔龍船似乎碰到了海中的礁石,差點將正在躲避著那個怪物的古飛從船上震飛出去。

  那個血肉模糊的怪物,卻倒霉了,船身一陣大震,沒有將古飛震落海中,卻是將這頭怪物從船上震了下去,一個大浪撲來,立時便不知道將那頭怪物卷到哪里去了。

  暴風雨要來了,而且,落神海之中的暴風雨,更加可怕,大海之上,無處可躲。

  古飛想出掌將那還沒有坍塌下來的那一部分船樓震塌,要不然,暴風雨會將整條船掀翻,而后被海浪卷進海底。

  不過,古飛吃驚的發現,無論自己如同催動掌力,也根本難以撼動這破碎的船樓分毫,建造船樓的材料似乎經過祭煉過,以古飛目前的修為,難以真正破壞那看似隨時都要坍塌下來的破碎船樓。

  就在古飛一籌莫展之時,一個極度不想聽到的聲音又從船尾傳了過來。

  “真是陰魂不散啊!”一道透著腥臭血腥味的身影,帶起了一陣令古飛皺眉的腥風,嘶吼著向古飛撲來。

  沒辦法,古飛只好繼續退避,這個似乎已經喪失了正常神智,混入了極度混亂之中的怪人,古飛惹不起啊。

  就在古飛被那怪人追的滿船跑之時,神魔島上,神魔后裔一族的禁地內,一座只有神魔后裔一族的大長老才有資格進去的大殿外的臺階之下,站立著五六個老人。

  這些老人都一臉凝重,不時向那緊閉的殿門望去,似乎有些不安,也有些焦急,他們似乎在等待著殿中的某人。

  能走進魔神殿的人,只有大長老,他們在等待著的,便是已經進入魔神殿足足一個多時辰還沒有出來的大長老。

  魔神殿,是神魔后裔一族之中,最重要的地方,是禁地之中的禁地,沒有人走近,只有族中長老才能到這附近來。

  這時,昏暗的神魔殿中,大廳正中的寶座之上,正坐著一個朦朦朧朧的人影,虛淡不實的人影,如同一股黑色的輕煙,仿佛隨時都可能消散一樣。

  本書。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