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召喚神魔戰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夜幕之下,神魔島深處某個山谷之中,正在發生著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古飛躲藏在山谷旁邊的一座山峰之上,將山谷內的所有情況都盡收眼底。

  一尊手持戰戟,身上透發出一股霸絕天下的恐怖氣勢的神魔石像,站立于一座巨大的祭臺之上。

  神魔石像,雖然雕刻得栩栩如生,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神魔,但卻竟然能夠透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強大氣勢,是在讓人難以置信,也顯得無比的詭異。

  古飛靜靜地注視著下方山谷之中的動靜,他見到,那些神魔后裔一族的人,在向祭臺上的神魔石像,禱告跪拜了一輪之后,跪拜在最前面的一名老者站了起來。

  這個老人,一口牙齒也快要掉光了,腰也已經直不起來,就算是神魔后裔一族,也沒有人知道這個老人到底活了多久。

  這是神魔后裔一族的大長老,神魔后裔一族似乎正在舉行著一種祭祀,這個祭祀,就是這個大長老主持。

  “獻祭!”大長老一聲大喝,他雖然老邁,但依舊聲如洪鐘,目如冷電,整個山谷都浩蕩著他的話語。

  隨著大長老的一聲大喝,那些神魔后裔一族的壯漢們立時將準備的一頭頭兇狠的猛獸,像小貓小狗般抬到了祭臺前面。

  而后,有人掏出利刀,手起刀落,將這些兀自在拼命掙扎,拼命嘶吼的猛獸頭顱,砍了下來。

  一頭頭猛獸的熱血,都噴灑到了祭臺之上,將祭臺都染紅了,腥臭的血水從祭臺上流淌而下。

  古飛發現,那些被砍殺在祭臺前的猛獸之中,竟然有幾頭厲害無比的兇獸,實在令古飛心驚不已。

  直覺告訴古飛,山谷之中的那些人,無一人是弱者,他隱隱覺得,那個看似在主持祭祀的老者很可怕,在那孱弱的軀體之上,古飛感覺到了危險。

  古飛并沒有看出那名老者的修為,山谷之中,能夠被古飛清楚的辨別出修為實力的人,只有三分之二。

  也就是說,另外的那三分之一人,修為都遠在古飛之上,令古飛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來。這是何等可怕的一股戰力啊,古飛光是想一想都覺得害怕。

  二三十個可能是御虛境界的強者,這是什么概念?即便是中原地域那幾股最強大的修煉勢力,也沒有那么高手啊!

  神魔島,神魔后裔一族的實力,并沒有比六道魔宮與其他幾股魔道勢力差。

  “不朽的祖先,無敵的戰者,歸來吧!你的子孫在召喚你!歸來吧!”老人無比虔誠的禱告著,而后雙手對著祭劃出了一道道玄妙的軌跡。

  他在干什么,難道在招魂不成?古飛見到這一幕,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另古飛感到心寒。

  隨著老人那一雙枯瘦的手臂在空中劃出道道玄奧軌跡,古飛隱約感覺到,整座神魔祭臺,發生了變化,一股極其隱晦的力量正從祭臺之上逐漸爆發而出。

  那是一股強大到足以古飛仰望的可怕力量,那名老人似乎開啟了某種禁制,將祭臺的力量引導了出來。

  當所有人不斷向著祭臺上的神魔石像叩拜之時,而先前斬殺猛獸,灑落在祭臺之上的鮮血,正在被祭臺吸收,逐漸沒入了祭臺之中。

  這詭異的一幕,也沒有能夠逃過古飛的眼睛,這令他生出了一種不安的感覺,有些心驚肉跳,這很不對經。

  當那些噴灑在祭臺上的獸血被全部吸收之時,整個高大的祭臺便開始震動了起來,“隆隆……”隨著震動的聲響,祭臺上蘊含的那股力量爆發而出,并向祭臺上站立著的那個神魔石像匯聚而去。

  這時,山谷之中的那些神魔后裔一族的人,全部向神魔祭臺拜倒,趴伏在地面,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古飛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山谷之中的那座高大的祭臺,他感覺到,似乎有一頭沉睡之中的洪荒蠻獸被喚醒了過來一樣。

  “轟隆隆……”古老的祭臺在劇烈震動,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力量從祭臺上浩蕩而出,無盡的力量全部源源不斷的灌注進站立在祭臺之上的那一尊高大的神魔石像之中。

  在如同汪洋大海一樣的力量灌注之下,神魔祭臺上的那一尊神魔石像,開始發生了令人想象不到的變化。

  神魔石像逐漸浩蕩出恐怖的能量波動,那是比半神級無敵高手更加讓古飛感覺心悸的強者氣息,讓他有一股忍不住頂禮膜拜的沖動。

  古飛甚至懷疑祭臺上的那個神魔石像活了過來一樣,渾身上下透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睥睨天下的一代強者姿態盡顯無遺!

  到最后,祭臺爆發出萬千道神光,無盡的力量瘋狂向祭臺上的那道高大的身影的聚集而來,站立在祭臺上的神魔石像如同海納百川一般來者不拒。

  “轟隆隆……”整座深谷,甚至整片地域都震動了起來,神魔石像之上透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實在太過巨大了,令天地也在搖晃。

  祭臺下方主持祭祀的老人,如同狂風之中的柳絮一樣,左搖右擺,站立不穩,仿佛隨時都可能被爆發出的那一股氣浪卷飛一般。

  “吼!”當祭臺上蘊含的力量全部灌注進了神魔石像內之后,神魔石像猛的仰天怒吼,可怕的魔軀之上,傳出了一股強烈的靈魂波動。

  滾滾音波在天上地下浩蕩,即便是隱身在山谷旁邊山峰之上的古飛,也覺得胸腹間一陣氣血翻滾,如同一座巨山壓在了胸口之上一樣。

  似乎真的召喚回了一道遠古的神魔戰魂附在了祭臺上的那一尊神魔石像之上一般,石像浩蕩出來的強大氣息,令風云變色,所有拜伏在祭臺下的神魔后裔一族的人,盡皆戰戰兢兢。

  神魔石像很可怕,比半神更加可怕,更加強大,恐怕,神魔石像的實力,已經到了傳說之中的神魔之境。

  神魔石像之上透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令古飛感覺到了莫大的壓迫感,令他郁悶的差點吐血。可怕的威壓,沉重的令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這一幕實在太熟悉,這令古飛想起了虛天境內被困石人絕陣之中的情形。站立山谷之中的那一座祭臺上的神魔石像,與石人絕陣之中的石人簡直是一摸一樣。

  不同的是,石人絕陣之中的石像是人類的摸樣,而現在這一尊神魔石像,卻是一尊古老的神魔。

  石人陣中的石人,是被人將靈魂封印在了石像之中,而眼前這一尊神魔石像,似乎靈魂不在石像內,而是在祭臺內。

  古飛這時也明白了過來,神魔石像之中的那道神魔戰魂,并不是召喚而來的,而是被那名老人以秘法喚醒的。

  喚醒的神魔戰魂,進入了祭臺上的神魔石像之中,令石像活了過來。

  “吼!”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那是靈魂在咆哮,活了過來的神魔石像,手持戰戟振臂咆哮,恐怖的神魔之威,令所有人心驚肉跳。

  “無上的先祖,請你護佑你的子孫,請將一切外來入侵者無情的滅殺掉吧!”老人那蒼老的聲音在山谷之中響起。

  “無上的先祖,請你護佑你的子孫!”拜伏在地的神魔后裔一族,齊聲呼叫了起來。

  禱告完之后,神魔祭臺上的那一尊神魔石像,便向四周掃視了一眼,眼眶之中,兩道神芒如同實質化的神劍一樣,仿佛洞穿了虛空。

  而后,神魔石像手持戰戟從祭臺上沖天而起,頓時掀起了一股宛如滔天巨浪般的能量風暴,席卷天地。山谷之中如同刮起了一股狂風,吹的拜伏的神魔后裔一族身形不穩,拜伏在最前面的幾個人,直接被卷飛了出去。

  下一刻,沖天而起的神魔石像如同破碎虛空般,突然從天上消失,那股可怕的威壓,快速遠去,山谷中那些拜伏在地的那些人,盡皆松了一口氣。

  古飛吃驚的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看清那一尊神魔石像是如何突然消失的,根本看不到神魔石像的移動軌跡。

  而更令古飛震驚莫名的是,神魔石像之上透發出來的那股恐怖的氣勢,正在向海邊的方向快速移動而去。

  神魔石像之中的那道靈魂,難道還保留著神智不成?竟然真的聽得懂那老人和神魔后裔一族的強者的禱告一樣,直接殺向了敵人所在的地方。

  沒有人比古飛更加清楚這種石人的可怕,要知道,他在虛天境之中,被東方晨暗算,差點便被困死在了石人陣之中。

  石人陣之中的石人,那是被人以力抹去了靈智的,如果現在這一尊神魔石像并沒有被抹去靈智的話,那就是在太過可怕了。

  祭祀儀式不過是做做樣子,并沒有任何作用,但古飛也不知道到底那個老人是如何喚醒祭臺內的那一道靈魂的。

  不過,祭臺的力量,確確實實是被神魔石像全部吸納了過去,祭臺上的那道神魔戰魂也如同掙脫了囚籠般沖進了神魔石像之內。

  很快,遠方便傳來了陣陣強大的能量波動,似乎那一尊活過來的神魔石像,遭遇到了六道魔宮的人,大戰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