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強者之間的戰斗,對古飛來說,見過不少,但是,那些人的修為比他高出太多,他也是霧里看花,不明所以,甚至根本沒有看出什么門道來。

  但這次雙子兇魔與神魔后裔一族之中的強者巴戟一戰,他卻是受益良多,魔師童祿和鐵秀兩兄弟,修為在脫凡境界,神魔后裔一族的巴戟,修為也沒有突破到御虛境界。

  同是脫凡境界的修者,即便這些魔道中人的修為比古飛強,但是,古飛還是能從中看出一些東西來。

  古飛與其他修者不同,他走的是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道路,別人有師長教導,在修煉之時,少走了許多彎路,但古飛在沒有師長教導的情況之下,他在修煉一途之上,只能靠自己摸索。

  今日看了與自己同在一個大修煉境界之下的雙子兇魔與巴戟一戰之后,他忽然明白了不少東西。

  以前在修煉之時,遇到的一些疑惑的地方,也迎刃而解了。修煉一途,殊途同歸,魔道強者之間的大戰,也有借鑒的地方。

  雙子兇魔與巴戟一戰,似乎勝負已分,童祿與鐵秀施展雙子合一魔功,兩人融合為一頭恐怖兇魔。

  這并不是一加一那么簡單,融合而成的新生體,展現出了可怕的實力,堪比御虛境界的魔將。

  不是魔將,卻堪比魔將,雙子魔功,可門可怕的魔道功法,兩個修為在脫凡境界的魔師,融合之后,能夠展現出御虛境界的實力。

  可以說,童祿與鐵秀這兩個雙子兇魔,在脫凡之境,已經無敵了。

  這讓古飛對童祿與鐵秀留上了心,以后如果對上這兩個可怕的對手之時,只要這兩個家伙一有雙子合一的跡象之時,便只能退走。

  要知道,能夠展現出御虛境界實力的雙子兇魔,對脫凡境界的修者來說,無疑是一個噩夢,脫凡境界的修者,是絕對無法與雙子兇魔抗衡的。

  身高一丈的雙子兇魔,魔軀之上浩蕩出無邊的威壓,一步一步在虛空之中行走,強大的力量,令下方的海面洶涌澎湃。

  他并不打算放過巴戟,既然不降,那就滅殺吧!

  魔道,奉行的就是強者至上的真理,什么名利,地位,盡皆是虛的,只有強大的實力,才是最真實的。

  只要自己的力量足夠強大,就能將一切對手狠狠地踩在腳下,這是極北魔域之中的最基本的生存法則。

  “蓬!”

  就在雙子兇魔逼近到巴戟落水的位置之時,海面突然爆散了開來,一道人影破水而出,手中一道璀璨的黑芒如同一道黑色閃電般向著上方的雙子兇魔激射而去。

  “哼!就知道你沒有那么容易便敗的!”雙子兇魔冷笑道,那如同兩個人一同說話的聲音,怪異之極。

  “唰!”的一聲,雙子兇魔的身子突然一陣模糊,從浪花之中激射而上的那道黑色閃電,一下子便將雙子兇魔劈成了兩半。

  “嘶!”岸上注意到這一幕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魔威無匹的雙子兇魔就這樣被擊殺了?

  即便以古飛的眼力,也看不清,那道從海里突然激射而出的那道透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的黑色光芒,是否真的擊中了雙子兇魔。

  但是,下一刻,答案便出來了,雙子兇魔那高大的魔軀,出現在了十丈之外。

  黑色閃電撕裂的,不過是一道魔影罷了,并沒有真正傷到雙子兇魔的本體。黑色寒芒攪碎了那道殘影之后,兀自直沖上百丈,才消散。

  一道透發出強烈的兇煞氣息的高大身影,在海面之上顯現而出,正是那手持三尖兩刃黑鐵叉的巴戟。

  狂暴的氣息在巴戟的身上涌動,他一頭長發狂亂舞動,身外繚繞著如同火焰般的藍色寒芒,正圓睜著一雙已經變得通紅的眼眸,兇狠得盯著十丈之外的雙子兇魔。

  巴戟伸手抹去了嘴角邊的一道腥紅的血跡,而后沉聲說道:“想不到你們竟然有如此魔功,我小看你們了。”

  面對實力由于合體而暴漲到御虛境界的雙子兇魔,巴戟依然沒有任何驚懼之色,他的這種表現,卻是令雙子兇魔感到一絲詫異。

  要知道,當雙子合一之后,與他們兄弟兩人對敵之人,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馬上轉身頭也不回的逃走,另一個選擇便是死戰到底,最后被他們虐殺。

  聰明的人,不想死的人,明知不是對手,都會馬上選擇逃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是最明智的選擇。

  魔道中人,可不會注重什么名聲,不會為了什么名譽和地位,這些虛的東西,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死了,就什么也沒有了,而相反,如果保住了性命,一切才皆有可能。

  巴戟是一名身上流淌著神魔血脈的戰者,但雙子兇魔卻并不認為巴戟會為了什么狗屁的戰者名譽而死戰下去。

  他,應該還有依仗,要不然他不會那么鎮定從容。這正是雙子兇魔顧忌的地方,神魔一族的后裔,絕對不簡單。

  “我很好奇,你為何不逃!”雙子兇魔那怪異的話語聲響起,他站立于虛空當中,并不急著向巴戟發動攻擊。

  隱身于岸邊樹林之中,注視著這一幕的古飛也很好奇,這個時候,場上的形式已經很明顯,巴戟的實力,弱于雙子兇魔。

  明知與對方實力懸殊,依然還要再戰,那是愚蠢之極的行為,和找死,并沒有什么分別。

  “哼!你有魔功,我有神魔戰技,勝負,還是一個未知之數!”巴戟如此說道,語氣之中,竟是透著一絲不屑。

  神魔戰技?雙子兇魔聞言,臉色立時便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在這個被稱之為神魔島之上居住著的原住民,自稱是上古神魔的后裔。

  雖然至今沒有什么證據顯示,神魔島上的原住民,是否真的是上古魔神的遺留的后裔,但是,極北魔域之中的那些魔道巨頭們,都對神魔島很是忌憚。

  魔道巨頭六道魔君,以及大魔尊,都想要占領神魔島,將之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之外,但是,每一次的結果,都是鎩羽而歸。

  雖然誰也沒有占據神魔島,但這些魔道巨頭們已經隱約猜到,神魔島上,似乎真的有某種不為外人所知的隱秘。

  強大的原住民,擁有著強悍的體魄,可怕的魔道戰技,似乎是天生的可怕戰者。而且,他們修煉的功法,也并不是純粹的魔道神通。

  “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么本事!”雙子兇魔森然說道,邪異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如同有兩個人同時在那可怕的魔軀之上說話一樣。

  說著,那雙子兇魔的眼眶之中猛的激射出了兩道可怕的魔光,右眼碧綠,左眼血紅,說不出的邪異。

  浩瀚的魔氣在雙子兇魔的身上猛然爆發,他正要出手。

  但,就在這時,站立于波濤之上的巴戟,卻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從海面之上緩緩升起,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動從巴戟的身上擴散而出。

  巴戟的體內,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沖破了禁制一般,道道藍色魔光,沖體而出,兇煞狂野的氣息令所有人戰栗。

  這時,岸上的戰斗已經到了尾聲,神魔后裔一族的青年強者蠻牛,強勢無匹,接連撕裂了七八名魔人之后,魔人便潰敗了,敗勢已經不能逆轉,于是,便開始有魔人逃竄。

  有一個魔人開始逃之后,接著便有第二個,最后全部敗逃。

  而神魔島上的這些原住民,并不去追趕這些落荒而逃的魔人,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決定勝負的一戰,現在才開始。

  巴戟與雙子兇魔的一戰,才能最終決定雙方誰勝誰負。如若巴戟戰敗,在場的神魔后裔一族便沒有人可以抵擋雙子兇魔。

  戰敗了魔人,并不表示真的勝了,高手之間的勝負,才是決定性的。

  有一個魔人很倒霉,在逃竄的時候,竟然沖進了古飛藏身的樹林之中,于是,結果可想而知。

  古飛不想驚動任何人,他瞬間出手,捏碎了這個魔人的頸椎,無聲的擊殺了這個魔人。這個魔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更沒有看到古飛的身影。

  這邊是脫凡境界與醒我境界的差距,脫凡境界的修者,就算是面對一大群醒我境界的修者,也能將之滅殺凈盡。

  “吼……”巴戟手持鐵叉,仰天大吼,雙眸中激射出了兩道可怕的璀璨光芒,漆黑如墨的長發狂亂舞動,樣子猙獰嚇人到了地點。

  一股磅礴如海,凝重如山般的能量波動從他身上浩蕩而出,隨著他的身軀逐漸上升,逐漸化成了可怕的能量風暴。

  恐怖的威壓,沉重的令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而最令古飛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巴戟那光著的上身,開始浮現出了一層如同鱗甲般的藍色斑紋。

  “魔化?”雙子兇魔見到這一幕,不禁大吃一驚,而后隨即向巴戟出手,恐怖的魔氣立時籠罩了半邊天,浩瀚的力量向正在徐徐上升的巴戟磨滅而去。

  一方天地,在雙子兇魔莫大魔威之下,震動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