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祭臺,遺跡,遇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第二百四十五章祭臺,遺跡,遇襲  空間在扭曲,古飛與老龜穿行在空間通道之中,進行著跨界大挪移。上古傳送陣,成功啟動,浩瀚的力量打通了一條不知道通向何處的空間通道。

  空間通道之中,時間似乎錯亂了起來,古飛只覺得自己仿佛邁入了時間與虛空的隧道之中一般,一股奇異的感覺涌上心頭。

  古飛感覺自己像是在騰云駕霧一般,似乎在極速的穿行,但又似乎根本沒動一樣。直至身外的籠罩的璀璨靈光消逝,古飛與老龜的眼前浮現出一片寂靜的虛空,像是回到了天地未開之前一樣,在這片特殊的空間內沒有任何景物,漆黑的虛空中除卻他們的呼吸聲外,便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在這片虛空之中,古飛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像是過了億萬年那般久遠,又像是僅僅過了一瞬間,古飛心中生出了一種錯亂時空般的怪異感覺。

  隨后,前方突然涌現出無數的光速,每一道光速都璀璨如同一顆顆流星,劃破了沉寂的虛空,不斷從古飛與老龜的身旁劃空而過。

  這是時空的穿行,是行走在大世界屏壁之中的跡象,他們正在跨越大世界之間的障礙,從一個世界進入到另一個世界。

  時間仿佛停止了,也知道自何時開始,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一道道恐怖到了極點的能量波動開始蕩漾而來。

  “轟隆隆……”

  古飛吃驚的見到了虛空的崩碎,仿佛天崩地裂,他們沖進了能量亂流當中,如同怒海之中的一頁扁舟,仿佛隨時都可能被吞噬掉一樣。

  見到眼前如此震撼的一幕,古飛震驚到了極點。突然,在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聲中,一片刺目的光芒突然爆發而出,古飛神魂震蕩,仿佛魂魄都被震出了體外一樣,他受到了莫大的沖擊,只覺眼前一黑,他頓時昏迷了過去。

  在昏迷之前,他隱約見到,慌亂的老龜似乎打開了他的偽天地,想要將自己收進他的偽天地之中。

  “轟隆隆……”未知的地域,兩座大山之間的一座山谷,突然震動了起來,一些奇異的生物,從山谷之中驚慌沖出。

  本是平靜的大山,不再平靜,山谷之中的一處上古遺跡,發生了異動,遺跡角落的一座不知道荒廢了多少歲月的古老祭臺,開始爆發出了道道強光。

  無數古老的符文開始從祭臺上顯現,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浩蕩而出,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仿佛一頭沉睡了無盡歲月的洪荒巨獸蘇醒了過來一樣,透發出了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動,祭臺上空的虛空之中開始震動起來。

  如水波般,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浩蕩而出,而后,道道空間裂縫出現在祭臺上空,空間破碎了。

  “唰!”一道人影從破碎了的空間之中跌了出來,似有一股力量將這個從空間之中跌出的人護住,而后徐徐的向祭臺下方降落。

  最后,這個人降落在了祭臺之上。

  恐怖的能量波動沒有持續多久,便如潮水般退卻了,無數的符文開始重新沒入祭臺之上,一切異樣的波動盡皆在快速消失。

  那個從破碎的虛空當中跌出來的人,是一個身穿白衫的黑發少年,這個少年已經昏迷,靜靜的躺在冰冷的祭臺上。

  這處上古遺跡,冷冷清清,到處都是殘磚碎瓦,唯有這座祭臺還算完整,四下里見不到一個生物,天空也是陰沉沉的一片。

  山谷之中只生長著一些低矮的灌木和雜草,似乎這里,甚至這一方地域都是一個沒有任何靈氣的窮山惡水之地。

  冷冽的寒風不時從山谷為吹進來,帶來的除了寒冷之外,便是夾雜在風中的那一股子煞氣。不錯,風中帶煞,這個地方似乎不是一處善地。

  忽然,山谷內,上古遺跡外的某一處地面動了起來,而后,“篷!”的一聲,泥土飛濺當中,一道黑影從地里竄出。

  一股慘烈的煞氣,立時便彌漫了開來。

  這是一頭半人高的魔影,從地里躍出來之后,便蹲在地面,四爪著地,如果站立起來,恐怕比一個壯漢還要高大。

  這個似人形,但是卻更像一頭兇獸的無比兇狠,暴戾的生物,是頭魔物,渾身上下透發著一股濃烈的魔氣。

  全身漆黑,長滿鱗片,獠牙闊口,一雙利爪如同鋼鉤般,不但鋒利,而且還泛著森寒的烏光。

  最奇的是,這頭魔物只有一只血紅的眼睛,而且這只眼睛生長在臉龐的正中,足有拳頭般大小。

  短小而精壯的四肢,厚厚的鱗片下面,是如同虬龍般,一塊一塊隆起,盤根錯節的強健肌肉,稍微一用力,筋骨便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

  這絕對是一頭恐怖的魔物。

  這頭魔物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幾下,便發覺了上古遺跡中,祭臺上的那個青年。

  “嗬!”

  魔物的喉嚨之中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而后,那粗壯的后退在地上猛的一撐,化作了一道黑影,向遺跡之中的祭臺急撲過去。

  這頭魔物魔威兇悍,快如獵豹,幾個縱躍,便撲到了百丈之外的祭臺前,而后高高躍起,向著祭臺撲落,五指直接朝著祭臺上那個昏迷的少年,當頭抓下。

  透著烏光的利爪,如同五道刀鋒般撕裂虛空,絕對有著洞石穿金的可怕威力。

  但是,祭臺上的那個少年,依舊沒有一絲要醒轉過來的跡象,根本就沒有覺察到巨大的危險正在降臨。

  “砰!”

  那魔爪正正的抓在了那個少年的頭顱之上,但是,并沒有鮮血飛濺的場景出現,那頭魔物的利爪,竟然如同抓在了一塊神鐵之上一樣,被反震了開來。

  那頭魔物似是感覺到危險,低吼一聲,剎那間,便從祭臺上躍了下去,遠遠躲避了開去。

  實在難以想象,這個白衣少年的頭顱竟然如此堅硬,堪比神鐵。那頭魔物既然能夠在地底穿行,一雙利爪的洞穿力絕對驚人,但都難以傷及這個少年分毫。

  受到了那頭魔物的當頭一擊之后,祭臺上的那個少年才慢慢醒轉了過來。

  “哎呀!”當古飛再次睜開雙眼之時,腦袋之上立時傳來了一陣火辣的刺痛,隨后,便覺得一股寒氣襲上身來。

  腦袋上的疼痛很快便消退,古飛從地上坐了起來,而后,他發覺自己似乎在一個祭臺之上。對于這種古老祭臺式樣,古飛還是分辨得出的。

  他已經見過兩座形式相似的古老祭臺。

  “這是什么地方?老龜呢?”古飛猛的一個激靈,身上頓時便冒出了一層冷汗,而后,他猛地從祭臺上站了起來。

  而就在古飛從祭臺上站起來那一剎那,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猛的襲上身來,令他渾身毛孔一下子便炸了開來。

  “不好!”古飛大吃一驚,他萬萬想不到,剛剛清醒過來,便遇到了莫大的危險,他想也不想,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直接退卻。

  “篷!”殘影瞬間破碎,在古飛原先站立之處,一道可怕的魔影顯現而出。

  古飛發覺,那道魔影是一頭從來沒有見過的魔物,這個魔物形似人形,卻生著一只血色獨目,樣子猙獰兇狠之極,令人望之生畏。

  “哼!”古飛一聲冷哼,止住后退的身形之后,馬上雙手結印,無盡的火行之力開始從印法之中浩蕩而出,形成了鋪天蓋地的如同烈焰神火般的可怕氣芒,向著那頭魔物涌動而去。

  浩瀚的火行之力,浩蕩出了可怕的高溫,仿佛令虛空都焚燒了起來,一下子便驅散了周圍的那股寒氣。

  那頭魔物似乎知道厲害,嘶吼一聲,那滿布鱗甲的魔軀涌動出了一股強大的魔氣波動,“唰!”的一聲,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光影,從火海之中沖了出來,向祭臺上撲去。

  這是古飛的修為突破到脫凡之境之后的第一戰,他要借這頭魔物來練一練手,看看自己的修為到底強大到了何種程度。

  他冷笑著一步邁出,八步極速,被發揮到了極致,如同瞬移一樣,那頭魔物還沒有落到地上,古飛便出現在了魔物的上空。

  又是一步邁出,但是,這一次,展現出來的卻已經不是八步極速,而是轉變成了八步八殺第一步。

  “轟隆隆……”隨著古飛一步踏出,他腳下的空間,頓時便震動了起來,浩瀚的力量在他腳下涌動,撼動了一方虛空,同時也籠罩住了下方的那個魔物。

  “砰!”

  沒有任何的懸念,那頭魔物歷吼一聲,直接被古飛一腳從空中踏了下來,“篷!”的一聲,石屑泥土飛濺,那頭魔物,砸進了下方的殘磚敗瓦之中。

  而古飛卻是瀟灑的降落在了祭臺之上。

  這頭魔物的實力似乎介乎于醒我九重天和脫凡境界之間,根本不是初入脫凡境界的古飛的對手。

  “嗯?”古飛忽然臉色一變,“想要從地里遁走?”說著,他一掌向下按出,浩瀚的掌力立時便將彌漫開來的煙塵驅散了開來。

  地上,已經不見了那頭魔物的蹤影。

  手機請訪問:m.feisuzw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