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煉化魔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第二百四十三章煉化魔魂  洶涌而至的烈焰神火,一下子便驅散了那頭恐怖魔獸魔軀之上透發出來的重重魔氣,恐怖的高溫隨即擴散了開來,仿佛連虛空都要焚燒了起來似的。

  即便殿前的古飛,也感到陣陣熱浪撲面而來,身上一陣燥熱難當。

  那頭浩蕩起漫天烈焰神火,猛然沖進戰團的奇獸,正是老龜收復的麒麟妖王。火麒麟的加入,那頭恐怖的雙頭魔獸馬上便落在了下風。

  “吼!”那頭雙頭魔獸猛的仰天怒吼,兩只血盆大口之中,長滿如一柄柄鋒利的小刀般的倒齒,兇猛之極。

  而后,這頭恐怖魔獸猛然發威,浩蕩起滔天魔能,逼開尸將分身與火麒麟,而后竟然不戰而逃,頭也不回的轉身架起魔云向沼澤深處逃去。

  這種級數的強者,想要逃的話,即便是同一級數的高手,也很難將之攔截下來。滾滾魔云快如閃電,剎那間便沖出了數里之外。

  就在老龜的尸將分身與火麒麟正要急起直追之時,一只石龜殼突兀的出現在了這頭恐怖魔獸的頭頂,直接當頭砸了下來。

  “砰!”

  沒有任何的懸念,那只無物不砸的石龜殼,正正砸在了那頭恐怖魔獸的其中一個猙獰的頭顱之上。

  頓時魔血飛濺,雙頭魔獸的一個頭顱被石龜殼砸得爆散了開來。那頭魔獸痛苦的嘶吼了一聲,便如流星般從天上墜了下來。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卻是令在殿前空地上觀戰的古飛吃了一驚,原來,那老龜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埋伏在了一旁,而后一擊得手。

  “篷!”的一聲,泥土飛濺,大地立時如同波浪般劇烈起伏,那頭從天上墜落的可怕魔獸,受到重創之后,借著下墜之勢,竟是一頭撲進了下方的沼澤之中。

  沼澤內,到處都是那些松軟的爛泥草地,那頭如果從地里逃走的話,要逼他出來,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逃?遲了!”森寒的話語在天地間浩蕩,而后,“唰!”的一聲,老龜的身影在空中顯現而出,一手接住倒飛而回的石龜殼。

  下一刻,他的尸將分身,已經行動了起來,就在那頭魔獸撲進地里之時,尸將分身手中的定地神柱已經化作了一道烏光,向下方沼澤激射而出。

  “轟隆隆……”如九天之上傳來聲聲悶雷,定地神柱在脫手而出之后,便迅速變大變長,浩蕩出一股沉重如太古神山一樣的可怕波動。

  “轟!”的一聲巨響,一方天地都在凜動,定地神柱變得大如山岳,接天連地,直接插到了沼澤地中。

  剎那間,那劇烈起伏的地面,一下子便靜止了下來,定地神柱那鎮壓八方地氣的可怕威能,將方圓數十里的松軟的沼澤地,徹底鎮壓住了,令一方地域瞬間凝結了起來,一方沼澤地,仿佛變成了一塊神鐵一般,堅硬無比。

  “砰!”

  一聲大震,一道渾身繚繞著濃厚魔氣的恐怖身影從三十里外沖破地面,沖了出來。方圓數十里范圍內的地域被定地神柱鎮壓成了鐵板一塊,那頭魔物險些也被鎮住在沼澤的爛泥之中。

  到底是有著半魔的可怕實力,這頭魔物竟然從地里破困而出,定地神柱鎮壓八方地氣的可怕偉力,一時間竟然也鎮壓它不住。

  當然,這也是因為以尸將飛身的修為,還不能完全將定地神柱的威力發揮而來的原因。定地神柱可是一件瑰寶,半神級的修者,也難以完全掌控。

  但是,定地神柱能夠將那頭魔物從地里逼出來,便足夠了。

  “唰!”老龜的身影如同破碎虛空,直接一步跨越了虛空之間的界限一樣,瞬間便出現在了那頭魔物的身后。

  “砰!”石龜殼直接砸在了這頭魔獸的背脊之上,“咔嚓!”、“咔嚓!”……這頭魔獸的身上立時便傳出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斷裂的聲響。

  不難想象,這頭魔獸的脊柱,必定在老龜的一砸之下,碎裂了。而后,老龜右手五指一張,“噗!”的一聲,插入了魔獸的腦門。

  “不要!”驚恐的靈魂波動從這頭魔獸的腦袋之中傳蕩了出來,這是直接作用在心間的一種最直接的交流方式。

  這是一種超越了語言和聲音的表達方式,可以無視語言的不同,無視種族的不同,直接將自己要說的話化作靈魂波動,傳導到對方的心間。

  像老龜這種級數的強者,可以直接用靈魂的波動來交流。

  “哼!我正好還欠缺一些力量來驅動大陣,就用你的魔血來祭陣了。”老龜冷然說道,他已經禁錮住了這頭魔獸的元神。

  老龜的修為似乎比之前更加強大了。古飛吃驚的看著這一幕,老龜展現出了壓倒半魔的力量,這令古飛感到不可思議。

  要知道,在沒有閉關之前,老龜的修為,其實并不比半神級強者強多少。但是現在……這只能說,老龜的修為正在快速提升。

  老龜的修煉境界還在,他所欠缺的,只是力量罷了。

  老龜五指那巨魔的頭顱之中,他的手與這頭巨魔的那水缸般大小的頭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是,就是一只手,老龜便徹底禁錮住了這頭可怕的巨魔。這頭魔獸那只爆碎的頭顱,只剩下了一截脖子。

  脖子上的那個血肉模糊的傷口,還在噴涌出腥臭的魔血,這魔血,不同于普通血液,似乎還透發出一股暗紅的血光。

  巨魔的巨大身軀,難以進入大殿,老龜只好直接抹去了這頭巨魔的神識,而后將這頭巨魔的魔軀震碎。

  破碎的魔軀被老龜定在空中,而后,老龜施展秘法,將殘碎魔軀之上的魔血蒸發而出,最后,再在魔獸的腦袋之中抽出了一道魔魂來。

  那是一個縮小了的魔獸,虛淡不實的魂體,透發出了恐怖的魔能波動。

  做好了這一切之后,老龜便將魔血匯聚而成的血霧,以及那道魔魂,收了起來,而后向大殿御空而來。

  尸將分身也收起了插在大地之上的定地神柱,與那火麒麟一起,緊跟在老龜的身后。

  “臭小子,你出關出的正是時候,我要祭煉第五個驅動大陣的力量之源,如無意外的話,三天之后,我們便可以從墟天境中出去了。”老龜從天而降,眉開眼笑的對古飛說道。

  看得出,老龜是真的很高興。

  古飛聞言,也很激動興奮,但是,他同時也有點擔憂,因為,他們還沒有弄清楚,大殿之中的那座太古傳送陣,跨界傳送的目的地是哪里。

  經過在墟天境的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之后,古飛對道家典籍之上所記載的三界六道的傳說,已經不再懷疑。

  他有一種感覺,天地乾坤并非是唯一的,墟天境,是一個不完美的偽界,而騰龍大陸呢?他的腦海之中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

  完美的世界,不完整的偽界,大能者后天開辟而出的偽天地,宇宙虛空之中,到底有多少個“界”?恐怕沒有人知道,就是神,也不知道。

  古飛擔心的是,古殿之中的那個神秘傳送陣,傳送的目的地不是騰龍大陸的話,那他們便可能要流落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中去了。

  但是,老龜卻不管那么多,只要能離開墟天境便行。一想到墟天境是昔日大對頭祭煉成的偽界,老龜便渾身不自在。

  他落到如斯凄慘的天地,完全是拜昔日那個死變態所賜。

  接下來的幾天之中,老龜果真在大殿之中日夜祭煉第五個力量之源。而尸將分身與火麒麟,卻是在旁為老龜護法。

  第一天,恐怖的魔吼令整座大殿都震動了起來,一股浩瀚無匹的魔能波動,令古飛不得不退出了這座古殿。

  老龜在煉化那道魔魂,即便是已經被抹去了靈識,但是,當老龜煉化那道魔魂之時,那道魔魂還是本能的嘶吼猛烈的反抗起來。

  魔魂嘶吼了一天一夜之后,聲音才逐漸弱了下去,最后被古飛煉化成了最原始的魂力,而后,老龜便將收集的靈魂之火與煉化的魔魂魂力一起,以秘法,開始祭煉第五個力量之源。

  強大的能量波動,從古殿之中浩蕩而出,莫大的威壓,令方圓百里內,見不到一個不死生物。古殿附近地域的所有不死生物,盡皆向遠處躲避了開去。

  以古飛初入脫凡境界的修為,也不敢再靠近那座古殿。最后,一退再退,即便古飛退出去百丈之外,依然感覺到胸口如同壓著一塊千斤巨石一樣,感到無比的壓抑。

  老龜祭煉第五個力量之源所花費的時間,比他所說的時間,多出了四天。也就是說,老龜祭煉第五個力量之源一共用了七天時間。

  在這七天里,古飛不再進入自己的內空間之中,他在緊張的等待著,坐立不安。畢竟,老龜的成敗,關系到是否能夠從墟天境中出去。

  到了第七天的夜晚,古殿之中的能量波動開始逐漸弱了下來,到了第八天的清晨,可怕的能量波動,已經減弱到了古飛所能承受的范圍。

  古飛迫不及待的走進了大殿之中,只見老龜盤坐在大殿中央,他的身周漂浮著五團人頭般大小的璀璨光團。

  每一團光華之中,都蘊含著一股難以想象,龐大到了極點的能量,這便是啟動大陣的五大力量之源。

  本書。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