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貪心不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哈哈……這場追逐游戲是時候結束了!”不緊不慢的跟在古飛身后的老龜笑著說道,而后他雙手在身前的虛空當中一拉,一道空間裂縫無聲的出現。

  這并非是撕裂大虛空,打破世界屏壁的大神通,老龜撕裂的虛空,不過是他自己祭煉的偽天地的虛空。

  老龜打開了偽天地,一股有別與墟天境的天地氣息從他的偽天地之中浩蕩而出,一道高大的身影,從老龜的偽天地之中走了出來。

  身高九尺,身披古老戰甲,這個從老龜的偽天地之中大步而出的人,是一個偉岸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的身上繚繞著濃烈死氣,沒有一絲的生命波動。

  這個中年人,正是那具被老龜的分神占據了泥丸宮,從而被老龜祭煉成了身外化身的古尸將。

  可怕的古尸將,乃是無上武者隕落之后,遺留下來的不滅體,雖然已經逝去無盡歲月,但依舊肉身不朽。

  老龜將扛著的黑棍向尸將分身扔了過去,已經成了老龜的身外化身的古尸將伸手接住黑棍,而后直接在虛空當中一步邁出。

  老龜放出古尸將分身之后,便又馬上關閉了偽天地。

  “唰!”手持黑棍的古尸將一步五十丈,瞬間便越過了古飛,只幾步之間,那古尸將便如同瞬移一樣,將那名逃走的中年道人攔截了下來。

  古尸將生前乃是一名修煉出了不滅武體的無上武者,這具不滅體之中蘊含的力量,很恐怖,老龜操縱著這具古尸將,舉手投足間,便能撼動一方天地。

  “哼!看你還能往哪里逃!”古飛幾個起落之后,便來到了那名中年道人的身后,沒有一絲的遲疑,古飛直接向中年道人出手。

  中年道人被手持黑棍的古尸將堵住了去路,不禁大吃一驚,但他的反應也不慢,只見他右手向前一指,一道劍光頓時從中年道人身上激射而出,矯健如龍般劃過虛空,向擋道的古尸將絞殺了而去。

  “哼,不知死活!”古飛一拳轟出,狠狠的擊向那中年道人的背部,灰蒙蒙的土氣從他的拳頭上蔓延而出布展開來,封困了中年道人身后的一方虛空。

  土行拳爆發出來的土行力量,想要將前方那個中年道人撕裂磨滅。灰蒙蒙若塵土,但這絕不是沙塵在飛揚,這是可怕的土行力量爆發出的可怕氣芒。

  那中年道人無疑是倒霉到家了,如果他不向老龜的那具身外化身出手的話,或許還能與古飛大戰一場。但是,他卻選擇了向阻擋在他前方的那具古尸將出手。

  古尸將的力量,在墟天境內不受壓制,只一棍掃出,便立時砸碎了絞殺而至的那道璀璨劍光。飛劍爆碎的碎片,如同煙花般迸濺了開來,煞是好看。

  飛劍被毀,那名中年道人立時受到了莫大的沖擊,身形劇震,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哇!”的一聲,張口便噴出一口鮮血。

  那古尸將一棍砸碎了中年道人的飛劍之后,隨即一挺手中黑棍,棍頭化作了一點烏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噗!”的一聲,戳入了中年道人的胸口。

  前面入,后面出,那中年道人一下子便被古尸將一棍捅了一個兩邊通透。古尸將一抽黑棍,鮮血頓時從中年道人前胸后背的兩個窟窿之中噴濺而出。

  中年道人眼中的神采馬上便暗淡了下來。

  “砰!”的一聲,從中年道人身后奔襲而至的無匹拳勁,結結實實的轟在了中年道人的后背之上。下一刻,中年道人的身軀便爆散了開來,徹底湮滅在了灰蒙蒙的土行氣芒之中。

  但是,像中年道人這樣的脫凡境界的修道者,是不會那么容易就死去的。在中年道人的身軀爆散開來那一剎那,一顆金芒流轉的珠子在血霧之中沖了出來,一股強大的劍氣波動,在這顆珠子之上浩蕩而出。

  “道丹?”古飛見狀,不禁一怔,而后直接一手向著那顆沖天而起的金色珠子抓了過去,那顆珠子正是中年道人在體內修煉出的道丹。

  在廣成仙派,像這樣以自身劍元之力凝結而成的道丹,又被稱作劍丹。

  劍丹之中孕育著中年道人的神魂,如若被劍丹飛走,只要找一個有根器的人進行舍奪的話,他便能夠重生。

  因此,絕對不能讓這顆劍丹飛走,要不然,以后會很麻煩。

  莫大的吸扯力在古飛的右手涌現,瞬間便將那顆劍丹籠罩住,而后將之吸扯了過來。古飛一把握住那顆劍丹。

  “這么不經打,實在無趣啊!”老龜慢條斯理的從旁邊的樹林之中緩步而出,來到了古飛的身旁。

  “我是叫你截住他,你倒好,一下子將人打死了!”古飛沒好氣的望了老龜一眼,十分不爽的說道。

  “呵呵!不好意思,一時疏忽,一時疏忽!”老龜笑道,而后,他再次打開了偽天地,將他的那具可怕的身外化身收進了偽天地內。

  而古飛卻是四下里仔細的看了一遍,而后在一處雜草之中撿起了一個被鮮血染紅了的法寶囊,那是中年道人被古飛一拳轟爆之時,從他身上掉落的。

  “臭小子,好處都讓你得去了可不行!”老龜見古飛收了那顆劍丹,又拿了中年道人的法寶囊,卻是有些不樂意了。

  “不是吧!這些東西你都看的上眼?”古飛一臉鄙夷的望著老龜說道,在說話的同時,古飛打開了法寶囊,將里面的東西全部倒進了自己的儲物袋內。

  “嗯!這個袋子算是那家伙身上最好的一件寶貝了,給你吧!”說著,古飛便將空了的法寶囊扔向了老龜。

  “你這臭小子,真是不厚道啊不厚道。”老龜根本連看都不看一眼那只扔過來的法寶囊,一雙龜眼卻是看著古飛手中的那顆透出陣陣森寒劍氣的劍丹。

  其實,古飛的說話并沒有錯,那法寶囊可是御虛境界的修道者才能煉制的法寶,可以說是一件難得的寶貝。

  但在老龜眼里,那法寶囊卻是一件毫無價值的東西,他有一方偽天地,那里還會用到法寶囊來裝東西?

  古飛也不敢將這個法寶囊帶在身上,要是被廣成仙派的人發覺了,絕對會為自己帶來天大的麻煩,甚至于殺身之禍。于是,老龜不要,古飛不敢要,一件御虛境界的大修士祭煉的寶物,便被扔在荒山野嶺之中。

  老龜現在最想做的事情,也是迫不及待的要去做的事情,是想辦法恢復往昔的修為,他需要力量,欠缺的也是力量。

  古飛看了看老龜,又看了看手中的那顆金光燦燦的劍丹,沉吟了一下,而后便將手中的那顆鴿蛋大小的金色劍丹平拋向了老龜。

  那顆劍丹在脫離了古飛的手掌之后,立時便在空中一頓,而后化作一道金光,沖天而起。但是,一只手掌從天而降,一下子便將那道金光握在了掌中。

  “在我面前還想逃走?”老龜不屑的說道,正是這老龜突然出手,將劍丹所化的金光攔截了下來。

  “臭小子,多謝了!”老龜向古飛說道,而后,那老龜竟是直接那顆劍丹扔進了口中,吞下了肚子里。

  劍丹對古飛的修為來說,其實并沒有起到多少的提升作用,而且,劍丹之中蘊藏著的中年道人的元神,也并非是古飛這種級數的修者能夠煉化的。

  劍丹內的元神,對古飛來說絕對是一個隱患,而且是令他坐立難安的重大隱患。

  如果在煉化劍丹之時,里面的元神突然發難的話,后果不堪設想,甚至有被中年道人的元神舍奪的危險。

  而老龜便沒有這么多顧忌,直接將劍丹吞進肚子里,直接煉化成了自己力量之中的一部分,直接導致了那中年道人的魂飛魄散。

  這就是修煉界,殘酷的法則,適合用在修煉界之中的每一個人。古飛并沒有愧疚之心,中年道人的魂飛魄散,那是他自找的。

  對敵人,來不得半點的仁慈,一旦心軟,倒霉的便是自己。

  那中年道人的法寶囊中,東西也不少,最令古飛高興的是,這些東西之中,竟然有一株九葉玄參。

  這種天材地寶級的靈藥,古飛在門中的典籍上見到過。九葉玄參,一葉千年,這種靈萃,長出一片葉子,需要花費一千年的時間。

  能長出九葉片葉子的玄參,在外界早已絕跡。這株九葉玄參,起碼也有九千年的年份了,甚至更久。

  古飛生怕老龜發現儲物袋之中的這株靈萃,連忙將儲物袋的口子牢牢的綁緊,而后系在腰間。

  而這個時候,老龜正在煉化腹中的那顆劍丹,卻也沒有留意到古飛的舉動。一會兒之后,老龜便徹底將劍丹蘊含的力量煉化了。

  太陽已經消失在西方群山之下,夜幕逐漸降臨,天上的星辰開始陸續在天幕上顯現。這里的星辰,甚至于太陽,似乎都離地面不是那么的遙遠,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人一龜在用過晚餐之后,便向著山嶺深處傳來異動的方向而去。當他們進入到一個山谷之中時,便見到了出現在山谷上空的那個直徑三丈左右的空間節點。

520小說高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